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前戲應該怎么做 森沢 かな 飯岡 かなこ

森沢 かな 飯岡 かなこ

森沢 かな 飯岡 かなこ


從醫院出來,我帶著 蘇茜回家了,在路過公司的時候,我問蘇茜要不要進去看看,但是被拒絕了。


  等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我很快又得去接 張建國


  “嫂子,你先回去把,我去吧 張總接過來。


  ”拿著蘇茜的東西,我給蘇茜打開車門,就讓她回去了。


  臨走前,蘇茜叫了我一聲,我一回頭,忽然感覺嘴唇上傳來一陣溫熱。


  軟軟的,薄薄的感覺,香香甜甜,只是一下就讓我沉迷其中……就在我回味這一吻的時候,蘇茜已經進了家門。


  “ 強子,早點回來,我……我等你。


  ”說著蘇茜的臉(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越來越紅,到最后說等我的時候已經細若蚊吶。


  我嘿嘿一笑,開上車就直接往鎮上趕去。


  這一下午可幫我給熬壞了,我恨不得趕緊天黑,然后跟蘇茜那啥。


  可是剛下班,我就看到張建國意氣風發的朝我走過來。


  “強子,先回家接上你嫂子,等會去城里一趟。


  ”說著,張建國就已經上車。


  我心里狐疑,但還是點頭。


  本來蘇茜回到家后就打扮的很漂亮,似乎 是在等待我回去一樣。


  可當她聽到要去城里時,先是一愣,旋即興奮起來。


  不過她眼底的一抹失望卻是我這個有心人輕易就能察覺到的。


  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了手機鈴聲……是張建國的手機響了。


  我看他接通電話時那一臉興奮的樣子,是在想不明白他今天為什么突然會這么反常。


  只是這些不是我能過問的,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就行。


  可能在不知情人的眼中,我是張建國的心腹之人,只有真正了解內情 的人才會知道我只不過是張建國養的一條狗而已。


  想當初我是為什么跟張建國,這些他可能還不清楚。


  接完電話,張建國就開始催促蘇茜:“媳婦,你收拾好了沒?快點啊, 王老板他們已經出發了。


  ”我看到張建國臉上有一些不耐煩,看來這個王老板對他很重要。


  我是知道這個王老板的,在南城做房地產生意,跟張建國合作密切,但我從來沒看到過張建國對王老板這么熱情過。


  “好啦,我知道啦,這就來。


  ”說著,蘇茜從臥室出來。


  這時蘇茜已經換上了一件比較保守的衣服,把她胸前白花花的地方遮的嚴嚴實實的。


  我不知道蘇茜為什么會這么做,但是她既然這么做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強子,開車,今天去開那輛大奔。


  ”張建國過去挽住蘇茜的手,對我說。


  我應了一聲,就去開車了。


  等到了城里時,張建國讓我開車去 名豪KTV。


  名豪KTV是我們縣城里最豪華,最上檔次的一家KTV了。


  能來這里消費的人都是縣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當然價格也隨之高漲起來。


  在這里消費,動輒就是上萬元,不是一般人能消費的起的。


  不過在有錢人眼里,消費幾萬塊并不在乎,相反他們還很喜歡這種一擲千金的感覺。


  而且這里能吸引那么多有錢人來,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在名豪KTV你只要有錢,還可以享受到那種服務,之余能不能出臺過夜,那就看你的腰包夠不夠鼓了。


