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karu shiina

hikaru shiina


劉玉婷有些懷疑,難不成自己真的誤會了這個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被這個家伙摸了屁股,心里又是一陣火大,自己從小到大什么時候吃過這樣的虧啊,哼,你一定是裝的,一定是知道這里是 女生 寢室,你要是敢亂來那就完蛋了。


  劉玉婷找 到了理由,對于 劉子洋的壞印象又認定了幾分。


  劉子洋出了女生寢室之后,尋到一個高年級的 男生問了自己的寢室位置,那里與劉玉婷的寢室就隔了一個操場,不過這操場還真是夠大,除了標準的四百米跑道之外,旁邊還有兩個小型的足球場,另外一邊還有不下二十個籃球場。


  “這就是大學,真是太爽了。


  ”劉子洋喜歡運動,最喜歡的就是打籃球,看著籃球場都是清一色的平整水泥地面,那是相當的滿意。


  繞過了操場,劉子洋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寢室樓,而他的寢室也在三樓,竟然也是三零四房間,與劉玉婷的一樣,還真是挺巧的。


  門上貼著名單,一共四個人,劉子洋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里面也是沒有人在,離開學還有五天,別人來的沒有那么早。


  屋里有些雜亂,地面上煙頭和廢紙遍布,床鋪上也是亂七八糟的。


  回頭把房門關上,劉子洋站到了屋子正中,閉目凝神,突然伸出右手,右手食指在空中連畫了幾下。


  一個小旋風突然憑空出現,而且詭異的在整個屋子里面轉了一圈,最后突然又散去,屋里的垃圾竟然就被這股小旋風聚集到了一起,雜亂的屋子也變得異常的整潔了起來。


  這自然是劉子洋搞出來的,劉子洋在一年前遇到了一個奇人,學了一個很厲害的能力,他可以布陣,現在他的能力還很弱,只能布幾種簡單的擺放,這種聚風陣就是他現在會的陣法之一。


  而他不怕熱,那也是一種陣法,不過那種陣法卻是布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裝了一臺空調,冬明夏涼。


  把垃圾掃到了門外的走廊里,劉子洋挑了左邊的下鋪,對于他來說,上鋪和下傅都是沒有什么區別,回頭別的室友來了,那時候大家再調整也不遲。


  劉子洋帶來的 東西并不多,一些換洗的衣服,一雙拖鞋,兩雙運動鞋,另外就是一個筆記本電腦了。


  這電腦雖然只是普通的國產貨,價錢也才兩千多塊,但是對于劉子洋來說,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奢侈品,要不是上大學,家里也不會給他買的。


  寢室里面除了左右兩個上下鋪之外,另外還有四個桌子,桌子上面還有書架,下面則是兩個箱子,上面有鎖扣,但卻是沒有鎖。


  生活用品劉子洋還是缺了不少的,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買,以前都是父母安排好,他從來不用管,現在就像是他自己過小日子一樣,什么都要他自己去買了。


  鎖上了房門,劉子洋背著筆記本出了寢室,自己就這么點值錢的東西,放到寢室里面要讓人偷了,那哭都沒有地方哭了。


  剛才他進學校的時候,就在女生寢室樓附近看到了一個大型的超市,這時候直接奔向了那里,在里面買了一個暖水瓶,買了一個玻璃茶杯,另外還有牙具和被子。


  “真他娘的貴。


  ”走出了超市,劉子洋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超市里面的東西明顯比家鄉那里的貴了不少。


  出了超市,劉子洋發現從女生寢室之間的一條小路,從小路走過,然后穿過操場就可以回寢室了,可比繞操場近了不少,劉子洋就順著那小路向寢室走去。


  每一所大學都有一景,那就是女生寢室的窗戶,跑過女生寢室樓下,幾乎每一個男生都會偷偷的往上瞄幾眼,如果運氣好的話,就可以看到一些不錯的風景。


  偶爾能從開著的窗戶里看到里面走動的女生,運氣好的話,還能看到別樣的風光,比如穿的衣服很少,比如晾曬的衣服內衣什么的,這都能給男生們無限的遐想。


  劉子洋看的很過癮,看的很投入,對于一個小處男來說,女生寢室那絕對是一個值得憧憬的地方,如果有機會,她真的想去女生寢室一觀真正的風光。


  劉子洋實在是太專注了,而且還專注于幻想之中的事情,但卻是忽略了身邊的美妙風景,(兒童智力故事)一直仰頭看著女寢室那邊,卻連迎面走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孩,竟然也沒有看到。


