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把扯掉苏倩的丁字裤 扶住苏倩的腰 扶着龙根停了进去 一把扯掉苏倩的丁字裤 扶住苏倩的腰 扶着龙根停了进去

一把扯掉苏倩的丁字裤 扶住苏倩的腰 扶着龙根停了进去



“我这边也无权查阅你的档案 信息,你最好打 电话去军区问一下,是不是他们那边做了什么手脚。

  ”“好的,余叔。

  ”挂了电话, 林昆皱了皱眉头,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经过这么一折腾,发现连省部都无法查阅到自己的档案信息,又实在是太蹊跷了。

  稍作迟疑,林昆马上把电话打给了 老胡

  漠北军区的一号 首长老胡,此时正在他那栋红砖小二楼的会客室里招待贵客,他自己屈身坐在下座,客人坐在首座,这绝对是不多见的,兜里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林昆打来的,老胡的脑门上顿时就皱下了三道黑线,他颌首冲首座的白发老者笑了笑,道:“老首长,是林昆打来的。

  ”被称作老首长的老者,满头银发,一脸和善的笑容,道:“那就接吧。

  ”“嗯。

  ”老胡摁了接听键,听筒刚放到耳边,马上就 传来了林昆急躁的声讨声:“老胡,是不是你把我的档案信息做了手脚?说说吧,你到底想干嘛?”老胡道:“小林啊,你听我说,你是咱们国家出色的人才,所以国家准备暂时把你的档案信息封存起来,这都是上层的意思,绝无恶意啊。

  ”老胡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首座的老者,得到默许后,又继续说道:“最近国安局那边可能会派人跟你接触,到时候会有重要的任务下达给你。

  ”“狗屁任务啊!老子不干,老胡你直接跟国安局那边说,我林昆退役了,不想再参与国家的事情了,别让他们来找我了,找我也是白找,要是他们敢跟我玩阴的狠的横的,也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来一个废一个!”嘟嘟嘟……电话里传来了盲音,老胡收好了电话,有些尬尴的看着老者,道:“老首长,让你见笑了,林昆这小子就这样,跟咱漠北的野狼一个脾性。

  ”老者笑了笑,声音低沉沙哑的道:“好嘛,这才是我老朱家的种……老天爷真是待我朱某人不薄啊,能让我有生之前找到这个孙子,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人中龙凤的人物,我也终于可以不用再担心百年之后,朱家后继无人,哈哈哈!小胡啊,去备上一桌酒,我今天想喝酒!”老胡为难的道:“老首长,可您的身体……”老者爽朗的笑道:“不碍紧,偶尔痛痛快快的喝一顿,死不了的,哈哈!”挂了电话。

  林昆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别墅区,什么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这些在别人眼里神秘而又深不可测的组织,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一切的安排竟都出自于燕京城里朱家朱老爷子之手。

  而更令他想象不到的是,他那从小就孤儿的身份,竟与燕京朱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燕京朱家,那可是华夏红色政权开国的元勋世家,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壮大,早已经是燕京城里中流砥柱的四大家族之一。

  林昆回到了别墅,老捷达停在门口, 楚静瑶不在家,偌大的房子一个人待着,实在是无聊,他本来琢磨着开着车出去兜兜风,可眼下要紧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熟悉别墅的地形,毕竟以后要在这儿工作很久。

  楼上楼下的转了一圈。

  别墅一共三层,额外还有一个地下室,一楼主要是厨房、餐厅和客厅,二楼是 卧室和休闲的地方,三楼是一个全景的阁楼,摆着一张大床,白天躺在床上可以看蓝天,到了夜里可以看星空,地下室是藏酒窖。

  推开酒窖木门的一刹那,林昆着实被惊呆了,这间酒窖至少一百个平方,整齐的摆开了八个高低不一的酒架,每个酒架上又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随便抄起一瓶一看,都是价格不菲的世界名酒,什么 轩诗尼、茅台、人头马、XO、伏特加、白兰地、威士忌的……应有尽有。