  我剛把車開到名豪,頓時有兩個服務員一樣的人迎了上來。


  “張總,王總讓我們在這等您跟夫人。


  ”那個服務生上來看都不看我一眼,打開車門就對張建國說。


  這種事已經司空見慣了,談不上厭惡跟反感,但這種總不被人放在眼中的感覺很難受。


  這種感覺是我在張建國手下給他當司機后才產生的,想以前我在服役的時候,也算是其中的嬌楚。


  可我還是犯了錯誤,才從中退役回來。


  “好,給我把車停好,強子我們走。


  ”張建國從車里出來,很紳士的挽起蘇茜的藕臂。


  我也從車里出來,把車鑰匙扔給那個服務員,我跟在張建國身后。


  看著 挽著蘇茜 手臂的張建國,我不由得心生嫉妒。


  為什么不能是我挽著蘇茜的手臂?不過蘇茜的反應卻是讓我挺欣慰的,她雖然被張建國挽著胳膊,可她臉上沒有絲毫幸福的感覺。


  “張總可算是把你給盼來了,現在好了,有人支持大局了,看來我們的大事馬上就能成了。


  ”剛進大廳,忽然就傳來一道油膩的聲音。


  我順著傳來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肥頭大耳的是男人正站在不遠處看著我們。


  看到那個人,蘇茜臉上不是很好看,但是張建國卻很激動。


  “王總,想死你了,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們先去吃飯吧,等吃完飯再回來談合作?”張建國笑著對 王胖子說。


  “既然張總有安排,那就按你的安排好了,不過這嫂子是越來越漂亮了啊,張總福氣不淺啊。


  ”王胖子色瞇瞇的掃視了一番蘇茜, 說道


  看著這死胖子的眼神,我恨不得把他的眼睛挖出來喂狗。


  只是我知道我現在肯定不能著急,我要是著急,且不說能不能傷到王胖子,單單是他身后的那兩個人都不好對付。


  蘇茜有些惱怒的瞪了一眼張建國,就對我說:“陳強,先送我去酒店,今晚我就跟李霞吃飯了。


  ”她這句話看上去好像是再給我說話,其實是在給張建國說。


  我回頭看了一眼張建國,只見張建國面露不悅,不過王胖子這時候看上去好像一個好人一樣,勸說了兩句,張建國才讓我去送蘇茜。


  從名豪KTV出來,蘇茜長舒了一口氣。


  “強子,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跑出來,為什么要讓你去送我嗎?”蘇茜臉上帶著哭腔,我不知道她這 是怎么了。


    他怎么 也沒想到,自己經常撒尿的角落竟然藏了個人,還是個 女人!  被王 小野發現,鄭 紅梅索性也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畢竟這種充滿尿騷味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可她剛從黑暗中走出,頓時感覺到了王小野那炙熱的眼神。


    定住神的王小野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女人,他沒想到偷窺自己的竟然是 村長的大兒媳婦鄭紅梅,她身上穿著的薄紗T恤被雨水浸濕后,里面黑色胸罩清晰可見,胸脯將薄紗撐起,格外誘人。


    可真正吸引王小野的不是這,而是下身那兩條筆直光滑細膩的玉腿,剛才因為王小野來的不是時候,所以鄭紅梅根本來不及穿褲子。


    躲到那角落中后,更不敢穿,怕發出動靜被王小野給發現。


    所以她現在站在王小野面前,兩條幾乎無遮攔的玉腿直接顯露在了他的眼中,看得險些讓王小野鼻孔噴血。


    感覺到王小野炙熱的眼神,鄭紅梅短暫的慌神后,目光突然落到了王小野小腹下那再度產生反應的地方,眼中透著一絲貪戀和渴望。


    “臭小子,你這大家伙可真壞,竟然想尿姐姐一臉……”  毫不在意王小野炙熱的目光,鄭紅梅突然上前一步,香軟的身子一下貼到了王小野身上。


    感覺到那異樣的磨蹭,他紅著臉,慌亂不堪地叫道:“梅姐,你咋在這里?”  “姐姐等你呀……”鄭紅梅看著王小野的反應,咯咯一笑,突然湊到了他的耳邊,吹了一口熱氣,溫熱的 身體幾乎貼到了他的身上, 忍不住伸出了手。


   這一瞬間,王小野全身的血液就好像全部奔涌向那個地方,他叫道:“姐,你快松開,我受不了啊!”  “這就受不了了,姐姐還想試試你這大家伙,沒想到你這么不中用。


  ”  鄭紅梅非但沒有松開手,反而更加用力,疼的王小野懵了一下。


    可轉念一想,他的心一下火熱了起來,一臉戲謔地看著鄭紅梅潮紅的臉蛋:“姐,你敢試試?”  “姐啥沒見過,有什么不敢!”一臉潮紅的鄭紅梅,看著這嚇人的家伙,喉嚨咕咚一聲,心中的那一絲忐忑很快就變成了渴望……興奮之下的鄭紅梅不自覺的一用力,王小野本能一聲悶哼,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激蕩著他腦海,險些就被她這一下給捏崩潰,連忙伸手抓住鄭紅梅的玉手。


