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前戲應該怎么做 ノンケ 限界 面接

ノンケ 限界 面接

ノンケ 限界 面接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體內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一般。


   最后實在沒忍住,顧不得其他,我躡手躡腳的來到衛生間里。


   剛走到衛生間里,便看到一套 女人的貼身衣物,不用說也知道是 李素的。


   剛準備做壞事,沒想到腳下一滑…… 哎呀。


   我驚呼了一聲,揉著自己像是被摔成兩半的屁股,暗怪自己不小心,剛要起身,衛生間的門卻突然被打開了,隨之傳來李素充滿擔心的聲音: 小威,怎么了? 我與她四目相對,一時間兩人愣住了! 我現在手里拿著她的貼身衣物,任誰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時間像是放慢了無數倍似得,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么跟她解釋,只覺得非常的內疚與羞愧。


   啊…… 李素驚呼了一聲,連忙捂住了通紅的臉頰,能看到她那雪白的脖頸因為害羞而發紅。


   這種 事情,被逮個正著,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趕緊低著頭解釋道: 嫂子,我……我實在是忍不住,所以才…… 已為人婦的李素看著眼前的一切,俏臉更加羞紅。


   小威,你…… 面紅耳赤的我只覺得十分尷尬,低著頭不敢看她。


   畢竟是經過人事的女人,她很快便恢復了平靜,道:你已經是成年人了,有需求很正常,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這樣了! 看她沒有責怪我的意思,我連忙點了點頭,把手中屬于她的內衣連忙掛在了衣架上,扭捏道:嫂子,我給你弄臟了,明天幫你洗一下。


   話音剛落便后悔了,李素的貼身衣服如果我幫她洗的話,豈不是有些過于曖昧,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咳咳…… 李素像是被我的話嗆到了似得,劇烈的咳嗽了兩聲,身體隨著咳嗽顫動了兩下,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看著我毫不掩飾的侵犯目光,她瞪了我一眼,道:你不用管了,趕快回去休息吧。


   是我疏忽了,也是時候給你物色個女朋友了。


  說完便用家長的語氣催促著我回去睡覺。


   我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真想立刻告訴她說我已經有喜歡的女人了,而且那個女人就是她,當然,這些我是萬萬不敢說出來的。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翻來覆去,我怎么也睡不著,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清晨,李素如往常一樣,喊我起床、吃飯。


   飯桌前的我低著頭不敢面對她,腦海里不斷回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小威, 高翔這幾天就要回來了,你要老實點。


  李素呢喃了一句,臉色羞紅。


   知道了嫂子。


   我自然是明白她所說的‘老實點&quo;是什么意思,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沒有生氣,我心里情不自禁的有些竊喜的感覺。


   也不知道高翔上輩子做了什么好事,今生才娶到李素這樣的大美女,想到接下來這幾天要發生的事情,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吃過了早飯,與李素并肩而行,來到了工廠。


   在褲子部跟她說笑了一會,再一次告誡她千萬不要答應馬健的要求,見她答應了后,我才放下心來。


   上班時,我又趁著空閑的時間,跟交好的同事打聽著關于馬健的一切,那老東西三番兩次的欺負我的女神,我絕不會輕饒了他。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三天,或許是李素把我的話聽進了心里,亦或者是高翔大哥就要回來了,馬健兩次找她,都被她以各種理由給推辭了,讓提心吊膽的我稍稍安心一些。


   今天是周六,鄰居大哥回來的日子。


   小威,飯做好了,你收拾行李干什么? 嫂子,飯我就不吃了,今天 翔哥就回來了,我住在這里怕翔哥多想,所以打算出去住幾天。


   花那冤枉錢干什么,你住在這里,高翔也是知道的,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用擔心的。


