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i 467

rki 467


  當我決定死心塌地 嫁給他,他這才告訴我, 他媽媽已故, 繼母非常年輕。


  但他的繼母還是 讓我大為驚訝,竟然只比我大6歲。


  她長著一張小家碧玉的面孔,說話做事中規中矩的, 3個月以后,我才知道她那時已經 懷孕了


  我真有些氣急敗壞了!  我在南方的一座城市長大,父親早逝,家里很窮,精明能干的媽媽是我和妹妹的 生活支柱和人生榜樣。


  從走進大學的第一天起,我就明白必須在學校的青年才俊中尋找自己的白馬王子。


  但是,身邊的同齡男人竟然沒有一位家境富裕的。


  臨近畢業的一個黃昏,我倚靠在公共汽車車門旁準備下車,突然看到一個男人拼命分開眾人向我擠過來。


  我認出他是高我兩屆的師哥 李斌


  他說看到我被擠得站都站不直,特意過來護住我。


  說實話,我很享受這種感覺,虛榮一點兒說吧,我恨不能自己是一位出身高貴處處受寵的公主呢。


  但生活使我明白自己不是公主,所以有一個就珍惜一個吧,我接受了他。


  并和他同居了。


  李斌老家雖然在一個小縣城,但是他在銀行工作,前景看好。


  我安慰自己:我不是一個虛榮的人,只是在尋求一個可靠而愛我的男人,還有一點兒淡淡的感情。


  我和未來 婆婆同時懷孕了(2/2)  腹中小生命的意外出現,讓我決定死心塌地嫁給他。


  我們決定在結婚前去一趟他家。


  李斌這才告訴我,他媽媽已故。


  繼母非常年輕。


  我想,反正我們不和他繼母生活在一起,年輕與否與我何干。


    但他的繼母還是讓我大為驚訝,竟然只比我大6歲。


  她是個水準平平的裁縫,前夫不生育,還打她,所以她離了又再婚。


  她長著一張小家碧玉的面孔,說話做事中規中矩的,穿了件褪了色的小格棉布衫,還按婆婆的身份塞了2000元錢給我。


  我推了回去:見面禮就算了吧。


  等我們買房的時候幫一把就好了。


  李斌的父親和繼母很知趣。


  說積蓄只有6萬元錢,準備全給我們做買房的首付款。


    3個月以后,我才知道她那時已經懷孕了。


  我真有些氣急敗壞:怎么這么不要臉啊!老公都快50歲了,還生什么孩子呀I23歲的我認為,女人坐月子理當是婆婆伺候的。


  她搶在我的前面生孩子,等我生孩子的時候她手上還抱著個小的,那我怎么辦?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晚上。


  平時不擅烹飪的我做足了準備工作。


  給沙發蓋上了一條柔軟的白毯,餐桌上擺了紫色的龍膽花,金色的咖喱飯旁還有紅色的果汁。


  李斌驚訝又滿足地享用了這一切,而后我亮出了底牌:斌斌,結婚后我們馬上也會有孩子的吧?孩子應該是婆婆帶的吧?可她卻要生孩子了,我們的孩子誰來帶呢?你爸爸比她大那么多,肯定走在她前頭,那時他們的孩子還小,豈不是要我們來負擔嗎?我們總要買套三室兩廳的 房子吧?將來要付房貸,要養孩子,如果還要管他們,我們這輩子都翻不了身了。


  如果她一定要生,我就不能結這個婚。


    李斌往家打電話,他爸有些錯愕,說是妻子覺得沒有一個親生的孩子,他年紀又大,想要個孩子為自己養老,他也不好不同意啊!李斌捂住話筒,壓低了聲音:你光想自己,想沒想我怎么辦?費麗要跑了呀!這話將住了父親難道要讓兒子結不成婚?他們嘀嘀咕咕了許久,李斌回到房間的時候臉色不太好看:爸爸答應說服繼母。