    “怎么,你小子不敢了。


  ”被他這么一阻止,鄭紅梅挑釁似地看著她,粉舌舔舐了一下嘴唇,動作分外勾人。


    鄭紅梅這么一說,王小野頓時不干了,看了一眼廟外,臉漲得通紅連忙開口解釋:“姐,這破廟人來人往的不安全,外面的雨差不多停了,要不去前面的荒廢的 果園?我記得里面可還有一張床……”  “行,今天你最大,姐聽你小子的。


  ”鄭紅梅紅著臉,不知道說的到底是哪大,可王小野卻聽出了她話中的撩撥,心中更加火熱。


    媽的!等到了果園,老子一定要讓著臭娘們跪著求饒!  說走就走,王小野快速穿上褲子和上衣,然后一臉貪戀地看著鄭紅梅將那條濕褲子穿上,兩條白皙的美腿在眼前不斷晃蕩。


    走到廟外只剩下濛濛細雨,可心口火熱的兩人卻毫不在意,都加快了腳步朝著前面趕,不經意看了他手里的鐵楸,鄭紅梅忍不住問道:“你拿鐵鍬干啥去了?”  “今天是我媽媽去世的第三天,我去墳地給我媽圓墳去了……”王小野心中的興奮一下就低沉了許多。


    “哦……”鄭紅梅想起王小野已經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了,怪可憐的,就不想提起他的傷心事,就又問,“你母親的墳地不是在村西頭嗎,你怎么到破廟這邊來了?”  “我這不是過來考察果園嗎,結果碰到這大雨……”王小野說到這里,突然想從這個村長的兒媳婦嘴里探聽點消息,就問道,“梅姐,聽說村里的這個果園想發包給個人?”  鄭紅梅一陣警覺,水潤的眸子轉了轉,問道:“你想承包這個果園?”  “不是我,是我在職高的一個同學想承包……”王小野沉吟著說道。


    “你的同學承包果園做什么?這些果樹已經結果不多了,會賠錢的!”  “他當然不是指望這些果樹受益了,是想辦個生態養殖園……姐,這么說,村里真的想往外發包了?”王小野只想知道這個消息是不是準確的。


    鄭紅梅的丹鳳眼里充滿著抵觸,說道:“村里是想發包,但你就不要有什么想法了,這150畝果園我們家承包了,村里正在研究著呢!”  王小野不想打草驚蛇,便不再說果園的事情,就轉了話題嘿嘿一笑。


    就在這時,一道雪亮的閃電劃過,一聲霹靂在頭頂炸響。


    “啊!”鄭紅梅驚叫一聲像受驚的小鹿一般竄到王小野的懷里,緊緊地抱住他,“王小野,我怕……怕打雷!”  王小野頓時被電流擊穿了一般,女人的芬芳,女人柔軟的身軀,尤其是她胸前的妙地彈著他。


  但他意識到她不是裝的,她的身體確實在顫抖,這個女人真的怕雷。


  王小野忍不住緊緊地抱著她,說:“打雷有什么好怕的?”  “我……從小就怕雷,怕的要死……”一道閃電又劃過,鄭紅梅又是一哆嗦,更緊地抱住王小野,又是一聲炸響,又開始有雨滴落下來。


    看到這雨又要開始下了,王小野急忙說道:“梅姐,我們還是快點去果園吧!”說著,拉著鄭紅梅就朝前面跑。


    帶著鄭紅梅香汗淋漓地跑到果園旁邊的小屋,王小野這才暗松了一口氣。


    這是以前看果園子人住的 房子,自從一年前果園荒廢了,這個房子也就沒人住了。


    外間是做飯的廚房,里間是臥室。


  房子里已經沒有任何家具和物品,但里間的半截炕和一張大木床還在,只是火炕上已經沒有了炕革,裸露著褐色的泥巴的炕面。


    倒是那張木制的雙人床上的床墊和床單都在,而且上面還很干凈,原因是這里經常有人來約會打炮,這里幾乎成了偷情男女的炮房了。


    王小野拉著鄭紅梅直奔里面的臥室,因為那張床是整個屋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兩個人跑進來都有點氣喘吁吁的,而且衣服都被雨水淋濕了。


