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 hungcok

dat hungcok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弟弟李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 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 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 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 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 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 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 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 這點力氣對于 老馬來說能算什么?不過是徒增情趣罷了。


   慧心越是有些小小的抗拒,老馬就越是來了興致。


  他手上力氣加大,一把將僧袍拽下。


  少女的迷人之處躍然于老馬眼跟前,帶著少女獨有的體香,迷的是老馬神魂顛倒,恨不得溟滅在這溫柔鄉中。


  慧心驚的是臉也紅了,呼吸也亂了,少女呼出的芬芳拂在老馬面上,老馬感覺自己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施主……”慧心顯然是難為情了起來,但又期待老馬有所動作,心里矛盾極了,一邊是 身體和腦子里控制不住的渴望,一邊又是 師太往日里天天叨念的 男人如老虎。


  心里又癢又酥,渴望和期待逐漸一步一步吞沒她的腦子,一點一點的侵占她的理智。


  此時,老馬仿佛在欣賞絕世珍品一樣欣賞著慧心。


  羞的慧心恨不得把頭埋在地底下。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知道比那老寡婦好看了多少倍,簡直就是最完美的藝術,看的老馬兩眼發光。


  老馬再來不及多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覆蓋了上去。


  慧心身體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現在這個緊要關頭,只覺得一股奇妙的觸感,帶著電流一般的感覺傳滿全身上下,慧心居然忍不住打了一個顫。


  口中發出控制不住的嬌嗔聲音。


  老馬幾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他一只手動作著,一只手開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


  慧心一張臉紅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視老馬的動作,但一邊又被老馬這充滿了男人陽剛之氣的軀體而神魂顛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個更多的進展發生。


  老馬三下五除二的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慧心捂著眼睛,卻從縫隙里面偷偷的看,一邊看著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身體上游走,一邊又想看看他的樣子。


  雖然有月光,不過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看出衣服的一角有一處突起。


  慧心越想就越難受,伴隨著老馬的動作,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慧心根本就不想去想做這種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現在就想要索取更多。


  若是慧心現在還沒把那些戒律清規拋之腦后,恐怕早就對自己這些想法感到無地自容。


  老馬欣賞著 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發出的聲音,一邊感嘆這自己到底是什么運氣,居然能遇見這等尤物,實在是天佑他。


  旖旎曖昧的氣息在兩人中間散開。


  這一次老馬不會再像上一次一樣猶豫不決,這一次一定要拿下這個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個月了。


  老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擺,只是接觸到了慧心的大腿一側,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陣顫栗。


  “慧心!慧心!”“師妹!慧心師妹!”耳邊不遠處突然傳出來的喊聲將一對野鴛鴦嚇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來。


  這是她熟悉的師姐慧云和師太的聲音,一定是因為這天色深了她又沒有回去,擔心的跑出來找了。


  慧心雖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難以言說。


  沒想到師太卻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現了她未回山門,一想到接下來要進行的事情被她們幾個打斷了,慧心實在是有一些高興不起來。


  老馬這邊更是氣憤,他都臨近爆發邊緣了,這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壞人好事的尼姑。


  “這聲音你聽聽是不是 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馬開口問著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臉紅彤彤的,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老馬這才十分不樂意的起身,放開了慧心的酥胸藕臂。


  慧心聽著這聲音實在是有些驚慌,剩下飛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馬也在一邊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罵著。


  什么時候來不好,非要這個時候來,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這一個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兒都已經快要手到擒來了,卻在這個時候被人給打斷了。


  外面的雨已經開始停了,老馬見慧心已經穿好了衣服,但臉色還是那么一副紅彤彤的樣子。


  “在這里!”慧心聽著耳邊不斷響起的喊聲,總算是有些不情愿的開了口。


  一行人聽到了熟悉的師妹的聲音,自然是立馬就找到了洞口,師太絮絮叨叨的聲音還沒有到洞口就已經不停的響了起來。


  “慧心啊慧心,這兩天天氣陰雨連綿,本來為師就提醒過你,行走的時候一定要 小心腳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東西,你要給我一是及時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師太根據著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卻沒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個男人。


  她的臉色瞬間有些驚慌。


  可是轉眼一看,這男人身后站著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還不等師太開口,慧心就先一步搶話,這原因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心虛。


  “師太,我晚間上山的時候不小心扭傷了腳,實在是沒有辦法走路,這位施主過路的時候剛好遇見了我,便幫助我走到這里的山洞里面,還幫我處理傷口,只因這腳實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經回去了。


  ”慧心一雙小臉實在是無害,撲閃撲閃的大眼睛讓誰看了都覺得可憐。


  師太聽了這些話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復復的上下注視了兩人好幾遍,這才低頭雙手合十。


  “謝過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馬本來就全程(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一言不發,有些不高興,但聽她這么一說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此時已經夜深了,況且男女有別,施主還是早日回去吧,我們就先帶慧心回了。


  ”師太和幾個師姐雙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帶著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趨的離開了老馬的視線。


  慧心走后,老馬不由得有些惱羞成怒,這一次機會錯過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吃到這個小尼姑了。


  沒有辦法,老馬此時只能去手沖……咖啡去緩解緩解一下自己的沖動,順便洗個涼水又澡。


  平復心中火焰的老馬,躺在床上,閉眼不去想剛才發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閉,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嬌軀,雙手也仿佛又握住了那纖細的腰肢。