  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聽到他爸爸同意了,我的心情出奇得好。


  第二天徑直去了美發店,剪了齊肩短發,是李斌最喜歡的發型。


  還逛了家具市場,到幾個新開的樓盤看了看樣板房。


  有一套臨河的房子我最中意,廳很大,透過落地大窗可以看到陽光溫柔地灑在水岸邊…  不過房價很貴,要57萬元。


    為了鞏固成果,第二天我親自給準公公打了電話。


  我叫爸爸叫得很甜,然后說:您老人家放心好了,李斌是很孝順的,我也是。


  我們一定給您養老,也會給新媽媽養老的,你們放心好了。


  陽光心情只維持了兩天。


  李斌父親打來電話說妻子不想打掉孩子,還對他說:這也是你的孩子,難道你也不容他嗎?他對兒子說,我沒辦法啊。


  &r(邊插邊做吃奶)dquo;  聽到這里,我臉都氣得變形了。


  當然,如果我堅持的話,李斌也會給他父親下最后通牒的——要兒子還是要那個不知將來如何的小崽,你隨便吧!但現在,他鐵青著一張臉,沒有安慰我。


  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馬上把褲子脫掉,你剛剛抽完血,如果猛然起身會造成大腦顱內血壓不足,很有可能昏厥過去。


  ”楊麗華 教授不再跟我廢話,直接動手把我褲子拔了下去。


  霍然間,楊麗華教授嬌容失色,小手不由捂住嘴巴驚呼了一聲。


  其實我不愿意讓楊麗華教授給我擦拭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我有反應了。


  沒有辦法,剛才被那個神經質的 老頭一番忽悠,我還真有點鬼迷心竅了,滿懷期待的能和楊麗華教授發生點什么。


  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剛才還縈繞在我心頭的旖旎幻想,此刻竟然變為現實。


  被楊麗華教授看光,我面色膛紅,不由汗涔涔地低聲道:“教授,你能不能快點,我怕有人進來。


  ”“好!”楊麗華教授緩過神來兒,抓起床頭的紙巾,小心翼翼擦拭著。


  楊麗華教授的動作十分輕柔緩慢,但我總能感受到她好像一直在盯著我那塊看,目光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


   身體完全暴露在外面,讓我內心陷入了焦灼之中。


  既有些期待楊麗華教授真能用溫潤小手替我撫摸,又希望這個尷尬而并不愉快的過程能盡早結束。


  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的確出乎我的意料,足以讓我回味一生……殊不知楊麗華教授有意還是無心,溫暖細膩的手背總是似有似無的觸碰著雷區。


  再加上從楊麗華挺翹瓊鼻中噴薄出來的熱氣,更是讓我內心蠢蠢欲動的邪念瞬間噴井而出。


  “嘭”的一聲悶響,那個好像打了成長激素的之物,眨眼間增高五六厘米,還不小心觸碰在楊麗華教授的面頰上。


  “啊!”楊麗華教授先是一聲驚呼,而后羞澀含笑道:“真是不老實,待會兒看我怎么收拾它。


  ”“這塊也有點……有點濕了,我給你擦擦。


  ”楊麗華教授給自己荒唐的行為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她現在可以不用在偷偷摸摸了,而是光明正大的進行撫摸。


  “它必須要保持干燥,這對于男人的健康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雖然楊麗華教授振振有詞,但全程幾乎都是用溫柔的小手在進行著清理。


