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口述:受不了 老婆挑逗我后又不给我身体 口述:受不了 老婆挑逗我后又不给我身体

口述:受不了 老婆挑逗我后又不给我身体



  网友倾诉:  我和亲爱的 老公赡养 公婆,但是却招来了横祸;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啊!我不是一个无知识的女人,我有高的学历,好的工作,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一个爱我的老公,可是这一切全部被无耻的公婆毁了,我被逼疯了,我要亲手拎上一桶汽油泼在他们房里把他们活活烧死。

  一命抵一命,再过二十八年,重新投胎。

    公婆太恶毒了, 生了七个小孩全部得罪完六个,只剩我和老公赡养他们,我开始同情他们,把他们接过来!(开始根本没有意识他们不会做老的才到这个地步)生病了请假照顾,春夏秋冬给他们买衣服。

  用他们的话说比他们亲生 女儿还好。

    老公家是农村的,我们是同学,认识带结婚都有八年了。

  开始我 父母说他家庭条件不好,不同意。

  我认为老公人好,吃苦我也愿意,于2000年结婚。

  刚结婚时候老公经济很困难,我们还租房子,我一个人兼职三份工作,养家,养他的父母。

  没有一句怨言。

  那时候条件很差,也没有条件要孩子。

  这期间,公婆认为花我的钱,在我表面看对我很满意的样子。

   婆婆 得知我生了女孩,马上就 翻脸(3/3)  2003年老公自己终于辛苦摸索创个公司,我们买了一大套房子也给公婆买了60平方的房子(公婆自己提要单独生活)。

  2004年我怀孕了,把未来都想的好好的,于今年春天生了个女儿。

    女儿的出世把一切都毁灭了。

  因为我可怜的女儿是女孩。

  当时在医院,我剖腹大出血。

  婆婆听见是女孩,扭头就走了,把为我炖的鸡汤全部泼在楼梯口(我母亲看见都气病了)。

  老公那时候表现还不错,自己和母亲在医院照顾我。

    出院后就回公司了,公婆月子间一次没有来。

  后来我感觉老公不愿意回家了,回来也好晚,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我错在哪里。

  我问他是因为我生女孩子吗,老公不承认。

  他对我越来越冷淡,高兴了就抱抱孩子。

  月子里,我几乎每天都哭,我一直想等我坐完月子我一定要追究个答案来。

    那天晚上老公有很晚没有回家,不知道为什么,我第六感觉告诉我他在他父母那里。

  我抱着孩子去了。

  果然是,公婆看见我,居然问我打算怎么办?我真不明白什么怎么办?他们意思老公30多岁了,不能没有儿子,如果我还愿意生,下半年就要个儿子。

  婆婆得知我生了女孩,马上就翻脸(3/3)  我心痛的问如果还是女孩子呢?我现在身体这么差,不想要了。

  他们冷笑那你就聪明点与我儿子离婚,以我儿子现在这个条件什么样女人都有。

  我当时感觉心脏都要停止了,我绝望的看着老公,希望他能说一句人话啊!如果他是男人,可是他没有,他低着头。

    我感觉头晕,这就是答案吗?我死死抱住女儿告诉自己不能够倒下去,女儿开始哭了。

  我不争气的身体我刚做完月子啊,我感觉自己眼睛快发黑的时候,意识告诉我不可以把孩子摔了。

  我慢慢蹲下去用另一只手死抓住门,把女儿放在了地上,我整个人都滑下去了……  醒来我的女儿还在一边大声的哭,我整个人全部被婆婆用水泼湿了。

  那种感觉我可以死,女儿还在地上啊,我挣扎去抱去抓孩子,婆婆在一边大声说还装死,下次拿屎泼你。

    我愤怒的看着老公,他太令我失望了……婆婆得知我生了女孩,马上就翻脸(3/3)  我不相信我怀疑人间有人性有真爱吗?我养过你们三,现在你们有钱了就这样对我,把我当人吗?想到整个怀孕期间老公对我那么好那么周到,口口声声男女一样,现在这一切说明什么呢?我生孩子我错了吗?  我又一次让父母来,父母要求老公把他父母找老解决问题,可是他父母躲避了。

  父母对我有恨又心疼,恨当时没有听他们的话。

    人太善良太软弱注定承受这些。

    我还是忍受了。

  心想老公不是那种人只不过是一时的迷惑了。

  我仍然象以前那样对老公。

  端午节,我在超市买了粽子给公婆送去,无论他们怎样对我,我做事情要对的起良心。

  尽管他们阴脸不理我。

  我顺便给公婆打扫一下房间卫生,整理抽屉的时候,我看见……  我简直要崩溃了。

    他们把我和女儿做成两个布人,一个上面写我名字,一个是我孩子名字。

  头上全部扎满了针。

  我一下没有理智了,哭着从公婆家跑出去告诉老公。

  老公却认为我恶毒诽谤他父母,我真恨自己没有把证据带出来,他们是死活也不承认……婆婆得知我生了女孩,马上就翻脸(3/3)  我的天空黑了,老公对我越来越冷。

  我想自从我怀孕我没有上班,我应该自立,我找到原来单位开始工作。

  把女儿送回娘家。

    就上班第二十天,婆婆堵上我我问我到底离还是不离,不离婚有我好看。

  我冷冷看她从她身边饶开了。

  没想到婆婆一路跟上单位,在单位大闹,你们敢用这样的坏女人吗?她是什么货?她要让我家断子绝孙啊……  我又去另一家上班,还是被公婆打听到了。

  就做在公司门口不许别人用我。

  我失去了工作……  前天他父亲又来我家闹,他知道我爱干净,就故意从花坛揣一脚的泥巴到房间不换鞋,在地毯上全部涂上泥巴。

  我真要疯了……我被逼疯了,还有太多 的事情。

    私房话解读:婆婆得知我生了女孩,马上(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就翻脸(3/3)  这又是一个嫁给 凤凰男的极端案例。

