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问“山东东平初中女生疑遭性侵事件” 三问“山东东平初中女生疑遭性侵事件”

三问“山东东平初中女生疑遭性侵事件”



想起自己曾经不成熟的表现, 耿昊忍不住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 芳菲突然喊一声,顿时吓了耿昊一跳,也许是上门女婿身份底气不足,又或者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负怕了,整个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边,大气都不敢出。

  不争气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大腿根更是时不时哆嗦几下,总之他被吓的不轻,这怪不得别人,谁让他做贼心虚呢!也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床上没了动静,耿昊小心翼翼的探头查看,这才得知刚刚不过是虚惊一场,秦芳菲仅仅是翻了翻身,整个人侧卧在床大中间,其中她身上的丝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来,秦芳菲整个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现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双眼发光,恨不得马上就猛得扑过去……黑色吊带睡裙,映衬着她那肩膀格外圆润白皙,黑色裙摆更是难以遮掩白皙丰腴大腿,啧啧啧,几天不见秦芳菲身材怎么变了?“如此丰满,嘿嘿,我喜欢!”“老婆,我来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无动于衷,看到媳妇并未觉察到他的到来,耿昊很激动,激动的浑身都在发颤。

  黑色吊带映衬着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圆润,乌黑柔顺的长发赖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让她那背影看起来更美更加诱的惑,还有黑色裙摆掩盖的翘……越看耿昊越激动,激动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不知过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来该如何的继续。

  说来真是可笑,怎么说他也是农大毕业生,在省城读了三年大学,见多识广,总不至于连个熟睡的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两年空房,他还真是不屈!有理论无实践,直至到了现在最关键时刻,耿昊彻底傻了眼。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结束了,他依然没有付出行动,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难怪秦芳菲看不起他,这只能怪他这天生的懦弱老实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从果园心急如焚归来,然后又冲了个澡,折腾半天激情消退,最终导致了这场无疾而终的闹剧。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这么的放过秦芳菲离开,他心里又是万分不甘。

  如果继续,他没有这方便经验,真不知从哪里开始下手,比如说先掀开,还是?“嘿嘿,既然来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当脑海里猛然蹦出这样的一个想法,顿时让耿昊乐的合不拢嘴,满脸愁绪一扫而空。

  接下来耿昊秉着呼吸,激动万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着便宜。

  折腾了半天,按说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无动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机拿下秦芳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着身子向侧卧的秦芳菲脸上一瞧,吓的他差点魂飞魄散,随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惊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间,耿昊背靠着房门拍着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颤声惊呼道:“我的天呐! 大姨姐,秦 芳华?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东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无法想象的到,刚刚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经历),并且还差点让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 大姐,他耿昊的 大姨子——秦芳华!秦芳华人如其名,芳华正茂,十六岁美名就传遍了当地十里八村,她虽人美但性格烈,十八岁那年因抗争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这一晃就过去了十年,至于后来?耿昊脑子有些乱,再说对于秦芳华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当地人的道听途说,再加上他俩总共见过没几面,根本不知该如何形容秦芳华这个人。

  “呵呵,难怪今天 回家感觉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无所谓呼呼睡大觉,搞了半天,原来还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摇头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间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间两间是客厅,有高级沙发,六十寸的液晶大电视,东屋主卧装修高档,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当地的特色大炕。

  结婚当晚他人就被撵到这里,一直住到现在,自家山区睡的也是炕,对此他很习惯。

  至于不习惯的呢,呵呵,当然正是娶了媳妇守空房,日子过的憋屈!现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窝囊,现在耿昊他很庆幸,毕竟刚刚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则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向媳妇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对大姨姐秦芳华。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没提前得到半点消息,如此看来,整个 秦家把他耿昊都当成了外人,一个可有可无的上门女婿。

  结婚两年秦芳菲肚子没有半点动静,虽然秦芳菲不让他碰,他承认自己是有很大责任的,之所以秦家没当面说落他,那还是给他面子,没有把事情办绝。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来想去一番过后,耿昊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回家时路过村支部,大院门紧闭,显然可见村支部大院没有人呗!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吱扭一声的开门声,顿时吓了他一跳。