  不得不說,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極品,任誰也想不到十分寬松的僧袍下居然藏著如此誘人的身體。


  “該死。


  ”老馬怒罵一聲,只好翻身讓那兒好受一些。


  想著小尼姑的身體和手中殘留的感覺,老馬終究是忍受不住,開始安撫起自己來,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馬越想精神便越是亢奮,對于此時的老馬來說,小尼姑留在他腦海中的一切畫面都讓他欲罷不能,終于過了半個時辰,體內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這時老馬才能安心的閉上眼睡覺。


  這幾天,渾身是勁兒的老馬只要閑暇時,總會想起與小尼姑的那一晚,這種馬上可以吃到的鴨子,卻又讓鴨子飛走了才是最讓人嘴饞的,可是他也沒有什么辦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進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馬終于坐不住了,親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馬便來來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幾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見慧心那個小尼姑,但是希望總是落空。


  這種能吃到但是不見了的感覺讓老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闖別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憐他的份上,讓他能再一次遇見那個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沒有見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馬有些戀戀不忘,但是太陽即將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 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聲響驚醒,她連忙坐了起來,打開門,發現并沒有什么發生,回過頭,才被驚坐在地上。


  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著看著她。


  庵主準備大喊,可隨后她便更加吃驚的尖叫了出來。


  “祖……祖師爺!”庵主大叫道,這人竟然是自己從小拜到大的祖師爺,她可是從小就看著她畫像長大的。


  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會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將遭遇大難,你提早做準備,我此次前來便是通知你,讓你有所防范。


  ”庵主頓時跪了下來,語氣十分虔誠:“請問祖師爺是何大難,這樣我才能更好的想辦法!”老者神秘一笑:“天機不可泄露。


  ”這頓時讓庵主犯了難,不知道是何大難該怎么辦,于是便又磕了一個頭,再一次問道:“那祖師爺此次便沒有其他的提示嗎?”“小心故人!”老者說完,化為一縷飄煙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來,嘴里念叨著老者最后說出的四個字。


  這時,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睜開眼便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來,才發現自己依舊睡在床上哪里也沒有去。


  “夢嗎?”庵主心里想著,但是之前發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發生過,臉祖師爺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腦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夢又不是夢,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議,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經 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來參不透這是個什么意思,可隔日夢里,再一次重復的夢境告訴她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一定是未來的尼姑庵要發生什么大事情,才會使得祖師先生托夢給她,既然是天機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發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飽穿暖已是極好,哪還會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實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幾個德高望重的長輩,與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見,咱們尼姑庵此禍不知是為何,還是早做準備。


  ”祖師先生托夢道天機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難?“小心故人?何來的故人?”慧心的師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們了。


  ”庵主看了半天,總算是有人有些為難的發話了。


  “雖說咋們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這拳腳功夫的事情,咱們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個男保安,護咱們尼姑庵安全。


  ”一個老尼姑開口,她向來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卻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師傅那般偏執。


  “不成,咱們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該來的地方!”“事出有因,我們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亂,若是此時真的是大災難,豈不是苦了庵里無辜的孩子!”“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聲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師傅的爭論,臉色晦暗不明。


  現如今緊要關頭,不得再浪費時間在猶豫上了。


  庵主也是經歷過凡塵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壞,不該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決定采納老尼姑的建議。


  因為現如今的情況,她也沒資格挑剔。


  事不宜遲,庵主即刻便寫了聘文,讓尼姑下山時在附近的鎮子里分發。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這個消息傳到山下面那些鎮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壞。


   我現在還沒有結婚,和 男友戀愛4年,打算明年結婚。


  我家是山東的,我男朋友是湖北的,我們商量打算以后在湖北定居。


  現在我來到了湖北,打算在這邊買房子,做婚前準備工作。


  可是現在來到他家只有一周的時間,我發現我有些不適應他家的 生活


  男友是跑業務的,每天回來都很累,天天進門就喊:媽,我累,這難受那難受的。


   他媽媽總是慣他,下班給他弄好冰塊加飲料,吃飯給他 兒子端到臥室吃,讓我給他兒子洗衣服什么的……我不是不給他洗,我想以后的日子是兩個人互相 體諒過日子的,我不可能像他媽媽這樣,對男友 照顧的無微不至,我也需要男友照顧我的。


  我覺得媽媽疼兒子是沒有錯的,可是我照顧他兒子,以后誰照顧我?總感覺他媽媽不是在找兒媳,實在找一個能照顧他兒子生活的保姆。


  我在家也是獨生女,我也是從小嬌生慣養的,我體諒她兒子,誰來體諒我呢?今天也是,未來婆婆在玩游戲,沒有時間做飯,我就去做了,我做了涼拌黃瓜。


  吃飯時,未來婆婆說醋太多,以后做給他兒子吃時少放醋……未來婆婆你要給你兒子找媳婦還是保姆我為了他兒子離家1000多公里自己來到異鄉,我現在越來越感覺這個決定是錯誤的。


  請大家給我想想是我多心了?還是需要我趕緊的懸崖勒馬呢?謝謝了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291644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967839.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682927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612356.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3333257.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6386827.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088286.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6270167.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2731370.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4142945.html

本文鏈接:http://www.abortiontruthproject.com/qqypzmy/791.html

上一篇:

xevbellringerblowjob

下一篇:

00146mp4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