  不過,楊麗華教授的處理方法甚是讓我舒爽,舒爽的幾乎全身每一寸毛孔都完全張開,貪婪的吞噬著空氣。


  以至于我開始期待更為刺激的事情,那就是楊麗華教授的身體……“快點,最好速度能在快一點。


  ”我在心里暗暗默念著。


  楊麗華教授似乎感受到我全身肌肉繃緊,洞察出我即將投降,便心領神會的加快了速度。


  “嗤嗤嗤……”我緊緊抓住白色床單的手掌隨即無力攤開。


  我“呼呼呼”的劇烈喘息著,本來身體已經極度虛弱,再加上遇到這種刺激,我幾乎脫力的即將昏厥過去。


  視線有些模糊,我用盡全身力氣想要睜開雙眼,可還是做不到。


  只能透過模糊的視線觀察整個世界!“教授,我……我好暈。


  ”嘴唇微微翕動著,我竭盡全力想要睜開不斷垂下的眼皮,可依舊無濟于事。


  楊麗華教授溫柔撫摸著我冒著虛汗的額頭,柔聲道:“沒事,放心睡吧,睡一覺就好了,我一直在這里陪著你!”楊麗華教授的聲音越來越小,也越來越模糊。


  可就在我即將陷入混沌世界的前一刻,耳畔卻響起楊麗華教授柔美悅耳的聲音。


  “以后不要再叫我楊麗華教授了,叫我 秀兒,記住了嗎?”秀兒,秀兒,秀兒……這一覺我睡得很踏實,在睡夢中我還看到母親的背影輪廓。


  可等我急匆匆跑過去時,卻發現那個女人并不是我母親,而是楊麗華教授。


  不知為何,我一頭撲到楊麗華教授的懷里,享受著她給予我的溫柔撫摸和慈愛囈語。


  不得不說,我從小就是個缺失母愛的孩子。


  倒不是說母親對我不好,如果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我覺得冷漠更為恰當。


  我生活的地方是個小山村,崇尚尊師重道,儒家禮節。


  正所謂長子為大,這個不公平的教條也同樣束縛著母親和父親的思維。


  從小到大,在他們眼里,無論大哥如何惹是生非,他們只是在言語上教訓幾句便可,從來不打不罵。


  或許對于父母來說,大哥畢竟是這個家的長子,以后也要承擔起這個家庭的重擔,甚至要盡到贍養他們的責任。


  所以,對老大要盡可能的放縱和溺愛。


  而作為一奶同胞的我,卻沒有這種特權。


  無論我如何努力上進學習,企圖考取更好的成績給父母臉上增光添彩。


  可每每換來的都是父母一句‘知道了’,便草草了事。


  我依稀記得,當初我剛上高中考取了全縣第三名的好成績時,興高采烈的給母親打過去一通電話。


  本以為母親能對我夸贊幾分,卻沒有想到母親竟然指責我說電話費太貴,沒有大事就不要往家里面打電話。


  從那以后,我和母親之間便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芥蒂。


  我對母親的介懷也不是仇恨,不是埋怨,而是不咸不淡的冷漠。


  甚至當初我被醫學院錄取之后,也沒有選擇和家里人一同慶祝,而是去縣城打了兩個月的工。


  美其名曰是勤工儉學,可我自己很清楚,那只不過是為了躲避父母方法而已。


  我已經不太習慣他們對我的贊揚和寵愛……“秀兒,秀兒!”迷迷糊糊的我從睡夢中醒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醒來的第一句話,竟然只有這兩個陌生的字眼!扭頭一看,楊麗華教授正趴在床前,那雙水吟吟的美眸含著無限風情凝視著我。


  我臉色不由通紅,低聲道:“教授,你怎么沒有回家?”楊麗華教授褪去羞澀的偽裝,吐了吐香舌,嬌嗔道:“小家伙,剛才你叫了好幾聲‘秀兒秀兒’的,這個秀兒是誰呀?”我木訥的搖了搖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垂下頭,低聲道:“我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我睡糊涂了。


  ”“跟你開玩笑呢。


  ”楊麗華教授莞爾淡笑,吐氣如蘭的 說道:“秀兒是我的小名,以后在人前你必須叫我楊麗華教授,若是在沒人的情況下,你可以稱呼我秀兒。


  記住沒,這只是你的特權,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特權?我內心頓時有些竊喜,甚至我還有些感謝那個神經質的老頭,如果不是他,或許我與楊麗華教授將會一直保持莊嚴不容侵犯的師生關系!或許我被抽血也不算是一樁壞事,這就是因禍得福吧!美眸漣漣看著我,楊麗華教授關切道:“在醫院一直住下去也不是個事兒,這里的伙食標準營養明顯不夠。