  過來的這個女孩叫蘇 小彤,離著很遠就看到劉子洋在那里仰頭看女生寢室,對于這樣的男生,蘇小彤一向是相當的鄙視,而且蘇小彤還是那種嫉惡如仇,性格火爆的,如果她有能力,一定一腳把這樣的男生當場踢死。


  蘇小彤的疾惡如仇不但是體現在對劉子洋的鄙視上,此時一個東西更是讓她的個性展現的更加淋漓盡致,一條黑乎乎的 毛毛蟲竟然就在路上爬過,那一身長長的毛不但讓人看著惡心,而且還是讓人不敢亂動于他。


  一般女孩子都會怕蟲子,反應大多是一聲尖叫,然后就是躲得遠遠的,但是蘇小彤的反應卻與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同,她也一樣害怕,也一樣扯著嗓子大聲“啊!”的尖叫,但是她不是躲,也不是跑,而是迅速的抓起了一件東西向那只黑乎乎的毛毛蟲身上砸去,如此丑陋的東西,竟然敢來嚇她,那她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啪!”一聲脆響,碎玻璃四濺,但那丑陋的毛毛蟲還依然悠哉游哉的爬著。


  “你這個死毛毛蟲,竟然還不死。


  ”蘇小彤怒吼了一聲,順手又抓起了一件東西,毫不猶豫的,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砸向了那只毛毛蟲。


  “啪!”又是一聲脆響,那只本來很快就要脫去這一身丑陋的形象,就要化成一只美麗蝴蝶的可憐毛毛蟲,與一只玻璃杯,一個暖水瓶一樣粉身碎骨。


  “哼哼,討厭的毛毛蟲,竟然擋本小姐的路。


  ”蘇小彤這時很牛X的甩了一下頭,拍了拍手,就像是打了一場大勝仗一樣,趾高氣揚的向前走去。


  劉子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個女生也是太牛X了,對一只可憐的毛毛蟲下這樣的狠手,最主要的是她砸毛毛蟲的兩個 杯子是他的,還是剛剛買的,這位女生給 摔了之后,竟然連一句道歉的話也沒有說,還對著劉子洋瞪了一下眼睛,就像劉子洋摔了她的杯子一樣。


  “喂喂!”劉子洋一下箭步沖了過去,攔住了蘇小彤,不過當直面蘇小彤,看到蘇小彤的相貌之時,他不由眼睛一亮。


  蘇小彤是一個美女,而且還是這個學校里面非常有名的美女,在校花榜上,那也是榜上有名的,一米六二的身高雖然不是特別的高挑,但是身材卻是特別的勻稱,圓圓的臉蛋上,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很是靈活,在長長的睫毛映襯之下,更顯的即漂亮,又充滿了靈氣,這是一個看起來極為討人喜歡,從長相上可以用可愛來形容的一個美女。


  不過此時蘇小彤的眼睛里,卻是帶著不屑和煞氣,冷冷的看著劉子洋,道:“干什么?”“我……”劉子洋被蘇小彤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道:“你問我要干什么?”蘇小彤冷哼出聲,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樣 的人,沒事齷齪的就想偷看女生寢室,看到美女,就想過來搭訕,告訴你,本小姐沒心情搭理你,趕緊該干嗎干嗎去。


  ”不屑的連看也不看劉子洋一眼,手一擺,竟然就想從劉子洋身邊走過去。


  劉子洋差點一頭栽倒,長這么大,他女同學也不少,可是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條的美女,這都什么人啊,把別人的兩個杯子摔了,竟然連一聲道歉也不說,還反過來對他一通數落,連忙又搶上一步攔住了蘇小彤。


