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种男人是女人一生中必须要有的 三种男人是女人一生中必须要有的

三种男人是女人一生中必须要有的



“行了,人家是上帝,你这是干什么呢?不过你今天干的真不错,回头再表扬你!”将售车 小姐给拉开,销售经理亲自替 赵权填写合同,更是始终笑脸陪着。

  店里其他的售车小姐,这会儿都一个个的吃了懵壁丸,懵壁到不要不要的。

  尤其是刚才劝说不用搭理装壁犯的那位,这会儿更是羞的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那个赵权哪是上帝,简直就是神豪,说掏钱就掏钱,连问都不带问的。

  她差点害人没卖出车去,心里很不得劲儿,不过还夹杂着些艳羡嫉妒。

  这样的神豪客户,她怎么就没接待上呢,真是的。

  心里想着这个,她都有上去拿身子在人身上磨蹭的念头了,毕竟那个神豪不光有钱,还那么帅,这要是能贴上……只不过她终究也只是想想而已,看到神豪旁边的 韩璐,她心里顿时凉透了气。

  她跟人家,除了都穿着肉色丝袜和上厕所都需要蹲下外,再也没有了共通点,没法比。

  而这时候,在不知不觉中被比较的韩璐才刚刚回过神来。

  她诧异地望着赵权,“你、你真买了啊?”赵权点点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买了啊,觉得你开着应该挺酷的,所以就买来送你了。

  而且你是公司老总,有辆能配得上身份的车,也是给咱公司长脸不是?”韩璐懵的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是、可是我不会开啊,这车看起来跟平常那些车不太一样,按钮太多了,我、我真不会开。

  而且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赵权却是轻松的摆摆手,“没你想的那么难开,稍后我教你就行了。

  而且这车也不能全算你送你的,假如有一天你要是不在公司干了,那我就把这车收回。

  ”韩璐心里明白,这只是赵权换了个说法而已。

  她一手创建的公司,是她自己的心血,她怎么可能不在公司干了。

  这点她清楚,赵权同样清楚,所以这车根本就是送给她的。

  可这么重的礼物,她真觉得不可以收,“赵权,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我不能……”“她不能收,韩璐不能收!”韩璐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呢,不远处就有急赤白脸的喊叫声响起。

  随后韩璐就发现,孙 晓芸甩开 黄小山胳膊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这车韩璐根本就不能收,这车是 赔给黄小山的,刚才在公司里都说好了,你得买车赔给黄小山!”韩璐虽想谢绝赵权的好意,但她却不想被孙晓芸这个厚脸皮的 女人给趁机捡便宜。

  “赔给黄小山?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大家可都听的清清楚楚,黄副总说的是赵权能买得起同等价值的车就行,他可没说买辆车赔给黄小山。

  孙晓芸,你想钱想疯了吧你?!”孙晓芸一愣,这才记起在办公室的时候,黄 政德好像真是这么说的。

  可她还是不想相信,更不想眼睁睁看着原本该属于她的奥迪R8被韩璐给开走。

  于是她扭头望向黄小山,望向了黄政德。

  黄小山收到孙晓芸的眼神,大声喊道:“没错,他在办公室里说的就是赔给我!”话刚喊完,黄政德‘啪’的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上了。

  随即他气愤的低声说道:“你是傻子吗?即便耍赖你也得有证据,连证据都没有,你凭什么耍赖说人家要把车赔给你,说话不经脑子的玩意儿!”不得不说,黄政德还是有脑子的,没有跟黄小山和孙晓芸那样见钱眼开。

  钱,他也喜欢,但他活的久所以想的也更多。

  今天这钱摆明是赵权自己出的,韩璐即便想垫付都没钱。

  而且通过这事他也看出来了,公司那一千万投资合同九成是真的。

  既然合同是真的,那么赵权大股东的身份自然也是真的。

  一个大股东想把他这不占股的副总给踢出去,简直太容易了。

  所以他现在要想的不是怎么赚便宜,而是赶紧止损!这边黄政德还在想着止损的办法,那边孙晓芸又出了新的花招。

  “不对,这车是我的,不能给你。

  你韩璐只不过是个骚货,我孙晓芸才是原配。

  我们今早刚刚离的婚,按说这钱就是婚前财产,婚前财产他必须分一半给我!”韩璐都气笑了,她见过无耻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只是不等她说些什么的,赵权就将她给护到身后,随即朝孙晓芸走去。

