首页 风流家庭教师从后面进入|不要吸哪里了不要塞小说 风流家庭教师从后面进入|不要吸哪里了不要塞小说

风流家庭教师从后面进入|不要吸哪里了不要塞小说



核心提示:跟沈浩谈恋爱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事。

  我十分欣赏他的男子汉气概,而我在他的心目中,简直就是女神的化身,他认为我是完美的。

  只是,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会感到万分羞愧。

  我有何脸面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讲述者:刘淘淘 女 已婚 30岁 北京某外企高级经理  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未婚夫是我深爱的男子,可我没有勇气告诉他 我还是处女身。

  不明白缘由的人,一定会觉得这是荒诞不经的事情。

    更让人难以相信 的是,六年前我结过一次婚,却没有和我的前夫发生过关系。

    说来话长。

  六年前,我从外地来到北京,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做营销,收入不高,压力却很大,每天累得要死,却只能挤着公共汽车回到六百块钱租来的小平房。

  那时候,我没有体面的衣服,没有娱乐,更没有什么夜生活。

  我对自己当时的生活状况很不满意,但我没有体面的文凭,外表也不十分出众,要在卧虎藏龙的京城里混出个模样,真是难上加难。

    直到在一个酒会上认识了 李诚明,我才隐约看到了“突出重围”的一丝曙光。

  李诚明是个五十多岁的 新加坡商人,生意虽然做得不大(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但也算得上是腰缠万贯。

  这个不甘寂寞的老男人看上 了我,虽然我 算不上漂亮,但至少还算年轻。

    那个酒会后不就,李诚明就对我展开鲜花加晚餐的猛烈攻势。

  对于这个老男人的意图,我自然是心知肚明。

  起初我只是应付了事,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他却向我求婚,并许诺我在新加坡能过上优越的生活。

  对此我并非无动于衷——我没愚蠢到相信这个比我父亲还大几岁的男人能给我一生的幸福,但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对我还是有吸引力的,我一直梦想能去那里读大学。

  经过好几个不眠之夜,我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如果真结婚的话,那也只能是“有名无实”的婚姻。

    当时他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我的要求。

  也许,像他这个岁数的男人,结婚也无非就是找个伴,以驱散单身生活的寂寞(他前妻三年前去世了)。

    认识不到三个月后,我们在新加坡举行了婚礼。

  除了一个要好的女朋友,我的家人和朋友并不知道我结婚的事实,我骗他们说我是去新加坡 读书深造。

    在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像我起初幻想的那么美好——李诚明不仅算不上是富翁,甚至算不上是中产阶级。

  结婚以后这个老男人的缺点暴露得越来越多,他很小气,不再像结婚前那样舍得在我身上花钱,甚至在柴米油盐的问题上也十分抠门。

  不过,我还是顺利地成为新加坡某大学的学生,这是我感激他的惟一原因。

    说白了,我和他只是假结婚,或者说是骗婚。

  我和李诚明结婚后,虽然同住,却没有过真正的夫妻生活(没有发生关系)。

  三年后,我拿到居留权,然后就跟他离了婚,回到北京发展。

  李诚明痛恨我欺骗他的感情,我也明白这样伤害一个人很不对离婚后,我跟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现在想来, 那三年“有名无实”的假婚姻,在我头脑中实在没有留下多少记忆。

  虽然婚后的我在慢慢地发生变化,除了仍是处女身,我几乎是换了一个人。

  那三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坚持打工,我不仅拿到了体面的文凭,也在那三年里积攒了一笔收入。

  我能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有自信,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唐 伟民的项目?帮忙?”王国强一下子豁然开朗,想到了对付 蛇头的办法,然后朗声 说道:“媛媛不要着急,我会帮你的。

  ”深夜,月亮刚刚被乌云遮住,王国强刚刚睡着, 刘茜就披着一件薄外套过来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侯 青青还在帘子另一侧睡觉,没奈何,王国强拉着刘茜到了楼上,开了一间房。

  “你怎么这么晚来?还让不让人睡觉!”王国强坐在床上,看着刘茜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其实刘茜里面也没穿什么,每次来里面都是真空。

  这次也是一样,脱了衣服就喊要。

  “不等那死鬼睡着了,我有机会出来吗?”刘茜说道。

  王国强把嘴一撇,怕不是唐伟民睡着了,而是你主动要出来。

  “是不是你跟唐伟民又吵架了?”王国强一把将刘茜压在身下,然后问道。

  “别提了,那就是个废物,我 原本想等着他把这个项目做成了,然后狠狠敲他一笔再离婚,可这个废物不仅床上没用,做事更是离谱,居然让几个 小混混吓得手下的工人都 跑了,项目已经搁置在那几天了。

  ”刘茜骚劲一上来,也不管里人外人,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哦?什么项目,是不是县里的市政大楼那块?”王国强问道,他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唐伟民原本在国企里干技术,后来身体垮了后,就和人一起做起了分包,带着几个技术工人,在县里接了一些活。