  “你還想干什么?”蘇小彤惡狠狠的看著劉子洋。


  “你難道沒感覺到你剛才砸蟲子的時候摔了東西嗎?”劉子洋比蘇小彤高了多半個頭,這時候居高臨下,即是可氣,又是好笑的瞪著蘇小彤。


  “關你什么事?”蘇小彤沒好氣的回了劉子洋一句,但還是下意識的看了看后面那個毛毛蟲葬身之地,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又看了看劉子洋空空的雙手,“嘿嘿……這個……”蘇小彤干笑了兩聲,臉色有些尷尬,正想道歉,但卻是發現劉子洋的目光正賊兮兮的往她的衣領里面看,那點歉疚之意頓時化為烏有,眼睛一瞇,從牙縫里面擠出了幾個字,道:“好看嗎?”“好看!”“什么顏色的?”“粉色的。


  ”蘇小彤再也忍不住了,一瞪眼睛,跳著腳喝道:“你這個臭無賴,在這里偷看我,我還沒跟你算賬呢,摔你兩個杯子你還嘰嘰歪歪的,我就摔你杯子了,你能怎么樣?”劉子洋本來占理的,但是剛才無意中看到蘇小彤領口里面的風光,頓時有些失神,這時卻讓蘇小彤占了理,知道這杯子只能是白摔了,不過蘇小彤這種機關槍一般的數落,還是讓劉子洋很是不爽,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切,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你還看?”蘇小彤一掐腰,要殺人的目光狠狠的瞪著劉子洋。


  “本來想看的,不過充其量就是一個A,實在沒興趣再看了。


  ”“混蛋,我是B好不好!”讓劉子洋如此侮辱,蘇小彤頓時瞪著眼睛吼了起來。


  劉子洋更是一臉的不屑,道:“得了吧,不用摸,我都知道你那是A,還說是B,我看那得添不少海綿吧。


  ”“你還想摸?”蘇小彤更氣了,一挺胸脯,惡狠狠的喝道:“來啊,你摸啊,你要是男人你就摸。


  你不摸,你就是沒卵子的娘們。


  ”平時蘇小彤這樣氣勢洶洶,男生肯定會被嚇跑的,但是今天只可惜她遇到了劉子洋。


  就當她往劉子洋的面前走了剛剛一步的時候,劉子洋這個牲口突然就伸出了那一雙罪惡的爪子,惡狠狠的,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的,狠狠的就在蘇小彤的兩邊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后還不待蘇小彤有任何的反應,他已經是撒丫子就跑,眨眼之間就已經是跑出了十多米遠。


  “不用謝我,下次再想讓人摸的時候,還可以找我啊,這次不收費,下次給你打八折。


  ”扔下了一句能氣死人的話,劉子洋就不見了蹤影。


  “啊!”這一聲慘叫聲,是蘇小彤憋了好半天才叫出來的,自己這里可還是一塊未經開發的處女地,現在竟然就讓一個無恥的家伙給摸了,而且……蘇小彤 用力的揉了揉,嘴里連吸了幾口氣,還抓的這么痛啊!劉子洋一溜快跑的回到了寢室里,心里這叫一個得意,這叫一個爽,他本來不是一個很調皮的男生,但是剛才蘇小彤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或者說劉子洋本就是一個調皮的男孩,只不過讓高中以前的壓力把他的那種調皮完全壓抑住了,這時候沒有人管他了,他的那種調皮就再一次的體現了出來。


  “反正是你讓我摸的,又不怪我。


  ”劉子洋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感覺,臉上滿是蕩漾的笑意,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哦,同樣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今天都摸到了。


