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熟女必知:7妙招帮你迅速征服男人熟女情感征服 熟女必知:7妙招帮你迅速征服男人熟女情感征服

熟女必知:7妙招帮你迅速征服男人熟女情感征服



老王今年四十五岁,是个老光棍。

  几年前他在一家电子厂门口开了个 小卖部,自己身边无伴,不过每天与来 店里 买东西的电子厂员工们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电子厂里,大部分都是些大妈、老婶级别的女员工,老王年到中年,却压根对她们不敢兴趣。

  老王真正喜欢的类型,是丽质貌美的小姑娘。

  而最近来电子厂的新员工里,有一位叫 芳芳的小女生。

  李芳芳年轻靓丽,娇美文静,而且非常有朝气。

  在这郊区电子厂里,简直就是鸡群里的凤凰。

  老王早就注意到李芳芳了。

  每当李芳芳来小卖部买东西时,老王都趁机偷视着对方的身材。

  虽说李芳芳看起来年纪不大,但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翘,尤其是胸前的饱满,让老王浴火不止。

  老王为了跟李芳芳套近乎,好几次对方来店里买东西,老王都打算不收她的钱。

  可李芳芳思想比较单纯,对于老王的慷慨,她选择了拒绝。

  或许是李芳芳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另外她早就发现了老王那色眯眯的眼神,便把这位小卖部老板当成了坏人。

  直到有一天早上,李芳芳起床起晚了,匆匆在老王店里买了个面包就往厂里跑,一不小心把钱包落下了。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这么被老王给把握住了。

  老王将李芳芳的钱包物归原主,让李芳芳顿时对老王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来 王叔心地善良,亏我之前还把他当成坏人。

  ”李芳芳心里默言道。

  这天,李芳芳休息。

  她早早的起了床,将乌黑靓丽的秀发梳好后,从柜子里拿出来一条粉白色的连衣裙换上,再穿上一双干净的小白鞋。

  这一刻,李芳芳仿佛不再是电子厂鸡群里的凤凰,而是天宫里走出来的仙女。

  为了表达对老王的感谢,李芳芳决定请老王吃个饭,所以才特此打扮了一番。

  “王叔。

  ”来到小卖部门口,李芳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向坐在里面的老王打了个招呼。

  “芳……你是芳芳?”看到自己店面外的佳人,老王顿时有些语无伦次。

  李芳芳今天太漂亮了,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一频一笑,沌然天成。

  不仅有着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老天爷又赋与她一身冰肌玉肤及魔鬼般的身材。

  丰满的双峰,纤细的柳腰,迷人的蜜桃臀,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又细又长的大美腿,简直能够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而且那条粉白色的连衣裙,似乎是李芳芳好几年前买的了。

  上半部分,好似装不下她的那份饱满,都快将布料撑破。

  老王咽了咽口水,一双着了迷的眼睛仿佛要将李芳芳的身体看透一般。

  “她完全就是位仙女啊。

  ”老王心底里散发出丝丝渴望。

  对李芳芳的好感,也愈发强烈。

  若是能让李芳芳与自己发生点什么,老王都觉得死无遗憾了。

  “芳芳,你来王叔店里,准备买啥啊?”老王缓过神来。

  “王叔,我不是来买东西的。

  ”芳芳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之前谢谢王叔把钱包还给我,所以今天我想请王叔吃个饭。

