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e grimes

nate grimes


“喲,挺大的嘛。


  ” 利方抓著我的那處,“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給你。


  ”一股異樣從那里傳來,我想推開利方,但又感覺這種感覺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利方得寸進尺,索性將手從我的褲頭里伸了進去,一把抓住了我的那個家伙。


  “啊!別別,嫂子,這樣不好……”我接連后退。


  “這么大, 小貝,嫂子發現你有點心口不一啊。


  ”她邊說邊動著。


  “我……”我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從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我大驚,忙說:“來人了!”只見果園那頭有一個人打著手電筒快步走來。


  “呀,怎么這個時候來!”利方趕忙將手從我褲頭里抽了出來。


  我一時手忙腳亂,想奪門而逃,利方拉住我說:“來不及了,快,進去。


  ”她不由分說地將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你就躲在水里。


  ”“可……”“別可了,快進去。


  ”我被利方強行推進木桶里。


  緊接著,她也跨了進來,將一塊大大的浴巾搭在我的頭上,輕聲 說道:“不要做聲。


  ”這時候我們的姿勢非常曖昧,我是蹲在木桶里的,而利方是坐在木桶里,我們面對面。


  木桶不是很大,我們的身子挨得挺緊,可以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女人體香。


  若在平時,這種情況,我絕對淪陷。


  但是,我這時候竟有一種做賊的感覺。


  萬一被人發現了,那就是甕中捉鱉啊,我覺得還是離開木桶比較好。


  就在這時,外面那人到了門口。


  “寶貝,我來了。


  ”那人邊說邊走了進來,打著手電筒照向利方,“喲,在洗澡呢,在等著我啊。


  ”我一聽這聲音,頓然懵了。


  這竟然是 族長的聲音!利方說道:“關掉手電筒,讓人看到有光了可不好。


  ”“嘿嘿,這里會有誰來啊。


  ”族長關了手電,將手電扔到床上,來到 水桶邊,伸手朝水桶里摸來。


  我心驚肉跳。


  就在族長的手即將摸到利方的身上時,利方一下將族長的手拍開了。


  “猴急什么,我今天不舒服,你明個兒來吧。


  ”“什么?我藥都吃了,你叫我明天來?”族長邊說邊要脫衣服。


  “吃了藥,你回去睡你老婆啊。


  ”利方說道。


  “我老婆沒你的漂亮,我喜歡。


  ”族長脫掉衣服,就要脫褲子。


  利方大叫:“你干什么?”族長說:“進來跟你鴛鴦浴啊。


  ”“不許進來!”利方指著族長,“我……我來大姨媽了,你要是進來,會倒霉的。


  ”“不會吧?白天不是沒來嗎?怎么現在來了?”族長猶豫了一下,“那我怎么辦?下面脹得難受。


  ”“你……你自個兒解決。


  ”利方說道。


  “自個兒不舒服。


  要不你用口……”“滾滾滾……”利方罵道,“你越來越下流了,我才不用口呢。


  回家叫你老婆用口去!”族長看著利方,嚴肅起來。


  “利方,你今天不對勁。


  是不是又要我幫你什么事?快說。


  說完我真的要辦事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大姨媽回去不過十來天,哪有來得這么勤的?”我暗暗將族長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問候了一遍。


  我這時候雖然沒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動,也不敢深呼吸,更郁悶的是,利方將浴巾搭在我的頭上,不時地來回撫摸,令我非常難受。


  只希望族長快點離開。


  我輕輕朝利方的腰掐了一下,告訴她我現在不舒服。


  利方頓了頓,說道:“這樣,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來。


  ”“出去個毛啊!”族長抱住利方,硬是將她從木桶里給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驚,也跟著往下蹲。


  好在族長并沒有注意到水桶里,將利方丟到床上后便開始脫褲子。


  利方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順手抓起一條被單披在身上就往門口走,族長拉住了她,問:“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弄。


  ”利方說道。


  “什么!”族長近乎咆哮道,“我褲子都脫了!你竟然說你不想弄?”“我去解手。


  ”利方又說。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弄也得弄!”說罷硬是將利方推倒在床上,想要強上。


