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i 402

ssni 402


他在濟南一家公司任職,剛調過來人分公司總經理,我幫他租下了對門的房子,我們就這樣成了鄰居....那夜他到我家喝過茶后,我送他離開,剛到門口,他突然轉身抱住我,熱吻了起來,激情而又熱烈,是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的力量,掙扎幾下就任由他的擺布...在他身上我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那種快感。


    看望老公回來,我與他子夜相識  我和 丈夫兩地分居很多年了,他在南方一家公司做老總,我在濟南成了留守女士,我們還沒有孩子,除了上班我便無事可做,一個人的 日子很是寂寞,白天還好打發,到了晚上一個人守著大大的房子,很是冷清。


    我工作不是很忙,每個月都要抽出時間去看他,住上兩天再回來。


  雖然相距的日子短暫,但我們彼此還是很期待見面的。


  老公也 回家看我,只是他比較忙,不像我這么有時間,可以頻繁的往返于兩個城市。


    那次,看望老公回來夜已經很深了。


  我出站后,心里有些落寞,雖然習慣了分離,但一想到孤身一人回到冷清的家很是惆悵,我一個人默默地走著。


  這時,有輛車停在我的身邊,車窗搖下后,露出一張英俊的臉,問:您好,打擾一下,請問XX賓館怎么走?我很耐心的告訴他怎么走。


  他道謝后,開車走了。


   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 偷歡(6/6)  我仍然一個人走著,車在前面又停了下來,我走過來時,那張英俊的臉已伸出來了,我以為他還沒聽清怎么走,正準備再給 他說一遍,還沒等我開口,他先問了:您到哪去?天太晚了,我可以捎你一段。


  我懷疑的看著他,他也許猜出我的擔心,掏出身份證遞給我,笑著說:放心,我不是壞人,這你先拿著。


   不知怎的,我真的接過身份證看了看,上面寫著 汪斌(化名),1968年6月6日出生。


  他笑著看著我:貨真價實,上車吧。


    我雖然擔心,但還是鬼使神差的上了車。


  上車后,我警覺的看了看車上,車上沒有別人,很干凈,還有香水的味道,不像一個 男人的車。


  他問我去哪兒,我告訴了他,他一邊開車一邊說,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好人。


  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偷歡(6/6)  我笑了,好人的標簽還貼在臉上嗎?當然。


  還有,你那么祥細說給我路怎么走,很熱心也很耐心,也許你覺得沒什么,但作為一個外地人來說,心里感覺挺溫暖的。


  一想,正好捎你一段,也算回報吧。


  我剛才落寞的心境傾刻間消失了,感覺好了起來。


    我問:你不是本地人吧?是啊,我是打工仔。


  如果你是打工仔,也肯定是高級的。


  他笑了:多謝夸獎,外地人不好混啊,如果能經常碰上像您這樣的好人,那就好了。


    不知怎的,我越來越開心了。


  他又問:你附近有合適的房子嗎?我想租一套,你是本地人,比較熟悉這里的行情,幫我問問好嗎?有啊!我們小區有好多房子出租呢?你要什么樣的?這樣吧,我明天去你們小區看看,如果合適, 我就租下來。


  說著,就到了我家,我謝過汪斌后,就下了車。


  第二天,汪斌真的過來了,我帶他看了房子,他當時就決定租下(名人哲理故事)我家對門的那一套。


  我這才知道,他在濟南一家大公司任職,剛調過來任分公司的總經理。


  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偷歡(6/6)  幫他租到對門的房子,不知不覺中產生了戀情  我們成了鄰居,我經常看他早出晚歸,見面后他都是很有禮貌的跟我打招呼。