  這樣吧,既然你已經醒了,我馬上去辦出院手續。


  ”楊麗華教授是雷厲風行的直爽性格,即說即做,不容拖沓。


  剛說完話,她便轉身走出了病房。


  “臭 小子,現在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哎呦,真是受不了你們,嘀嘀咕咕的情話說起來沒完。


  還秀兒,我身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兒。


  ”尼瑪,這老家伙剛才竟然是裝睡,一直偷聽我跟楊麗華教授的對話。


  訕訕一笑,我腆著大臉的笑說道:“老爺爺,今天的事情多謝(三個洞都被塞滿爽)你了。


  不過我可能馬上就要出院了,不能在這里陪著你老人家了。


  ”老頭瞪著鼓泡眼兒,瞪了我一眼后,語氣驟然變得惆悵起來。


  “嘿嘿,你小子心腸倒是不壞。


  既然已是分別之際,我在給你小子幾句忠告吧。


  信則有,不信則無,全憑你自己決斷。


  ”“洗耳恭聽!”“我已經跟你說了,這個女人顴骨突出,面相既為克夫。


  故而只可與其盡夫妻露水之情,切莫貪圖夫妻之實。


  否則飲鴆止渴,后患無窮呀。


  ”老頭憂心忡忡地慨嘆道。


  “老爺爺,你的忠告我會銘記一生一世。


  如果可以,還希望老爺爺給我留個聯系方式。


  以后等你出院了,我也好去拜訪你。


  ”對于我的好意,老頭沒有絲毫領情,反而梗著脖子說道:“你小子面光隱隱泛著喜色,是命犯桃花之相。


  可你左眉骨末梢處有一道疤痕,說明出現在你生命中的女人既能祝你成就一番王圖霸業,也能使你深陷囹圄,乃至萬劫不復之地。


  放心吧,最近你小子必定有血光之災,說不定咱們爺倆還能有緣在此處相見呢。


  ”血光之災!老頭的預言頓時讓我內心惴惴不安起來,可還沒等我詳細的追尋下去,楊麗華教授滿面春風的推門而入,生生打斷了我的思緒。


  “王凱,出院手續已經辦好了,現在咱們可以走了。


  ”楊麗華教授先是讓我換好衣物,便攙扶著我離開了病房。


  此時已經是深夜,浩瀚的蒼穹上點綴著閃爍耀眼的群星,好像是一雙雙眼睛,一眨一眨的。


  夜幕的降臨,倒是讓這座繁華的都市陷入一種靜謐氛圍當中。


  四周草坪上傳來蟬蟲鳴叫聲,底底切切,如絲如縷,不絕于耳。


  我深吸了一口摻雜著嫩草芬芳的涼爽空氣,精神頓時有些抖擻起來。


  可環視陌生的四周,內心頓生出一種舉目茫然的悲愴情緒。


  由于昨天說了不該說的話,我跟嫂子之間產生了隔閡,我突然覺得自己無法再面對嫂子!思忖良久,我嚅囁著嘴唇,低聲道:“教授,我想回學校。


  ”對于我回學校的提議,剛脫口而出便被楊麗華教授給矢口否決了。


  “你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學校寢室恐怕早就關門了。


  ”楊麗華教授美眸瞟了我一眼,含笑道:“這樣吧,先去我家怎么樣。


  正好你身體還需要調養,也方便我照顧你。