  我蹲在水桶里,別提有多難受了。


  沒想到外表溫文爾雅平易近人的族長,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荒唐事。


  真應了那句話,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獸。


  難道,我今晚得在這水桶里看一場直播?靈 琴清還在果樹下躲著呢。


  正弊得難受,突然,一個屁忍不住放了出來。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兩個泡。


  “什么聲音?”族長停了下來,側起耳朵。


  我嚇了一跳,這個該死的屁,晚不放遲不放,偏偏這個時候放!“有聲音嗎?”利方從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沒有啊。


  ”族長慢慢地朝水桶走來。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賊還要緊張。


  結果,越緊張,越禍亂。


  “咕——”又一個屁冒了出來。


  “什么東西?”族長好奇地朝水桶里探來。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從水桶里站了起來。


  “呀!”族長驚叫一聲,朝后一退,頓然坐倒在地,驚聲叫道,“誰誰誰!”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門外跑。


  族長大喝:“站住!”我沒理會族長,只顧往門外沖,誰知一腳踢在門檻上,卟嗵一聲撲倒在地。


  真是禍不單行啊(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我心中叫苦不迭。


  當我爬起來時,族長已沖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章小貝?”族長顯然也很驚訝,“你怎么在這?”我尷尬道:“正巧路過,路過……”族長盯著我,冷冷地問:“剛才 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說:“我什么都沒看到。


  ”“哼!”族長朝利方看了一眼,“你說,在我來之前,你們在屋里干什么?”利方披著被單走了出來,慢悠悠地說:“啥也沒干。


  ”“鬼才信你!”族長語重心長地道,“利方,你要找 男人,我沒權利干涉,但你別找章小貝這種的啊。


  他可是咱們村唯一的開光師!”“你不信就算了。


  ”利方說,“小貝剛到我這兒,你就來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為什么在水桶里?”族長又問。


  “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給 張森偉陪葬嗎?怕被你發現,將他抓起來,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利方說道。


  “說起這個事,我正要跟你們說。


  ”族長挺了挺胸,恢復了平時那種慷慨激指點江山的模樣,“我一直在外面開會,今天下午才回來。


  聽說了張森偉的事。


  聽他們說,要章小貝和靈琴清陪葬,我當時是勃然大怒,將那幾個鄉野莽夫狠狠教訓了一頓。


  都什么年代了,還要搞陪葬?這跟殺人沒區別!所以,章小貝——”族長朝我望來,面帶微笑,和藹可親,“你放心,你和靈琴清不會有事。


  我身為族長,一定會為你們主持公道!”“謝謝,謝謝。


  ”我很感激。


  拋開族長剛才和利方的事以及他現在裸露著身子不說,他在我心中還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剛才的事……”“我啥也沒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說著就要走,卻被族長拉住了。


  “這樣,你和靈琴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誰也不許說。


  一旦你說出了半個字,章小貝,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靈琴清不給張森偉陪葬,也能要你倆背上殺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話嗎?”“我懂,我懂。


  ”待我走遠了,聽見族長罵道:“媽的,什么玩意兒?你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這兒也不告訴我,你是不是欠抽?”我來到靈琴清那兒時,靈琴清埋怨道:“怎么這么久?我以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們回去吧,我碰到族長了,他說我們不用給張森偉陪葬。


  ”我說著,在靈琴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來。


  靈琴清卻說:“我才不回去。


  得張森偉埋了后再回去。


  ”這時,族長打著手電筒和利方離開了果園。


  這兒蚊子實在太多,我建議去小木屋里過一晚,靈琴清同意了。


  進了小木屋后,靈琴清直接倒在床上,苦著臉說:“好累。


  好餓。


  ”我這時肚子也在咕嚕咕嚕地叫,叫她休息一會兒,我去摘幾個梨來。


  當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時,只見靈琴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見我進來了,立即將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進來了!沒見我洗澡嗎?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線灰暗,靈琴清的身子除了腦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這水很臟的。


  利方嫂子在里面洗過澡,我也進去過,還在里面放了兩個屁……”“什么!”靈琴清觸電一般從水桶里站了起來,一陣哀嚎,“你不早說,難怪這么臭!”我眼前一亮,靈琴清的身材真是好。


  “你還看?還不出去!”靈琴清抓起浴巾朝我打來。


  我趕緊退出門口。


  不過又聽到靈琴清嘀咕,“我不是換過水的嗎?干嘛要站起來?”“哼,章小貝,便宜你了,又讓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體!”待靈琴清穿好衣服后我才進去。


  吃了梨后,我疲憊不堪,想上床去睡覺,卻被靈琴清蠻橫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滾,腿張得老大,將本就小的床占了個滿。