  他忙了一段時間,也許是公司走上正軌了吧,他上下班的時間正常起來,不再那么晚回來。


  一天,我在電梯里碰上他,他說感謝我幫他找到這么好的住處,很早就想請我吃個飯,但一直沒有時間,最近忙過去了,問我現在有時間嗎,一起去吃飯。


    我猶豫著,他說:正好我有事想請教,反正你也要吃飯,雖然這個時間邀請有點唐突,但挑日子不如撞日子,就今天吧。


  他說的很誠懇,我想,反正一個人也沒事,就答應了。


  他問我愛吃什么,我說什么都可以,他笑了,開車來到一家西餐廳。


    坐下后,他點了六成熟的牛排,問我可以嗎?奇怪!這正是我愛吃的。


  他微笑著看著我,問:也不知合你口味嗎?唉,別問了,反正我也自作主張了。


  我也笑了,跟他在一起感覺特別舒服。


  他給我說起公司的一些事情,閑談中,我了解到他來自南方一個城市,父母和妻兒都在家鄉,他被公司派到濟南做區域經理。


  我也說起了我的家庭,丈夫在外地,我大學畢業一直在濟南工作,父母在青島。


  他說:一個女人獨守一個家真的不容易。


  他剛剛說出這句話,我的眼圈就紅了。


  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偷歡(6/6)  他遞給我一張紙巾,接著說:我妻子自己在家帶著孩子,很不容易,我除了給她錢,什么忙也幫不上。


  我的工作總是全國跑市場,經常是做好一個公司,就被派到另外一個城市的分公司,真的沒辦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我也想陪在妻兒身邊,沒辦法啊!我想,你老公也是這樣的,誰不想在家?沒辦法而已。


  說完,他又把話題轉到他去過的城市,給我介紹當地的美景,我的心情漸漸好起來了。


    飯后,我們一起回家,在電梯里就我們兩個人,我突然有種特別的感覺。


  出了電梯,我們各自開了家門,在關門的那一刻,我倆不約而同的回頭看了對方一眼。


  他看著我,眼光深遂:不邀請我去喝杯茶嗎?我低下眼簾,太晚了,明天吧。


  進門后,我的心卻突突跳了起來,晚上,竟然失眠了。


  汪斌的形象不停的閃現在我的眼前……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偷歡(6/6)  第二天,我特別想遇到汪斌,可是沒有。


  幾天后,我們又相遇在電梯里。


  他向我問好,問我吃飯了嗎?我說剛下班,還沒呢。


  他說:干脆我們出去吃好了。


  那還不如自己做飯吃可口呢。


  看來你的廚藝不錯啊!改天一定去吃你做的飯,今天我看你挺疲憊的,我們還是出去吃吧。


  我心里涌起一股暖流,點點頭,跟他一起走了。


    飯后回家時,在各自開門的一瞬間,又不約而同的回頭看了對方一眼,他張了張嘴,但沒說出話來。


  我看著他也不知說什么好。


  他問:有事么?沒事。


  停了片刻,我說:對了,你不是想喝我泡的茶么?他點點頭:好啊,茶和咖啡是我的最愛,現在可以喝嗎?我點點頭,他很默契的跟著我進了房間。


  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偷歡(6/6)  我泡了功夫茶,一邊泡一邊給他講解,他凝視著我,很欣賞的眼神。


  我端了一杯給他,他慢慢地品著,一看就是行家。


  我們邊品邊聊,氣氛和諧又溫馨,原來冷清的家中,突然變得溫暖起來,就像我的心。


  我能感覺到自己內心的愉悅,對他的笑都是發自內心的。


  他夸我秀外慧中,笑得非常美麗。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們一直聊到很晚,他才起身告辭,我有些不舍,內心好象有種期待。


    我依然送他出門,剛走到門口,他突然轉身抱住我,吻了起來,激情而熱烈,我幾乎沒有力量拒絕,掙扎了幾下,就由他去了……他真的與丈夫不同,在他身上我體驗到從來沒有過的快感。


  原來,男人也是不同的。


    我與他過上夫妻一樣的甜蜜 生活,竟把老公給忘了  以后的日子,他幾乎天天到我家來,我燒菜給他吃。


  他說從來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飯菜。


  他成了我家的常客,我們住 的是一梯兩戶的樓房,聯系方便又安全。


  有時,他從超市買菜回來讓我燒,并給我當下手,我倆有說有笑的邊說邊做飯,就像過日子一樣。


  他說我溫柔賢淑,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好 老婆,這輩子誰娶了我,是誰的福氣。


  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偷歡(6/6)  飯后,我們聊天,看電視,然后同床共枕。