  ”去楊麗華教授家!這……這未免也太唐突了。


  更讓我不安的是,楊麗華教授竟然要照顧我。


  這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對楊麗華教授的聲譽影響很大!“嘿嘿,不用了。


  ”我汗涔涔的說道:“教授,我就不給你添麻煩了。


  要不然你先把我送到附近賓館,明天我自己打車回學校。


  ”我對楊麗華教授依舊保持著尊敬,雖然剛剛我和她還發生了不可描述的妙事。


  可我完完全全忽略了一個女人的心思,尤其是成熟女人的敏感心緒。


  對于像楊麗華教授這樣的事業女強人,表面看上去是巾幗不讓須眉,性格極為堅韌剛強。


  可無論她在事業上發展的如何風生水起,名滿天下。


  她終究還是個女人,需要一個男人讓她依靠。


  而且,只要這個男人出現,并且闖入她的心扉。


  那她就會全心全意的為這個男人付出,絕不會計較利弊得失。


  十分不巧的是,我現在就是闖入楊麗華教授心扉的第一人。


  “你不用在推脫了,馬上跟我回家,而且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離開我家。


  ”楊麗華教授擺出師長應有的威嚴,語氣也驟然間變得強硬,強硬的甚至我都不敢反駁了。


  “至于學校的事情,我會跟你們專業的導員說一聲,給你請幾天假期。


  ”楊麗華教授將我塞進白色奧迪車內,便驅車朝著她家的方向趕了回去。


  這一路無言,十幾分鐘的車程我沒有跟楊麗華教授說一句話。


  或許是我們各自懷著幽幽心事,亦或是我們對這種全新的關系有一種模棱兩可的陌生感。


  時間過得飛快,不多時奧迪車便停在了一棟豪華公寓樓下。


  對于大學教授能住上這種高級公寓樓,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相比于普普通通的大學教師,教授享受的好待遇太多。


  住房補貼,還有一系列的項目啟動資金,都掌握在教授手里。


  毫不夸張的說,每一位大學教授基本上都是中產階級,身價至少上千萬。


  當我瞪著眼睛來回巡視眼前這棟高級公寓樓時,楊麗華教授解開安全帶,杏眼迷離的含笑道:“怎么了,是不是覺得大學老師能住上這樣的樓房有些夸張!”“沒有啦!”我傻笑著撓了撓頭。


  楊麗華教授急匆匆打開車門,將我攙扶下來。


  可就在剛要推開房門時,楊麗華教授突然柳眉緊蹙,小心翼翼的叮囑我,“忘了告訴你,我女兒 楊蕾前不久剛從國外回來。


  那丫頭從小就在國外生活,有些任性嬌蠻。


  待會兒你要是看見她,千萬要小心說話的分寸。


  另外,她要是說了什么不中聽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


  ”楊麗華教授的女兒回來了!怎么不早說,要是知道她女兒在家,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來她家的。