  或許是想起了那夜在廁所里的事情,她的俏臉微紅。


   我……其實我也不想離開,但是想到晚上她和高翔絕對會那啥,我心中有點不是滋味,還不如眼不見心不煩。


   放寬心好啦,快來吃飯。


   李素不讓我走,出去住的事情也就這么被李素給扼殺了,她今天特意穿了一套緊身的衣服,凸凹有致的身材,展露無疑。


   我當然知道她是穿給高翔看的,心里火辣辣一般的疼,連香噴噴的飯菜都難以下咽。


   人家小兩口本就是夫妻,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但我就是感覺到憋屈。


   鐺~~鐺 晚上,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門外響起敲門聲,高翔終于回來了。


   翔哥。


  我強顏歡笑著跟高翔打招呼。


   小威啊,一年多沒見,我都快認不出來你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淡淡的微笑。


   怎么這么晚才回來啊,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做點飯。


  李素看到高翔后,滿臉歡喜。


   翔哥,你和嫂子說話把,我先去睡覺了。


  看著高翔與李素親密的樣子,心中猶如刀絞。


   咱們兄弟好不容易見一次,睡什么覺啊,坐在一起喝點酒,敘敘舊多好。


   算……好吧! 我本來想拒絕的,可是一想到干柴烈火的兩人與我腦補出來的畫面,我就特別難受,正好大醉一場。


   去買幾個菜,買瓶白酒,我跟小威說會話。


  高翔語氣平淡。


   翔哥,還是我去吧。


  我怎么舍得自己的女神被人趾高氣昂的指使,但是人家是兩口子,我又能說什么,只能自己去買東西,讓李素在家里休息。


   高翔以為我是在客氣,拉著我說:沒事,讓她去就行。


   高翔,醫生說不讓你喝酒。


  李素為難的看了他一眼。


   讓你去就去,哪有那么多事。


  高翔面色一沉,道:我這次來可是帶了好東西,少喝點酒沒事。


   李素無奈,只能去買酒菜。


   不一會,她就伶著四個菜回來了,手里還提著一瓶白酒。


   翔哥,我酒量 不行…… 男人哪有不能喝酒的,兄弟我告訴你啊,男人就不能說不行。


  高翔給了我一個你懂的眼神。


   我尷尬的笑了笑,不再推辭。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高翔說這次回家只能住上兩三天,馬上要去內蒙,這一走又要幾個月。


   和他聊著老家的趣事,直到凌晨才結束了酒局,期間我去廁所吐了兩次。


   躺在床上,腦袋暈乎乎的,聽到隔壁傳來李素嬌嗔的聲音:猴急什么,還不知道小威睡沒睡呢。


   沒事,那小子喝的醉醺醺的,肯定睡著了。


   聽著兩人的對話,心如刀絞。


   這次去西藏,我帶回來一些專治那方面的藥,試了一下,真的管用。


   去給我接杯水,我把藥吃了,只要五分鐘就行了。


   真的? 李素聲音中掩飾不住的驚喜,隨后哀怨道:我也不想著你能多厲害,只要別跟從前似得就行。


   從她的話中,我知道了高翔原來是身體不行,怪不得說醫生不讓他喝酒。


   聽著兩人的對話,我拼命的想讓自己睡去,但是躺在床上只覺得天旋地轉,根本沒有睡意。


   這時,李素幽怨的聲音傳來,不過是刻意壓低的:你到底行沒行啊…… 快行了,再等等。


   雖然我還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但是經過蒼老師的教導,自然明白兩人的對話代表什么。


   過了幾分鐘,李素充滿渴望的誘人聲傳進我的耳中:到底行不行,你不會被騙了吧…… 行了,真的行了! 真的嗎?李素驚喜的回應道。


   此時,我的腦海里不禁浮現出他們倆一起的畫面,心痛的無法呼吸。


   就在這時,只聽到李素重重的嘆息了一聲:我就知道你被騙了,唉。


   不應該啊,我跟小芳……高翔話沒說完,連忙閉上了嘴巴。


   小芳是誰?給我解釋清楚! 我正準備接受他們在隔壁要那啥的現實,卻突然聽到隔壁兩人爭吵的聲音,心中可是樂開了花,只覺得兩人吵鬧聲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


   過去了有四五分鐘的時間,李素哭泣道:高翔,怪不得這兩年多你都沒有怎么碰過我,原來真的在外面有女人,你對得起我嗎? 我跟小芳只是普通朋友,信不信由你,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回到家還要受你的氣,你自己睡吧,我出去睡沙發。


   隨后,隔壁房間沒有了爭吵聲,隱約能聽到李素的啜泣聲,恨不得抓住暴打高翔一頓。


   我心愛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跟著他,有這么好的女人不知道好好珍惜,還在外面找女人,真是人渣一個。


   知道兩人已經有許久沒有真正發生過那種關系,我心里只覺得跟吃了蜜一樣,閉上眼睛美美的睡了過去。


   次日,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起身出了房間,看到高翔坐在沙發上抽著煙,臉色陰沉,明知故問道:翔哥,昨晚沒睡好啊? 怎么會呢。


