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情趣用品怎么用 h 片 線上 看

h 片 線上 看

h 片 線上 看


不知不覺, 林川便 到了衛生所門前,開門進去,腦子里還是想著和嫂子蘇薇同房的事兒,想著想著,竟然不厚道的笑起來。


  而就在此時,衛生所里來人了。


  看見來人,林川先是一愣,隨后兩眼放光。


   楊穎,那可是村里的村花啊,從小長得就俊俏,現在愈發驚艷了,走起路來,一扭一扭,跟在她后面,能生生把人給看傻了,村里面的 男人,哪個不想一親芳澤?只不過,人家可是在城里上班的人,平時見一面都難,但是,現在不一樣,既然她來衛生所,那就說明 身體不舒服,給 女人 看病,還怕會沒什么好處?想到此處,林川內心頓時得意的笑起來,一雙眼睛在楊穎身上打量個不停。


  這小妞,不愧是在城里上班,穿著低胸裝,身前的露出的一點潔白,令人神往,那身材更是沒的說,襯衫的扣子都系不住了,果真是個佳人啊。


  下身,兩條美腿包裹在黑絲襪中,由細而粗,逐漸延伸進短裙之中,神秘而性感,配合著那容顏,簡直太過迷人。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楊穎的媽也跟來了,她叫 馬賽花,是個寡婦,前些年死了男人,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潑辣,有她在,林川可不敢太過放肆。


  見到林川半天不說,馬賽花就催促道:“ 小川,還愣著弄啥嘞,我家 小穎病了,過來讓你給看看。


  ”“哦,坐,坐吧。


  ”被馬賽花這么一催,林川這才想起,他們是來看病的,這也怨不得他,畢竟楊穎長得太美,那個男人不動心?不過,林川剛才看自己的眼神,卻被楊穎看在眼中,因此,她看向林川的眼神中,也帶著一抹厭惡之色。


  等楊穎坐在面前,林川就看著楊穎那一雙潔白嬌巧的小手道:“把手伸過來,我先給你把脈。


  ”林川說著,就將手伸過去。


  不料,在他還沒碰到楊穎的時候,人家就不樂意了:“拿開你的臭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這……”林川見此,一陣頭大,這還不是城里人,就這么大架子,不讓碰,那還把什么脈啊?馬賽花見到女兒這樣,也一陣尷尬道:“小穎,瞎咧咧啥呢,不給碰看什么病啊。


  ”“小川,你別跟這丫頭一般見識,她爹死得早,都 被我慣壞了。


  ”馬賽花說著,還在楊穎的頭上點了一指頭。


  “女人不就是給男人碰的嘛,再說,你這是為了 治病,讓人碰一下咋了?能少二兩肉?”“媽……”楊穎顯然覺得,這樣很沒面子,卻不得不妥協。


  林川也是第一次覺得,一向以潑辣著稱的馬賽花,竟然如此親切。


  “小川,還愣著干啥,把脈啊,有我在,你放心。


  ”然而,就在林川的手即將碰到楊穎的手腕時,她突然皺眉道:“等等!”隨后就見她拿出一張手絹,蓋在她的手腕上。


  “搞了半天,原來是嫌棄我們農村人臟啊。


  ”林川可算是明白了,心說不就是去城里上了幾天班嗎?你不也是農村長大的么,真是作。


  不過,楊穎越是這樣,林川就越是想惡心她,只見林川故意用手捏了捏鼻子,隨后一把抓住楊穎的手腕,有沒有沾到鼻涕另說,但就這動作,就把楊穎惡心的不行。


  想要掙脫,卻被林川死死抓住,不得不說,楊穎的手腕,就是柔軟,盡管隔著一層手絹,摸起來還是很舒服。


  楊穎無奈,只能一臉乞求的看著馬賽花,不料馬賽花大眼一瞪:“看我干啥,人家小川這是在給你治病,你還不得好好配合?”稍微一把脈,林川就知道這楊穎是什么毛病,氣血兩虛,女人這樣,一般都是那個來了,只不過林川沒說出來。


