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别添了快点我受不了了 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别添了快点我受不了了

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别添了快点我受不了了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

  ” 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

  她刚出差回来,听说 老公的远房 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

  正想着, 许文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来的酥痒感,让她娇躯一颤。

  听到这轻吟,许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他今年三十五岁,前两年因为视觉神经压迫,成了盲人,前几天远房表侄把他喊进城里,这侄儿虽然跟自己没有啥血缘关系,但对自己挺不错的,特意给自己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紧张,每按一下,都会询问客人的感受。

  虽然他看不见,可凭着双手的触感,他就知道面前的 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要 是在床上叫起来,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想到这,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苏倩腰间抚摸(极品少妇的诱惑)着,感受那细腻肌肤带来的快感。

  渐渐的,他的 身体有了反应。

  而苏倩也来了感觉,避免出糗,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出差半个月,需求旺盛的她对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只是做个盲人按摩,稍微摸两下,就受不了啦。

  “师傅,你别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苏倩柔声道。

  “哦哦,好的!”许文点点头,双手顺着臀部,滑到大腿上。

  当指尖划过臀部的时候,苏倩感觉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一样,痒得不行,不由得回头瞥了一眼。

  脸蛋儿刷的一下就红了!眼睛看不见,也能起反应?不过,看着样子,可比自己老公强太多了。

  “妹子,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也是在这时候,许文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分别摁在苏倩腿上,用力往臀部处一推。

  “嗯啊……”苏倩大声叫了出来。

  痛苦中夹杂着舒爽,就好像是办那事时轻吟,听得许文热血沸腾。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见,就能欣赏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样了。

  刚有这个想法,许文突然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当视线逐渐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

  那挺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配上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美人胚子!许文喉咙滚动,隔着墨镜的视线在苏倩身上游弋。

  蜂腰翘臀大长腿,白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性感。

  视力突然恢复,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医生说过,他的视力恢复没有特定的时间。

  两年没见着女人了,此刻他赶紧压抑住喜悦,继续装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动,恰好抵在苏倩那特殊的部位。

  “师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异常,苏倩下意识夹紧双腿,可因为这个动作,手指被夹紧,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

  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满足……“给你按摩啊!”许文假装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错地方了,让你按腿,不,不是那个地方。

  ”苏倩羞得满脸通红。

  许文讪笑两声,“对不起妹子,我刚入行,还不是很熟练,实在抱歉。

  ”“没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苏倩娇嗔的看了许文一眼,有些小鹿乱撞。

  刚刚没注意,这瞎子,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苏倩分开双腿,许文这才抽出来,在她美腿上揉捏着。

  刚刚看不见,这会儿能看见了,许文的反应越来越强,恨不得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师傅,你有老婆吗?”苏倩突然问道。

  许文动作一停,摇头苦笑,“我这样子,谁嫁给我,就是活受罪。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

  ”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 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 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

  ”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嗯哼……”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儿,您拿好。

  ”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媳妇,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不过,既然这妮子这么喜欢看,那表叔就让你看个够。

  “倩倩啊,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去卧室一下吗?”许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这就来。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雪白。

  看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媳妇,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儿。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苏倩就会知道,许文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不过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没有多想。

  许文也没想到苏倩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侄媳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

  但是都这份上了,他不愿放弃,故意苦笑一声,“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杰回来再帮我。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三年前,我老公出国了,那时孩子才3岁。

  家庭的重任一下子全落到我的身上,没事的时候还好,如果孩子生个病什么的,我一个人真是忙不过来。

  有时,我一遇到难事就想起老公,尽管他在电话里安慰我,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问题还得我自己解决。

  那种无助和孤独的感觉经常缠绕着我,我无力挣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周围经常有一双眼睛在关注着我。

  他是岳刚(化名),有着不错的工作,他的儿子在我班里,每次接送孩子时他都要问问孩子的情况,并请我多多关照。

  他几次提出请我吃饭,都被我谢绝了。

    半年后,我父亲身体不好住院了,那段日子我忙得不可开交,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孩子。

  同时还要跑医院,真是心力交瘁,虽然自己坚持着,但内心多么需要一个支撑啊。

  一天,我去给父亲送饭,看到岳刚和几位大夫站在我父亲的床前。

  他们在谈论我父亲的病情,大夫说只要配合治疗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老公出国后,寂寞 让我 失去了 分寸(2/2)  大夫走后,岳刚冲我笑着:我刚听说伯父住院,这才赶来看望,我找过院长了,说伯父的病情已经很稳定,你放心吧。

  我没想到岳刚会来,更没想到他还动用自己的关系找了院长,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好。

  我只能加倍地对岳刚的儿子好。

    一次,我带着孩子下班时,听到身后有人叫我,一看还是岳刚父子俩,我奇怪:你不是早就接走孩子了吗?怎么还在这儿?哦,玫老师,今天是我儿子的生日,他有个最大的愿望就是想邀请老师一起参加,但他不敢说出口,怕老师拒绝,就让我帮着他说,不知玫老师能否满足孩子这个小小的愿望。