  ”“请我吃饭?”老王眼珠子一转。

  虽说有美人主动邀请,不过老王却不想答应。

  要是接受了这一顿饭,那么老王与李芳芳之间的恩情,算是抵消了。

  “芳芳啊,王叔这开着店铺呢,不方便跟你去外面吃,要不,你就请王叔喝瓶 饮料吧。

  ”“啊?只请你喝一瓶饮料吗?”李芳芳决定有点不妥,哪能一瓶饮料就把王叔给打发了。

  不过李芳芳还是答应了下来,并心中牢记,以后一定要报答一回老王。

  老王从冰柜拿出两瓶饮料,一瓶给了李芳芳。

  “芳芳,你也喝。

  ”老王笑了笑。

  “哎,好。

  ”李芳芳接过饮料,打开薄唇抿了一口后,将饮料瓶放在了桌上。

  “哎呀。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李芳芳一不小心,把饮料瓶碰翻了。

  加上没有盖瓶盖,瓶子里的饮料,撒了李芳芳一身。

  饮料顺着李芳芳的颈脖,流进了胸口。

  上半身的连衣裙,也被打湿了,贴身的衣物就近似透明的一般。

  那一对若隐若现,让老王不禁看直了眼。

  “王叔,你这有纸巾吗。

  ”李芳芳焦急道。

  “有……有的。

  ”老王如梦初醒,找到纸巾后,直接上手、主动帮李芳芳擦拭。

  擦水渍的时候,老王的双手,不小心触碰到李芳芳的一对挺拔饱满。

  那感觉,真的是又软又弹,让老王心中都乐开了花。

  李芳芳则是俏脸一红,不过她认为老王肯定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没有反抗。

  “芳芳,这饮料撒身上了,挺粘人的,要不你还是回去先洗个澡吧。

  ”尝到甜头的老王,没有被欲望冲昏头脑。

  他需要在李芳芳面前保持好形象,以后才能跟这位小美女,有更多相处的机会。

  “好呢王叔。

  ”李芳芳早就害羞不已,丢下这句话,便匆匆跑回了女员工宿舍。

  而老王,一个人在店里,回味着刚才手掌心上传来的舒爽。

  “芳芳,我老王一定要得到你!”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芳芳忙于工作,也就每天来小卖部,与老王交谈几句,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直到某天深夜。

  老王准备关店回去休息,却看到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李芳芳穿着一身丝薄的睡裙,丰满的双峰将睡衣挺得高高的,领口处露出的雪白轮廓。

  还有那双细白的美腿,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的老王直晃眼。

  “芳……芳芳,你这么晚出来,是有什么事儿吗?”老王咽了咽口水。

  李芳芳扭扭捏捏,两只玉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哪,嘴里半天才吐出个“嗯”字。

  “有啥事儿你跟王叔说,王叔肯定 帮你解决!”老王一靠近李芳芳,便闻到一股沐浴露香。

  看来,李芳芳刚洗过澡。

  “王叔……我生病了,想现在去医院看病。

  ”李芳芳语气焦急。

  “啊?病了?生了什么病?”老王心中产生一丝疑惑。

  白天李芳芳来自己店里买东西,也没看出来身子出问题啊。

  “我……下午下班后,舍友给我吃了一包辣条,吃完我才发现,那包辣条是过期的,而且现 在我也感觉到身子不舒服,舌头还起了好多红点。

  ”李芳芳委屈不已,甚至哭泣了起来。

  “王叔,你说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呜呜呜……”老王听完李芳芳的诉苦,内心不由的一笑。

  “这小姑娘可真是单纯,其实就是普通的上火。

  ”老王知道真相,但他并不打算告诉李芳芳。

  “芳芳啊,你这确实是食物中毒了呀,辣条本就不干净,加上还过了期。

  ”老王表现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这种病,不单单要去医院洗胃,而且光吃药治疗,都需要好几个疗程,花费可不小啊!”说完,老王还无奈的叹了叹气。

  “啊?治疗需要很多钱吗?”李芳芳顿时嚎啕大哭。

  “我出来上班本就是为了赚钱给妈妈治病……”“没事的芳芳,王叔不是说了吗,你遇到困难,王叔肯定会帮你的!”老王语气严肃。

  “这些年,你王叔开小店也存了几万,加上每个月的养老金,绝对足够治好你的病。

  ”“王叔……”李芳芳感动万分,可她不愿意接受老王的好意。

  “王叔,这些钱都是你的血汗钱,我可不能用。

  ”“没事的芳芳,我已经活了大半辈子,钱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拿来帮你。

  ”“不行的王叔,我要是用了这些钱,那不得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李芳芳转过身,打算回去自己一个人想办法。

  “唉……芳芳,其实你这个病,王叔可以给你治好,不需要去医院。

  ”见李芳芳要走,老王赶忙劝说道。

  “真……真的?”李芳芳停下了脚步。

  “当然是真的。

  ”老王点了点头。

  “只不过,治疗的方法,比较特殊,我担心你会误会王叔。

  ”李芳芳脑中闪过一丝犹豫,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王叔你又不是坏人,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绝对不会乱想。