  我無奈地嘆了一聲,在床邊坐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園摘了幾個梨和靈琴清吃了。


  本來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靈琴清堅決要在張森偉下葬后再回去,無奈,我們一直等到中午,想必這時候張斷文已經埋了,我倆這才拖著又累又餓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剛進村子我們就碰到了幾個人。


  一打聽,張森偉果然已埋葬。


  我和靈琴清在叉路口分開,她決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誰知我剛走沒幾步,突然聽見靈琴清從后面跑了上來,邊跑邊叫:“章小貝,快跑!”我回頭一看,靈琴清驚慌失措跑了上來,后面緊跟著 基勤與幾個平時經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媽的,給我站住!老子等你們一天了!”章基勤叫罵著。


  我下意識地想轉身就跑,但是,靈琴清眼看就要被章基勤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拋下她不管。


  待靈琴清跑到我面前,我順手撿起路邊一塊石頭擋在路中央,面對著章基勤等人,對靈琴清說:“你快走,我來擋著他們。


  ”“你也跑啊。


  ”靈琴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靈琴清的速度,那是絕對跑不了的。


  我只有擋著章基勤他們,才能給靈琴清爭取逃跑的時間。


  沒想到靈琴清也不跑了,也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你他媽的總算現身了。


  ”章基勤也停了下來,指著我罵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張!”我心里很害怕,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你有種沖我來,放了靈琴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媽的做夢!今天你倆誰也別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魚死網破!”我揚起了手中的石頭。


  話雖如此,我心里卻卟嗵卟嗵跳過不停。


  “幾只螻蟻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耳邊突然傳來青水仙的話。


  我一愣,一招?灰飛煙滅?“上!”章基勤將手一揮,“打斷章小貝的腳,抓住靈琴清!”那幾個混混兇神惡煞地直朝我和靈琴清撲來。


  我瞅著最前面的一個人,狠狠一磚頭敲打了過去。


  “啊!”那人一聲慘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著額頭在地上打滾。


  其他人沒愣著,一個一個朝我撲來。


  我豁出去了,對著其中一人撞了過去,頓然將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點撞在章基勤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閃,如魚得水,未讓他們碰到分毫,反而這幾人似乎轉暈了頭腦,被我腳下一絆,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媽的,都是廢物!”章基勤叫罵著朝我沖了過來,一拳朝我的頭部砸來。


  只感覺臉上一痛,險些栽倒在地。


  章基勤身為一個村里頭號混混,并不是白叫的,身手自然有兩下。


  昨天被我一腳踢飛,是他完全沒把我放在眼里,才大意吃虧。


  在打了我一拳后,章基勤絲毫沒有停下,再次揮拳朝我打來。


  我將頭微微一偏,章基勤打了個空,我一磚頭打在他的肩上,章基勤身子一頓,朝后連退了三四步。


  我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沖上去,對著他的肩頭又想來一磚頭,不料章基勤一個勾拳打在我的下巴下,我的身子朝后翻了出去,手中的磚頭也掉在地上。


  “啊——”章基勤像瘋狗一樣朝我撲了過來,揮拳朝我的臉打來。


  我完全被他剛才那一勾拳給打懵了,只感覺下巴要脫掉似的,腦袋嗡嗡作響。


  緊接著臉上又是一陣劇痛,又挨了章基勤一拳。


  我下意識地對著前面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一聲脆響。


  接而,章基勤的身子在空中轉了個圈,重重倒在地上。


  我沖上去,對著他便是一陣猛踢。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章基勤幾次想爬起來,都被我一腳又一腳給踢趴。


  他抱住我的右腳,我將腳抬起就將他甩飛了出去,未等他站起,對著他又是一陣猛踢。


  其他人已陸續爬了起來,見此一幕,都嚇住了不敢過來。


  “這家伙瘋了!”“他完全是個瘋子!”……我一腳又一腳踢在章基勤身上,直到靈琴清跑了過來,拉住我叫道:“你別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章基勤已趴在地上像死豬一樣一動不動。


  我心里一個咯噔,不會真的將他踢死了吧?跟著章基勤的那幾個混混在一旁看著,各個面露懼色,見我看了過去,齊朝后退了一兩步。


  周圍有不少村民在遠遠觀望。


  這時,族長跟張家的幾個人跑了過來,大聲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基勤這是怎么了?”章基勤的父親跑過來,趕忙將章基勤扶起,只見章基勤鼻青臉腫,嘴角溢出了絲絲血跡。