  “先扶她去里面的床上躺著吧。


  ”不過,楊穎這一動氣,肚子越疼了,疼得死去活來,完全沒法走,馬賽花一個人也扶不住,就讓林川幫忙。


  這種一親芳澤的機會,林川可是求之不得,楊穎也沒什么反抗的能力了,只能眼睜睜看著林川一手抓住自己的胳膊,一手扶著自己的細腰,而且還緊緊的靠著她。


  這把可林川高興壞了,楊穎肚子疼,走路是挺不直腰的,半躬這身子,再加上是低胸裝,從林川那個角度,目光正好可以看到楊穎領口之中的美麗風光。


  入眼,一大片風景,那潔白的柔軟跟那黑色 相比就大了一號,看上去格外的迷人,這林川哪能受得了,他喉結不斷聳動,大吞口水,差點被門檻給絆倒了,楊穎也發現了這一點,瞪這林川道:“你眼睛往哪看呢,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東西。


  ”林川被發現,頓時轉過臉去,也沒有反駁,而馬賽花則是呵斥道:“你看著孩子,怎么說話呢?你這不是穿著衣服么?看你兩眼怎么了?女人可不就是給男人看的么?”馬賽花說著,還對林川一臉賠笑道:“小川,你別生氣,這孩子就這樣,只要能治好她的病,你就放心大膽的看,有我在呢。


  ”這話,林川確實沒法接,這寡婦,真是彪悍啊,真么雷人的話,也說得出來。


  扶楊穎躺在床上,林川這才問馬賽花道:“嬸子,蕭穎這是氣血這么虛,是來那個了吧。


  ”本來,一般男人說話,避諱這些,但林川是醫生。


  “嗯,這孩子以前來那事好好的,可就是這次,這都還沒開始呢,就痛。


  ”“媽,你在胡說什么啊。


  ”這種事情,被母親當著面和一個男人說,楊穎內心的陰影面積可想而知。


  “怕什么,這叫病不避醫,人家小川是醫生,啥不知道?”“上次我也是這樣,來那事,肚子疼,沒有打針吃藥,人家小川給我揉了幾下,打那以后就沒疼過,神了。


  ”馬賽花說著,十分感激。


  “嬸子,要不我給小穎開點藥算了吧。


  ”林川有些為難,楊穎這人,先前把脈都要蓋個手絹,這按摩推拿,那可是掀起衣服,露肚皮的,楊穎不殺了他才怪。


  馬賽花見此,笑道:“有什么好的手藝,吃什么藥啊,沒事,你就像上次幫我揉一樣,放心大膽的揉小穎,有我在,沒事兒。


  ” 一聽這話,林川頓時大汗,放心大膽的揉小穎,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楊穎聽了,不知道有多別扭,想要說什么,但還是被馬賽花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看樣子,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見到這樣,林川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她看著馬賽花道:“嬸子,你上次那是氣血淤結,小穎這是氣血乏虛,比你還嚴重,可能時間要長一點。


  ”馬賽花一聽,高興的不得了,畢竟林川的本事,她是親身經歷過的,“行,只要能治好病就行,最好能把病根給去掉,你揉的越久越好。


  ”聽到母親說出這種話來,楊穎不禁有些懷疑人生了,但看到那兇巴巴的眼神,就算是有天大的委屈,她也只能忍著。


  林川聽了,心中歡喜不已,心道楊穎你不是嫌棄我是農村人,不讓我碰你么?現在,我想怎么碰,就怎么碰,而且光明正大!想到這里,他就對楊穎道:“小穎,你先躺好,放松,我這就幫你按摩。