  ”“好,那你跟王叔进来。

  ”老王重新将店内的灯光打开,待李芳芳进来后,又将店门关上。

  老王不知从哪儿翻出来一本书,一边翻看,一边对李芳芳说道:“芳芳啊,当初王叔年轻的时候,自学过一本药典,上面正好有治你这种病的方法。

  ”“你肯定觉得王叔说的有点扯,那么王叔就先来说说你的病状。

  ”老王瞪起大眼,宛(草船借箭的故事)如一位老中医的模样。

  “你以前是不是不怎么吃辣?”“嗯嗯,以前我老家那边,几乎不怎么吃辣,今天吃的辣条,算是我吃过最辣的食物了。

  ”李芳芳直点头。

  “那就对了,要是王叔没猜错的话,芳芳你现在除了舌头疼痛以外,喉咙应该也不舒服,吞咽东西、即便是喝水,也会有些痛意,包括胃部,一样受到了重创。

  ”“王叔!看来你真的会治疗这个病!”李芳芳惊呼一声,因为老王说的全对。

  “芳芳,王叔可从来不会骗你!”老王内心窃喜,之后又让李芳芳伸出她的舌头。

  李芳芳的小舌殷红可爱,上面一颗颗的味蕾,沾染着丝丝晶莹的唾液,看的老王双眼瞪住,恨不得当即吞下这颗“草莓”。

  “芳芳,咱们先从治疗你舌头上的红点开始。

  ”老王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欲望。

  “想要红点消失,其实喝一个月的凉茶就行了,不过一个月的治疗期,实在太慢,会导致后面的进展,更加麻烦、难治。

  ”“所以……唯一快速的办法就是……”老王卖了个关子。

  “王叔,办法是什么?”李芳芳急切道。

  “你王叔我天天喝凉茶,坚持了二十多年,所以我的舌头,完全具备替人治疗的能力,只要咱们两个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十分钟,只需几个疗程下来,你舌头上的红点,便会消失。

  ”“这……”听完老王的解释,李芳芳先是尴尬,紧接着俏脸微红。

  “芳芳,这就是怕你误会的一个地方。

  ”老王觉得有戏,因为李芳芳并未表达出觉得这种事情,非常的荒唐。

  “好,我相信王叔!”李芳芳咬了咬牙。

  为了治病,她豁出去了。

  得到了美人儿的准许,老王再也抵御不住心中的欲望,双手放在在李芳芳白皙的脸蛋上,一张大嘴,贪婪的吻住了李芳芳的粉唇。

   萧雅那双氤氲的水润眸子,突然浮现一抹惊恐,她玉手掩着红唇,不可思议的看着墙上那个小小的洞……我吓了一跳,赶紧把挂历挂上,躺在床上装睡,但那肯定是徒劳的,萧雅绝对已经发现我这边的动静。

  果然,没过一会儿,我的房门就被敲响。

  “ 张扬,你睡了吗?”萧雅温柔的嗓音响起。

  我没敢应声,只是紧紧闭着双眼,假装已经睡熟了。

  这时,敲门声又响了几下,萧雅还在门外,她似乎认定墙上那个洞是我挖的,所以想过来兴师问罪。

  我越发紧张,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把手突然转动了一下。

  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刚才着急偷看萧雅和 陈文办事,我忘记锁门了,更没想到萧雅竟然那么大胆,居然自己推门就走了进来。

  借着客厅的灯光,我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萧雅那性感的身影,从外面缓缓走近。

  眼下,她虽然穿着衣服,但只是一件薄薄的丝绸睡衣,里面的景色清晰可见。

  她竟然真空着就过来了?!我愣住了,一想到萧雅不着片褛在陈文身上的画面,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

  萧雅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她就想看看墙上那个洞是不是通向我这边。

  如果是的话,那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和陈文做的那些事情,岂不都被我这个房东给看见了?这时,我看萧雅的目光在 房间里扫来扫去,估计是想找墙壁上那个洞的位置。