  “是你打的?”章基勤的父親怒瞪著我,恨不得要將我生吞活剝。


  “我……”我一時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個混混說道:“就是他打的秦哥。


  對著秦哥踢了幾百腳,像個瘋子一樣!”“踢死了基勤,你九條命都賠不了!”章基勤的父親暴跳如羸。


  “是他們先打人的!”靈琴清大聲說道,“我們一回來,他們就要打我。


  章基勤還想強了我,章小貝為了救我才跟章基勤打的!”“你說什么?”章基勤的父親一張老臉黑了下來。


  “我說,章基勤想強了我!”靈琴清重重地說道。


  章基勤的父親瞪著靈琴清,“基勤想強了你?你要不要臉?”“你——,你才不要臉!”靈琴清杏目圓瞪。


  “你害死了森偉,又想害死我基勤?”章基勤的父親罵道,“你就是個禍害!”“你——”靈琴清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還有你——”章基勤的父親指著我,“我看你是和靈琴清勾搭上了,害死了森偉。


  你這兩個禍害,得給森偉陪葬!”這人太蠻不講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識地望向族長。


  族長走了過來,伸手擋在章基勤的父親面前,板著臉道:“老二,話不要這么說。


  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你這樣會毀了年輕人的清白。


  事情的緣由究竟如何,我們調查清楚后再說。


  你看,這馬上就要開飯了,我們先去森偉家,有什么話,我們去那兒說。


  你放心,我身為族長,絕對會將這件事情處理清楚。


  ”章基勤的父親狠狠瞪了我和靈琴清一眼,“基勤怎么辦?”“先送去醫院吧。


  ”族長沒再理會章基勤的父親,對我和靈琴清說:“你們跟我來。


  ”剛到張森偉家,張森偉的 父母便沖了過來,瞧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靈琴清。


  族長擋著他們,勸道:“莫沖動,莫沖動,有話好好說。


  ”“還說什么?”張滿光叫道,“森偉都埋了,他們還回來干什么!他們要給森偉陪葬!”“怎么,你是不把我這個族長放在眼里了?”族長的臉頓然板了下來。


  洪滿光心有不甘地動了動嘴唇,但在族長的威信下,他將到嘴的話生生咽了下去。


  族長繼續說道:“現在什么年代了?竟然還要用活人陪葬!這等于殺人。


  ”“可我家森偉白死了么?”洪滿光不甘心地道。


  “森偉的死跟章小貝沒有成功給靈琴清開光有關,他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用別的方式對你家進行賠償!”在族長的斡旋下,靈琴清的父母得賠償張家四十萬,同時繼續留在洪家,以洪家兒媳婦的身份,伺候兩老,直到兩老奔年。


  而我繼續為村子里唯一的開光師,同時洪家所有的家務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須毫無怨言地去做。


  簡而言之,我成為了洪家的使喚工具。


  對于我的懲罰,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卻極為不滿地說:“章小貝這次都死不了,實在沒天理了。


  ”我很生氣。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導讀(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 如果你 想知道自己為什么單身太久,你該從以下總結的這幾點尋找原因了——盡管你可能并沒意識到,這些行為才不會讓愛神眷顧你!  1、缺乏自信  如果連你都對自己缺少贊許,男人更難發現你的優點。