  但現在就差臨門一腳了,我也沒有辦法在推辭,只得點頭應允著。


  “吱呀!”隨著一道冗長的門扉開啟聲響起,客廳內便傳來一陣賭氣抱怨聲。


  “ 老媽,你大晚上去干嗎了。


  害的我一直擔心你睡不著覺。


  ”話音剛落,只見一個穿著粉紅色卡通睡裙的女孩便映入眼簾。


  女孩年齡不大,似乎跟我相仿。


  一頭烏黑秀長的頭發猶如倒懸瀑布般散披著。


  圓潤略帶嬰兒肥的小臉完全是遺傳了楊麗華,再加上保養的很好,女孩的肌膚非常細膩白嫩,就好像是剛出生嬰兒一般嬌嫩。


  她應該就是楊蕾!“啊……”當楊蕾看到我時,水吟吟的鳳眸頓時瞪大,下意識地從沙發上跳了下來,兩只小手捧著抱枕,一臉警惕地看著我。


  “你是誰?快點給我出去,要不然我可就報警了。


  ”楊蕾溫潤的薄唇和嘴角還有薯片的殘渣,倒顯得有些率真可愛。


  見女兒大呼小叫,楊麗華教授急忙換好拖鞋,急匆匆的從玄關走了出來。


  “小蕾,他是我的學生王凱。


  ”楊麗華教授簡單解釋一句后,將沙發上凌亂的薯片包裝袋撿了起來,“都說過你多少次了,少吃這種膨化油炸食品,對身體不好。


  ”雖然楊麗華教授已經聲明我是她的學生,可這并沒有讓楊蕾放下戒心。


  楊蕾黛眉緊皺,圓臉緊繃著,“媽,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


  ”說著,楊蕾便將楊麗華教授生拉硬拽到了廚房,嘀嘀咕咕不知道要說些什么。


  我有些尷尬的站在客廳內,一時間也不知道是去是留。


  可當我在客廳內踱步時,竟然無意間聽到了楊蕾和楊麗華之間的對話。


  “媽,大晚上你竟然領了一個男人回家。


  怎么著,這個該不會是我以后的小爸吧。


  ”“對,他就是你的小爸,我的丈夫。


  ”楊麗華教授語調中含著笑音!小爸,丈夫!而且這個人選還是我。


  這個消息如同五雷轟頂一般,讓我大腦思維驀得陷入呆滯狀態。


  “這……是什么情況。


  ”我完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讓我做楊麗華教授的丈夫,做跟我年齡相仿的楊蕾的父親。


  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且不說楊麗華教授年齡比我大了二十多歲,就算我心里能夠坦然接受這種老妻少夫,恐怕在其他人眼里也是鄙夷的。


  以后學校老師和同學該怎么看我,估計那些流言蜚語和涂抹都能把我給罵死淹死。


  而且我還會被扣上貪圖楊麗華教授地位錢財的帽子和標簽,這輩子注定是無法抬頭的。


  現在我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該相信那個老頭的話。


  如果不是他從中作梗,推波助瀾,我和楊麗華教授還保持著單純的師生關系呢!正在我細思極恐的聯想時,廚房的對話聲再次響徹起來。


  “啊!老媽,你該不會真是發燒了吧。


  就算你要給我找個后爸,最起碼也要找個年齡身份地位都合適的才行。


  反正我不管,你要是跟客廳那個小白臉結婚,到時候我就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了。


  ”“呵呵,傻丫頭,剛才我是在逗你呢。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他只是我的學生而已。