  “還是胸部軟啊。


  ”劉子洋對比了一下手感,自己嘀咕了一句,這不是廢話,要是屁股也有胸部那么軟,那就不是屁股了。


  蘇小彤這時剛剛走進寢室,就連打了幾個噴嚏,同舍的室友 李玲玲對著蘇小彤眨了眨眼睛,道:“小彤啊,這又是哪個帥哥在念叨你呢。


  ”蘇小彤氣呼呼的坐到了床鋪上,抓起了自己的一個熊布絨娃娃,狠狠的打了幾下,然后就撲到了床上,用力的捶打著床鋪,抓狂的叫道:“混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別讓我再逮著你,要不我一定會殺了你,一定會殺了你!”李玲玲還從來沒有看到蘇小彤這樣,嚇了一大跳,迅速的過來坐到了她的床邊,拍著蘇小彤的肩膀,道:“小彤,你這是怎么了,快跟我說說。


  ”“啊啊!”蘇小彤用力的扯著自己的頭發,大叫了兩聲,咬牙切齒的說道:“剛才有一個混蛋,他竟然敢……抓我的胸。


  ”李玲玲夸張的瞪大了眼睛,道:“啊!不會吧,你的胸我還沒摸過呢,我真是虧大了,快點告訴我,是誰,我 去找他拼命去。


  ”“我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是誰,所以才氣的要發瘋呢。


  ”李玲玲這時疑惑的看著蘇小彤,道:“小彤,你這是遇到色狼了?”“對,就是色狼,一個大色狼。


  ”李玲玲更是迷惑了,道:“色狼就只襲了你的胸,然后就放過你了?”“廢話,在學校里面的小路上,他還敢把我怎么樣?”“在學校里,竟然是咱們學校里面的學生。


  ”李玲玲這下子才真是極為驚訝,學校里面追求蘇小彤的人很多,但是要說敢這么大膽直接襲胸的,那還真是沒有,畢竟這樣的事情要是讓學校知道了,那肯定就是開除了,那與追求女生就是兩碼子事了。


  “你把事情的經過跟我說一遍。


  ”李玲玲感覺這其中好像有些隱情,頓時追問了起來。


   馬老板嘿嘿笑著,吭哧吭哧的喘著氣,像一頭發情的驢似的。


  被下藥的 唐柔,根本聽不清馬老板的話。


  可我卻目瞪口呆, 表哥去會所找小姐?在印象中,表哥和唐柔一直很恩愛,兩人都快到了結婚的地步。


  不過轉眼一想,不管多極品的女人,面對的時間長了,總有膩歪的一天。


  站在男人的角度,出去偷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這里,我繼續看向對面的馬老板,他從公文包里面掏出一顆藥,放到嘴里面吃下去了,沒過幾分鐘,便有了不小的反應那家伙大的恐怖。


