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n212

adn 212


就在那时,这群被奉承至极的女性在第一天看到了比 罗浮生下的屁股还大的 东西


   在加之陈二狗时不时的在村庄里嚷嚷,也就让更多的姑娘知道了,罗浮生长了一件驴家伙儿。


   有时候,一些不相信,不满足的 女人开始和罗浮生联系,说一些让罗浮生脸红的话,只是为了看看一个罗浮生能走多高。


   当然,罗浮生今年只有20岁,虽然已经长大了,那东西还能用,但谁也没有先给罗浮生带走,大家都知道,没事就偷偷把人没事,怎么养个野猫不吃鱼呢?但如果是罗浮生,就要等到有人戳到脊椎。


   嫂子,你真美。


  罗浮生一只手攥住葫芦瓢,一只手在安 蓁蓁身上不断的探索。


   本身已经是燃到爆,被罗浮生这么一搅和,更像是火上浇油一样,整个人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饥渴!安蓁蓁觉得这个词语已经不能熊人现在的自己了。


  这一刻起,安蓁蓁的思想和意识,已经最起码的理智已经被浴火给占据了,狠狠的按住罗浮生的脑袋,手指也已经攥住了罗浮生的头发,浮生,想了…… 十里八村人得 男人眼中,安蓁蓁就是那种贞洁到不能再贞洁的女人,可现在的安蓁蓁却变成了十足的荡妇。


   把安蓁蓁放在身下,双手和嘴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尤其是安蓁蓁的配合更让罗浮生不能自己。


   守在安蓁蓁那地方连续探索了好一会儿,也没能突破那道防线。


   罗浮生很着急,同样的,安蓁蓁也很着急。


   浮生,抱紧嫂子…… 被罗浮生手口并用之下,安蓁蓁就感觉自己那地方简直到了爆发的边缘,接二连三的小高峰疯狂的席卷,这就是自己用手指解决的时候,完全没有的感觉,这可不是左手、右手那么简单了。


   浮……浮生……安蓁蓁有些着急,可偏偏就是罗浮生找不到入口,浮生,你不会是没玩过把? 嗯。


  罗浮生有些羞涩的点点头,嫂子,我找不准门…… 没关系,嫂子教你……让嫂子先看看……安蓁蓁一直胳膊搂着罗浮生,另一只手已经攥住了罗浮生那东西。


   鼓捣了好一阵子,可罗浮生那东西着实有点大,当一声怒吼发出声之后,罗浮生就准备开始大面积的进攻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阵音乐声响了起来: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


  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泪水在飘迫,在那一片苍茫中一个人生活,看见远方天国那璀璨的焰火…… 一阵音乐声,吓得嫂子和小叔子 两个人浑身一机灵,罗浮生的眼睛下意识的看向音乐响起来的地方,那是姐姐罗素素新给他换的智能电话,据说这部电话足足有六千多。


   浮生,这么晚来电话准没好事……安蓁蓁的手搂住罗浮生,娇滴滴的在罗浮生的耳边呢喃,别管它,来搞嫂子…… 罗浮生重重的点点头,腰身一挺就准备干活,谁知道电话又一次响了,罗浮生怒不可解的从安蓁蓁身上离开,拿起电话就要扔出去。


   可偏偏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让罗浮生一下冷静下来,那根东西也一瞬间变成了蔫茄子。


   怎么了?安蓁蓁没想到罗浮生会冷静的这么快,她可是时刻等待罗浮生那玩意儿狠狠的弄她呢,下意识的做起来,看了看罗浮生手中的电话,安蓁蓁发出一声尖叫之后,默不作声了。


   喂,姐……罗浮生接起电话和那头人聊了起来,也不知道聊的什么,安蓁蓁只知道罗浮生嗯嗯啊啊几句后这才挂掉电话。


   嫂子,姐姐说这两天准备回来。


  把电话放在一旁,罗浮生躺在安蓁蓁身边,手也很规矩的没去碰安蓁蓁。


   那我回去了。


  安蓁蓁心里有些失落,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罗浮生两腿间的东西,这才重新裹上毯子。


   嫂子……罗浮生很想说,嫂子你别走,可话到嘴边却实在是说不出来。


   我回去 睡了


  安蓁蓁的眼睛里闪烁过一点失落,这才一步一回头的离开罗浮生的房间。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罗浮生现在很恨自己为什么要有电话,和嫂子已经进行到那么深层的一步了,已经进去一半了, 这个时候来什么电话?你是镇长你就牛逼吗?不知道我罗浮生现在很忙很忙吗?不知道老罗家现在还无后吗?给老罗家制造后代的时候,你打什么电话? 看了看软趴趴的虫子,上面粘粘的,似乎沾了嫂子的那啥还没有干涸,轻轻的把手指放在鼻息一闻,还有一股女人独有的淡淡的香味。