  在朝孙晓芸那走的时候,赵权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正是昨晚给孙晓芸那个。

  “我昨晚要给你,但你不收,你嫌弃怕脏了你的手,你嫌弃上面有我汗水的酸臭味儿。

  ”“这会儿你不嫌弃了,又想要了?但是你记不记得上午在民政局离婚窗口那儿你怎么说的,你说什么东西都不要,而且是颐指气使的摒弃给我,这点登记员可以证明。

  ”“孙晓芸,我给过你机会,而且从昨晚到今早是三番两次的给你机会,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说的吗?我想,不用我提醒当时你是多么绝情吧?”“我可记得你还跟我说过,你凭什么放着浪漫的烛光晚餐不吃,来端我这饭剩饭,还是馊了的。

  这话,你还能记得清楚吗?”“假如你能记得清楚,那我想问问你,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动力,让你这会儿死盯着这点钱不放。

  是你的贪婪,你的不知足,还是你的厚颜无耻无耻和死不要脸!”赵权一步一句的逼问着,孙晓芸则脸色苍白的接连倒退着。

  直退到那辆白色的、跟黄小山那辆癞蛤蟆同款的奥迪TT那儿时,她无路可退了。

  看到这辆奥迪TT,再看看韩璐旁边那辆奥迪R8,孙晓芸瘫软着身子跪坐在地上。

  这会儿她眼泪哗哗的流,看起来要多懊悔有多懊悔。

  “老公,我错了,我错了……”眼泪是真的,想起舍弃R8投入到TT的座舱里,孙晓芸就感觉特别的悔恨。

  她甚至还能想起几个小时前,她得意的跟赵权炫耀着,鄙视赵权这辈子都没机会感受下奥迪的真皮座椅。

  直至这会儿她突然 明白了,人家不是没机会感受,只是不稀的去感受。

  想起这些,她眼泪扑簌簌的就更厉害了,口中更是不停喊着老公。

  她希望能够靠这种往昔的温暖回忆,来唤回属于她的富贵生活。

  但孙晓芸的这点心思,赵权却看到透透的,所以他愈发的失望,以及鄙夷。

  “不,孙晓芸,你没错,错的是我,是我眼瞎,看上一个为了辆奥迪TT就能跑的女人。

  ”韩璐听明白了,销售经理听明白了,那个幸运的售车小姐也听明白了。

  在场所有人都听明白了,赵权为孙晓芸放弃了很多,但孙晓芸却因为一辆奥迪TT背叛了他,在今天早上骄傲的离婚,并且十分得意的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真是活该,在人穷的时候把人一脚踹开,这会儿见人有钱了又想投怀送抱,恶心!”“几分钟前还竭尽所能的嘲笑着呢,这会儿看到人眼都不眨就把两百多万的车买下来了,又腆着张脸口口声声的喊老公,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可真是个贱货,丢破烂堆里都显不出你半点价值来,你这(性插故事)样的垃圾怎么不去死?!”众人纷纷斥责着,可谓是恶评如潮,几乎要把孙晓芸给彻底淹没。

    赵 屠户脑子挺灵光,金钱攻势使出来,就是好使。

  一下就击溃了那女子的防线,里面传出一阵窸索声。

     皮二狗很想知道庙内的女人是谁。

     可不知怎么的,手脚不听使唤。

  因为赵屠户,给人的感觉就是恐惧。

     再说,他上山,是为了帮女友家筹钱,没必要多管闲事。

     没多一会儿,赵屠户就缴械投降了。

     赵大叔,说好的十五万哦,你不能赖帐!   啊?这,这……喵了个咪!皮二狗才知道,那女人不是别人,是 灵瑶,是他碗里的灵瑶啊!   霎时间皮二狗天眩地转,一屁墩跌坐在地。