  日子過的激情又溫馨。


  這段日子,我很少去看老公,他打來電話問:老婆,是不是生病了?沒有啊。


  單位上出事了?沒有。


  那你怎么三個月也不來一趟?我不是對你說了嗎,我正在調動工作,安排好后我會過去看你的。


  要我幫忙嗎?不用,我已經托好人了,送些禮,估計問題不大。


  好吧,辦完后就過來,我想你了。


  好的,老公。


  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偷歡(6/6)  放下電話,我心里有些歉疚,覺得對不起老公,他在外掙錢不容易,而我卻在家里和其他男人過起了夫妻生活,無論從形式上,還是內容上,我和汪斌就像真夫妻一樣。


    汪斌看出我的內疚,安慰我說:我也和你一樣,感覺對不起她,但這是人性,沒辦法。


  再說,我倆與別人不同,因為我們是認真的,這就夠了。


  我們是因為相愛在一起的,并且沒有影響彼此的家庭,相反,我們對他們又多了一份歉疚,這份歉疚會讓我們對他們加倍的好,這不說明我們的感情不但沒有影響彼此的夫妻關系,反而促進了。


  對嗎?寶貝。


  我聽他說的有道理,點點頭表示同意。


    我們像新婚夫妻一樣過著日子,時而激情澎湃,時而平靜如水,那種感覺好極了。


  他很浪漫,經常會帶回鮮花或一些有品味的小禮物給我,我完全沉浸在他的溫柔鄉里,明明知道不能長久,但還是久久不愿出來。


  我和老公異地 忍不住寂寞和鄰居夜夜偷歡(6/6)  他與丈夫有太多的不同,他身材挺拔,英俊儒雅,男人的味道很特別,我真的很迷戀他,不管是 身體還是精神,我甚至感覺離不開他了。


  他對我亦是瘋狂而癡情,我做飯收拾家時,他總是深情的望著,像是在欣賞一幅畫。


  我問他在想什么,他說在欣賞一幅作品。


  看,我們總是心有靈犀。


    老公回家,我與他沒有了感覺  丈夫看我遲遲不去,他想請假回家看我。


  我接到丈夫的電話后,不知是喜還是憂?心情很復雜。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汪斌,他說這說明老公愛我,心里有我,換成他也會的,哪個男人不想有個穩定的家,有個溫柔的港灣。


    他還說,在老公回來的日子,他不會打擾我,讓我安心陪伴老公,夫妻是千年才修來的緣分。


  我聽后,心里既感到安慰,又有些不自在,看來,我還是不如他妻子重要的。


    丈夫如期回來了。


  回家后,他對我依然寵愛有加。


  丈夫跟我商量,打算要個孩子,我沒有表態,他在外地,帶孩子那么辛苦,我自己能擔起這副重擔嗎?  丈夫見我不吱聲,勸我說:有了孩子我們才會真正成長,不生孩子不是完整的女人,而且有了孩子就有了陪伴你的人,我也就放心了。


  我把你一個人扔在家里很是擔心,沒人照顧陪伴你。


  有了孩子,我可以讓我媽過來照顧你們。


  好吧。


    這一周,汪斌沒有到我家來過,有時在電梯和門口遇見,只是打個招呼。


  一次,我和丈夫從外邊回來,我挽著丈夫的胳膊,正巧遇到汪斌,感覺有些不自在,而汪斌卻很從容的跟我們點頭示意,我們仨擠在一個電梯里,感覺很別扭。


    一周后,丈夫走了,送走丈夫,我心里很矛盾,也沒有通知汪斌,想自己靜靜考慮一下。


  第二天,我在電梯里碰到汪斌,就我們倆,他抱住我,想死我了,寶貝。


  他走了嗎?我被他親吻的毫無力量。


    于是,他跟我一起進了家門,他瘋狂又熱烈,很快點燃了我,我們非常投入的進入了顛峰。


  汪斌真的和丈夫不一樣,在身體上,我很迷戀他。


    半年后,丈夫所在的公司在濟南開了分公司,他要求回來了。


  丈夫回來后,他給我和汪斌之間筑了一道高高的城墻,我們無法像原來那樣來往,但汪斌仍然住在我的對門,近在咫尺,卻不能在一起,那種感覺太難受了。


    其實,我和丈夫的感情是不錯的,就是過于平淡。


  現在他回來了,我們還是恩愛如初,只是感覺我倆之間隔著什么,即使在過夫妻生活的時候,我腦子里閃現的全是汪斌的形象,我也不知怎么了,就是對丈夫沒有激情,只能想著汪斌才能進入高潮。