  ”不料,楊穎心中氣憤之極,看林川完全是狗仗人勢,根本不搭理他,尷尬之下,林川知道只得將目光轉向馬賽花。


  馬賽花一看,就呵斥道:“人家小川可是醫生,難道會害你不成,他讓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生病了還扭扭捏捏,肚子不疼了是吧?”果然,這楊穎就是欠收拾,被馬賽花這么一訓,乖乖的躺好,眼睛一眨一眨的,嘟著嘴,瞪著林川。


  然而就林川的手即將觸碰道楊穎的身體時,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鈴聲,馬賽哈花聞聲,掏出手機一看,面色變了變道:“那個,你們繼續,不要停,我先出去接個電話。


  ”楊穎那眼神,原本就有種能殺人的架勢,這下馬賽花一走,更兇了,她對林川警告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讓我媽這么相信你,但是,你要是敢借著瞧病,胡作非為,看我不打死你,像你這種人我見多了,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聽意思,這妮子對男人的成見不是一般的深啊。


  ”不過,林川聽見這話也不生氣,只是笑道:“小穎你看你,想哪去了,咱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我是那種人嗎?你放心就是。


  ”林川雖然嘴上這么說,但是心里未必這么想。


  就算你楊穎瞧不上我這個農村漢,哪又如何?你是病人,我是醫生,我想要做什么,你怕也阻止不了吧。


  林川剛這么想著,打算動手按摩,誰知道,這時候馬賽花已經接完電話,急匆匆的進來,一雙眼睛就盯著林川,如同監督一般。


  林川這可算是看出來了,這馬賽花明顯是嘴上說一道,私下做一套。


  別看她一副深明大義的樣子,其實生怕林川趁機占楊穎的便宜,畢竟她是過來人,像自家楊穎這么如花似女的姑娘,男人不動心才怪。


  不過,該怎么按摩還是怎么按摩,看著楊穎躺在床上,身前的山峰傲然挺立,隨著他的呼吸,在不斷起伏,頗有節奏感,再想起先前透過楊穎的領口,看到的景象,“這樣應該勒的很緊吧?”林川以前就楊穎美,近距離觀察之下,才發現,不但人美,這身材也沒的說,她的身體上,還傳出一股淡淡的馨香,林川早就聽說,話說只有還沒過那種事的女人才會有體香,楊穎該不會還是個……那也太極品了,越是這樣想,楊穎的身體對林川的誘惑就越大,讓他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但是馬賽花一雙眼睛盯著,他也不好太明顯。


  因此,裝作一臉鎮定,將手搭在楊穎的肚皮上,輕輕按了一下,那種感覺,都說漂亮女人是水做的,果然是。


  不過,這一按,讓楊穎嬌軀一顫,緊張起來,呼吸急促了些,身前更是劇烈的起伏,動感十足,伴隨著她類似于嬌喘的呼吸,是個男人都忍不住。


  見到楊穎這樣,林川頓時就明白,心道:“這楊穎該不會和嫂子一樣,身體都十分敏感吧,難道美女都比較敏感?”他可是記得清楚,昨晚幫嫂子取那半截黃瓜的時候,嫂子當場就受不了,來了感覺。