   没用的东西……罗浮生狠狠的拍了拍小浮生,也不知道是说自己没用还是说小浮生没用。


   安蓁蓁回到房间,直接躺在炕上,用毯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手还下意识的夹在两腿之间,虽然人已经被大姑姐一个电话弄清醒了,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几句不争气…… 莲花乡水田和旱田各半,因为乡里人口少面积大,每家每个人都能分到七亩多地,再加上临近莲花河,所以家家都会种上一晌地的水稻,卖一部分留一部分,剩下的稻米磨成米足够一年吃用了。


   因为罗浮生的姐姐是镇领导,所以乡长在分地的时候,给罗家分去的都是水田,还是乡里的一等地,那个年代大米很值钱,罗浮生家每年也有几万块的收入。


   早晨嫂子熬了粥,还住了两个鸡蛋,吃饭的时候嫂子一直闷着头不说话,脸还红透了一大半,罗浮生知道,嫂子是害羞了,大半夜的去和小叔子玩玩,想想都觉得脸红。


   浮生……喝了几口粥,安蓁蓁抬起头,十分不好意思也不自然的看着罗浮生,吃完饭去地里看看,田里需要灌水了…… 嗯。


  罗浮生点点头,嫂子,给我二百块钱,我去买桶柴油,田里的抽水机好几天了没加油了。


   好。


  安蓁蓁站起身回到房间,拿出钱递给罗浮生。


   怎么这么多?罗浮生只想用二百买柴油,没想到嫂子会(完美暗恋)给拿这么多。


   在买套行头,顺便买几条……说到这安蓁蓁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压低了声音,十分羞涩的说,在买几条内内,你那些都脏成什么样了…… 说吧,安蓁蓁一甩长长的秀发,低着头红着脸就逃离了饭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脏?罗浮生很不理解,一直以来罗浮生的衣物都是嫂子给洗的,历来嫂子都没说脏,今天怎么说脏了呢?吃了一口鸡蛋,罗浮生突然之间明白嫂子说的脏指的是什么了,似乎每次看画报,每次想象嫂子娇美的时候,那些子子孙孙似乎都留在了衣物上。


   但是,最重要的是但是,嫂子说脏,绝对不是嫌弃罗浮生脏,这是赤果果的暗示啊,绝对是暗示,这是嫂子在暗示自己,以后别自己动手了,有需要的话可以找嫂子。


   越想越觉得对劲,嫂子绝对就是这个意思,是在暗示自己,随时可以爬上嫂子的床。


  罗浮生觉得世界是美好的,生活是充满阳光的,如果能拥有嫂子,甚至是和嫂子搞点咻咻咻的事情,更是好到不能在好的事情了。


   乡里几乎家家都养牛,在农村,马和驴不值钱,牛绝对是硬通货,不管是水田还是旱田,收割的秸秆都能用来喂牛,而且还长得十分肥大,整个镇里乃至县里,莲花乡 的牛都出名,每当到了冬季,来收牛的贩子都会把目光对准莲花乡,哪怕是高价收购,也要买到莲花乡的牛。


   莲花乡几乎家家都养牛,却很少有人养 母牛,整个乡里面,就只有罗浮生家养了两头母牛。


   就在罗浮生得意洋洋的,幻想着今天晚上要怎么钻进嫂子的被窝,好好的和嫂子搞点事情的时候,却发现门口传来 赵飞燕的声音。


   罗浮生,你个二货,你家的母牛都跑了……赵飞燕很恼火,昨天晚上在小树林被陈二狗弄得不疼不痒的,一点没过瘾,好不容易罗浮生出现了,却被一个旱天雷给吓跑了,赵飞燕是打心眼里鄙视罗家的狗犊子,甚至是诅咒那狗犊子杨伟、早谢、不举…… 就在赵飞燕划圈圈诅咒罗浮生的时候,却发现自家的公牛也跑出去两头,找了一大圈,才在自家的田地里找到那两头公牛。