  他強顏歡笑了一下,不再說話,繼續抽著悶煙。


   洗漱了一下,從衛生間里走出來,正看到李素端著飯菜,眼睛紅紅的,說道:小威(豁達大度),吃飯了。


   看著她憔悴的模樣,心猛然間痛了一下,卻絲毫沒有辦法。


   一頓飯在沉默中度過,剛吃過早飯,高翔說道:小威,我等下就走了,下次來咱們兄弟在好好敘舊。


   翔哥,不是說要多住兩天的嗎?怎么現在就要走啊?嘴上挽留,心中卻是歡喜不已。


   呃,公司打來電話說客戶的那批貨非常急,讓盡快送過去,我也沒有辦法。


  高翔也是一臉的不情愿,不過自然是裝給我看的,以為他們爭吵的事情我不知道似得。


   那只好這樣了,翔哥,等下我送你。


   臉上滿是不舍,心里卻是開心的想要跳起來,我當然知道他為什么這么著急離開,只不過是不能說破而已。


   在家里休息了一會兒,看了看時間,高翔起身跟我與李素告別。


   李素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而我則是暗暗竊喜,跟著高翔下了樓。


   小威,你嫂子就托你照顧了,她心情不好,你多勸勸。


   放心把翔哥,嫂子這邊沒事,你在那邊也要注意身體。


   邊走邊聊,我們說著一些沒有營養的話。


   就在這時,走來一個濃妝艷抹,身材肥胖的中年女人,攔住了我們,道:小伙子,問一下,認不認識一個叫李素的住在這里,H省人。


   沒等到我說話,高翔疑惑道:我是他男人,請問你有什么事情嗎? 你就是那賤貨的老公啊,你老婆勾引我男人,這件事情你要給我個說法,要不然今天姑奶奶跟你沒完。


   中年女人撕扯著高翔的衣服,我心中咯噔了一下,呵斥道:你不要瞎說,我嫂子才不是那樣的人。


   我瞎說?那婊子在鴻泰服裝廠上班,是褲子部的部門主管,我打聽的清清楚楚的。


  中年婦女的一番話,讓我不禁愣住了,高翔更是勃然大怒。


   大姐,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小賤人敢偷男人,我絕饒不了她!高翔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中蹦出了一番話,額頭上青筋暴起。


   聽了中年婦女的講述,才知道了原來她男人在鴻泰工廠上班,無意中發現了自己男人和李素的曖昧關系,在一番逼問下,她男人才算是招了出來,而我問她男人叫什么名字,她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臉上透著心虛。


   媽的,臭娘們,勞資辛辛苦苦的掙錢養家,那小賤人竟然給我戴綠帽子,看我怎么收拾她。


   翔哥,你別沖動,嫂子不是那樣的人,你別聽她瞎說,這女的就是故意陷害嫂子的。


  連忙拉住了怒氣沖沖的高翔,生怕他會做出什么不計后果的舉動。


   我會瞎說?那賤人不要臉,我還要臉呢,一個大男人連自己老婆都管不住,真是一個廢物,肯定是身體不行,那小賤人才會勾引我男人。


   你給我說話小心點,你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別讓我知道他是誰,勞資跟他沒完!被說中痛處的高翔指著中年婦女怒罵。


   口說無憑,你往我嫂子身上潑臟水,你別走,我要報警。


  我對著中年女人呵斥了一句,女人愣了一下,臉色微變,嘟囔著快步離去。


   小威,你別拉我,今天我要好好教訓那婊子! 翔哥,嫂子什么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她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的。


   我就不信人家會無事生非的污蔑那小賤人,要不是這事被我碰巧撞見,我還真不知道自己頭頂上帶著一頂綠帽子! 任我如何勸阻,都攔不住暴怒之下的高翔,回到了家門口,他踹門而入,指著沙發上一臉錯愕的李素道:臭娘們,怪不得嫌棄勞資,你竟然在外面偷男人! 李素臉色微變,有些心虛的看了我一眼,道:高翔,你不要血口噴人。


   (兩根一起插進去)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7488243.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6928412.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5225016.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5778389.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019374.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598327.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6054896.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4698870.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1073376.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4695583.html

本文鏈接:http://www.visforyou.com/qxygzmz/28.html

上一篇:

街頭做愛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