  哒哒哒……侧耳一听,脚步声去了院里,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华姐俩都是当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俩为荣,尤其是刚刚摸过了大姨姐,润滑手感很好,说实话他很享受那种感觉,望着窗外发呆了一小阵,急忙挪身到窗边。

  人走裙摆扬,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还有那……看得耿昊发呆,鼻血差点留了出来。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没想到魅力依然这么大,真是让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犹未尽的望着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万千。

  “咦?我刚洗的那件内衣,咋不见了?难道家里进了贼?”秦芳华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叫声,犹如晴天霹雳,当场把耿昊吓得浑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没拿外面的衣服,曾经他有过,这次绝对没有。

  与此同时他感到很高兴,如此说来,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进东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晓了呗!“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华扯着嗓子嚷嚷起来。

  “啊?”耿昊傻了眼,皱眉苦笑道:“大家来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华很高兴,娇笑说:“你,你有没有?”在她说话期间,耿昊很紧张,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只见大姨姐话语一转,兴高采烈的说找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风把内衣吹 跑了,害得耿昊虚惊一场。

  刚刚在东屋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认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较发虚,不知该接下来如何面对大姨姐,心里时刻想着解决办法。

  “嘿嘿,果园!”耿昊脑子很活络,猛地一拍大腿,激动的差点从炕上蹦起来。

  收拾完毕正准备出屋,客厅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方向正是西屋门口。

  “大姨子来西屋做什么?难道,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耿昊顿时瞪大了双眼,吓得他愣在门口,半天动也不敢动。

  哒哒哒……随着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耿昊本人越紧张,紧张的心跳加快,反正整个人很不自在。

  现在他最怕见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华,毕竟刚刚在东屋主卧他把人家当成了他媳妇,差点做出禽兽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个人的名声都完了。

  咦?不对呀!短短片刻后,他皱着眉头仰头看了看天,这才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当地可是名门大户,家族出过村长,村支书,挣钱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几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队非常红火,县城正建的富贵园小区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当地方圆百里很出名,即便在县城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原因?有钱!否则的话,仅仅凭秦家在野槐沟是个大家族,根本无法让秦芳菲这位女流之辈,几乎全票当选女村长,当选那天甚至县长都过来助阵,当然话不能这么说,应该是监督。

  秦家最注重名声,再说了大姨姐当年忤逆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见,即便刚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处乱说,那他还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轻咳了几声,耿昊故作镇静做出回应。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说着他就快速打开房门,脸不红心不跳的直视着刚刚走到了门口,正准备做出推门动作的大姨姐。

  事发突然秦芳华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说话吓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没有推到门,如此一来导致她整个人身子向前倾,直接就向耿昊怀里倒了过去。

  “啊……好疼!”“啊……好大!”两人咣当撞到了一起,随即响起两阵异口同声的惊呼声。

  “耿昊!”秦芳华怒了,满脸通红,“你刚刚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刚刚说好疼呀!”耿昊捂着脑袋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着,哪里还敢直视秦芳华。

  “你?你胡说,好疼是我说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华是否揭穿了他的谎言,边说边回屋上了炕。

  此时,秦芳华站在门口,整个人羞愧的满脸通红,可惜对此她又毫无办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说了,她跟前夫离婚多年,身子好久没被男人碰了,刚刚猛地撞到耿昊怀中,让她感觉到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气息。

  年轻就是好,身子骨壮实,嗨,还别说,耿昊看起来清瘦,其实身子很壮,俨然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男人好身材。

  为逃避大姨子对他兴师问罪,耿昊侧躺在炕中央,双手交叉在胸前,时不时的左右拍拍,嘴里还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证明他刚刚没说谎,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看到他这么大的人了,并且还是一个大男人,竟然跟她闹了这一出,秦芳华实在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点笑弯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气了?”耿昊边说边翻身做起,然后整个人惊呆了。

  大姨子秦芳华依然还是黑色吊带真丝睡裙装束,着装非常性感,长发披肩更是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妩媚和诱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扑过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没有胆量动秦家人!否则,现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实,而并非有名无实的上门女婿。

  “昊昊,姐漂亮吗?”迎着耿昊直愣愣的炙热目光注视,秦芳华不仅不怒,并且还笑容满面,妩媚的很。

  这是啥情况?耿昊当时有点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个啥状况。

  也许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说话又温柔,他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