   飞燕姐?你咋来了?罗浮生看到赵飞燕,立刻想起她白花花的一点都没有下垂,相反却异常大的葫芦瓢,罗浮生的眼睛也不怀好意的看过去。


   今天,赵飞燕喘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衬衫似乎有点小撑得紧紧的,就像是要冲破衬衫的包裹一样,一双笔直的腿,看的罗浮生直流口水,心里更是暗暗的琢磨:都说赵飞燕在上大学的时候几乎被全学校的男生玩过,怎么身材还保持的这么好?虽然大,却一点都不垂…… 罗浮生,你没睡好觉吗?看着罗浮生顶着黑眼圈,赵飞燕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间,赵飞燕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问罗浮生,昨晚上和我没干成,不会跑回来和你嫂子搞那事了吧? 赵飞燕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似笑非笑的顶着罗浮生,还时不时的往罗浮生的裤裆上瞄几眼。


   罗浮生多少有些发虚,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飞燕姐,那可是我嫂子…… 说完,罗浮生仗着胆子反守为攻,赵飞燕叫了一声之后,脸色红润,,来啊,来搞我啊…… 一边说,赵飞燕整个人晃了晃,那两团剧烈的颤抖了一番,一阵阵女人独有的香味也蔓延开来,罗浮生哪见过这阵仗,正要开口躲闪,却发现赵飞燕已经深手抓住了罗浮生的玩意儿,你说你咋长这么大的东西,昨天晚上回家一晚上没休息,就在想你的小东西……你个没胆的混蛋,一个雷就把你吓跑了…… 罗浮生被搞了几下,那玩意一下子就涨了起来,他真心发现,赵飞燕实在是太放肆了,光天化日之下,就开始搞他一个良家妇男了。


   乡里面惦记你的娘们儿多得很,要不是碍于你姐是副镇长,早都把你的童子鸡给吃了。


  说完,赵飞燕连连不舍的松开那玩意儿,还不去和我把牛都拉回来? 哦,哦。


  罗浮生连连应和着,伸手捋了捋,把那硬邦邦的东西塞进了裤腿这才算完事。


   此时此刻的罗浮生,柴油暂时是不能买了,还要跟着赵飞燕去找牛。


   飞燕姐,你大学什么专业的?罗浮生很不理解,赵飞燕一个大学生居然还懂得养牲口,而且赵家的牲口从来就不得病。


   畜牧专业的。


  赵飞燕笑了笑,我爹说,女孩子家家上大学就是去学本事去了,什么专业都没畜牧专业的靠谱……所以,现在我家的养牛场就变成我打理了。


   畜牧专业的?罗浮生啧啧发生,还针针对了专业口,畜牧业的配起种来还真不含糊,居然一个人睡变了大学里所有的男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一个被玩的烂大街的女人,是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才能玩遍全校的男生? 你是不是在想那个传言?赵飞燕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问罗浮生。


   罗浮生没回答,可答案显而易见的,罗浮生就是在想那件事。


   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被那么多人睡过,就是一个烂大街的破鞋?赵飞燕依旧没回头,语气也有些消沉。


   这……罗浮生挠挠头,想了一会儿这才说,别人或许认为你那么多男人搞过,是一只臭大街的破鞋,可我不那么想。


   什么?赵飞燕挺住脚步,转过身眼睛直直的看着罗浮生。


   我的意思是说,我没觉得你是一只破鞋,我倒是觉得那些男的才是破鞋。


  说到这,罗浮生笑了,飞燕姐,谁说女人天生就是被男人玩的?女人也可以玩男人的,那么多男人和你搞过,我很难想象他们是多厚的脸皮出现在学校的,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一唠嗑都是你干了?我干了!我也干了……那你觉得还是男人在玩你吗?你这属于睡免费的鸭子,多划算! 咯咯咯……赵飞燕笑了,伸手又在罗浮生身上抚了一把,你的见解还真独到。


   赵飞燕搞的罗浮生有些难耐,还好赵飞燕见好就收,抹了一把之后在没把手伸进去,其实我是有病了…… 有病?罗浮生听说睡男人还是因为有病才去睡的,这理由……真心很奇葩。


   我是一名、性、成、瘾、患者。


   啥?罗浮生觉得自己好像是听错了,性、成、瘾、患者?这是什么病? 上高中的时候,我还觉得自己用手指解决不是病,因为宿舍里的女生在想的时候,都会用手指去解决,我们宿舍里,还有人买了器械。


  一直到了大学开始,我发现我对男人有强烈的看望,看到帅一点的男人都会去幻想,骑在他们身上纵横驰骋的样子。


  大一刚入学不到半个月,我有了第一个男朋友,那时候我的需求量就很大,一晚上都要三四次以上,就连早晨起来都不会放弃啪啪的机会。


   说到这,赵飞燕微微有些哽咽,眼睛里也已经泛起了泪花,我问过同龄的女孩,他们也和我一样,一晚上都三四次的样子,因为大部分女生都觉得,男人就是时间越长越好,次数越多越好。