  “我勒个去……”林昆惊叹一声,本以为这酒窖就是个摆设,没想到里面的料这么足。

  “不行,我得压压惊。

  ”林昆咧嘴笑道,就近拎起一瓶72年的轩诗尼,啵的一声打开,对着瓶口咕咚咕咚的就灌了两口,然后吧唧吧唧嘴:“嗯……口感还不错呵。

  ”不得不说,这厮脸皮实在太厚了,(性插故事)想喝人家楚静瑶私藏的名酒也就罢了,还找了那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压惊,狗屁呢。

  而且再说了,他那喝惯了漠北烈酒的舌根,真能喝出人家72年轩诗尼的口感?扯淡吧!在酒窖里转悠了一圈,这厮又拎着酒瓶到别墅外,还极为不惭的点上了根大红河,灌一口酒,吐一个烟圈,正常人喝名酒都是高脚杯配雪茄,讲究的是一份高雅与享受,这厮喝名酒的架势倒像是在喝矿泉水……咕咚咕咚。

  哎,这也忒特么的暴殄天物了吧。

  别墅的前后都有小院,用小栅栏围着,有着一股田园小清新的感觉,值得一提的是在车库的旁边,有着一小块空着的菜地,大约五六十个平方。

  这菜地是昔日开发商的卖点,每栋别墅都有,专门用来给业主们养花种菜感受田园生活的,只可惜目前来看,几乎每家的菜地都是空着的。

  林昆踩了踩脚下的泥土,心里头琢磨着,这难得的一块菜地,不种点什么太可惜了。

  不知不觉的已经中午了,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办公室,楚静瑶批示完了桌上的最后一份文件,抬起头望向窗外,远远的能看到天楚国际大厦的塔尖,那是象征着中港市经济地标的建筑,三年前楚相国就走完了法律程序,将天楚国际大厦和天楚集团59%的股份转在了楚静瑶的名下,从法律意义上讲,天楚集团目前最大的股东是楚静瑶,楚相国这个董事长只是替她打工的。

  但是因为楚静瑶不肯原谅楚相国曾经犯下的过错,现在宁愿委身于一家小广告公司里当部门经理,也不愿意踏入那栋别人梦寐以求的大楼。

  端起桌上泡着的柠檬水,小小的抿了一口,楚静瑶站起身来走到窗边,高挑的身影伫立在大落地窗前,窗外的阳光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圈曼妙的金边,透明的办公室大门后的男同事们顿时没了工作的心思,纷纷向他们的女神领导投来了炙热的目光,一时间竟看的有些痴了。

  也不光男同事,许多的女同事也都纷纷看过来,炯炯的眼神里满是艳羡,面对如此的女神领导,她们的骨子里只有羡慕,生不起半点的妒忌。

  楚静瑶握着手机有些犹豫,她不知道接下来这个电话该不该打,犹豫了一会儿后,她在心里轻叹一声:“算了,就当是为了儿子了。

  ”电话拨了出去,手机上显示着:臭流氓,是林昆的号码,楚静瑶本来想问问他在警察局里有没有出来,结果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喂,老婆……”电话里传来了林昆轻佻的声音,楚静瑶一听,顿时黛眉一皱,命令喝止道:“闭嘴,谁是你老婆!”缓了一下,又语气严厉的接着道:“林先生,希望你能搞清楚状况,你是请来给我儿子当爸爸的,请你自重!”“……”楚静瑶说完,电话里变的一片安静,过了几秒钟,就在她以为是否掉线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声很响亮的酒嗝,她眉头又是一蹙,问道:“林先生,明白么?”“……”电话里还是安安静静的,少顷,又传来了一声酒嗝声。