  想到這里,林川就輕聲道:“小穎,你不要這么緊張,按摩需要放松。


  ”楊穎一聽,紅著臉,死不承認道:“你哪只眼看見我緊張了,瞎說。


  ”林川一聽,心道這都快出聲了,還不緊張,不過林川見此,也不點破,一雙手,開始在楊穎的肚皮上按壓起來。


  要知道,大夏天的,楊穎上面只穿了胸衣加襯衫,薄薄的一層,十分柔軟,透過紐扣的縫隙,還能看見楊穎肚子上的細肉,白嫩如玉,偶爾用手觸碰到,又是別樣的光滑,手感絕佳。


  在林川看來,摸楊穎的肚子,雖然沒有嫂子蘇薇的大腿過癮,但好歹是換了個人,有不一樣的刺激。


  揉著揉著,楊穎本來想深入一步的,但是他剛有這想法,就被馬賽花那直勾勾的眼光給抹殺了,馬賽花的潑辣在村里可是出名的,林川可不想惹她。


  不過,這是外面忽然聽到外面有人喊:“馬嬸兒,你家牛跑了,跑到村西頭了。


  ”“呀,壞了,村西頭都是苞米地,要是被這畜生給糟蹋了,還不得被人給罵死。


  ”馬賽花兒一聽,頓時急得直跺腳,沒辦法,只能拜托林川道:“小川,小穎這病,可就拜托你了,大家都鄉里鄉親的,你多費心,嬸子先走一步。


  ”別看楊穎兇巴巴的,其實在按摩的時候,羞得要死,臉頰上都有一層淡紅色,讓人忍不住想啄上一口。


  見到母親要走,楊穎自然有些害羞,想阻攔,但馬賽花心里還想著自家的牛,撒腿就跑。


  說實話,林川心里是十分感謝那頭牛的,簡直是神牛啊,跑得太是時候了,還有那個報信兒的,很及時。


  等馬賽花一走,偌大的衛生所里,只有林川楊穎兩個人,十分安靜,楊穎甚至都能聽到自己逐漸急促的呼吸聲,越是被按摩,她心理就越沒底。


  她皺著眉,催促道:“你快點,完了沒有啊,怎么這么慢?”楊穎著急,林川可是一點都不著急,這馬賽花好不容易走了,自由發揮時間來了,哪能這么快就結束?“小穎,治病這事兒,急不得,得把病根兒去掉,我想你也不愿意下個月疼的死去活來的吧,再過一會兒就好了。


  ”林川的手在楊穎的肚皮上按壓著,只不過,相對于小腹,似乎那更有吸引力。


  他看了看楊穎,兩條黑絲美腿緊緊并在一起,充滿誘惑力,意動之下,林川的手頓時沿著楊穎的肚皮,一點點的往下移去。


  而這一切,楊穎毫無察覺……林川的手法十分輕柔,而且力道十分自然,讓楊穎覺得十分舒適,當疼痛逐漸消失,她也漸漸沉迷在這種感覺之中,瞇著眼,似乎十分享受。


  林川的手最多只能到肚臍下往(兒童益智故事)三寸的地方,再往下,就算是楊穎是個傻子,也能知道他的意圖,不過,即便是這樣按起來,也別有一番滋味。


  看著楊穎一陣享受的樣子,閉著眼,時不時的檀口微張,林川的內心就一陣暗爽。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反正,林川感覺自己的手有些酸,就問道:“小穎,你現在感覺怎么樣了?”“嗯,好多了。


  ”楊穎伸手,摸了摸肚子,熱乎乎的,身體內像是有無盡的暖流再竄動,那感覺,別提有多舒服。


  盡管她不待見林川,但她的母親沒有騙他,不得不承認,林川是有真本事的。


  見此,林川就笑道:“小穎,其實,一般人我都不告訴她,在女人的屁股上,有幾個關鍵穴位,要是經常按摩一下,不但能血氣暢通,還能美容養顏呢,你要不是試一下?”楊穎一聽,臉色瞬間就變了,抓起床頭的一本醫療宣傳冊就砸了過去。


  “試你媽個頭,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東西,肚子沒摸夠,現在又想摸我屁股是吧,你個流氓!”林川也沒想到,一句玩笑話,就讓楊穎有這么大反應,幸虧他躲得快,不然腦袋非得被砸出一個包來不可。


