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尿出来了:上来了别人的新娘 快尿出来了:上来了别人的新娘

快尿出来了:上来了别人的新娘



她本来就被振动棒弄得难受,又被一群工人乱摸,本来还能勉强压下去,可现在她被自己老公chā(姐弟乱性)了那么一会儿人,别提多么难受了。

  下面十分空虚的 刘雪,坐在椅子上止不住的来回晃动féitún,想要通过和座位的摩擦来止yǎng,却杯水车薪。

   就在她难过的时候,手机又来了一跳消息,这次还是那个 变态发的。

  “到7楼来一趟。

  ” 看着消息,刘雪陷入了迟疑。

  7楼最近正在装修,而且恰好这两天正在采购材料,所以装修工人们都在休息,那里轻易没人会过去。

  那个变态要她过去,该不会是忍不住要对她做些什么了吧?若是之前,刘雪都已经决定要辞职了,肯定不会过去。

  可此时的她yǎng的不行,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而且低着头急匆匆离开了仓库。

  那些工人们都不在,刘雪趁机快速的跑走,坐着电梯来到了7楼。

  正在装修的七楼果然没人,刘雪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她看到过那个人的脸了,但不太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xìng格的人。

  从他的好几条信息指挥来看, 应该是那种比较变态一些的,万一一会儿他特别粗暴怎么办?听说会有变态喜欢SM。

  刘雪忽然后悔了,她不想被折磨,所以已经走到7楼入口的她,忽然转身就要走。

  谁想一转身,却见到一个胖子猥琐的走过来:“小sāo货,你来这里找我的吧?”“王……王主管,你怎么在这里……”刘雪很是慌乱,她大概明白那个变态的意思了,应该是知道 王胖子在这里,所以才叫她过来的。

  王胖子扫视了一眼慌乱的刘雪,略微不满:“怎么穿成这样了,我记得你早晨穿的很风sāo啊。

  ”说这话,王胖子还不断的靠近。

  刘雪很是紧张,慌忙后退,被bī得躲进了7楼正在装修的办公室里。

  见到这里没人,王胖子更加放肆,直接把自己的腰带解开,甚至直接把裤子 脱下来,省的一会儿办事儿的时候还要脱裤子。

  等看到他把内裤脱下来,露出那根黑黑的粗棒子,刘雪很是紧张,但看着这胖子的那东西,对比了一下自己老公的小细蛇,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刘雪心里隐隐有些渴望,她想到了那个变态叫自己过来, 说不定就是知道王胖子在这,说不定他是个xìng无能,想要看着自己别别人干?心中饥渴的刘雪,不断的给自己找借口,让自己的心理防线越来越薄弱,后退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正巧,地上有一根圆木,刘雪不小心踩了上去,直接就被绊倒了,一pì+gǔ坐在地上。

  王胖子见状,顿时嘿笑一声,直接扑上来,然后压住了刘雪:“sāo货,说到底还是欠干,昨天没让你过瘾,今天一定让你爽上天!”一边说着,王胖子手忙脚乱的扒下了刘雪的裤子,看着她雪白的美腿和féitún,王胖子赢得更加厉害了。

  刘雪也已经认命,她知道今天肯定又要被这个死胖子侮辱了,所以痛苦的闭上眼睛。

  可就在她感觉到有个肥猪一样的家伙在自己身上拱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吓得她睁开眼睛看去,却发现一个健壮的汉子正站在自己和王胖子身边,手里 拿着一根圆木,另一只手则是拿着手机,正对着两人拍摄。

   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拥着 女人,声音略微低哑暗沉,“今晚满足你,嗯?”。

  听到男人的话,夏 念白 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脸上有几分微红,“不要。

  ”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但听到他的声音,夏念白心里还存着几分侥幸,也许,他有那么一点爱她。

  对于她的拒绝,萧俊轩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拉着她去了 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脱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还是很听话的将衣服脱了,黑色裸肩连衣裙,拉链在身后,反手够了几次。

  她抬眸看着他,小声开口请求,“能帮我么?”对于她的生涩和胆怯,萧俊轩倒是冷笑一声,讽刺道,“夏念白,我们是第一次?”这话让夏念白脸色通红,她微微低着头,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传来凉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边传来萧俊轩的声音,没多少情绪,“去洗!”拉链被他拉开,丢下一句话,他人已经 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将目光投到玻璃镜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因为刚才萧俊轩的话,让她脸上染了几分红晕,显得格外诱人。