     双眼圆瞪,大口大口喘息,如同拉动了风箱,呼呼作响!   啊——! 皮二狗发了疯的冲入古庙,肩起脑袋瓜,对准赵屠户的狗肚,就撞了上去!   赵屠户见好事撞破,本来有点心虚。

  蔸眼见二狗摆出拼命的架势撞过来。

  他一闪闪了过去,皮二狗没撞中,扑了个空。

     赵屠户嘿嘿偷笑一声,照准二狗的尾椎骨就是一脚。

     咚!   皮二狗被赵屠户的几百斤大力踢得飞起来,重重的跟庙里的神像接了个大吻!   蓬起了一团尘烟,二狗跌了一跤,身上被砸了一下,顿时血水飞溅。

     赵屠户撒腿就跑了出去。

     灵瑶哭着摇了摇他道:狗哥,我妈要看病,没办法,赵大叔有钱,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你保重!   你还在磨蹭个啥,快跑啊,不然要你赔钱!赵屠户一把拖起灵瑶,扛在肩上,叮叮当当的跑下山去了。

     那尊神像见血就活,只见虚影浮现,构画出七八枚印章的图案。

    这些虚影图案冷不丁钻入了二狗的体内!   啊!   皮二狗脑瓜欲裂,大头一歪,就躺尸去了。

   不知多久,二狗一睁眼醒来,吓了一跳,只见神像碎成八瓣。

   摸摸身上,发现砸伤的部位痊愈了!   随即他又嗯?了一声,只见地下散落着七八枚印章,捡起来看,都是木头刻的。

  卖相古朴,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一枚,有火柴盒那么大。

        随即,他脑内出现提示信息,说这几枚印章是天师神器,日后有大用。

  于是他就把印章蔸入口袋。

   此时二狗心里乱糟糟的,对象跟 村霸跑了,那村霸还当着他的面,把他对象那啥了。

  想到那一幕,皮二狗就要爆炸,姓赵的,我跟你是三江四海恨,九天九地仇! 一蹦,从破庙内蹦了出来! 哔! 忽听脚底下传来一声细小的爆裂响。

  二狗低头一看,天哪,这么大一块石砖怎么就裂缝了呢? 皮二狗蹬蹬蹬来到一颗大树底下,在树枝上打了一掌,卡啦啦! 手臂粗的树枝应声折断。

   我去,难怪体内有一股气四下流窜,原来这是长力气了! 忽然,二狗的注意力集中在一株陌生的草本植物上。

     目光一定格上去,脑内立即出现提示信息,原来这是三七! 破庙的四周,悬崖上、山头上、大树底下……到处长满了三七。

   皮二狗心说喵了个咪,这就叫因祸得福。

  于是他埋头挖了起来,挖了有三十斤左右。

  看看是午晌时分,他这货提着三七,回家弄饭吃。

  一路上身轻如燕,手拎着一袋药材奔跑,都不带一丁点儿喘气。

        吱呀,才一推 院门,三不知就听见个女的叫:二狗! 眼前一花,皮二狗蔸眼就见来了一个落汤鸡。

   那落汤鸡惨白惨白,披头散发。

  皮二狗嚎一声:哦尼玛(儿童益智故事),鬼啊!    你个狗犊子,是我! 大 磨盘,你怎么掉水里了?皮二狗一蹦蹦起老高,一双贼眼滴溜溜的,一落就落在大磨盘丰腴的身上。

   二狗,关好你家院门!柳 月眉发号施令道。

   大磨盘真名叫柳月眉,因为后摆大,前围也大,村里人给她起个绰号,叫大磨盘。

      大磨盘急着找二狗,因为她发现灵瑶跟恶霸腔赵屠户跑了。

  她怕二狗蒙在鼓里,要跑来告诉他大新闻。

  哪晓得,一不小心落水里了。

     二狗,快架火,帮老娘烤衣服!柳月眉噗哧乐了一声,下鱼饵道:二狗,等下有福利给你咯!   啊?有福利? 于是这货就急得抓肝抓肺道:虾米福利? 对象变了心,二狗的性情也随之大变,变得玩世不恭。