  后来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的室友们都是几天才和男朋友在一起一次,一晚上最多也就三两次,可我不行,我几乎每天晚上都需要,大一上学期,我除了来例假的时候是在宿舍的,其余的时间都会泡在宾馆,骑在男朋友的身上…… 罗浮生就在那静静的听着,他知道,或许他才是赵飞燕的第一位倾听者,或许赵飞燕这是赵飞燕一直堵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大学生都没什么钱,去掉吃喝邋遢的,根本没那么多钱去住宾馆。


  我的男朋友已经很努力的和我在一起一学期之后,选择和我分手了……赵飞燕有些自嘲的干笑几声,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满足不了我。


  从一百三十斤直接瘦到了不足一百斤。


  分手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需求量太大了。


  分手那些天,我一直靠手指慰藉自己,甚至还买了器械,可那些都不行,我喜欢男人的味道。


  于是,我交了第二个男朋友,这时我的需求更大了,几乎是无时无刻都想要,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我受不了没有男人的日子,我男朋友那方面不行,他就开始吃药,曾经从晚上天刚黑的时候,一直能搞到天亮,最后他也因为我的需求量太大选择和我分手。


  可他不是个东西,他和她认识 的人都说我怎么样怎么样……为了验证这件事,不断的又男生找我,因为我有病,对男性没抵抗力,就这样,我几乎睡遍了全校所有的男同学,甚至是连一些发浪的男教师也没放过……无一例外的,他们都被我的需求给折服了,大四的那年,全校的男同胞看到我都绕着走……他们怕了,他们全部对一个女人低下了头…… 后来这件事被我爸爸知道了,带着我四处求医,这才知道我居然是病态……赵飞燕苦笑连连,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我睡乡里的那些光棍我爸都当做没看见了吧? 我很佩服你,飞燕姐。


  罗浮生由衷的佩服赵飞燕。


   佩服我什么?赵飞燕的眼角滴落了两行晶莹的泪水,我永远忘不了那些学生和老师躲避我而不及的眼神,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变态,我曾经自杀过,可我命大最后活下来了,后来我父亲来了学校带着我去检查,从精神科到心理科几乎走遍了县里市里所有的医院,最后才确定了病症,我是一个重度的性、成、瘾、患者。


  虽然我是病人,可我没男人不行,我这样的快被玩、烂的女人,也值得你佩服吗?你佩服我什么? 佩服你的原则。


  罗浮生轻轻耸耸肩,最起码,你没去破坏别人的家庭,最起码没去睡有妇之夫。


  这点就值得佩服,也值得尊敬。


   你和我遇到的别的男人都不一样。


  赵飞燕的眼睛里闪烁过一点狡黠,你这样我真的就不好意思嚯嚯你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赵飞燕的手还是不断的撩拨着罗浮生的裤裆,罗浮生狠狠的吞了几口口水,这才躲避着赵飞燕,找牛去了。


  他怕了,他怕自己不 小心直接把赵飞燕按在田间地头就和赵飞燕搞事情了…… 找牛是一个技术活,因为现在的季节正好是所有动物都发春的季节,自家的两只大母牛跑了,赵飞燕家的牛场跑了两头公牛,这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了。


  毕竟,罗家的母牛配种都是要收费的,岂能让赵家的牛白玩自家的母牛? 再者说了,现在水稻的秧苗已经正紧地里了,玉米的青苗也已经长出来十几厘米高了,这要是公牛和母牛一起在田地里,搞坏了了别人家的庄稼可就不好了,这可不是赔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现在已经到了畜生叫春的时间了,一件就找罗家的母牛配过种,估计这是惦记上老相好的了,赵家的公牛带着罗家的母牛私奔了。


   尤其是身边还跟着一个自称有病的患者,不断的搞罗浮生,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赵飞燕给霍霍了小身子,于是,罗浮生一再的决定,还是先找到牛要紧。


   浮生,你家的牛被乡长家的牛玩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稻田地。


   快走。


  罗浮生拉起赵飞燕的手,就跑向小女孩指引的方向,还不忘对小女孩感谢:谢谢你,二丫,抽空给你买糖吃。


   虽然说是买糖吃,可二丫还真就高兴不起来,记忆中,罗浮生欠她的糖块,已经足足几十枚了。


   一路小跑,跑到了一片稻田地,也见到了那四头牛。


  正如二丫所说的,赵家的一头公牛趴在罗家的母牛后背上,一耸一耸的,尾巴一摇一摇的,不断的在母牛的身上耕耘。


   啊……赵飞燕本身就有病,平时被说是小视频了,就连那种带颜色的小说都不敢看,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犯病,现在看到正在辛苦耕耘的牛,赵飞燕就感觉自己好像又犯病了。