    我很自責,覺得自己不是個好女人,內心也受良心的遣責,但我真的沒辦法控制自己。


    難以割舍  汪斌依舊跟我聯系,但他很注意,從不在晚上給我打電話發短信。


  他又要求與我見面,我一邊矛盾一邊想見他。


  為了和汪斌見面,我只能早上等丈夫上班后晚些上班。


  丈夫一出門,汪斌會開著門等著我,我一進門他會迫不及待抱住我,我拒絕:我們不能總這樣下去,會被發現的。


    他深情地看著我,唉!你知道嗎?我看著心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在一起,而我只能遠遠的看著,心里太難受了。


    看著他嫉妒又痛苦的表情,我既安慰又難受,我也是,但怎么辦呢?也許我們不住這么近,會好些吧。


  如果我搬走,你能感覺安全,那我可以搬到公司住,也可以要求調回南方的公司。


    其實,我早應該回去與妻兒團聚,就是因為愛你,所以留在這兒。


  如果你真的不需要我了,我會走的。


  聽他這樣說,我心如刀割。


    幾天后,汪斌真的搬走了。


  我心里異常失落,甚至魂不守舍,常常對著窗外發愣。


  有時,我會不由自主拿起手機,拔通那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號碼,可轉念一想,又扣下。


  每到這時,汪斌會馬上回過電話,問我有事嗎?我無語,只是靜靜聽著他的聲音。


    老公也許感覺出我的異常,他關心的問:源源,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我借口累了,休息一下會好的。


  看著眼前的丈夫,心里卻想著汪斌,真感覺對不起他。


  如果這樣下去會出事的,我想,應該分手了。


    我堅持了一個月沒有和汪斌聯系,也沒接他電話。


  一天,我在路上走著,身邊有輛車停下,是汪斌,他的聲音很低:源,上車吧。


  我的心一下子被他擊中,不由自主上了車。


  他飛快的開走,看著被拋在后面的車輛和行人,我有種前所未有的瘋狂,那一刻,他就是把車子開到大海里,我也愿意。


    他把車子開到郊外停下,走下車,打開后門上車,抱住我,寶貝,如果再看不到你,我要發瘋了。


  我一下酥軟,喃喃地說:我也是,沒有你的日子,我像掉了魂,你干脆殺了我吧。


  好,我這就殺你,把你殺的舒舒服服。


  說完,他重重壓在我身上……  激情過后,他緊緊地拉著我的手說:源,我真的感覺離不開你,沒想到愛一個人這么痛苦。


  我倒在他的懷里,眼淚又落了下來……這一次,我有了他的孩子。


  我和丈夫那么久,一直沒有懷上,丈夫有點問題,因為想要孩子,正在喝中藥。


    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汪斌時,他開始很高興,后來又勸我流掉,而我很猶豫,也非常矛盾,這個孩子是要還是不要,老公一直在治療,如果要了老公也會減輕壓力,我和汪斌的愛情也算有了結果。


  如果不要,也許我和汪斌真的會斷,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離不開他。


    專家點評:  聽了源源的故事,想起了欲望男女和飲食男女兩個詞。


  也許因為你和老公的性生活不夠和諧,也許因為你孤獨,從而引發了你的出軌。


  但這些都不應該成為出軌的正當理由。


  如果性不和諧,你們可以共同尋找和諧的方式。


  如果因為孤獨,那也有很多排解孤獨的方式,不僅局限于婚外情。


    關于孩子和汪斌的問題,我可以考慮幾個問題。


  假如有一天丈夫發現你和汪斌的關系,發現孩子不是自己的,他會怎樣?他會有什么樣的感受?他能接受你,接受孩子嗎?你怎樣協調丈夫、你、孩子三者之間的關系?你們的婚姻會受到什么樣的沖擊和影響?你是否能夠承擔起那個結果?  考慮好這些問題,你也許會得出與汪斌分手的結論。