     看他猴急成这样,柳月眉没好气,上前钉了他一个暴栗:二狗,看把你馋得,快架火!眼下是六月初,落到湖里,柳月眉冻得都打哆嗦了。

     好嘞!皮二狗就去柴垛上,搬出柴火来。

  一古脑地,在客厅架起火堆,一会儿,燃起了熊熊的火苗。

     柳月眉几次想开口,又怕二狗受不了。

  一时装没事人的调笑道:二狗,你长得像个男人啦!   我不止是男人,还是个大男人哦!皮二狗眼神飘荡的看着大磨盘道。

     哈,狗犊子,想干坏事,没门儿!说着说着,柳月眉的连身裙就离开了身,一古脑地,拿到火头上烘烤,蒸汽弥漫。

    皮二狗一下子荡漾了,鼻头一凉,一摸,摸到一把鼻血。

   柳月眉见时机拿捏得差不多了,这才道出真章:二狗,我找你是有大事和你说。

  你对象被恶霸腔撬了知道不?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好了。

  她是为了母亲筹钱,不怪她!皮二狗变成熟了。

   恶霸腔有钱,你没钱!唉! 说话间,磨盘姐的衣服烤干了,穿回身上,拍拍屁股就回去了。

   回头磨盘姐扔过来一句:二狗,你十八岁了,赶紧出门赚钱去啊。

  男人没钱,娶不到媳妇的! 我知道啊。

  不过我不用出门,在乡下也能赚钱!皮二狗心说,磨盘姐说得对哦。

   老子十八岁了,不能浪啦。

  再浪的话,将来要打光棍呢! 你个狗犊子,就这鸟不拉屎的穷山村,毛都没见一根,哪来的钱赚呀?你想学村里的七八个老光棍,就窝家里浪吧!想想我的话,回见!磨盘姐说着,很快在门口不见了。

   额,老光棍!在贫穷的大奈村,老光棍特别多。

  这些人真没几个出去打工的,就在自家的地里刨食。

  有俩钱就去镇上大保健,要不就酗酒。

  回到家形单影只,再丑的女人都不愿嫁给他们。

   我怎么可能做光棍呢?等着吧,等我赚到大钱,一定娶个漂亮的女人做媳妇!皮二狗暗暗发誓道。

   第二天,皮二狗正在家院内晒药材,好死不死就听怦怦怦,爆起打门声。

   吱呀,院门打开,就掉进一具丰腴的身子。

  不是别人,是柳月眉。

     皮二狗见是她,大跌眼镜道:大磨盘,你这是……干嘛呢?咕咚,望着女人身上,这货就口水横流,意念萌动了起来。

   二狗,恶霸腔又发狂了。

  硬说我抢了他的生意,撵着我打! 一说他就懂了,这两家的店面就隔着条村道,为了争夺客源,吵架吵了好几年。

   怕什么,恶狗来了,打跑就是!想到是赵屠户抢走了自己的对象,皮二狗就气得要爆炸。

   你个狗犊子,唉!磨盘姐还真怕连累他,扭头就走。

     皮二狗把大磨盘拽了回来。

  粗了脖子道:就在这呆着。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二狗!柳月眉浓桃艳李的一扑,娇嘀嘀,白嫩嫩。

  倏尔地,两张嘴碰对碰吻在了一起。

     忽听院门爆起一声巨响:怦!   紧接着,一声巨吼差点没把破院门掀翻:大磨盘,出来!尼玛老子今天不征服了你,老子不姓赵!    二狗,怎么办?柳月眉吓得腿打颤,一屁墩跌坐在地。