   赵飞燕的眼睛一点点瞄上了罗浮生的东西,一双手死死的扯着衣角,就像是在做剧烈的思想挣扎一样,手心里也出现了大量的汗水。


  呼吸急促脸色发红,一双眼睛里尽是桃花迷离。


   飞燕姐,还不把你家的公牛拉走?罗浮生的眼睛看到赵飞燕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赵飞燕几乎要吞掉他的表情,立刻对着赵飞燕吼道,想要把沉迷的赵飞燕叫醒。


   赵飞燕先是一愣,但明显的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眼睛从罗浮生的身上挪开,咋整啊?我没见过这阵仗啊…… 哞哞…… 两声叫声想起来,就看见另外的一头母牛晃动了几下脑袋,四只蹄子踩在稻田地的田埂边上,一边摇晃脑袋,蹭向闲着的公牛。


   我靠,这啥子情况?罗浮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家的母牛居然一点点的挪到赵飞燕家公牛的身前,坐等着被赵家的公牛…… 在看看赵家的公牛,已经挺起巨大的大炮对准了母牛最让它心动的位置,赵飞燕看的是真真切切,这简直要了赵飞燕的命,本来赵飞燕就有病,现在面前上演了一出活春宫,怎么让赵飞燕平静,赵飞燕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脸色也变得红润无比,一副猫发春的架势。


   罗浮生拉着自家母牛的缰绳,可愣是不能把牛给拉走了,赵飞燕显然已经犯病了,趁着罗浮生拉牛的功夫,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锏罗浮生拉不动母牛,就抱着罗浮生,帮着罗浮生拉牛。


   见拉不动自家的牛,罗浮生最终也算是放弃了,人家公牛和母牛正在最欢乐的时刻,还是不要打扰了吧。


   我擦,这丫头怎么蹭我?罗浮生就感觉后面的赵飞燕不断蹭他,罗浮生不是傻子,看着牛牛们在哪里欢乐,就知道赵飞燕很有可能是犯病了。


   拉着罗浮生拉的死死的,罗浮生放弃赶牛之后,却发现裤带被赵飞燕给扯断了,裤子刷的一下落下来,只留着一个裤衩子。


   赵飞燕狠狠的吞了几口口水,眼睛死死的顶着罗浮生,恨不得一口把罗浮生给吃了一样,尤其是在罗浮生转身的时候,赵飞燕看到裤衩上高高的隆起,更是有上前抓一把的想法。


  一阵清风吹过来,罗浮生闻到了一股清香,那是女人独有的味道。


   凉飕飕,罗浮生急忙捂住裤衩的鼓起来的部分,惊恐的看着赵飞燕:飞燕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可别干傻事…… 光天化日?赵飞燕伸手拉住罗浮生的裤衩,就要往下拽,我就喜欢这个词,光天化日……来日…… 飞燕姐,这田埂边上可别干那事,让人看见了多不好…… 罗浮生左躲右闪,怎奈赵飞燕的手劲儿实在是太大了,拉扯了几下之后,手也已经伸进了罗浮生裤子里,一把攥住已经逐渐发硬的小浮生,罗浮生,今儿你要是不要,我就出去说你要强我…… 强个屁……罗浮生急了,牲口不管了,都进别人家水田了,祸害了水田要赔钱的…… 我不管,我现在就犯病了,你的和我办事,不办事我就出去说你要对我用强……赵飞燕现在十分难耐,哪里还会管公牛母牛那点破事。


   此时的四头牛已经办完了该办的事情,齐驱并驾的朝着水田里面走了过去,现在的水稻已经长出来一尺多高了,这要是让四只出声给祸害了铁定没收成,还得赔钱。


   罗浮生拎起掉在地上的裤子,飞燕姐,我曰你还不行吗?咱把牛先整回去,你想怎么日都行。


   我用手狠狠压住她的纤腰让她不能挣扎动弹,忽而又手抓住 妻子的丰满,腰部猛一用力。


  她在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为自己最后的矜持和尊严抗争着,可是身体却爱上了此刻的情景。


  带着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妻子朝后面扬起脖子,急促地娇喘,美丽的脸庞高扬,娇小的玉嘴像是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