  这样的自己,他为什么不喜欢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简单冲洗了一下,裹着 浴巾出了浴室,欧式大床上,萧俊轩已经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无一物。

  怎么脱了?夏念白低头,白嫩的小手拽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过来!”他开了口,语调依旧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着浴巾,娇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声音轻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处,她微微咬唇。

  “过来!”见她一直踌躇,萧俊轩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

  两人气息靠近,鼻翼相接,他凑近她,亲吻她的唇,略微带着几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拨,半骑在他身上,微微扭动着身子,撩拨间,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已经滑落了。

  他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拨。

  有些人类最原始的东西被撩拨起来,萧俊轩猛然的翻身,将女人压在了下面,炙热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顺着她的 身体一路向下。

  夏念白紧紧咬唇,隐忍着喉咙里的那些压抑的声音。

  猛然浑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时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夏念白被触电一样的感觉刺激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给几个女人这样过,但夏念白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萧俊轩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她身上有着男人对致命的诱惑,目光落在她潮红的脸上,他俊朗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舒服么?”就这么直白毫无悬念的问了出来。

  夏念白微微点头,脸上的红晕没有散开,心里淡淡的苦涩开始蔓延,在他看来,她和他身边无数女人一样,仅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给他带来快感的女人。

  搂着她娇小的身子,试着融入她的身体。

  夏念白惊愣了片刻,这个姿势…..“俊轩…..啊!”话没说出来,他已经进去了,他们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姿势,所以,夏念白觉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后,他松开她去了浴室冲洗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夏念白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心口开始堵得格外难受,他们这算什么?偷情?扯过浴巾遮挡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没有关,萧俊轩赤身站在花洒下,背对着门,夏念白能看见的是他健朗修长的身形,男子俊美,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顾水珠溅在她身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身体相互触碰,感觉格外清晰。

  萧俊轩身子一顿,耳边传来女人请求的声音,“今晚能不能陪我?”这话,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头微蹙,声音低沉磁性,“还想要一次?”夏念白:“……”他们之间,似乎只有身体交流了。

  松开他,她乖巧的低头将身体洗净,转身出了浴室。

  不久萧俊轩从浴室里出来了,淡定从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任由心口隐隐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衬衫,黑发被特意打理过,一丝不苟,俊美无双,一贯的冷酷冰凉。

  “时间不早(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这句话,不重不轻的,他就将她丢在酒店,独自离开。

  夏念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太多,太复杂。

  见她没说话,萧俊轩回头看了过来,见女人一双黑眸看着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动,走向她,微微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别无情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动听。

  他没有做过多留念,转身离开。

  “萧俊轩!”他还没走到门口,夏念白便开口叫了出来,她跳下床,身上还裹着浴巾。

  看着他,她红了眼,隐忍了很久的疼苦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着眼泪流了出来,声音哽咽,“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疯了。

  看着她哭,萧俊轩没多少情绪,只是眉头蹙了起来,声音隐隐冷了几分,“钱不够花了?还是要换车?”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钱?车?在他看来,她每次闹,每次想要离开就是为了要钱,换车?只是一瞬间,夏念白放弃同他多说了,她平静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还在等你。

  ”走到这一步,是她活该,她认了。

  见她如此,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

  未曾多说,他转身,离开,不做丝毫停留。

  和萧俊轩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萧俊轩捡走。

  第一次给了他,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他 给她钱,车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给她买。

  萧俊轩是个豪爽的人,对于夏念白他从不吝啬,他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独不给她爱,准确来说,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给她,连心疼,他对她都没有。

  夏念白想过,如果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之间没有别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着他。

  可是明天,萧俊轩要结婚了。

  新娘是萧家世交莫家的宝贝女儿,莫语儿。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她算什么?一个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严,做不到陪着他上演三个人的追逐游戏。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着包出了酒店,整个房间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萧俊轩刚才那场鱼水之欢后留下的暧昧味道。

  她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在酒店里嗅着这些味道入睡。

  刚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站,夏念白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是银行到账提示。

  夏念白没看,她知道,是萧俊轩转给她的钱。

  几乎每次都一样,做完后,他给她一笔钱,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鸡有区别么?没有吧!…….翌日。

  是萧俊轩和莫语儿的婚礼,这场婚礼在一个月前就被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了,无论是婚礼现场的奢华还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众里,都成为了一种期待。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ZGPk/no9Z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