  ”“學生?就算是你的得意門生,也不用深夜十二點多領回來吧。


  哼!我也不是小孩,你少用這種話來哄騙我。


  ”“死丫頭,也不知道你腦袋里面想的都是什么。


  他今天原本是跟我去醫院實習的,可沒想到在醫院碰上一位大出血的病人。


  而且那位病人的血型還很罕見,正好王凱的血型般配,便抽了800毫升的血。


  這不剛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再加上學校寢室都關門了,我就把他帶了回來。


  ”“800毫升,我的乖乖,那個小白臉不要命了。


  好吧,照你這么說,他人還算是不錯。


  那就看在他救人一命的份上,我就不在追究這件事了。


  不過嘞,想要讓我對他客客氣氣的,老媽你是不是要賄賂賄賂我呀。


  ”廚房傳來楊蕾發出的狡黠嬉笑聲。


  “死丫頭,就知道敲你老媽的竹杠。


  這次打算要多少錢?五千夠嗎?”“就五千吧,唉,國內物價怎么比國外還高呀。


  最要命的是工資還低的離譜。


  國外最低時薪每小時十三美金,可到了國內,一個月累死累活才三四千塊。


  ”楊蕾發了一通牢騷后,便挽著楊麗華教授走了出來。


  為了避免讓她們看出我偷聽到了談話,我故意背對著她們,看著掛在墻壁上的油畫和照片。


  “王凱,你剛剛抽完血,身子骨還很虛弱,快點坐下來。


  正好晚上我也沒有吃飯,我現在就去做菜。


  ”楊麗華教授關切叮囑道。


  一提到吃飯,我肚子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陣咕嚕嚕的叫聲。


  可楊蕾的反應卻與我相反,性感薄唇嘟嘟著,毫不掩飾地笑說道:“老媽,你可省省吧。


  你老做出來的飯我這個親生閨女都不敢吃,更別說他了,咱們還是點外賣配送吧。


  ”說道這里,楊蕾那雙漣漣美眸忽而斜瞟了我一眼,含著冷嘲熱諷地說道:“喂,小白……不,小弟弟,你會做飯嗎?”小白臉!直到現在楊蕾還對我保持著本能的鄙夷和蔑視!雖然我也很無奈,但還是訕笑道:“我會一點,如果不麻煩的話,我可以簡單做幾道菜。


  ”楊麗華教授雖然不想讓我受累,奈何她那個寶貝留洋閨女將她攔下,并聲稱想要嘗嘗我的手藝。


  不得已,這頓飯結果還是輪到我的頭上!從冰箱里面翻出一些肉食和蔬菜,我在廚房便開始敲敲打打起來。


  忙碌了近乎一個小時,總算是將四菜一湯端上了飯桌。


  客廳空氣中縈繞著菜肴的香氣,足以挑起舌尖上的味蕾。


  雖說我對自己做菜的手藝頗有信心,但也不清楚究竟適不適合楊麗華母女兩人的口味,我內心始終是忐忑不安的。


  “這味道聞著的確很香,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楊蕾漫不經心地吃下一口宮保雞丁。


  驀得,楊蕾俏臉上流露出來的蔑視表情,轉瞬間一掃而空。


  她又嘗了其他三道菜,甚至那張櫻桃小口被塞得滿滿的。


  “唉我去,簡直比外面的餐館做出來的還好吃。


  ”楊蕾莞爾一笑,也來不及在對我進行夸贊,直接抄起筷子風卷殘云的吃了起來……享受了一頓美味佳肴,我主動起身收拾碗筷,這讓楊蕾對我更是刮目相看。


  “老媽,這個王凱看上去還真是不錯。


  我在國外認識的那些男人,基本上沒有幾個會做飯的,而且還如此好吃,簡直就是大快朵頤。


  ”楊蕾說話的聲音雖說不大,但在廚房的我還是能夠聽到的,而且她似乎也沒有絲毫避諱。


  看樣子還真如楊麗華教授所說的那樣,她這個女兒脾氣秉性還真是有一股留洋范。


  率真而不做作!“你要是看著不錯的話,要不然就跟他試試。


  反正我挺欣賞王凱這孩子的,任勞任怨,在醫學上也有天賦。


  如果能孜孜以求鉆研,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楊麗華教授評說道。


  “試試?”楊蕾還是用一貫的鄙夷口氣,“還是算了吧,我現在對感情沒啥興趣。


  倒是老媽你,也該找個人談戀愛了。


  現在這個王凱在我眼里還算是馬馬虎虎的及格了,如果老媽你不在乎的話,我也不會多說什么。


  反正老妻少夫老夫少妻在國外很流行,你閨女我可沒有那么封建守舊!”說道這里,楊蕾刻意壓低了聲音,揶揄偷笑道:“嘿嘿,老媽。


  要不然今天晚上就讓他睡在你的臥室吧。


  我呢,就裝作看不見聽不著,你覺得怎么樣。


  ”睡在臥室?噗!這句話隱約傳入我耳朵時,我嚇得差點沒有將手中的瓷碗摔在地上。


  “唉我去,楊麗華教授這個女兒也有點太開放了吧。


  還沒怎么著就慫恿老媽跟我睡在一起,這……這還真是少見!雖說楊蕾已經開始對我有一絲絲的好感,可當晚我并沒有和楊麗華教授睡在一個房間。


  這自然也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2682662.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898382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9538800.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349222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633455.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1792682.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1594063.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4314040.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7735669.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9119944.html

本文鏈接:http://www.drtwhxc.com/qqypzmy/59.html

上一篇:

missav

下一篇:

格鬥天王xiv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