  不知是不是情绪上受到了ci激,这一次妻子很快就到了。


  妻子双手手指紧扣在抱枕上,如同溺水的人,双手四处乱摆,两只白嫩的脚死死的蜷缩着,脚背弯曲似紧绷的弓,汗水将我们的身下完全打湿,床单上更是出现一滩水泊。


  我敢说,这是我和妻子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感觉,做完之后终于心满意足睡了过去。


  幸好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们四个人都折腾到凌晨才睡,第二天毫无意外地都睡到了中午。


  有了这一次疯狂的经历之后,再面对 程亮夫妻的时候,我心里总觉得哪里变得奇怪了,耳边好像总会响起田丽那魅惑的叫声,不知道他们在那啥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呢?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想着如果没有中间那层 隔板,或许就可以好好地观看一场活春宫了,真是可惜。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快起床,我都快饿死了。


  ”妻子站在床边,已经换好了平时穿的衣服。


  “他们两个呢?”“不知道,估计是不好意思,出去吃饭了吧。


  ”洗漱的时候果然没再看到田丽的身影,这个周六白天就这么尴尬地过去了,晚上的时候田丽二人忽然拎着一些菜回来,说是要做一顿家乡菜好好慰劳一下咱们,妻子自然而然地跟到厨房帮忙去了,而我和程亮两个大男人则是去阳台抽了支烟。


  我觉得程亮看向我的眼神有点奇怪,下意识地觉得他肯定在想昨晚的事。


  果然,不到一分钟,程亮就主动问道:“ 杨哥,你们昨晚战况挺激烈的嘛,爽不爽?”我摸了摸鼻子,想到昨晚的畅快感,情不自禁露出一个淡淡笑容,对于这种事情,作为男人的我们总是心照不宣地想到一起去。


  “彼此彼此,看起来你把人田丽折腾得够呛,你这各自高高大大的,田丽看起来就跟未成年似的,你也下得去这么狠的手。


  ”我猛吸了一口烟,又畅快地吐出一圈白雾,只觉得神清气爽。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丽个子娇小(夹逼自慰),某个地方也小,你说说那种感觉能不爽吗?”我一个大男人听到这么直白的描述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偏偏这个时候妻子说是要出去买点调料,正好从我们身边经过,也不知道她听没听清楚程亮的话,反正她悄悄看了我们一眼在,随即低着头小跑离开了出租屋。


  过了一会儿,程亮冲我猥琐一笑,用肩膀怼了怼我的肩膀,挑眉示意我看向厨房里正忙活着的田丽的背影。


  “怎么?”我不明所以。


  “上次你们不在,我就是把她压在那里,她个子稍微矮了一点,站着不太方便,但是放到灶台上吧,又刚刚合适。


  ”程亮一边说着,一边tian了tian嘴唇,神色颇为玩味,似乎在回味当时的滋味。


  我听得莫名羞涩,觉得程亮这人太会玩儿了,这种话也可以风轻云淡地说出来,没想到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加震惊于他的开放。


  他始终看向厨房,若有所思地说:“看嫂子的身高,应该刚刚合适吧,真想试试。


  ”“你别开这种玩笑。


  ”我知道自己的语气瞬间冷了下来,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高兴听到另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展现出这样危险的想法。


  在这一刻我才清醒地意识到程亮不仅仅是一个在床上会玩儿的人,更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似乎盯上了我的妻子。


  “怎么,难道杨哥你不想试试?我倒是挺建议你们试试的,保证杨哥你能爽到。


  ”程亮对我挤眉弄眼,强行将之前那句话的男主角换成了我。


  “你刚刚什么意思?”见我脸色不太好,程亮赶紧把话题给圆回来,笑着说:“还能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你,杨哥,我这不是开个玩笑么,大家都这么熟了,知根知底的,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放心么。


  ”说着,他还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看我小气很好玩的样子。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可我又不是没有注意到他刚刚说话的神态和语气,哪里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不太想搭理程亮,也不知道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的田丽有没有发现程亮这样的一面,。


  因为我的沉默和低气压,刚刚热络的气氛立即就变得冷淡起来。


  幸好这个时候田丽从屋子里出来:“嫂嫂还没回来?杨哥,你给嫂嫂打个电话吧,让她顺便买点酒回来,咱们今晚好好吃一顿。


  ”我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按灭之后说:“不用打电话了,我下去看看,咱们要喝的酒她一个人也拿不上来。