  “说话!”楚静瑶语气强硬的道。

  “唉……”电话里终于传来了林昆的声音,依旧轻佻,道:“老婆,你们女人可真奇怪,刚才还不让我说话,现在又喊着要我说话, 男人可真是……”楚静瑶啪的挂断了电话,要不是从小就极高内涵修养,她早就发作了,缓了一口气才发现,重要的事情没说,于是又硬着头皮把电话打了过去。

  重要的事情是她今天晚上加班,得让林昆去接孩子,过去遇到这样的情况,她都会找别的朋友去帮忙,现在林昆既然以爸爸的身份出现了,这样的忙就不应该再找别人了,主要是怕对楚澄的心里造成影响,到时候孩子要是问一句爸爸为什么不去接我,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至于林昆从没从警察局里出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要是还在警察局里,不可能那么快接电话的,再者直觉告诉楚静瑶,这个流氓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电话很快又接通了,这回不等林昆开口,楚静瑶一口气的把事情说完了,末了还补上了一句:“你要是胆敢照顾不好我儿子,我要你好看!”然后果断的挂电话,连答应的机会都不给林昆。

  此时,林昆正躺在别墅二楼的藤椅上,听着手机里的盲音,脸上笑意玩味,轩诗尼咕咚完了,没想到这东西后劲儿还挺大,竟让他有了睡意。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小楚澄四点半准时放学,林昆赶紧去洗了把脸,开着老捷达直奔幼儿园,路上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这也就是他了,常年喝惯了漠北的烈酒,对酒精的抵抗力极高,要是换作普通人,一下子喝光了整瓶的轩诗尼,非得醉上三天两夜不可。

  老捷达停在距离学校大门口很远的地方,不是林昆不想停的近一些,实在是没地方可停,四周拥挤的状况比早上更甚,车山车海的不计其数,家长们簇拥在学校的大门口,等待孩子们放学,林昆也从车上下来,加入了他们的队列。

  放学铃声一响,孩子们像是叽叽喳喳的小天使一样,排成了整齐的队列,在各班老师的带领下出来,然后再被各自的家长接走。

  人群中,小楚澄一眼就看到了林昆,兴奋的挥着小手喊道:“爸爸!”林昆也看到了小楚澄,从人群里挤了出来,笑着喊道:“儿子!”小楚澄背着小书包,一脸开心的跑到了林昆跟前,林昆一把把他给抱了起来,小家伙贴在他的脸上啵的就亲了一下,“爸爸,我好想你啊!”林昆笑着捏了捏小家伙的白白嫩嫩的脸蛋,道:“才几个小时不见,就想爸爸啦?”“嗯嗯。

  ”小楚澄认真的点头,然后又开心的道:“爸爸,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啊?”林昆笑着问。

  “我当上老大啦!”小家伙颇为自豪的说。

  “什么老大?”“我们幼儿园的老大啊,现在别的小朋友见了我都叫大哥,嘿嘿……爸爸,我是不是很厉害啊?”说完,小家伙捎捎头,一副害羞的表情。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下了无数道黑线,不用问,肯定是因为他早上的举动,让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害怕小楚澄了,所以这小子才当上了老大。

  虽然他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孩子王,但他深刻的知道,上学好好读书才是关键,他刚要开口教育小楚澄这样是不对的,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

  “林先生?”   阅读提示:就算我们之间的关系再好,像小敏那样身份的人在只有 老公一个人在家时也过来 窜门,我敢肯定十个有九个女人都有意见的,而如果她不但来了,还和家里的那个唯一的男人一起躲到卧室里一起看A片,我想,剩下的那个也有很大的意见了。

    查看更多网友 口述>>  网友倾诉:小格  小敏是我老公的同事,当然也是我的同事。

  我以前和老公同一个单位,后来觉得夫妻在同一个单位不好,我就调离了,不过还是在同一个集团公司。

    我和小敏的关系不错,老公和小敏的关系也不错。

  曾经有人提醒过我说,你老公和小敏的关系太好很危险。

  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那么的敏感,我和小敏本身就那么好,而且大家都是同事,所以我认为那是正常的。