  雖然你決定和他分手,但對他仍然有難舍的依戀。


  那怎么辦呢?你一旦決定分手,就不要再發生肌膚聯系,這時候,多一次肌膚之情,就多一份痛苦。


    一位婚戀專家說過,男女之間較為重要的細微差異是:男人看似貪戀性欲,卻能迅速離開女人的身體。


    女人看似淡泊性欲,卻不易離開男人的身體。


  雖然女人對男人的依戀多在心理,但在分手時,女人一定要先從身體上斬斷對男人的依賴。


    要知道,若沒有精神上的水乳交融,再和諧的肉體關系最終也會冷淡或破裂。


  恐怕世界上沒有一對正常的情侶僅以性事來維系感情。


    完美中不和諧的音符  周圍有很多人羨慕我這個家庭:我是公司主管,事業有成,妻子是老師,溫存賢良,還有一個聰明伶俐的女兒,一切看起來是那么和美。


  可這些年來,一種憂傷在我心里徘徊,揮之不去。


    妻子出身于教師世家,從小家教頗嚴,生活的環境也很單純。


  在和我談戀愛之前,她還是一張白紙,什么都沒經歷過,在情愛方面甚至稚嫩得像個孩子。


  但我就喜歡這種純凈,她像一個水晶蘋果,連心事都是透明的,給我的感覺平和而安寧。


    戀愛的時候,我根本沒想過結婚以后的事情,更沒想到什么床笫之歡,雖然我是一個男人,也還是沉浸在愛情的喜悅里,認為兩個人只要真心相愛,生活就是幸福的。


  但現實總是很殘酷,婚姻由絲絲縷縷的細節構成,愛情也并非全部。


    結婚以來,過夫妻生活對我而言,從來就像是隔靴搔癢,沒有淋漓盡致地享受過。


  新婚之夜,我和妻子是在“貓捉老鼠”中度過,她鬧著不肯脫衣服,我在床上折騰半天,她才就范。


  每次行事,她都不讓開燈,一切在黑暗中進行,事后就把睡衣穿上,所以直到現在,我都沒有看清過她的身體。


  有好幾次,我硬是把她的衣服塞在我的枕頭底下,不讓她穿,可第二天一早睜開眼睛,她又早把衣服穿上了。


  她好像真的不懂什么是男歡女愛,有時無所顧忌地和我在床上打鬧逗趣,我的興致被調動起來,可她翻個身顧自沉沉睡去,我哭笑不得。


  雖然她在性事上不大熱衷,也不主動,但這絲毫未損 我對她的愛戀。


  相形之下,她的冰清玉潔映襯出我的熱烈,反而讓我自慚形穢,好像做了很不應該的事情似的。


  所以,我一直壓抑著內心的欲望,以使自己顯得“高尚”一些。


    這樣的生活一晃六年而過。


  在我有意識的控制之下,我的“性”趣下降,沖動減少,我都覺得自己快成了圣人。


  我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幾年下來,頗有建樹,竟然脫穎而出成為公司主管。


  我對外也維持著好丈夫、好父親的形象,下了班就回家,就算加班也要趕回去吃家里的飯菜,應酬是能推就推。


  同事們公認為我是個“好好先生”典范。


    聽著這些贊美的話,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


  想想,我也該知足了。


  妻子生性純良,脾氣又好,家里的事從不要我操心,總是親力親為,我怕她辛苦,說找個鐘點工好了,她不愿意,說就喜歡自己收拾。


  應該說,找到這樣的老婆,是我的福氣。


  何況,我還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女兒呢。


    然而,不知為何,每當妻子沉睡,撫著她安靜的面容,我的心里仍然難免漫過一聲嘆息,在身體的某個隱蔽之處,有團躁動,讓我發慌。


    如何邁出難以啟齒的一步  天下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我是時常這樣安慰自己的。


  何況,我對妻子的愛并未抽離,性又算得了什么?但是,老同學 進兵的造訪,像一顆石子投進了我的心湖,攪亂了我自認為平衡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正在家里有一搭沒一搭地看電視,突然接到老同學進兵的電話,他說正好過來出差,想和我見見面,敘敘舊。