  這女人啊,翻臉果然比翻書還快,前一秒風和日麗,下一秒就雷陣雨。


  楊穎說著,還掏出紙巾,在自己的白襯衫擦來擦去,正是先前林川用手揉過的地方,看見這一幕,林川可就沒法忍了。


  你要是真的玉潔冰清,有本事別進來啊,幫你按摩的時候,一臉享受,舒服的差點沒叫出來,現在倒是嫌臟了,剛剛怎么不說呢?就算林川是個農村人,那也是有尊嚴的啊。


  對于這種人,林川完全不客氣:“你不是嫌我臟么,可我就是把你給摸了,盡管有些地方不用按摩,可我就是想摸,就摸了,而且我還往下摸了摸,只不過,你當時光顧著享受,沒感覺到吧?”“而且,我再告訴你,本來你這病按摩十分鐘就結束了,可我就是覺得你的身體摸起來手感不錯,所以我就愣生生的弄了半個小時,現在我覺得夠了,我就是下流無恥,你又能奈我何,我就問你,氣不氣?”這一番話,有些盡管有些夸大,但林川就是為了故意氣楊穎的,但楊穎就偏偏當了真,氣得不打一處來。


  她長這么大,還從來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不但做了齷齪事,還能一臉從容鎮定的當著面說出來,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搞得多有成就感似得。


  “林川,你就是個畜生,混蛋,這事兒沒完,咱們走著瞧!”“走著瞧就走著瞧,不過,你先把錢付了再說。


  ”既然已經得罪了楊穎,那就不怕得罪到底,林川這人就是這樣,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反之亦然。


  “什么?你還有臉跟我要錢?”楊穎頓時就愣住了,原本以為林川先前就夠無恥了,沒想到這下徹底刷新了她對于無恥的認知,一個人,怎么可以這么無恥?“怎么不要錢了,看病要錢,天經地義,我又不是你老公,憑什么給你免費看病啊?”既然你說我無恥,那我不妨無恥到底,林川也是豁出去了。


  “好,錢是吧,給你,混蛋!”楊穎說著,掏出五十塊錢,直接甩在地上,打算離開。


  見此,林川面色一寒,雖然是錢,但被人甩在地上的錢,他拿著心里不舒服。


  “等等!”“怎么,要找錢啊,不用了,就當時打發叫花子了。


  ”楊穎一臉傲慢。


  聞言,林川冷笑道:“我倒是想找你呢,可是我按摩一次要八十,你只給了我五十,我怎么找?都什么年代了,五十塊錢,還想看病?”“什么?就你這破地方,還想要八十塊錢,你怎么不去搶劫啊?”楊穎一臉憤怒地瞪著林川。


  “是么,那我問你,你的病是不是好了,你也是在城里混的,大醫院里能不能這么快治好不說,反正醫藥費,怎么著也得幾百塊吧,我治好了你的病,收你八十,過分么?”“你……”楊穎一時間被懟的啞口無言。


  這時,林川眼睛往床上一瞄,又瞄了瞄楊穎的屁股后面,頓時裝模作樣的皺著鼻子,一同亂聞。


  “你可以走,不過,你就沒有聞到一股特別的味道么?”楊穎也不知道林川又要搞什么花樣,就問道:“什么味道?”“當然是,一股狐貍味啊。


  ”林川說起狐貍那兩個個字時,刻意看了楊穎一眼,似笑非笑。


  “你……什么意思?”這下楊穎徹底火了,莫非這林川是在拐著玩兒的罵自己是個狐貍精,她最反感人家這么說她。


  然而,就在這時,只見林川一把提起床單,正對著楊穎。


  “你自己好好看看,我好心給你治病,你不想給錢也就算了,還恩將仇報,你這什么意思?別以為在城里呆了一段時間就可以瞧不上我們農村人。


  ”楊穎一聽這話,再看看林川手里的東西,隨后又摸了摸自己,頓時面色一陣青紅變幻,精彩至極。


  慌亂羞憤之下,更是口不擇言:“你胡說,我怎么就恩將仇報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可以算了?我給你治病就算了,你竟然還做出這種事,還不給錢,你以為你是村長啊”   車子坐不下我抱著阿姨她坐在我腿上發抖讓我把持不住  “ 飛哥,我想喝酒,晚上到你那。