    别人之所以这么地提醒我,是因为小敏现在是个待改嫁的寡妇。

  小敏比我还小两岁,但是已经守寡三年有余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嘛,哪个男人与她走得近固然也就是非缠身,那是很自然的。

  口述:深夜 下班 撞见老公 和女同事看A片老公闺蜜A片  小敏人长得很漂亮,她的身材很霸气,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她有这么好的身材不去做模特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小敏最迷人的地方还是她的丰满而秀美的双峰、性感的唇以及能吃人的眼睛,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听说里面藏着两只小妖,一旦那两只小妖跳出来,准能吃住一个人。

    去年,曾经有位同事跟我说,他看见我老公和小敏一起去郊区游玩。

  当时我虽然也一直对自己很自信,但是当听到这件事时我还是崩溃了一下子。

  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可是这事后来我还没有来得及审问,老公便“自觉”地先跟我说了。

    老公的“自觉坦白”,再次地让我觉得自己若把这事情想歪了,一是对自己不自信,二是侮辱了自己与老公多年培养起来的夫妻之情,更是侮辱了相互间的信任。

    我们同住在一个生活小区,就隔了两栋楼。

  我和老公时不时去小敏家走走,小敏也时不时地到我们家来窜一窜。

  小敏来的时候有时候我们两个都在家,有时候只我一个人在,有时候又只我老公一个人在。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有人在家,小敏想来随时都可以来,不会因为我家里只有我老公一个男人在家她就不好意思或者我们也不希望她来。

  口述:深夜下班撞见老公和女同事看A片老公闺蜜A片  我不在家的时候,小敏每次来窜门时老公都自觉地跟我汇报,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老公这么做有点儿多余,但我当静下心来想了又想时又觉得这是有必要的,家里只一个男人在家,没有任何的女性,她一个三十来岁的寡妇来窜门,这是很容易被别人猜疑的。

    前天晚上我上夜班。

  一般情况下,我在上夜班时11:30分下班,12:00整到家,这个时间都很准时的,误差也不会超过正负十分钟。

  可是这天晚上因为电脑中毒了,而没有了电脑,我们也就无法工作了,于是领导只好提前让我们下班,十点钟还没有到我们便全部下班了。

    我10:15分回到家。

  客厅的灯亮着,但没人,其实这很正常,老公不喜欢看电视,这时候他不可能一个人呆傻地坐在客厅里。

  我知道,老公准是在我们的卧室里上网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晚上我突然想跟老公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于是便轻手轻脚的往卧室猫过去。

  卧室的门虚掩着,留了一条小孩子拳头那么大的缝隙。

  电脑的屏幕对着卧室的门,所以就算门没有缝隙,我轻推进去背对着门的老公一不会发现发现我进去。

  口述:深夜下班撞见老公和女同事看A片老公闺蜜A片  意外的是,当我从门缝往里面瞄进去时,发现卧室里不止我老公一个人,还有小敏,他们并排地坐着,都背对着我。

  老公也没有上网,而是和小敏一起看电影。

  而令我瞬间崩溃的是,此时他们所看的电影,其画面很不堪入目。

    我轻轻地敲了一下门,老公和小敏都同事惊诧地转过头来。

  看见了我,小敏竟然笑笑着说,呵呵,我们一起看一看电影,而我老公则似乎有点儿不知所措,忙回过头去关掉了播放器。

    其实,就算我们之间的关系再好,像小敏那样身份的人在只有我老公一个人在家时也过来窜门,我敢肯定十个有九个女人都有意见的,而如果她不但来了,还和家里的那个唯一的男人一起躲到卧室里一起看A片,我想,剩下的那个也有很大的意见了。

    我转过身来回到客厅里,脑子一片空白地坐在沙发上……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  文章来源(短线风筝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深夜下班撞见老公和女同事看A片老公闺蜜A片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hKqrNQ/oi3njZ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