    婆婆明显是个疯子,媳妇眼看也要被逼疯了,凤凰男助纣为虐,把生了女儿的妻子往冰窟窿里一扔,任由父母摧残,这样的丧尽天良、不择手段目的就是要逼她离婚,不然就叫她死、疯,好让凤凰男可以名正言顺地再婚,生个儿子!——这个案例把婚姻的残酷面推向极致,对那些拼死也要嫁给凤凰男的孔雀女可谓是一副醒脑剂。

    他们把我和女儿做成两个布人,一个上面写我名字,一个是我孩子名字。

  头上全部扎满了针——这太令人毛骨悚然了!为什么这个婆婆会如此疯狂?除了传宗接代的思想在作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生养了凤凰男的她在当地是非常风光的,她高傲地接受村姑农妇们对她的羡慕和嫉妒,自信心空前膨胀,犹如一个在空中招摇的气球。

  婆婆得知我生了女孩,马上就翻脸(3/3)  现在媳妇生了个女儿,就等于把这气球一下子扎破了,因为她很清楚,那些曾经仰视她的人会在背后骂她断子绝孙,她的努力、她的炫耀都成了笑话。

  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所以,在医院听见是女孩,她扭头就走了,并且把炖的鸡汤全部泼在楼梯口,可见她受的刺激有多大,那一刻,她从云端摔到地上,虚荣心受到致命打击让她变得疯狂——她对儿媳和孙女起了杀心。

    我养过你们仨,现在你们有钱了就这样对我,把我当人吗?想到整个怀孕期间老公对我那么好那么周到,口口声声男女一样,现在这一切说明什么呢?——这句话充分说明这个孔雀女一直在受蒙骗,她迷信凤凰男老公的话。

    她之所以说我养过你们仨,就是因为凤凰男平时非常注重培养她的主人翁意识,既然是主人,那就应该对凤凰家族负责,付出就是理所当然。

  为了让她做一个无私奉献的主人翁,凤凰男不惜做小伏低、阳奉阴违,把她当三岁娃娃哄。

  而实际上,她的凤凰男老公从未当她是一家之主,婆婆更是没把她放在眼里。

  婆婆得知我生了女孩,马上就翻脸(3/3)  等到她生了女儿之后,她才突然看清楚真相,原来口口声声说男女一样的老公,根本就是在说谎,而且完全不保护她们母女,可是她已经习惯了依赖,强烈的反差让她发疯——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一个爱我的老公,可是这一切全部被无耻的公婆毁了,我被逼疯了,我要亲手拎上一桶汽油泼在他们房里把他们活活烧死。

  一命抵一命!再过二十八年,重新投胎!——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还认为她老公是爱她的!  是啊,尽管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她也无法否定这一点,因为她为凤凰家族付出的动力全部来自他爱她,否定这一点,无异于要她的命!  她这个婚是非离不可的,因为凤凰家族对孔雀女媳妇采取的态度一向是顺我者苟活,逆我者必亡。

  她只有通过求助父母,并且从女儿身上找到生活的动力,才能度过难关。

  ——要嫁凤凰男的孔雀女,你们做好灯蛾扑火的准备了吗?婆婆得知我生了女孩,马上就翻脸(3/3)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 村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身子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

  ”李芳 说道

  “自个儿不爽。

  要不你用口……”“滚滚滚……”李芳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呢。

  回家叫你老婆帮忙去!”村长看着李芳,严肃起来。

  “李芳,你今天不对劲。

  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

  说完我真的要来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我暗暗将村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

  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李芳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村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李芳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李芳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村长抱住李芳,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村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李芳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李芳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村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要。

  ”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要?”“我去解手。

  ”李芳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来也得来!”说罢硬是将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强来。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村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林清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 放了出来。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村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有声音吗?”李芳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村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

  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村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村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村长大喝:“站住!”我没理会村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村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 张小北?”村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村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村长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说,在 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李芳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村长语重心长地道,“李芳,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张小北这种的啊。

  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你不信就算了。

  ”李芳说,“小北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在水桶里?”村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 张继文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李芳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

  ”村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

  听说了张继文的事。

  听他们说,要张小北和林清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张小北——”村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林清清不会有事。

  我身为村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谢谢,谢谢。

  ”我很感激。

  抛开村长刚才和李芳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村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林清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

  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张小北,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林清清不给张继文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话吗?”“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村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我来到林清清那儿时,林清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村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继文陪葬。

  ”我说着,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林清清却说:“我才不回去。

  得张继文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村长打着手电筒和李芳离开了果园。

  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

  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

  李芳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什么!”林清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我眼前一亮,林清清的身材真是好,虽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体挺拔的胸部隐隐可见,如梦里看花,意味深长。

  “你还看?还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哼,张小北,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林清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林清清吃了。

  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坚决要在张继文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

  一打听,张继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林清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张小北,快跑!”我回头一看,林清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张继秦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张继秦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林清清眼看就要被张继秦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林清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张继秦等人,对林清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

  ”林清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林清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我只有挡着张继秦他们,才能给林清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林清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

  ”张继秦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林清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耳边突然传来清水仙子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上!”张继秦将手一挥,“打断张小北的脚,抓住林清清!”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林清清扑来。

  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

  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张继秦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msOt/IGGIg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