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 露

彤 露


那個崇 郡王,居然是宋太祖趙匡胤的侄子,宋太宗趙光義的長子—— 趙德崇!別看只是郡王,這趙姓嫡系血統的郡王,遠比異姓的藩王親王高貴太多。


  當然這個時候的皇帝還是趙匡胤,趙光義還只是晉王。


  趙德崇也只是郡王。


  對于宋朝歷史, 張穎和也只是一知半解,歷史傳聞趙光義的長子因為沒當上太子,最后被氣瘋了,性情變的很殘忍,動不動就殺人砍人。


  這個崇郡王莫不會就是那個被氣瘋的‘神經病’皇子吧?想到這里,張穎和忍不住哈哈大笑,心中倒是很解氣,這個崇郡王原來有‘精神病’隱患。


  哈哈哈···邢羽兒還美呢,若是她知道崇郡王日后是個‘神經病’看她還能不能笑出來。


   俞洛妍是一年前被囚禁在郡王府,也就是南唐覆滅期間被趙德崇這個‘神經病’囚禁了,原因不得而知。


  張穎和還從 鈴鐺口中得知,真正的俞洛妍深愛著崇郡王,愛到無法自拔的地步。


  可是崇郡王接連娶了正妻楊氏,側室彤夫人,以及現在的邢羽兒,卻始終都不肯娶俞洛妍,導致俞洛妍心灰意冷,終日尋死膩活。


  弄明白后,張穎和心都涼了半截,好半天才緩過神來。


  “ 21世紀的我是死了嗎?怎么死的?”想了半天才想起來,教練老公出軌女學員,被張穎和堵在訓練房的換衣間。


  暴跳如雷的張穎和按住女學員一陣暴打,連鼻子的假體都給她打出來了,老公嘉明怕出人命,就上前拉她,她又追著老公暴打。


  跆拳道教練出身的嘉明因為出軌心虛,也不敢還手,扭頭就往街上跑,張穎和在后面玩命追著打他,好像來了一輛卡車,之后的事情就不記得了。


  想不到睜開眼后,就到了這里。


  “這可怎么辦?還能回到21世紀嗎?我還沒來得及把老公‘下面’給廢掉就死了,這下可真便宜他了。


  ”出軌是張穎和最不能忍受的事情,結婚時就說了,老公怎么滴都成,要是敢出軌,一定會親手把他‘剪掉’。


  “老天為啥不等多幾分鐘,等我把老公打殘后在讓我死。


  ”張穎和欲哭無淚。


  “這下好了,不在一個世界了,老公肯定會跟小三結婚,然后小三住著我的房,開著我的車,花著我的錢,睡著我老公,想想這口氣怎么咽的下?”21世紀的我,死時肯定是睜著眼睛死不瞑目。


  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回到21世紀,不為別的,就為了廢掉老公那根不聽話的 東西,讓他打一輩子光棍,不然這口氣不順,在另一個世界也會死不瞑目的。


  弄清楚一切后,張穎和心里憋屈的不得了,可也無計可施,一時間也想不到回21世紀的辦法。


  不得不接受現實,接受新的身份。


  只能迅速在腦海中調整自己的狀態。


  目前這具軀體實在是太虛弱了,連站起來都費勁,肯定在被囚禁的一年中,糟了不少苦頭。


  必須要先將身體養好,恢復體力后,在作打算!張穎和環顧一下屋內的環境,雖算不上破舊,但絲毫也沒有一點皇家的奢華。


  空間也不算大,擺設更是寒酸,只有幾張簡單的古式桌椅,一個木制屏風,簡易的一道幔簾將房間與外室隔開。


  花瓶字畫古董之類的珍貴擺設一樣沒有。


  “唉!這么寒酸!”張穎和暗自嘆息,不過想來也是,‘階下囚’能有什么好待遇。


  只是腳上為什么要鎖一條鐵鏈?是怕原主逃跑嗎?“ 美女,能麻煩你幫我倒杯水嗎?還有麻煩你幫我開了這鐵鏈?”鈴鐺瞪著一雙特別明亮的大眼看著張穎和,稚氣未脫的小臉上滿是疑惑。


  “妍 姑娘,你叫我美女?”張穎和一愣,反應過來,在21世紀,見女人習慣都稱呼‘美女’。


  “呃,對呀,你確實是個小美女啊!”鈴鐺確實長的也挺好看的,大眼睛,小圓臉,白里透紅的肌膚,唯一不足的就是太矮小了些。


  鈴鐺大大的眼中閃出一絲羞澀,羞怯的轉身跑去倒水去了。


  “妍姑娘請喝水!”鈴鐺很快就倒好水端了過來。


  張穎和實在太口渴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溫正好。


  一飲而盡后,驚訝的發現杯子居然是木質的。


  “宋朝不是該用宋青花的瓷器嗎?”張穎和很費解,但是渾身都酸痛,頭也疼的厲害,只想躺下來休息。


  “鈴鐺,幫我開了這鐵鏈唄,我又不是條狗!哪有把人當狗一樣給拴起來的!”張穎和抬了抬腳,鐵鏈“嘩啦啦”的響了一聲。


  鈴鐺一臉的難色,“鑰匙在崇郡王手里,只有崇郡王才能打開鐵鏈。


  ”“啊?這個死變態,神經病,不愛就不愛唄,還玩什么鐵銬捆綁,這年代也流行SM嗎?”張穎和忿忿不平的罵著,將腳鏈甩的嘩嘩響,“可真夠喪良心,死變態難怪沒命當皇帝,活該被氣瘋。