  “昊昊,既然你说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还漂亮,你为何对她的美,视而不见?”“什么?视而不见?我……”面对大姨子的这番质问,耿昊吃惊万分,喃喃自语的嘟囔着。

  直至到了现在,他这才明白过来咋回事,原来大姨子是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来。

  刚结婚时分居,两人还藏着掖着,生怕被双方家长知晓,随着结婚时间长了,两人一直没孩子,他们就是想隐瞒某些事实,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话呀!”秦芳华怒了,边说边向炕边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实在没了办法,不由脱口而出。

  有关这样的说法,他也是被逼无奈,反正已经够丢人够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丢人。

  最近一年间,他不知向秦芳菲提过多少次离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说什么?”秦芳华惊呆了,右手捂着嘴巴,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耿昊。

  “大姐,我有病,简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华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过来人,过早步入社会,啥样男人没见过,耿昊岂能骗过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们家,让我离开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经错乱的神经病!”不论耿昊怎么说自己有病,反正秦芳华就是不信,接下来他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过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发生了。

  秦芳华穿着吊带睡裙,午休前刚刚洗过澡当时没穿内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来时匆匆根本就没考虑这些事情,现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临下的耿昊看了个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沟里了,这像有病?”秦芳华暗自发着牢骚,虽心里有些生气,不知为何他对耿昊偏偏就是发不出来。

  “大姨子不会对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着看,她都不掩饰一下!”耿昊心里嘀咕着,不知不觉让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没其他人,是不是该勇敢的尝试一下。

  既然她妹对不起他,那就让她这个当姐的来补偿呗,顺便学习学习经验。

  想到这里,耿昊就做了一个大胆动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华的胳膊。

   臭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头抓起一根米多长,小臂粗的棍子,抡起就砸。

   滚!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夺过,一脚踹飞光头,提着棍子,杀气腾腾的向门口跑去。

   我刚到堂屋门口,尾房响起 嫂子愤怒的声音: 王四虎,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叫人了。

   宝贝儿,别紧张哦!我只想亲手帮你取出 枣子,然后送给我亲爱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证他长命百岁。

  王四虎浪声说。

   黑娃,快来帮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宝贝儿,别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头和毛娃招呼,没时间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说。

   咳!我提着棍子,阴沉着脸,冷冷的站在门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进来了?毛娃和光头两人呢?王四虎脸色微变,愤怒的看着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声,张开玉臂,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还在微微发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紧紧搂着嫂子的小蛮腰。

   这一刻嫂子彻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坚强,始终是个女人,遇上这种危险,总是需要男人保护。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着跑了出去。

   黑娃,光头两人有没有打你?嫂子缓缓松开,颤抖的抚着我的脸庞。

   没!我用力摇头,不想让嫂子担心,就善意的扯了个谎。

   他们不是好人,肯定不会放易放过你,快让嫂子看看,伤着没?嫂子松开玉臂,紧张的打量了起来。

   紧张过去了,我才感觉身体不对头,后脑门明明受了伤,还流了好多血,现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没发现我脸上有伤。

   我趁嫂子检查前面时,反手一摸,不但血没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个梦。

   我怀疑真是幻觉,拉开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别急,嫂子还没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来。

   我穿过西屋和堂屋,到了门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头已经爬起来了,脸色苍白,一头是汗,眼里充满了惊恐。

   黄毛还蜷缩在地上。

  王四虎蹲着身子,正在给黄毛检查。

   说明之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门口,困惑的看着我。

   他们两个,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着黄毛和光头。

   他们被人打了,谁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圆。

   不知道。

  我用力摇头,反正没别人看见,干脆装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们?王四虎扶着黄毛站了起来,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嫂子,臭老虎凶黑娃。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嫂子背后,还故意搂着嫂子的小蛮腰,小腹紧紧的贴着圆滚滚的屁股。

   可惜没起来,要不顶在沟沟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别怕啊!嫂子会保护你的。

  嫂子双颊泛红,羞涩的拉开我的爪子,温柔的抚着我的脑袋。

   这一刻我从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不是男女之爱,而是亲情之爱。

  她明明害怕,还在微微发抖,却温柔的安慰着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废了, 虎爷就打断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当着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黄毛交给光头,对他耳语了几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头架住黄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着黄毛向村委会方向走去。