  ”熟睡中的飛哥被我一通電話,擾亂了清夢,掛斷電話的幾分鐘后,這廝又給我回電,再次 詢問這么突然的相聚的 真實性,我向他微信了我的車票,此事落實,且千真萬確。


    以上的決定和行程,是在學駕照反回的公交上突然 冒出來的,離開BD已至三月,徐州一別也有好久不曾見到他,此行之突然、心切,完全只是懷念與他舉杯暢飲的感覺了,然而就是這樣,我坐了四個小時的硬座,只為了一斤廉價且貴重的白酒而已。


    到了FY,由于一些現實原因飛哥沒能來接我,給了我相對具體的位址,讓我自行前往,我也深刻的理解和明白,他的那輛帶有全景天窗,且360度無死角的二手電動三輪,可能堅持不到火車站,也趕不上見我就散架了,這也不說什么,誰讓我們一起扛過槍,其關系,多的只有真誠,不會有太多的套路和心虛,到站后乘車的疲憊感被迎來的清風一吹而過,因初來此地,再想著快到口的酒、馬上相遇的故人不免有些激動,當我環視四周環境,映入我眼的市區之冷清,相比我見識過的 城市,其繁華程度完全可以用荒涼來解釋了,此時我才深刻的了解到,中國地區貧富之間的真實存在的差距,同時也感嘆當地人民做生意的頭腦精煉,間接的感謝當地人民對外來群眾的真切熱情的歡迎,與為人之著想。


    半小時后,我來到我們相約的地址,剛下車就看到那個賊頭賊鬧的飛哥,屌絲形象被他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展現的淋漓精致,本想離 多遠就要打個招呼,卻沒曾想他竟未發現我,還向我來了電話,著急的問我到了哪里,我沒有理會他電話中的詢問,只是毫無遮掩的走到他背后,向他大聲詢問了一件事情的真實性,“你是不是sb啊”。


  他這才發現這就是他昔日的老友,被我一驚,一時的他說不上話來,不知道為何突然冒出來一句“到了還接電話,浪費我一毛錢話費”。


    飛哥AH人,性格古靈精怪,稱得上德才兼備、才華容貌與一身的好男人,錢多不多要看日后發展情況,與飛哥相識五年,他至始至終都沒有變過,在BD也是一樣,五年都在圍繞著他的黑板和粉筆,發揮才藝,可說上是安守本分,相比別人就沒有那么舒服的優待了,還好當時我字寫的勉算清秀,訓練的強度和適當的寫寫字互相調和,要不然我都不曉得那時的五年,自己是生是死,飛哥可謂是文武雙全,在訓練場上也算是獨樹一幟,對比同年落難的 兄弟,飛哥初來時的八塊腹肌依舊是無人能及的,也因參加過某種集訓代號“孤狼一刀”。


  (以上簡單的介紹故事的主人公)  我們找了個簡單且寬敞的燒烤店,雖然從生意(名人哲理故事)上可以看出此店的味道不怎么樣,但還是想無人打擾與之喝酒聊天的好,我們互相調侃了彼此的過往,絮叨返鄉后的各種經歷,訴說離別后生活的難言之隱,暢談了接下來人生的簡要規劃,他總說我是成大事、掙大錢的人,而我總是自嘲,反駁他,我頂多是當著太監,操著皇上的心,拿著乞丐的收入,有著世界首富的擔憂和思緒罷了。


  誰知道放在余額寶里的幾萬塊錢,能給我帶來多少的利率。


    酒足飯飽,已過次日二點,朗朗蹌蹌來到事先達成一致的按摩店,就昏昏入睡了,路上向另一位未能前來赴約的摯友發去“賀電”,同時總結出了今晚最大的收獲,做人不要太馬群。


    次日反途,相比昨晚的寂寞狂歡,和來之前還未遇到的迫切欣喜,列車搖搖晃晃與鐵軌撞擊發出的噪音,都顯的太過于孤單了,不知道下次再見,何年何月?是否彼此依舊?  我們眼前,路上每個人都是在努力且孤軍奮戰的,他們也迷茫也走錯了很多路,也有相對的理想和絕望,促使和鞭策他們一直都在努力著,我們可能會在社會的經歷中,磨去同時滋生一些東西來,但我所祝愿和要求的是飛哥和馬子,能夠一生平順、初心依舊而已。