  “今晚弄死你這個小妖精,可把我饞死了。


  ”馬老板放下唐柔的雙腿,抱著她走到客廳的衛生間,準備……進去后,馬老板把唐柔放到洗漱臺上,下面的家伙,剛好對準了唐柔泛濫的芳地。


  我瞪大眼睛,舍不得眨一下。


  今晚的唐柔,太誘惑了,兩條黑色美腿夾住馬老板的腰,一只手摸到自己衣服里面。


  “好癢,我要。


  ”現在的唐柔,已經沒有一絲理智了。


  馬老板沒有關門,我悄悄的去廚房里面找了一根搟面杖,提在手里,心里也踏實不少。


  慢慢摸到門口,我小心注視著里面的情況。


  馬老板已經一把扯掉了唐柔的蕾絲小內內,而且還是紗質透明的,縫隙中,正在流淌著清泉。


  看到這一幕,我知道自己如果還不出手,唐柔就被眼前這個死 胖子侮辱了。


  就在他準備扶著那丑東西進入唐柔的 身體時,我兩步大跨進衛生間里面,照著他的腦袋狠狠砸下去。


  咣!咣!兩棒子全部掄到馬老板的后腦勺。


  他抱著頭像狗一樣哀嚎出來,手指縫隙里面全是血液。


  “滾!”我大吼了一聲,大棒子又往馬老板身上掄了幾下,沒敢砸頭了,害怕把人打死。


  做這種事,玩別人家的老婆,本來就心虛,被我撞見,馬老板連忙提起褲子, 拿著公文包跑了。


  跑出表哥家的時候,這個胖子回頭深深看了我一眼,似乎要記住我長什么樣子。


  我一直追了出去,看見馬老板上了一輛寶馬X6狼狽離開,這才提著搟面杖回到家里。


  唐柔依然坐在洗漱臺上,只不過我進來時,看見她把手放到了下面,嘴里開始嚶嚀出來,我親眼看著她的手指,一寸一寸的被吞沒。


  親眼看著她自己弄,那種場面別提多帶感了。


  “小剛,是你嗎?”唐柔迷離的雙眼半睜半閉的,這下真的沒有一丁點理智了。


  她想要從洗漱臺上下來,接過兩腿一軟,往地面摔去。


  還好我眼疾手快 把她抱在了懷里,這一下,感覺到懷里充滿彈性的柔軟身軀,心里大為來火,下面的那活兒,隔著褲子頂在唐柔的要害上。


  唐柔就像一條八爪章魚,用力的抱著我,不斷用下面磨蹭我。


  “柔柔姐,別這樣。


  ”我口干舌燥,內心猶豫到了極點。


  說實話,此刻我恨不得把她按在地上,狠狠抱著她的雙腿弄一回,可是僅剩的理智告訴我,唐柔是表哥的女朋友,我不能對她有非分之想。


  而唐柔的舉動,一點點蠶食著我的理智。


  她拿著我的手從領口放進去,頓時抓住了一個白兔,大的一只手都握不住。


  上面是驚人的彈性,那種感覺無法形容,好像電流流過我的全身。


  “小剛,快點弄我,我受不了了。


  這是什么酒?后勁兒好大。


  ”唐柔抱住我,她的小手隔著自己的衣服,抓住我握著大白兔的手,用力的揉。


  我從來沒有見過唐柔這么一面。


  她火辣的身體,惹的我血脈噴張,理智逐漸的消失。


  緊跟著,一只冰涼的小手,深入我的褲子,一把握住了我的下面。


  她輕輕的套弄起來,雙眼水汪汪的:“小剛,你什么時候這么大了?”我繃緊身體,嗓子快冒煙,滿腦袋里面只剩下唐柔的嬌軀,以及那兩條被黑色絲襪緊緊包裹的大長腿。


  “柔柔姐,不要。


  ”我還在做著最后的抗爭。


  要是真和她發生關系了,以后我該怎么面對表哥,該怎么面對她?這樣做,是趁人之危。


  在我苦苦掙扎的時候,唐柔一把落下我的運動褲,下面的兄弟立刻暴露出來。


  唐柔看呆了,我清楚看見她眼里閃過精光。


  幾秒后,她握著我的兄弟,微微張開了 小嘴往這邊湊來。


  唐柔的小嘴上還涂了妖艷的口紅,烈焰如火,紅的刺眼當她張開小嘴的時候,我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骨頭也跟著酥麻起來。


  腦袋里面有一道聲音,快進去,你在怕什么?錯過今晚,以后你都沒有機會了。


   小北,你這個慫貨,有色心沒色膽。


  仿佛有一只小惡魔,正在鼓動著我。


  只要我往前一挺身,我昂頭挺胸的那活兒,就能進入唐柔的小嘴。


  唐柔口中如蘭的氣息,撲打在我的小腦袋上面,我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


  該怎么辦,今晚我要是忍不住碰了唐柔,那就是趁人之危,而且我都不敢想象明天會面對什么?如果把唐柔換成另外一個女人,我會毫不猶豫的塞進去,但唐柔可是表哥的女朋友啊,還有幾個月就要結婚了。


  她傲人的雙峰,快要把衣服撐爆。


  地面上,是早已泛濫的河流,河水流的到處都是。


  看著她如瀑布一樣的卷發,性格迷人的臉龐,嬌艷欲滴的小嘴,我下面又長大了一輪。


  我眼睛都快噴火了,顫抖著手,碰了下唐柔的小嘴,接著觸電似的收回手。


  我還是不敢碰唐柔。


  我們之間有一道鴻溝,不能跨越。


  就在唐柔小嘴快要把我吞下去的時候,我連忙往后退了幾步。


  我瘋狂的跑出衛生間,回到房間里面把門關上,心臟砰砰的狂跳。


  只差一點,我就能徹底占有唐柔迷人的身體,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不是做夢都能弄了她么,而且還是穿著絲襪的時候。