  一旦你學會愛自己, 就會更容易接受別人給你的愛。


  阻止你找到男朋友的原因之一,其實就是你自己的想法。


  自信起來吧!記住你理應得到幸福。


    2、隱藏你自己  如果你從來沒有離開過房間,怎么能遇見你的靈魂伴侶? 你需要走出去,雖然這聽起來很可怕。


  不要躲在屋子里,也別讓你的雙唇緊閉。


  為了建立于別人的聯系,你需要去溝通。


    3、過高的期待  你值得令人驚訝,但也別太激動。


  不要拿你遇見的男人和明星進行比較,這并不公平,因為你也不想看到男人拿你和那些超模來比較對不對? 你可以有自己的一套標準來選擇男人,但不要怕對方不符合你的預期。


  7種 負面心理導致你 一直單身 沒人愛  4、拒絕信任  沒有人喜歡被稱作騙子,如果你不肯信任 一個男人,你要記住每個人都是不同的。


  哪怕前任在過去傷害過你,你也不應該用一顆充滿戒備的心去面對下一個男人。


  你可以守護你的心,但要適度。


    5、和朋友 調情  如果一個男人喜歡你,他不會高興地看到你和他的朋友們調情。


  他想知道你喜歡他,而且心里只有他——你不是唯一那個擔心會被騙的人。


  男人不愿為女友的不忠而費神。


    6、忽冷忽熱  如果你今天對一個男人很友善,明天卻完全無視他,男人會感到困惑。


  有些人不喜歡玩游戲。


  他們需要直言不諱地被告知你的感受,因為他們自己并不清楚。


  如果他們理解不了你的行為,最終很有可能會放棄你,去找尋另一個女孩。


  7種負面心理導致你一直單身沒人愛  7、沒有開放的心態  你不必向一個陌生人傾吐出內心深處的秘密,但也不能隱瞞一切或無動于衷。


  如果他向你訴說他的童年故事,會不知道為什么你總是一言不發。


  起初他可能會被你的神秘所吸引,但情感關系里,溝通是很重要的環節。


  如果你不和他交流,你們的關系怎么能夠建立起來呢?你不想讓他愛上真正的你嗎? 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薛淑蘭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 出臺家庭暴力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釋,對于如何定義家庭暴力、 家暴行為的分類以及如何定罪量刑等作出具體規定。


  該司法解釋目前已經擬定草稿,并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出臺。


  這個消息,對于連續多年帶著“關于盡快制定家庭暴力 防治法提案來到全國兩會的尚 紹華、柯錦華等婦聯界別的委員來說,無疑是一個喜訊。


  今年已經是尚紹華第7次在兩會上提關于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了。


  “如果今年能出臺相關解釋,那就意味著 國家這個問題的重視,也就離立法更近一步了。


  ”尚紹華委員告訴記者, 7年來,對于推動家庭暴力立法這一工作,她投入了很多精力,更充滿了感情。


  多年前,尚紹華在《中國婦女》雜志社工作時結識了一位名叫 陳明俠的法學專家,這位專家的水平和敬業精神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從2000年開始,陳明俠等一批法學、社會學領域的專家學者和婦女工作者,在中國法學會開展了反家暴項目,并建立了反家暴網絡,致力于推動人們意識的改變,推動反家暴立法。


  2007年陳明俠找到尚紹華,向她講述了自己在反對家庭暴力網絡工作期間接觸到的許多觸目驚心的事例,希望作為政協委員的尚紹華能幫助她們反映反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


  作為《中國婦女》雜志社的總編輯,尚紹華深知家庭暴力對女性的傷害,更感到自己有一份責任,就這樣她欣然加入了為保障婦女的安全和平等,呼吁立法的工作。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第一次收到陳明俠發來的材料時,尚紹華發現其中涉及的內容非常廣泛,并不符合提案撰寫的要求。


  為了寫好提案,尚紹華和陳明俠及反家暴網絡的專家們反復推敲、討論了多次。


  好在陳明俠本身是非常有成就的專家,因此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一份關于呼吁反家庭暴力立法的提案在2007年被帶上了兩會。


  從那一年起,反對家庭暴力網絡每年都會給尚紹華提供最新的材料,而尚紹華每年也都會把這些最新的信息匯總成新的提案,再傳遞到全國兩會。


  對于尚紹華來說,只要家庭暴力防治法一天沒有出臺,對這個問題的呼吁,就一直是她的“使命”。


  尚紹華說:“其實,這些年對一個提案內容不停跟蹤的過程,也是對于一個事物不斷認識的過程。


  無論是反對家庭暴力網絡的工作人員,還是我,對家庭暴力這個問題的認識和了解都是在逐步提高的”。


  尚紹華告訴記者,剛開始幾次的提案后,相關部門給她的答復她并不滿意,總覺得答復內容空洞,缺乏實質。


  但慢慢的,她發現這個問題還是得到國家重視了。


  比如2013年,她就得到消息,說家庭暴力防治法已經被列入未來5年人大的立法規劃。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如今,在尚紹華眼里,這個提了7年的提案已經不僅僅是一個證明堅持的數字,更是一個凝聚了幾代關注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人們心血的果實。