  ”说完,我用很快的速度离开走廊,朝着小电梯而去。


  “杨哥怎么了,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我听见身后的田丽疑惑的语气,程亮无所谓地回应着:“大概是在生闷气吧,真不明白,就算我说的是真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大家都是朋友,玩玩儿而已还能掉块皮不成。


  ”接下来的话我没听见了,但是程亮对我的“嫌弃”还有他的那一番言论着实给我的三观都造成了冲击,说实话,这些年来虽然我生活一直都过得去,但毕竟在来北京之前,是中规中矩的人,平时就算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出去玩玩儿,也不会涉及到这方面的玩法。


  更何况程亮还是这么一种风轻云淡,好像是在嫌我是个土鳖的感觉。


  不知道他们夫妻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形成这样的观念,但我的第一反应是万万接受不了。


  这个时候的我绝对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也会成为程亮这样的人,体会到不同的乐趣,并且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刻的我只是怀着满心烦躁快速下了楼,出电梯的时候正好遇到回来的妻子,本想我自己一个人去买酒,可一想到程亮刚刚的表现,我的占有欲便开始作祟,一把拉住了妻子的胳膊。


  “怎么了,你拉着我干什么,人家丽丽还等着我的调料炒菜呢!”妻子一头雾水地看着我。


  “先不着急,你陪我去买点酒,我忘带钱包了。


  ”我撒了个小谎,就是不想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给程亮和我妻子相处的机会。


  谁知道程亮会不会无意间给王芸做出点什么暗示来?虽然觉得我有点奇怪,但是妻子还是跟着我倒了回去,最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出租屋。


  程亮好像没有说过之前那些话一样,对王芸是一口一句“嫂子”叫得格外亲热,而恰巧程亮和我妻子的工作又是类似的,两个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屋子里气氛很好,我再继续板着一张脸也不是个事儿,便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渐渐地也就将程亮的那句话暂时抛在脑后了,看程亮似乎也老老实实的,在交谈过程中并没有对王芸做出什么来,反倒是总不停地调笑田丽,夫妻二人做个饭都不断放闪,我才终于放下戒备。


  可能真的只是一句玩笑吧。


  又或许程亮体会到了厨房play的新意,真心想要建议一下我们夫妻两个人试试,而不是在说他想跟王芸试试。


  我懊恼于自己的过激反应,对程亮感到抱歉的同时,忍不住想着那天一定要找机会试一试,在厨房做喜欢的事情,想想那个场景都觉得很ci激。


  我暗搓搓地期待了起来。


  晚饭格外的丰盛,再加上大家都因为昨晚的事情有点亢奋,不知不觉就喝了起来,越喝越热闹,天气的原因,屋子里的风扇转个不停也无法阻挡酒后的燥热,我和程亮索性都脱了上衣,坐在小桌子旁边聊边喝。


  “哟,杨哥看起来单薄,身上怎么全是肌肉呀!”田丽指着我的腹肌,有点诧异。


  她喝了点酒,就跟小孩子一样咋咋呼呼的,因为这句话,另外的两个人也同时转过头看向我。


  程亮笑着说:“你不就喜欢这种精瘦型的么,要不要过去摸摸?”我以为只是开玩笑,谁知道田丽一脸天真地看向我,问道:“杨哥,我可以么?”她的眼睛很大,在灯光下忽闪忽闪的,脸上泛着红光,微微朝我的身边靠着,宽松的睡裙让她的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呀,杨哥居然脸红了!”田丽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一下子雀跃起来。


  妻子似乎也觉得戏弄我挺好玩的,也可能喝多了的缘故,磕磕巴巴跟着起哄:“摸一个摸一个,杨川,你别这么、这么小气嘛,让丽丽摸、摸一下又不会怎样!”无奈,我默许了田丽的这个要求。


  她的手跟她的个子一样,属于比较小巧柔嫩的那种,从我腹肌上划过的时候,直接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有种异样的ci激,更令人神志崩溃的是,她竟然朝下游走起来。


  “差不多了吧……”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说其实刚刚她的手腕已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但话到了嘴边又打了个转绕了回去,舌头跟打结了似的,说不好一句完整的话。


  “不行了,你们继续,我先去趟厕所。


  ”妻子站了起来。


  “呼……好热。


  ”田丽整个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喝酒给喝的,无意间伸手往身后扯了扯。


  于是我清楚地看见了她是如何不耐烦地将自己的内衣给解开了。


  妻子出来的时候也已经解开了内衣,当时屋子里的确有点热,大家也就都没在意这些细节,该吃吃该喝喝,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恍恍惚惚地先后去厕所洗了澡,喝得有点多,我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都没印象,就想好好睡一觉。