  可是那樣做了,我就再也沒有退路了。


  我可以肯定,那個死胖子給唐柔下藥了,所以今晚的唐柔,根本無法思考。


  我也不知道在最后一步退縮,是好還是壞?心里面,一個異樣的念頭浮現,萬一我弄了唐柔之后,她沒有拒絕,也沒有找我的麻煩呢?表哥滿足不了她,她內心里肯定很想要吧?如果她不抗拒我,是不是以后表哥不在的時候,我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弄她?我搖了搖頭,心里暗罵自己的是個畜生。


  “袁小北,你就是一個慫貨。


  ”我小聲的說了句,快速讓自己冷靜下來。


  好不容易安靜下來,我深呼吸兩口,轉身走了出去。


  唐柔正在脫衣服,很快就一絲不掛,只剩下兩條雪白大腿上的黑色絲襪。


  我害怕自己克制不住,抱起唐柔往我房間里面走去,最后把她放到地面,打開花灑往她身上澆冷水。


  冷水順著唐柔的卷發流下,唐柔迷離的眼神,逐漸睜了開來。


  我松了口氣,果然有用。


  只是被水浸濕的絲襪,卻更加充滿了致命的誘惑。


  我發誓,真的想把唐柔抱在懷里,狠狠的和她水乳交融。


  幾分鐘過去,唐柔徹底清醒過來。


  她迷茫的看著四周:“我在哪兒,頭好痛。


  ”“我不是在陪馬老板喝酒嗎,怎么會在這里?”嘴里念了幾句,唐柔好像回想起什么,臉色狂變,唰的回過頭,看見我時,她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脫光了,兩個滿頭傲然矗立,上面還沾著一些水珠。


  啊!唐柔的尖叫聲,差點把我的耳膜刺破了。


  我趕緊開口:“柔柔姐,你沒事吧?”安靜了幾秒,唐柔站了起來,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眼睛也紅了:“袁小北,你這個禽獸,居然趁我喝醉了輕浮我,等你表哥回來,我一定會告訴他。


  ”我臉頰火辣辣的痛,心里別提多委屈了。


  媽的,為了她,我不光得罪了一個老板,更是在關鍵時候忍住了沖動,幫了她這么多,居然說我打她的主意?可是就現在的場景來說,不管是誰都會誤會,我手足無措的拿著花灑站在原地。


  心里只希望她沒有忘記剛才發生的事情。


  唐柔用力把我推開,我沒站穩,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眼淚都疼出來了。


  心里那個火,早知道剛才直接把她上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咬著牙齒,不知道該不該去找唐柔解釋一下?想了想,就算這個時候去找她解釋,她也聽不進去吧?我換了一套衣服,坐在床邊,心里七上八下的。


  要是表哥回來,唐柔真的告訴他,說我趁她喝醉了想要非禮她。


  那時候,表哥一定會把我趕出去吧?況且我有口難言,這種事根本解釋不了。


  好在表哥大半夜都沒有回來,看樣子又要加班了,我不禁松了口氣。


  決定等唐柔冷靜一下,再去找她,把來龍去脈解釋出來,至于她信不信,我也沒有辦法。


  快到凌晨四點多的時候,我房門被人敲響了。


  起來開門一看,身穿一套睡衣的唐柔,滿臉歉意的站在門口。


  我裝作什么都沒看見的樣子,小聲的問是不是表哥?唐柔抿了抿嘴,她的頭發還有些濕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都換了只穿著一件白色睡衣,那種材質類似于蚊帳那種,接近透(左手握右手)明。