  掛了電話,我就和他會面去了。


  幾年未見,他一點沒變,神情間反而多了種春風得意的瀟灑。


  奇怪的是,他旁邊依偎著的不是他的老婆,而是一位年輕豐滿的女孩兒,兩人舉止親熱,一看就知道關系不同尋常。


  我正納悶,進兵朝我擠擠眼睛,毫不隱諱地說:“我的小情人,出差順便帶她來玩玩。


  ”那個女孩也沒覺得什么不妥,嬌媚地沖我笑笑,就當是和我打招呼了。


  雖然,找情人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我也聽到不少同事議論,但總感覺離我非常遙遠,不屬于我的世界范疇,而現在,我所熟知的一個人,竟然就這么攜著他的小情人在我面前昭然亮相,我的感覺很震撼。


    酒過三巡,女孩不勝酒力先回賓館了。


  我迫不及待地問進兵:“這是不是你帶來的小姐啊?”進兵橫了我一眼,說:“你這土老冒,找小姐多掉價啊。


  現在有點身份的,都興找女大學生做情人。


  許多年輕女孩貪虛榮,喜歡錢,思想又放得開,不大會在感情上糾纏,只要給她們足夠的錢,根本不用擔心會鬧到家里去,正適合我們。


  ”  我就像是一個落伍的老人,有些不知所措地聽著他說話。


  看到我一臉為難的樣子,他狡黠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作為一個男人可太虧了!”我尷尬地擠出了幾分笑容,可心里卻像剛剛燒開的一壺水,沸騰不止。


    晚上,我獨行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仍然很不平靜。


  我 原本以為,我的生活就這樣定型了,在時間的消磨下,我漸漸有如僧人入定一般,無欲無求,但進兵的一席話卻像火柴,輕易地點燃了我所有的欲望。


  也許是因為壓抑太久,迫切需要釋放,也許是因為看到進兵如此快活,我的內心得不到平衡,暗夜里,我的眼睛顯得格外發亮,一股灼熱的氣息從丹田處直涌而來。


    欲望一旦開了口,就像決堤的洪水一般,一發不可收。


  每當想起進兵的話,我就會想到那個年輕女孩豐滿的身形,腦子里充滿幻想。


  我的沖動又頻繁起來,妻子雖然覺得奇怪,但沒問我原因,也從沒對我表示拒絕。


  可我就是不感到滿足,妻子是在配合我,應付式的態度卻總是潑我一盆冷水。


  而且,我向來對她愛護,怕宣泄出來的瘋狂會把她嚇壞的。


    迫不得已,我只能尋思著向外尋求目標。


  為了讓自己坦然,我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這么做只是為了找一個“性伙伴”,我的愛給的仍然是我的妻子。


  如果說找小姐來解決自身需要,我是無論如何不能接受,心理上別扭,而且怕萬一染上個病什么的,得不償失。


  但是如果像進兵這樣去找個沒有拖累的情人,又談何容易?  我的頭上還套著“模范先生”的光環,我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上司,我該怎么邁出這難以啟齒的一步?郁悶和掙扎占據了我的身心。


    性愛兩分離各取所需  什么叫機緣巧合?正當我為難之際,有個適當的人選卻在此時闖進我的視野。


    我就職的是家大公司,向來是別的公司希望有業務往來的對象。


   安娜和我素未謀面,而且剛剛大學畢業,她卻直接找到了我,希望和她所在的公司有一些業務上的合作。


  她的大膽作風讓我驚訝非常。


  第二次見面,她就把我約去了舞廳,雖然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她的熱情還是出乎我的意料。


  音樂一起,她就主動邀我跳舞,一點局促都沒有,根本不像是一個涉世之初的女孩兒。


  我開始還放不下臉面,她大方地拖著我的手就上場了。


  曖昧的燈光下,她扭動著柔軟的腰肢,青春的身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我真的是要迷醉了。


  我們兩人的目的都表現得這么明顯,我需要她的身體,她需要我幫她拓展業務,簡直是一拍即合。


    認識不到一個月,我就和她上床了。


  如此神速,讓我覺得不可思議,而那種肉體上宣泄的快感是我始料不及的,積蓄多年的能量好像一下都釋放出來。


  我一開始就告訴她我有老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從不過問我家里的事,也不隨意打我的電話。