     我去打发他!皮二狗伸手去口袋里一捞,捞出了一枚法印。

  这是城隍印,根据脑内信息流的提示,城隍印是召鬼请神的法器。

     赵屠户是凶神恶煞,武力值在大奈村,他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吱呀,院门打开,皮二狗从门内闪身出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道:村霸,你是一条狗!   尼玛,你个狗东西,神像没砸死你啊,你才是狗!快把大磨盘交出来!赵屠户两眼一瞪道。

     交给你干毛啊!皮二狗死攥着城隍印,琢磨是先盖章好,还是先揍一顿再盖章。

     二狗你个狗东西,老子要征服了她,你交不交?赵屠户壮硕的身躯挪前一步,就听地面发出了震动。

     做梦!   二狗你不知道疼是吧?我刚抢了你对象,信不信老子把你腿也卸了?赵屠户叫嚣着看着皮二狗。

  那眼神好像在说,就凭你,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

   知道啊,看腿!皮二狗体内那股气来去如风,流入腿部,他的腿顿时霸道起来。

   啊! 一脚踢中村霸的肚皮,那健壮如牛的村霸毫无招架之力,倒飞出去七八米远! 怦! 重重的甩在泥地里,啃了一嘴烂泥。

  村霸面孔扭曲,发出痛苦的哼哼声。

   眼前一花,就见二狗拿着个印章,飞快的在村霸脑门上盖了一下。

     印章一盖下去,立即释放出一道白色虚影,那白色虚影瞬间没入了他的脑门!   很快,赵屠户硕大的身躯就像触电了一样,狠狠的抽搐起来。

   村霸再站起来,就成了一具失魂的躯壳。

  只会咧着嘴傻笑,又蹦又跳,蹦回家去了。

   见状,皮二狗爽翻了,心说娘西皮,原来城隍印这么逆天啊!     见恶霸腔萎了,柳月眉一脸蒙圈的道:妈呀,二狗,恶霸腔怎么了?   磨盘姐,这下村霸不会粗暴你了!皮二狗笑得露出一排白牙来。

     柳月眉还是一脸的不信: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到你把村霸踢飞了,天哪!   我也不知道,好像力气变大了!皮二狗盯着柳月眉,当面就流起了口水,一把把她拽入门内,嘴对嘴吻作一团。

     柳月眉心慌慌的甩开他道:你!来真的啊。

  那个,我超市那边没人!   望着妇人跑了个一溜烟,这下二狗没得爽了,眼馋不已的道,到嘴的鸭子飞啦!   我要赚钱,赚钱钱啊。

  有钱才有肉吃,才有女人啊啊啊!   这丫看时间是午晌时分,便从家里捎了把锄头,带上蛇皮袋,打出家门。

   一路绿柳夭桃,得啵走到村口那株槐树底下,皮二狗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村里的代课老师 王红裳。

   王红裳是大奈村公认的村花,芳龄二十,只比二狗大两岁,但是长得白嫩条子、鹅蛋脸子、粉藕脖子。

   就是这么个美人儿,偏偏生在穷人家。

  王红裳打小就没了娘,爹是个酒鬼,嗜酒又烂赌,王家里里外外,都是王红裳独挡一面。

     可能是同病相怜的原因,皮二狗很同情王红裳。

  王姑娘呢,她也喜欢找二狗解闷儿。

  有什么心事,都乐于跟他分享。

  两个在村里,也算是投机的朋友。

     午晌,日头当空照,一阵凉风吹,树叶沙沙暴响。

     皮二狗来到一栋用水泥砖做的房前,才蹦到门口,凭白窜出一条大黄狗,汪汪汪!   对着这货一顿狂吠。

  须夷,从院内传出一道银铃般的娇斥声:大黄,回来!   大黄还真听话,摇着尾巴进去了。

     就听王红裳在院内喊他:二狗,进来呀!   皮二狗一蹦就进去了,蔸眼见王红裳蹶着扇大磨盘,在院内井台前洗头发呢。

  一边勾着俏头梳头发,一边侧着脸蛋看过来。

  二狗,你中午不睡一觉,这是要下地?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nFZswd/UolwU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