   可我的消息,并沒有發過去,而是直接提示我,對方拒收我的信息。


   我看著手機上面的提示,整個人的呼吸,都有點兒滯帶…… 玥玥,這么就把我拉黑了? 縱使我剛才已經說了和玥玥 分手


   可知道她要借這種錢,我馬上就要來阻止她,告訴她里面的那些內幕。


   這個拒收的消息提示,卻像是一個巴掌一樣,狠狠的扇在我的臉上,啪啪作響。


   讓我覺得自己可笑,也可悲到了極點。


   死死的捏著手機, 我心里面越發的壓抑,也越發的難受。


   憑什么我對玥玥那么好,什么都滿足她,什么都給她,她卻要這樣對我? 明明是她錯了啊,她找了別的男人,還罵我是窩囊廢,給我帶了綠帽子,還要拿我的錢…… 我甚至剛好都決定好了,她要用錢,我這里有兩千多,甚至我還可以問 飛哥去借,都不能夠讓她借這個錢。


   可她的做法,卻讓我心,涼了個透徹。


   我已經夠犯賤了,再繼續犯賤下去,有什么意思? 出神的片刻,已經過去了幾分鐘時間。


   我怕飛哥繼續催我,我現在也不能直接水了他。


   玥玥做的絕,我現在也沒有必要再讓自己更卑賤。


   所以我重新注冊了一個微信賬號,然后加了玥玥的號碼。


   幾乎是一瞬間,好友就通過了。


   然后玥玥發過來消息問:你是飛哥的人? 我看著那個頭像,心里面卻絞痛了一下,強忍著這些情緒,我發了一個恩字。


   然后按照飛哥給我文檔的內容,先問她是為什么需要借這筆錢。


   玥玥回答我,是家里面人生病了,急用兩萬塊。


   同時她還發了一個哎字,同時說她本來也不想借這個錢的,她有個男朋友,想問他借錢。


  結果他卻當場就變了臉,還和她說分手,她算是看清了這種男人。


   我看著玥玥的這些話,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強忍住心中的那些怒氣,我覺得自己以前真特么的是瞎了眼睛,怎么會喜歡上她這種女人。


   死死的捏著手機,指關節都發白了之后,我才發過去消息,讓她拍自己沒穿衣服的 照片,同時要拿著身份證,學生證,不能遮住任何部位,并且把家庭住址,父母信息都發過來。


   等我們核查一遍之后, 就會下發借款了。


   我說完之后,那邊馬上就回過來一個字,說好。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吧,幾張照片發了過來。


   我和玥玥在一起那么久,都沒看到過她的身體,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拿到她的照片。


   玥玥的身體,比之李雪更加的豐滿,更加的誘惑,高聳的上圍,粉嫩的蓓蕾,以及微卷的長發落在雙肩上。


  她臉色還有些羞紅。


   甚至我有一種感覺,李雪是那種青蘋果。


   而玥玥,則是已經是熟透了的櫻桃。


   看著照片,我就又想起來了今天在酒店的那些聲音。


  心又開始痛了起來。


   我沒有再看下去,只是和玥玥說了句,信息核查完了之后就會下款,讓她等著。


   玥玥連續給我發了兩個謝謝過來。


   我不再理會她了。


   同時我把這些照片,發給了飛哥。


   飛哥很快回給我消息,說我這件事情辦得不錯,同時他告訴我,先休息兩天,他會繼續給我安排任務。


   我欲言又止,照片發出去,我就有些(豁達大度)后悔了。


   雖然沒有和玥玥在一起,可她以后肯定還不起錢的。


   到時候,飛哥會怎么對她? 想到這里,我又狠狠扇了自己一個耳光,玥玥只是把我當成傻子,我為什么要一直這么賤,這樣對她好? 把那些犯賤的情緒壓抑了下去,我心里面煩悶的厲害,也睡不著覺。


   周圍一安靜,我心就疼得要窒息。


   想著玥玥將要面對的下場,這算是報應? 最后我在 宿舍里面待不下去了,就跑到學校外面的燒烤攤上,點了一堆的啤酒和烤串,喝成了爛醉,已經到了晚上十一二點的時候,才重新回去宿舍。