  听后,我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只好答应了。

    我和女儿坐上他的车,一起来到餐厅,女儿和他儿子 小畅玩得非常开心,我顺口问道:小畅的妈妈呢?岳刚沉吟(爱女狂欢)着,还没等岳刚说话,小畅就抢先说道:我妈妈走了,不要我和爸爸了。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无语,岳刚解释道:这是前不久的事,连家里人都不知道呢。

  老公出国后,寂寞让我失去了分寸(2/2)  岳刚的心很细,吃饭时拿出两份礼物,对他儿子说:小畅,你不是想送给妹妹礼物吗?说着示意小畅把礼物给我女儿。

  我表示谢绝,他却温和地笑着:孩子们之间的友谊我们大人就不要插手了。

    吃着吃着,两个孩子越玩越高兴,到处跑了起来,我和岳刚边吃边闲聊着。

  岳刚看上去性情温和,虽然话不多,但句句能说到人的心坎上,让人感觉非常温暖。

    这次吃饭之后,岳刚接送孩子时,有时会多等一会儿,一块儿接着我们母女,先把我们送 回家,他再回家。

  我拒绝过几次,但 他总是笑而不答,依然我行我素。

  一次他送我们回家后,正好赶上家里停电,他请我和孩子出去吃饭,我没答应。

  他没说什么就走了。

    不大一会儿,他回来了,买来了肯德基外卖还有蜡烛,顿时我心里非常温暖, 充满了感激,丈夫走后还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们呢。

  老公出国后,寂寞让我失去了分寸(2/2)  后来,他经常问我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让我尽管告诉他,不要客气。

  不知不觉地,我开始接受他的帮助,只要我家里的水管、电灯等物件坏了,我都会找他,他总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慢慢地成了习惯,只要碰到事,我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岳刚,而他总是有求必应。

    一次,我女儿病了,到了晚上发起了高烧,我急得都哭了,情急之下给岳刚打了电话,他只用了10多分钟就赶到我家,抱起我女儿就赶往医院。

  女儿打完吊针已经很晚了,他把我们娘俩送回家,还忙前忙后地给女儿做物理降温,一直折腾到子夜,女儿才安静地睡去。

  我这才想起岳刚的儿子小畅,岳刚说他接到我的电话后,就想到要去医院,所以把母亲叫到家里照顾小畅,让我放心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却说不出一句话。

  岳刚抱住我:丽,什么都不要说,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表达,我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的,不忍心看到你为难受委屈,我想让你过得幸福快乐。

  老公走后,没有人这样称呼过我,也没有人说过如此温情的话,在他宽大的臂膀里,在那美国卡比万的作用下!我既想拒绝又有些贪恋那种温暖的感觉。

  终于,在岳刚的柔情里,我投降了。

  老公出国后,寂寞让我失去了分寸(2/2)  一个人的日子的确很苦,特别是在遇到事情的时候,非常希望有人分担一下,岳刚正好出现了,他不但帮我解决了很多问题,而且经常安慰我,给我一些实在的帮助。

  我们两家的来往频繁起来,岳刚是单身,平时的生活没有人打理,家里总是凌乱不堪,我就帮他整理家务,洗洗衣服,他也是欣然接受。

    就这样,我们好了3年。

  在这3年中,岳刚结了婚,我还去喝了喜酒。

  其实,在他没结婚以前,我就多次想过结束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可岳刚 不同意,我越冷落他,他就越紧追我。

  他结婚后,我想这正是分手的好机会,但岳刚还是不同意。

  为了这事,我经常谴责自己,特别是每次与老公通越洋电话的时候,更是内疚不已,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

    岳刚结婚后,依然和我保持着联系,我对他说这样下去不好,还是分手的好,这样对两个家庭都有好处。

  但岳刚就是不同意,他说是因为喜欢我才跟我在一起的,只要不影响各自的家庭,就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

  我把道理讲了一大堆,可就是说服不了他。

  面对岳刚,我有种被人控制的惶恐。

  我对岳刚的感觉很复杂,一边需要,一边担心,有时还会有反感。

  老公出国后,寂寞让我失去了分寸(2/2)  前几天,我接到老公的电话,听说他要回来了,我和女儿都非常高兴。

  可高兴过后,我的心里充满了担忧,然后什么事情也做不好了,洗碗打碗,择菜时把好菜扔掉,把该扔掉的菜却留了下来,做饭也经常烧糊,这几天经常走神,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做什么好。

    晚上也睡不好,想着如何处理好这件事情,可越想越乱,理不出个头绪来。

  我也想过和岳刚彻底断了,但我们这种关系的主动权好像握在他的手里,我无力扭转。

  现在,我心乱如麻,尽管知道自己更爱老公,但对岳刚又拿不准,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私房话解读:  还是快跟那男的段了吧!既然他都已经结婚了,而你也是一位已婚人士。

  有很多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可能你一时会结束不了,但只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选择分开跟自己的老公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mPKjj/8pvAN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