  只不过房间里没开灯,萧雅也看不太清楚。

  她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因为她只是怀疑我在偷看,并没有证据证明。

  这时,小心翼翼往前走的萧雅,没注意到脚下有一个小杠铃。

  结果她步子刚迈出去,就被杠铃绊倒,整个人都扑倒在 了我的床上,更巧合的是,她的脸离我那儿只有几厘米距离。

  甚至我能感受到从她小嘴里呼出来的热气,拍打在那里的感觉。

  萧雅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紧张的 盯着床上的我,生怕把我吵醒,见我没有反应,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正当她准备起身时, 女人的视线突然定在了我下面那一块地方。

  那一刻,萧雅愣住了,惊讶的张开嘴,似乎在震惊我的雄厚资本!我再度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发现即使房间没开灯,萧雅的眸子都透着些许明亮的光芒,那是一种名为渴望和期(姐弟乱欲)待的情绪。

  “张扬,张扬……”突然,萧雅小声喊了我几下。

  我以为她发现我没睡,立即闭上双眼,不敢吱声。

  随后,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我还以为萧雅已经离开了。

  突然,一双玉手轻轻搭在了我裤衩边侧,还不待我反应过来,我的裤衩已经被人小心翼翼地扯了下去。

  那一瞬间,我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因为此时脱我裤子的,除了萧雅不会有第二个人!我实在没想到,平日里那么温婉贤惠的萧雅,竟然有勇气去脱我的裤子,但我心里亦是无比兴奋。

  一阵凉意袭来,我的裤衩被扒了下去。

  紧随其后,萧雅那惊叹吸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话,我心里在得意之余,人也变得更加兴奋,下面的反应更加剧烈。

  我明显察觉到,萧雅的呼吸变急促了。

  就在我好奇萧雅下一步会怎么做的时候,床垫突然往下陷了陷。

  我悄悄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萧雅竟然已经爬上我的床,她站在床尾,目光痴迷的盯着我那里,久久不移。

  而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萧雅并没有穿底裤。

  她应该是刚洗完澡,丝绸睡裙的下摆仅仅停在了翘臀,睡裙里面只有一条薄薄的黑色蕾丝。

  这时,萧雅似乎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

  只见她将睡裙的下摆轻轻撩了起来,张开双腿站在我腰部的位置,随后小心翼翼地往下沉去。

  随着她的动作,我能看到女人的脸蛋已经红到了耳后,双唇紧紧咬着,目光挣扎中又带着点向往。

  黑暗中, 我感觉到了她的靠近。

  终于在触碰的那一刻,让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在这寂静到落针可闻的房间中,非常明显……萧雅吓了一大跳,脸色陡然变得惨白毫无血色。

  她急忙从我身上起来,甚至顾不上看我有没有醒,立即跑出了我的房间,还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黑暗中,我重重喘了口气,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整个人都有些梦幻。

  萧雅这个温婉贤惠的女人,竟然大胆地坐在了我的身上……如果刚才不是我不小心发出声音惊吓到了她,她会不会褪掉最后那一层障碍,和我完成最后一步?我心里有些憧憬,同时也明白,萧雅内心真的很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滋润。

  只可惜这些,陈文给不了她!然后被这么一闹,她连墙上那个小洞的事情都给忘了,不过到了明天,不知道萧雅还会不会提起这茬?我心里有些担忧,但正所谓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大不了我就死不承认,反正她也没证据证明我偷看。

  而且她还在我身上做了这样的事情,恐怕明天见到我,都羞的不敢说话吧?这样一想,我就轻松多了。

  重新躺回到床上,我手向下伸去。

  脑海里回想萧雅和陈文亲热的画面,还有刚才她坐在我身上的场景,手里不由得加快了动作。

  没过一会儿,我就在一阵抽搐中结束了幻想。

  想着萧雅刚才回房间了,这会儿 浴室应该没人,就准备去清洗一下。

  我脱掉裤衩,光着屁股就朝浴室走去,还没走到客厅,一阵若有似无的低吟声,从浴室那边飘了过来。

  我愣了一下,发现浴室的灯竟然开着,而且门还没关紧,一丝橘黄色的亮光从门缝里照射出来。

  “浴室里怎么有人,萧雅不是回房了吗?”我心里疑惑的想着。

  但从那里传来的声音,又和萧雅非常相似。

  难道,萧雅又去浴室了?我心头一颤,一股难以抑制的欣喜涌现。

  我放轻脚步,小心翼翼走到了浴室门前。

  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情况,萧雅那动听的叫声就传了过来。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我惊住了!萧雅竟然在喊我的名字?我哆嗦着手把浴室的门缝推开一丝,随后就看到了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画面。