   推開宿舍門進去的時候,其他的人都在床上玩兒手游,有的在看電影。


   我晃晃悠悠的往我床邊走,最后一屁股坐在床上,頭疼欲裂。


   我對床,是個胖子,叫做王石,他目瞪口呆的看著我,說了句:握草,林銘你被帶綠帽子了?喝成了這個樣子?你沒事兒吧? 胖子的這句話,要是我清醒的時候,我肯定能分辨出來,他在開玩笑。


   可是我這個時候,心里面正因為玥玥的事情難過窒息,他的話,就讓我變成了被踩了尾巴的貓。


   我直接就站了起來,死死的盯著胖子,一句話都沒說,直接就撲了上去,死死的掐著脖子,紅著眼睛罵著操.你媽,你說什么? 胖子被我掐的臉一下子就紫紅了,然后他臉上的肥肉都有點兒因為驚慌而顫抖,因為被我掐著脖子,他半天也沒憋出來話。


   宿舍里面的人都沖過來把我們拉開,有人也在罵我,說林銘你他媽的別撒酒瘋,胖子和你開玩笑呢。


   我不知道被誰推了一把,直接摔倒到了床上,胖子是在開玩笑,可他真的戳到了我心里面最痛的地方了啊,我頭埋在被子里面,眼淚一直往下掉,我沒起來,我怕被人看見,我丟不起這個人。


   酒意再次上頭,伴隨著睡意,我干脆直接就睡了。


   臨頭耳邊還聽到聲音,在罵罵咧咧的說:胖子,你別管這個傻.逼,酒品不行,喝個幾把的酒。


   不知道睡了多久,當我醒過來的時候,陽光已經很刺目了。


   宿舍里面一個人都沒有,我頭還是脹痛的厲害,去洗了把臉,清醒了之后,我離開了宿舍,去了教室上課。


   我不是傻子,玥玥已經背叛了我,我和她不可能了。


   她已經害得我一屁股債,我不能再因為他,把學業給毀了。


   同樣我昨天想過不給飛哥干了,但這樣的話,我也沒錢還別人的錢,我現在沒退路,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


   到了教室之后,別人看我的目光都怪怪的,我還聽見有人似乎在議論我,說我的名字。


   角落里面,坐著胖子,他和宿舍其他幾個朋友坐在一塊兒說話,時不時抬頭看我。


   我心里面不自然,有點兒不敢直視胖子的目光,清醒了之后,我就知道昨晚我太過分了。


   同樣我也明白了,班里面的人這樣看我,肯定和我昨晚上撒酒瘋有關。


   回到座位上坐下之后,同桌還把她的課桌,稍微和我分開了一點兒,就像是怕我似得。


   我沒說話,低著頭,拿出來書胡亂翻。


   之后的兩天時間,我都是這樣渾渾噩噩的過去的。


   第三天,是周六。


   我很早就接到了飛哥的電話,他告訴我,他給我發了地址,讓我中午之前到地方,他請了不少這一行的朋友吃飯,順便帶我去見識見識,交流下經驗,也算是對我這兩天任務完成的不錯的犒賞。


   我覺得有點兒惶恐惶恐的,現在給飛哥干,只想賺夠了錢還債,可我卻有種另外的感覺,就像是正在泥足深陷一樣。


   現在我卻不敢說了,飛哥已經請了人,而且以前我跟他混過,知道他的脾氣,我水了他,他會找人弄死我。


   答應下來之后,飛哥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時候,時間已經是十點半多了,我的確也收到了飛哥的短信,他給我的地址,都在城中區的位置。


   我趕緊起床,換好了衣服之后,去洗漱。


  十幾分鐘之后,我就跑出去了宿舍,然后往校門外面趕去。


  
https://twassad.weebly.com/7265160.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8454254.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9714562.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7015244.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5128291.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2418031.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6133251.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791185.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4383425.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601228.html

本文鏈接:http://www.harborcityphotobooths.com/qxygzmz/796.html

上一篇:

ダブルディルド

下一篇:

iptd380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