  一般是我有需求了,才去找她。


  她可以說是個完全合乎我標準的情人,既不會破壞游戲規則,也不會在感情上依附于我,我們之間純屬是一種物與性的關系,各取所需,兩不相欠。


    這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妻子被蒙在了鼓里。


  她向來把我當作最好的老公,當然做夢也想不到我在外面有情人。


  我也覺得自己快要瘋了,這根本違背我做人的原則,背棄了我對這個家的承諾,但性愛就是鴉片,一旦抽上了,很難全身以退。


    想想以前多么可笑,每次看到電視里頻頻出現“偷腥”的事情,我就不以為然地對妻子說:“你看這些編劇瞎折騰,生活中哪有這么多破爛事啊!”現在對比下來簡直是個諷刺。


  電視上再出現這些鏡頭的時候,我就心里打鼓,不由自主拿起遙控器換臺。


  人的心里有鬼,總是不能直面自身丑陋的。


    我原本設想得非常好,愛在左,性在右,老婆和情人鎖在兩個不同的軌道,我自由取之。


  但實施當中,性愛分離還是讓我感受到了幾許無奈。


  從性方面而言,在有需要的時候,我對安娜充滿期許,但是一旦完事,我對她年輕的身體就滿含厭倦,恨不得立刻跳落床去,遠遠地離開她。


  實際上,這種心理更多的是出于對自己的唾棄。


  她的身上“功利性”十足,行為方式完全現代派,這類女人向來是我看不起的,但現在我卻迷戀在這種關系里,欲罷不能,我厭惡起我自己。


  從愛的方面而言,躺在妻子旁邊,我感覺非常舒服,但是一旦沖動起來也是我最痛苦的時候,雖然我從未懷疑過對妻子的感情,但并不能阻止我去找安娜。


  我不知道別的男人是怎么做到游刃有余,但我明顯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我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灑脫,羞恥和罪惡感始終追隨著我。


    唯一能讓我減輕一點負擔的是,我只是在肉體上背叛了妻子,在精神上我還是忠于她的(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


  而且在大家眼里,我依然是那個稱職的丈夫和父親。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片刻的歡愉和痛苦總是共存,人是種卑鄙的東西,習慣一陣子就什么都習慣了。


  不知不覺間,這種“性愛雙軌制”的生活竟然持續了三年。


    日久天長,我對安娜的感情起了微妙的變化。


  我跟她的關系原本就是性的關系,是我所不齒的。


  但是三年的時間,對一個女人來說極為寶貴,這讓我對她多了幾分感激。


  有時候她洗盡妝容,還顯露出未脫的幾分稚氣,我突然覺得有一些痛心,她這么年輕,應該是像花一樣的生命,有美麗的戀愛,幸福的家庭,正常的生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和我在一起。


  但另一方面,私心作祟,如果安娜離開,我又該怎么適應沒有她的生活?  臨別之際,我希望她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她沉吟許久,臉上泛起我從未見過的憂傷。


  她說:“每個女孩都希望有花戴,而且戴的是最漂亮的一朵,可是當她沒有能力得到的時候,那就只能換種方式,甚至是要付出些代價。


  她沒得選擇。


  ”話里帶著諸多滄桑。


  雖然我們有過最親密的關系,但也許到現在我都不夠了解她。


  從說分手到離開,她都表現得輕松自如,冷然鎮靜,但就在她出門轉身的剎那,我分明看到她眼角垂落的淚水。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是說一個華麗的轉身,就可以拋之腦后。


  安娜為我打開了性愛的大門,我恣意享受,無從顧其他,而只有當看到她眼角的淚時,我才意識到對她原來也是一種傷害。


  最無辜的是我的妻子,她像一個愛情傻瓜忠貞地守候在我身邊,這種信任讓我倍感心酸。


  安娜把那扇大門關上,我抽身以退,全然回到了妻子身邊,但在隱秘的空間,良知總是從明晃晃的記憶碎片里跳將出來,狠噬著我靈魂的安寧。


    原來,愛在左,性在右,不是每個人都玩得起這種游戲。


  何況,生活之中,性與愛的距離有多遠,誰又說得清呢?歲月垂垂老去,我們各自珍惜。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286564.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466890.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5387346.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6659944.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716893.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1057971.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1590331.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4601336.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7302385.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621661.html

本文鏈接:http://www.visforyou.com/crqq/594.html

上一篇:

anrisonozaki

下一篇:

300mium343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