  只见在厕所暧昧的淡黄色灯光下。

  萧雅光着雪白曼妙的娇躯,坐在马桶盖上。

  她抬着娇俏的下巴,漂亮的双眸紧紧闭着。

  即便离的那么远,我都能闻到从她小嘴里哈出来的香气。

  而她的纤纤玉手,已经在动作着。

  萧雅叫声越来越尖细,如同猫叫一般。

  在这样的场景下,我那儿再一次有了反应!我的大手忍不住向下去,配合着里面女人的节奏……可就在这时,兴奋中的萧雅睁开了双眼。

  她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我,眼神里先是泛起一抹惊慌,但立即又被无尽的想法给填满。

  她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我,速度反而越来越快,叫声也渐渐响亮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终于受不了了,低吼一声,推开厕所门就冲了进去!“张扬,你……”萧雅看到我冲进来,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神情。

  她或许只是想通过这样禁忌的行为来获得兴奋,却没有想和我真正发生关系。

  但我这时候已经满脑都是那种事,又怎么能忍受的住?我在萧雅起身之前,就直接压在了她柔软的身躯上,刚好她的坐姿,让我十分容易就靠近了她那里。

  “张扬,不要!”萧雅玉手撑在我的胸膛上,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慌乱。

  我双眼死死盯着身下女人的身躯,气喘吁吁道:“萧老师,其实刚才在房间里,我没有睡着!你明明也很需要,为什么不成全自己一次呢?陈老师给不了你的,我可以满足你!”萧雅听到我的话,脸上顿时露出惊愕的神色。

  但还不给她思考的时间,我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柔软。

  萧雅“啊”的叫了一声,眼神立刻多了几分迷离和舒适,手上抵抗的力气弱了几分。

  但她仍坚持的摇着头,轻轻呢喃着不要,甚至用另一只手去推我的手臂。

  这一刻,我感觉非常恼火。

  两人都光着身子,隔着一道门自己给对方看了,那做再亲近一点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这样一想,我空着的手立即朝萧雅下面伸去。

  刚一碰到,萧雅雾气朦胧双眼陡然睁大,张开小嘴,还不等她喊出声来,我一弯腰就吻住了她。

  女人身上三处重要的地方同时被我占据,萧雅鼻间发出一连串焦急的“唔唔”声。

  只是没过一会儿,她鼻音里的焦急渐渐散去,反而慢慢成了一阵又一阵轻哼。

  萧雅双眼水雾绕的,十分动人。

  她没有在挣扎,只是咬着红润的双唇,紧紧地盯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颤声道:“张,张扬,继续。

  ”听到这话,我心里欣喜若狂。

  萧雅已经同意我的举动了,她这是在鼓励我继续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指,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萧雅呼吸更急促了,纤细的腰肢如水蛇般扭动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萧雅脸上已然布满了红晕,眼眸迷离的盯着我。

  只是她虽然舒服了,我却难受的要命。

  这么完美的一个尤物在面前却不能尝,我感觉都要爆炸了。

  不过没办法,从萧雅平常温婉的举止可以看出,她内心肯定是个保守的女人。

  今晚的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主要还是陈文太不中用,给女人留下了日积月累的空虚和寂寞。

  加上刚才在我房间里,她又看到了我雄厚的资本。

  甚至忍不住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举动,虽然后面被我不小心弄出的动静吓跑了,但她心里的那股想法,已经压制不住了。

  这才到浴室里做这种事,还不小心被我撞破了。

  要是等她清醒过来,她绝对不会再给我碰她身体的机会。

  所以我必须要让萧雅彻底屈服,我要她主动,这样我就能永远得到她了。

  想到这里,我手上动作又快了几分。

  萧雅又一次动情的哼唱了起来,眸子里盛满了春意,浴室中的热度飞速高涨。

  数分钟过后,我已经气喘如牛了,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一只柔软的玉手,停在了我身下。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Pw8Yq/zUZd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excelsiorstar.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