  但喝了太多的酒总免不了要起来放水,这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起来过多少趟,只迷迷糊糊记得最后一次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正好在门口遇到了程亮,两个人相互拍了拍肩膀,擦身而过。


  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几乎是按照身体的机械记忆回到了床边,但是发现上面已经有两个人了,当时迷迷糊糊的倒也没仔细看看,半睁着眼睛很是自然地调头到了床的另一边躺下。


  说来也奇怪,起了这一次之后,我们四个人就都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到了凌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点凉飕飕的,胡乱摸了许久没摸到被子,索性一把将旁边的人圈在怀中,这样一来才觉得稍微温暖一点。


  又满足地睡了过去。


  “啊!”“嘭!”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我安稳的睡眠,紧随着的还有中间隔板被撞击到的声音。


  我睁开眼,看着已经被撞倒的隔板有点无奈,正准备问问怎么一惊一乍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妻子在隔板的另一边。


  妻子看起来有点慌乱,“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程亮,你怎么在这儿!”“唔……大清早的,你们闹什么呢?”田丽也醒了过来,因为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被我圈在怀里的人一直都是田丽而不是我的妻子!四个人相互看了看,我抱着程亮的妻子,程亮的身边坐着的是我的妻子,这个画面免不了有点尴尬,但我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一股异样的ci激感。


  妻子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人,意识恢复得差不多了,立即说自己想去厕所,迅速逃离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咳咳,看来昨晚咱们是真的喝多了,抱歉抱歉。


  ”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松开了原本圈住田丽的手,掌心从她后背上划过,还真别说,这丫头皮肤真好,细细滑滑的,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田丽终于反应了过来,微微红了脸:“没、没事的,反正咱们也就是靠在一起睡了一觉,又没做什么。


  ”这一晚的意外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我们四个人关系上的微妙变化,还有床中间隔板的断裂,本来我们想再去买一块压缩木板当隔板,但程亮说最近太热了,有隔板会让空气更加不流通,索性换成了一张帘子。


  换成帘子之后,每晚旁边的暧、昧气息便更加明显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我迎来了这个工作的第一次出差,需要去天津三天时间,想起程亮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荤话,我觉得需要好好提醒一下妻子,平时多小心程亮一点。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人程亮闹什么矛盾了,一直让我小心他,大家都朋友,又是住在一起的,多尴尬。


  ”妻子不明所以,对我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


  “原因我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总之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就行。


  ”“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你,我等你回来。


  ”这次出差关系到我的季度考核,所以这三天时间我都格外地投入,就连跟妻子联系的时间都少得可怜,等到我回去的时候是周五的傍晚,妻子和程亮都不在,只有田丽一个人在厕所洗澡。


  “老公,是你回来了么?”田丽的声音传来。


  “是我。


  ”她听出了我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是杨哥回来了啊,我老公他们还没回来么?”屋子里的确只有我们两个。


  “那就要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衣服了,我这人迷迷糊糊的,刚刚忘记把衣服给带进来了,就在床上。


  ”田丽又说。


  我想着她总不能直接这么出来吧,就转身将衣服给拿了过去,田丽虽然个子小小的,但是该有的地方一点不少,可以说是比很多人都要丰满,起码从我手上拿着的这件内衣罩杯就看得出来——似乎比我妻子的还要大一点。


  看这个材质,半透明的蕾丝布料,莫名的性感。


  我不由得有点想多了。


  田丽从里面伸出手来:“找到了么?”我立即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将衣服递到她的手里:“不好意思,有点慢。


  ”“谢谢啦。


  ”田丽将衣服接了过去,厕所的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忽然传来一阵重物坠地的声音。


  “啊!”田丽摔倒了。


  我下意识地靠近了门边:“怎么了?”“唔……”田丽似乎疼得喘不过气来,缓了许久才回应我,“我不小心踩滑了,撞到浴缸上面,好疼啊。


  ”“起得来么?”“杨哥,你可不可以进来帮帮我,我站起不起来,嘶……太疼了。


  ”我听见田丽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她是那么的娇嫩,要是磕着碰着,肯定会比一般人痛很多。


  “那我进来了?”我在门口犹豫了。


  “嗯!”进去的时候果然看见田丽倒在地上,手抓着衣服挡在重点部位,而穿到一半的内裤还挂在她的腿间,这会儿被地上的水渍给沾湿了大半。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qqypzmy/124.html

上一篇:

超胸版孫燕姿

下一篇:

神坂ひなの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