  “我第一次提這個提案的時候還是作為第十一屆政協委員,現在我已經是第十二屆政協委員了。


  而當年的反對家庭暴力網絡在社團改革中已經更名為北京帆葆,工作人員也已經換了一批又一批,但仍然還在堅持給我提供最新的素材。


  ”尚紹華感慨,幾年來,提案的內容從單薄到豐滿,建議從籠統到具體,有很多成長。


  參與的人也越來越多,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果,才有了多年努力后水到渠成。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國已有的部門規章、地方性法規已經為我國反家庭暴力本土立法提供了實踐經驗。


  一些(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非政府組織和公民的努力也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與實施奠定了廣泛的社會基礎。


  加上人大的立法計劃和最近要出臺的司法解釋,都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提供了可行性。


  所以我今年再提,就是希望能夠推動這項法律盡快出臺。


  今后我也會關注立法之后具體執行的問題,因為這一法律必須多機構合作才能執行,公安、法院的合作是保證,可探討的問題還有很多。


  ”尚紹華表示。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本文來自:人民政協報作者:奚冬琪延伸閱讀:一個女攝影師鏡頭下的家暴始末   閱讀提示:因為這一種 成夢模式, 很多人還夢到過與自己的父母或者兄弟姐妹發生亂倫關系。


  由于對這種成夢模式不了解,很多人會在現實中產生強烈的負罪感,甚至會影響到這些關系的處理。


  其實,大可不必為這類似的夢做太多心理負壓,不必多想……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昨天,有個很直接的 女網友,問了我一個很直接的問題,夢見 小叔子 發生關系是怎么回事?我也很直接地告訴她,沒怎么回事。


    之所以這樣回答她,是因為我覺得如果她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就不會來問我。


  既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就說明她跟小叔子在現實中的關系是純凈的。


  要是不純凈,就說明她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更不會來問我。


  由此,可以認為這個夢很正常,沒什么大不了,不必多想。


    不過,對于這個夢,我可以在此聊聊。


    在中國,最常見的解夢依據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很常見,但不是絕對。


  有很多夢,是不符合這一個依據的。


  這個女網友如果因為經常思念小叔子,然后晚上夢見和小叔子發生關系,這也說得過去,也算很正常。


  但是,這個女網友并沒有經常思念小叔子。


  所以,這一個依據對她這個夢不成立。


  口述:夢見和小叔子發生關系正常嗎  在西方,弗洛伊德對夢的解析,也很有一套。


  他認為,夢是愿望的達成。


  平時腦子里面想過,但又不敢做或者一時做不到抑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很容易形成夢,并在夢里予以實現。


  這是有一定道理的,有很多夢可以通過這個 說法去成功解剖。


  但是,這個女網友平日也沒有過這一個和小叔子發生關(少兒益智故事)系的想法,所以,在此這種說法又不成立。


    在弗洛伊德的解夢概念里,還有一個說法。


  他認為,童年時期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時期,童年時期所發生的事情,可以影響人的一生。


  這一說法,植入解夢理論中,意指童年時候比較害怕或者比較喜歡的事情或者想法,會在人的一生不同時期不預期地浮現于夢中。


  我很贊同這一說法,而且這個說法確實可以成功解析很多夢。


  然而,這個女網友在童年時候,也并沒有過這樣的想法,當時她還不知道自己的小叔子是誰呢。


    其實,這個女網友與小叔子的這個春夢,很大可能只是一個在夢的角度里,胡亂鏈接和合成的夢。


  比如近段時間比較勞累,或者過得太舒服,又或者過得很正常,人的大腦會有意無意地釋放許多并無什么依據的畫像、聲音和情節,然后自由地又毫無邏輯地進行鏈接和合成,這一成夢模式,人是很難控制的。


  口述:夢見和小叔子發生關系正常嗎  因為這一種成夢模式,很多人還夢到過與自己的父母或者兄弟姐妹發生亂倫關系。


  由于對這種成夢模式不了解,很多人會在現實中產生強烈的負罪感,甚至會影響到這些關系的處理。


  其實,大可不必為這類似的夢做太多心理負壓,不必多想,平淡對之即可,時間一久,就會忘了,就會過去了。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矛盾王子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2208090.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821319.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7289046.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2551003.html
https://twghytujiko.weebly.com/373448.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7381425.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292849.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3605792.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8729544.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4050100.html

本文鏈接:http://www.raspalwrites.com/qqypzmy/817.html

上一篇:

ajramosscandal

下一篇:

downblouseblowjob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