   张桂兰的诊所就开在村委会的二楼,估计是送黄毛看医生。

   陆 雪梅,把枣子取出来,我带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还是你老子亲手给我的。

  里面的枣子是我刚取出来的。

  黑娃正要送过去,你就来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说。

   陆雪梅,以为虎爷是三岁孩子啊?袋子里的枣子,谁知道是哪儿来的?我爸说了,每天要亲眼看着,你从里面取出枣子。

  王四虎阴声说。

   王四虎,你们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这样,这活儿我不干了。

  嫂子双颊微微扭曲,紧紧抓着我的大手,气得发抖。

   看她的反应,现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阴谋,泡枣子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陆雪梅,在黑桃村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

  泡枣的活儿,你必须天天干,果园的活儿,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爷就打断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着拳头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去村委会告你。

  嫂子甩开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挡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鸡护小鸡似的。

   这瞬间,我差点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担心我受到伤害,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这样的女人,值得我守护一生。

   笑话,村委会那些狗东西,哪个不给我爸面子?哪个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压根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嚣张的笑了起来。

   不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们都没想到,王四虎这样嚣张。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对抗王四虎,竹林那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宛如珠落玉盘的美妙声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个暴发户,把真自己当回事儿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说话的人是苏 亦涵,我们村的美女村长。

   一听苏亦涵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兴奋。

   她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点,可她的声音很好听。

  这点足以弥补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听她的口气,显然不喜欢王四虎。

   黑娃,别怕,亦涵来了,她会帮我们的。

  嫂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双颊红红的松开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丝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着我的手。

   苏亦涵,这是王家和陆雪梅之间的事,你别多管闲事。

  王四虎两眼一翻,不屑的看着苏亦涵。

   看来他没吹牛,真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大家心知肚明。

  这件事,我管定了。

  苏亦涵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过来。

   披肩金发迎风飞扬,宛如飞泄而下的金色瀑布,发稍带着少许雾气。

  精致绝伦的锥子脸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灵动美目,宛如闪闪发亮的星星。

   纯黑色的小背心,紧紧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饱满顶破了,跟随身体的动作,不断的颤抖着,荡漾起了勾魂的波涛。

   修长圆润的大腿从米白色的裤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紧致细腻,充满了弹性。

   脚上穿着深黑色的运动鞋,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显然在跑步,应该跑了一段距离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来得正好。

  王四虎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过去,紧紧抓着苏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儿,说清楚点。

  苏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从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边抹汗,一边问。

   这事儿挺复杂的,你先进来坐,我慢慢给你说。

  嫂子拉着苏亦涵进了堂屋,给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苏亦涵并肩坐在饭桌边的凉板上,从在王大山那儿借钱说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门纠缠她为止。

   当然隐去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经历。

   雪梅,不是我说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对你不怀好意,你还答应弄这个。

  苏亦涵双颊红彤彤的,羞涩的翻着白眼。

   她还是女孩子,听到这个挺难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帮嫂子放枣子和取枣子,肯定会跳起来。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

  三万块是不多,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还这笔钱。

  嫂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来解决。

  苏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几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苏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事儿,是你能解决的吗?王四虎一脸冷笑,甩开腿子就向堂屋冲。

   臭老虎。

  我侧跨一步挡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滚开!王四虎额头青筋直跳,一个大嘴巴子,狠狠抽了过来。

   黑娃,小心。

  嫂子吓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苏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滚开。

  我举起左手格挡。

   有点像横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对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发出了沉闷声响。

   臭傻子,你?王四虎脸庞憋得通红,踉跄后退,满眼惊恐的瞪着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几下,半步都没退,瞪大双眼,毫不示弱的盯着他。

   之前打倒黄毛和光头,可能是侥幸。

   这会儿和王四虎面对面的干,绝没侥幸可言。

   这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我的身体真的改变了,变得力大如牛,压根就不怕王四虎这畜生了。

   雪梅,这是什么情况?你家黑娃,好大的气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苏亦涵拉着嫂子,急忙走了过来。

   黑娃,有没有伤着?嫂子抓着我的手,紧张的打量。

   没!我傻傻的摇头。

   黑娃的力气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开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让你坐摩托车。