  这次是接了一家大公司下面的土建道路施工,这是很来钱的一块,不过人家公司要求垫资,所以唐伟民几乎是把这几年的积蓄全投入进去了。

  只是钱投入进去了,但是活却动不了,原来蛇头手下的人也看重这块了,虽然投了标,但人家大公司觉得价格偏高、技术含量不行,就落选了。

  唐伟民想做,可以,一定要全部用蛇头的手下的工人,并且工资待遇还要最高的,唐伟民没有同意。

  因此他手里的几个技术队长都挨了揍,有的还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这几天,唐伟民可算是焦头烂额。

  随着一声高亢,刘茜终于满足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王国强累的浑身虚弱,洗了个澡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

  刚回到房间,就看到侯青青拉开帘子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

  王国强把灯一关,先睡觉了。

  两天时间一晃就过,当天的声势很大, 侯二在学校这边已经透了风声,于是几十个小混混都应邀来了,而且人人手里提着个铁棒。

  侯二自己也提着一把青龙偃月刀,当然,刀是好刀,八九十斤,需要两三个人扶着才能不倒,他可耍不动,只是用来装装样子的。

  他自己兜里还揣着一把短刀,那才是他的武器。

  “二哥,威武啊,这次肯定旗开得胜,劈开老王头的老骨头!”“二哥,我能不能跟着你混,我是前天被学习开除的。

  ”侯二被人前后簇拥着来到小野湖,这场战斗其实不用想就知道谁胜谁负,比人数,他这里有三十来号的打手,还有这些个外围观众。

  比单打独斗,自己可是三十来岁,正是身强力壮,难道还打不过一个糟老头子?远远的,侯二就看到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当先下车的是个女人,侯二脸色一变,骂了一声吃里扒外,这个女人正是他的亲妹妹。

  等干趴了老头,回头有你好受的。

  不过侯青青瞧都没瞧这边一眼,然后就是王国强的五个打手下了车,和侯二这边的小混混不一样,这五个人都是一人一把长刀配短刀,杀气腾腾的。

  最后是王国强下了车,赤手空拳,不过气势高人一等。

  “侯二,怎么个玩法?”王国强一直走到侯二身前二十步远的地方,一个人蔑视着一群人,如果王国强是个新人,还有可能被这么多人给吓到。

  可自己少说也混了二三十年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很多时候,这些混混也只能在后面喊上一嗓子,真要是开打,一点用也没有,说不定还起反作用。

  “你想怎么玩?”侯二向前走了两步,脸上的刀疤看着有点吓人。

  王国强看了看四周,隐隐有几道身影在路边上晃来晃去,他知道,这么大的动静,派出所不可能不知道,可能有便衣就藏在里面,一旦发生大规模械斗,自己被抓进去就亏大了,想了想,王国强说道:“速战速决吧!”说着快速向前,二十步的距离眨眼就到了眼前,侯二没有想到王国强说来就来,后腰上的刀还被拔出来,王国强的拳头就已经迎了上来。

  这不算什么,侯二也不是没有挨过揍,最严重的时候被四五个大汉拳打脚踢,自己不照样活着,自己的抗打击能力还是很强的。

  只要自己把刀拔出来,然后对付一个赤手空拳的人,那还不是砧板上的鱼,任我揉捏了。

  可是,那拳头带起的风扬起侯二的小辫子,随后精准的打在侯二的太阳穴上,侯二眼前一黑,短刀掉在地上,人也趴在地上了。

  几十人的小混混同一时间都惊呆了,扶住青龙偃月刀的几人手一松,刀也躺了下去。

  而王国强身后的五人大吼一声,开始冲杀过来,于是壮观的一幕出现了。

  从小野湖到学校门口的前进大道,五个人追着几十个人跑了几条街,一时间,各种哭爹喊娘。

  王国强把侯二带回了自己的旅店,等他清醒过,才说道:“侯二,以后你就不要在这片混了。

  ”侯二呸了一声,然后说道:“你以为蛇头会放过你!你就等死吧。

  ”王国强嘿嘿冷笑一声,然后说道:“蛇头算什么东西,把你解决了,后面我就开始收拾他,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你的事了。

  不过别让我再看到你!”侯二屁滚尿流的跑了,随后,一(左手握右手)面锦旗居然送到了小旅店来,来的居然是中学的教导主任。

  王国强哭笑不得的接过锦旗,上面写着“为人民除公害”几个大字,自己不过是为了能够让唐媛媛不再受欺负、能保护侯青青,让这两个小妮子能信任自己,没想到误打误撞,真是做了一回好人好事。

  王国强又去了学校逛了一圈,但是临近高考,学校里的氛围都很严肃,整个高三的学生都在全力备考,而高一高二的学妹们虽然穿的很开放,但是真的长的好了,好像也没几个。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5j6z/uTb6H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