     閱讀提示:有人說,男人來自金星,女人來自火星,他們之間因差異而吸引,又因差異而陌生。


  男人是理智的 動物,女人是感性的動物。


  可能正是男女的思維方式的不同吧,男人有些心事、想法及行為女人都無法理解或者理解失誤,從而產生誤會。


  其實我不 好色男人最 想要你知道的6 句話  總之,美滿的婚姻可遇也可求,重要的是夫妻之間要加強了解,只有互為了解,才能體諒對方,也只有體諒,才能擁有和諧的氣氛與幸福的感覺。


    一男人拼命工作時, 妻子不要認為是不顧家。


    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升職加薪,肯定是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的。


  公司效益好,業務忙,應酬自然也就會多了。


    在男人心目中,工作和事業是最重要的一環,這也是他們建立個人形象和價值的重要途徑,而不僅僅是為了謀生。


   丈夫希望妻子諒解他對工作的過度投入,而別經常埋怨他因工作或跟工作有關的應酬而冷落了自己。


    二不是不舍得為妻子花錢,只是希望妻子重視自己的意見。


  其實我不好色男人最想要你知道的6句話  錢財對男人來說,除了可提供安定、富足的生活外,也是權力的象征。


  為自己的妻子花錢,是天經地義之事。


    但是,花大的開銷去買一些貴重的物品時,男人認為這是應該由兩個人來決定的事情。


  因此,購買較為貴重的物品時,大多數丈夫都希望妻子能事先跟他商量一下,尊重他的意見。


    三不要阻止自己與婚前“狐朋狗友”來往。


    幾乎所有的男性婚后都喜歡跟婚前的朋友繼續交往,丈夫不想讓妻子過分地限制他跟同性朋友的來往。


  尤其是比較重義氣的男人,交際比較廣,各行各業的朋友都有。


  婚后的男人,除了妻子之外,還需要朋友。


    四男人愛看美麗 女性,但并非就代表他“好色”。


    妻子通常不喜歡自己的丈夫顧盼其他女性。


  其實,男性愛看美麗的女性,純粹是心理上的一種本能反應。


  美好的事物人人愛,所有的男人都會為美色所動。


    美麗的 女子如詩、似畫,如花、似玉,如皓月當空,似春風拂面,如一本雋永的書,一曲輕靈的古箏,令人沉醉,令人神往。


  街上偶爾走來一位明眸皓齒、儀態嫻雅、漂亮得令人驚嘆的女子,回頭的也許不只是男人,女人也會駐足觀望,流連于這一道賞心悅目的風景。


  其實我不好色男人最想要你知道的6句話  五“貪”是男人的天性,請妻子能夠體諒。


    在男性的潛意識中,潛藏著一種兒童心理。


  他們會對某些活動如踢足球、釣魚、攝影、音響等沉迷極深,從中獲得精神上的松弛,一般而言,這對他們應付工作壓力是有幫助的。


  只是他們的沉迷,有時可能忽略了妻子。


    六不要太重視男人的語言,關鍵是看他的行為。


  (邊插邊做吃奶)  并非每個男人都能言善辯、細心體貼,有些男人口氣太重,給妻子以兇巴巴之感,其實是出于他的關心。


  因此,女性應多留意丈夫如何做,而不必太計較他如何說。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分享到: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2933090.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3785547.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485772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6002944.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3620147.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7843349.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1197865.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2657713.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5061188.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9791969.html

本文鏈接:http://www.visforyou.com/qqypzmy/815.html

上一篇:

成人p

下一篇:

ajramosscandal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