  苏亦涵愣了下,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

   她是从城里发配到我们村的,摩托车是她从城里骑来的。

  村里到处是泥巴路,弯弯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骑了。

   有一次我去赶场,她顺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当时是傻子,觉得好玩就在车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紧紧抱着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扑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贪婪的嗅着那香气,小腹一阵发热,里面不停的抖着,好像要起来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别怕!打他。

  苏亦涵俏脸泛红,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准叫哦。

  我握着拳头,傻乎乎的冲了过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紧张的握着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打虎爷?死开!王四虎大怒,一记撩阴脚飞踹而出。

   臭老虎,死来!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脚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轰! 王四虎单脚着地,重心不稳,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跄着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动。

   黑娃,你真厉害,别让他爬起来,快踩着他的胸口。

  苏亦涵愣了下,拍着小手跑了过来,满眼惊讶的看着我。

   嫂子好像已经傻了,站着没动。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苏亦涵叫我,我肯定会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我可以断定,不仅是力气变大了,速度也变快了,眼睛也比原来尖了。

   晓得喽!我赶紧跑了过去,不等王四虎爬起来,一脚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额头青筋狂跳,怒吼着,飞腿踹向我的裤裆。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脚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几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爷虎。

  老子饶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嚣着。

   嫂子和苏亦涵都傻了,站着没动,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我。

   看她们的神情,显然都没想到,一个傻子这样厉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号称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亲眼所见,估计没人会相信。

   其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要是真的,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进体内的神秘力量有关。

   苏亦涵就在站我旁边,离得很近,少女幽香扑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苏亦涵的香肩。

   好软,真的是柔若无骨。

   好嫩,比刚出锅的豆花还嫩,水灵灵的,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黑娃,你好厉害哦!苏亦涵回过来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

   看着她脸上宛如鲜花般的灿烂笑容,我差点醉了,小腹越来越热。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护嫂子,嫂子就不怕别人欺负了。

  嫂子眼底闪过一丝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我。

   我能大致体会嫂子此时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决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护。

  我对她就不只是满足生理需求这样简单了,有了更大的价值。

   晓得喽!我傻傻的点头。

   你们两个女人,比猪还笨。

  异想天开的,让一个傻子保护一个人人见了都眼红的寡妇,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说。

   王四虎,你以后不该叫四虎。

  黑娃说得对,你该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这个鬼样子,还有脸嚎叫。

  我要是你,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啦。

  苏亦涵冷笑看着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来闹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苏亦涵旁边,有点狐假虎威的威胁王四虎。

   其实,她们两人都是借我的势。

  要不是我放倒了这只臭老虎,她们真没勇气当着王四虎的说面这种大话。

   臭傻子、陆雪梅、苏亦涵,你们三个,给虎爷等着,一定要你们好看。

  王四虎满眼不屑的瞪着我们。

   黑娃,收拾他。

  苏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晓得啦!我傻笑着乱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爷,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应该知道进退,要是再不识趣,我就叫黑娃拧断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卫,废了你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苏亦涵冷笑说。

   你?王四虎双颊扭曲,愤怒瞪着苏亦涵。

   你是战败者,必须接受赢家提出的条件。

  王四虎,竖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说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园干活了,这句话今天生效,这层关系不存在了。

  苏亦涵掷地有声的说。

   臭女人,你敢管虎爷的的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王四虎死鸭子嘴硬,这点上了还在叫嚣。

   你们父子两人,就是两个畜生,看准了雪梅还不起钱,就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欺负她。

  泡枣还钱,已经很侮辱人了,还要上门亲自取,你们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苏亦涵愤怒的瞪着王四虎,郑重说,从今天开始,泡枣的规则,我说了算。

  为了还你们的臭钱,雪梅每天泡枣子,早上取了之后,让黑娃送过去。

  你们不准为难黑娃。

   说到泡枣,苏亦涵双颊泛红。

   她毕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脱得光光的,光着屁股躺在床上,把枣子一颗颗的放进那儿,早上又一颗颗的取出来,想想都尴尬。

   看着苏亦涵脸上的动人红晕,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bRuyTN/w9F5EC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xcelinstitute.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