  ”遠處鞭炮聲和禮樂聲持續不斷的傳來,想來是那對‘雙賤合璧’的婚禮開始了。


  喧鬧聲很大,可以想象的出來婚禮十分的隆重。


  “切,納個妾有必要這么隆重嗎?像是故意炫耀一般,真讓人惡心。


  ”鈴鐺立在床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張穎和,這讓張穎和渾身不自在。


  “你這樣看著我,我睡不著的。


  ”“妍姑娘,你不用太刻意掩飾,哭出來會好受一些的。


  ”鈴鐺說話的神情認真又真摯,不像虛情假意。


  弄的張穎和滿頭霧水,“我為什么要哭?”鈴鐺的眼神懷疑中帶著憐憫,看的張穎和直發毛。


  “···妍姑娘真的不難過嗎?這已經是崇郡王第三次娶親了!”看著鈴鐺悲憫的神情,張穎和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俞洛妍,不是21世紀的張穎和,為了不讓鈴鐺懷疑,張穎和只好假裝難過一下下。


  “呃——!是有些難過,但我被氣的失憶了,許多事都記不住了,所以還好了,···那個有吃的嗎?”“啊?”鈴鐺大跌眼鏡的神情讓張穎和想笑。


  “餓了,有吃的嗎?”“···天啊,妍姑娘你居然主動開口要吃的。


  ”張穎和聽后,很詫異的看著鈴鐺,“難道我從前不吃東西的嗎?”鈴鐺揉著發紅的眼圈,好像自己要東西吃,她特別感慨一樣。


  “妍姑娘稍等,鈴鐺這就去傳膳坊!”說著鈴鐺便一陣風似的跑走了。


  “···這丫頭,別說,還真可愛!”張穎和渾身都痛,只想躺下來休息。


  還沒來得及躺穩,只一分鐘,鈴鐺又一陣風似的跑了回來。


  “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吃的呢?”鈴鐺看張穎和安然無恙后,靦腆的笑笑,“鈴鐺怕姑娘又做傻事!”張穎和不解,皺眉問,“做什么傻事?”鈴鐺又換成那幅憐憫的眼神,拉起張穎和的手腕,擼起袖子給她看。


  “天啊——!”一道道蜈蚣一般丑陋的傷疤,在蒼白纖細的手腕上格外觸目驚心。


  “這···這誰割的?是那個變態郡王嗎?”張穎和驚恐的看著鈴鐺。


  鈴鐺不說話,只是可憐兮兮的看著張穎和。


  張穎和明白了!這是俞洛妍自己割的。


  又看了下另外的手腕,傷疤更多,道道深可見骨一般的可恐。


  還有脖子上,胸腹部,都有割傷或者刺傷后留下的傷痕。


  天啊!難怪這具軀體這么贏弱,虛弱到躺著呼吸都覺得累,原來都是自殘留下的傷疤。


  想必從前的俞洛妍對崇郡王是愛之深,恨之切,對自己是恨之深,責之切。


  身為南唐的郡主,父親是都虞候,手握南唐重兵。


  幾個兄長又都是擔任要職的將軍,她自然對南唐的軍力部署及作戰策略熟悉。


  兩軍對戰,一點點的疏漏都能錯失全局,更何況,這么個隱形人肉監控,在監視著南唐的一舉一動。


  崇郡王 利用俞洛妍的感情,利用她的單純,不斷的從她口中套取南唐的機密,從而采取對應的作戰計劃。


  難怪與北宋兵力相當的南唐,屢(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戰屢敗,最后亡國。


  被心愛的人算計,利用,欺騙,間接導致自己國破家亡,父母兄弟皆不得好死。


  最后又被愛人囚禁起來,并娶她的表妹,故意秀恩愛羞辱她。


  估計誰都受不了這種打擊,想一死了之。


  “鈴鐺,你放心,我以后都不會在做這種傻事了。


  ”“真的嗎?”“我保證!”張穎和伸出三個手指起誓。


  鈴鐺竟喜極而泣,“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唉,你快起來!我知道以前老是做傻事,讓你也跟著擔驚受怕,從今天起,你可以放心了,我會好好活著,誰死我都不會死,”“···妍姑娘!”鈴鐺抱住張穎和的腿哭了起來。


   本文為 網易女人 獨家 約稿,請勿轉載。


  如有 情感問題,可在“ 我愛問 連岳”博客留言,網易女人將定期 刊發連岳特約情感 問答


  加入 女人幫 大本營
https://twoutlink.weebly.com/3065739.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4349662.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7551966.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9425985.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6905448.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2932005.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111266.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5833404.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7413538.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6735204.html

本文鏈接: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cqwwsz/737.html

上一篇:

成人短片

下一篇:

kazamiayumu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