    鄭紅梅本來就很薄的T恤緊貼在身上,前面傲人清晰可見,看得王小野差點流鼻血…… 兩個人剛坐到床邊,一道超強的閃電劃過,一聲炸雷又響起,鄭紅梅忍不住一聲尖叫,慌不擇路地躲進王小野的懷里,胸前的柔軟緊緊地擠壓著王小野的胸膛,而且蛇一般的手臂牢牢地纏著他的脖子。


    這一抱弄得王小野有些心猿意馬,忍不住伸手開始在她身上游離起來。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一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你這個賤貨,我說(我的尤物女友們)在車里,你偏說要來這個房子里來,草,澆成落湯雞了!”  “我就不喜歡在車,不舒服,你要是不想玩了,你自己就回你車里去吧!”又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之后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臨近。


    躲在王小野懷里的鄭紅梅頓時一哆嗦,外面這男人的聲音這樣耳熟?  她急忙起身來到那扇小窗前往外面看去,當看清外面正要進來的一男一女后,她頓時驚慌失措的跑回床邊,急促地小聲說道:“我公公和小 花鞋……要是讓我公爹看見我們在這里,那就跳進黃河洗不清了,快,我們快躲起來!”  王小野也傻眼了,鄭紅梅的公公就是村長孟武,要是被他發現自己和他兒媳婦在一起,那還了得?而且,這個小花鞋是自己女友許 雅麗的表姐,這事傳到許雅麗的耳朵里就麻煩了,本來許雅麗就因為他拿不出彩禮,已經對自己很冷漠了,如果自己又發生緋聞,那就更不可想象了。


    他也覺得必須躲起來,可是躲在哪里?  王小野四處看著,房間里什么都沒有,哪有藏身的地方?  鄭紅梅卻焦急地叫道:“我們藏到床下去……快!”說著就往床下推他。


    也只有床下能藏住他們兩個了,那是一張雙人床,而且有床單垂到下面,藏在下面只要不出聲音是不會被發現的。


    王小野剛鉆進床下,鄭紅梅就慌亂地鉆進來。


  床下的空間不大,要想隱藏好,兩個人只能緊緊地抱在一起躺在里面。


    鄭紅梅小貓一般的貓到王小野寬闊的懷里,香軟在懷,可王小野根本不敢大喘氣,只能咬牙硬撐著,不過卻不影響他鼻孔吸著鄭紅梅身上的芳香。


    兩個人在床下剛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外面的房門就開了,村長孟武和他的情婦小花鞋就跑進來。


    村長和小花鞋似乎對這屋子也很熟悉,也是直奔里屋的那張大床……五十歲的村長孟武,卻保養的和四十歲差不多,紅光滿面,不大的眼睛里是懾人的亮光,只是他的身體過于肥胖,挺起的啤酒肚像個孕婦。


    跟在村長孟武身后的小花鞋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體態很風騷惹火,皮膚嬌嫩嫩的,臉上描眉打鬢很妖冶的樣子,上身是水綠的小襯衫,下面是黑短裙,都已經被雨淋透了,緊緊貼在凹凸有致的身軀上,尤其是身前高聳特別的惹眼。


    屁股已經搭到床邊的小花鞋,有點呼吸急促,高高的胸脯起伏著,一邊理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嬌聲說道:“你托我辦的事,我已經辦到了,我表妹許雅麗已經同意嫁給你家二小子了!我是磨破嘴皮子才把她說通的……”小花鞋歪頭瞥著他,嬌嗔說道。


    村長確實小眼睛一亮,很興奮:“這是真的?可是,許雅麗還是王小野的女朋友哩!”  “你就聽好消息吧,用不了多久,雅麗就會和王小野分手的……”小花鞋說著,就將自己濕透了的小衫脫下來。


    躲在床下的王小野,頓時心里咯噔一下,草他媽的,難怪許雅麗最近對自己很冷漠呢,原來是移情別戀了,竟然還是小花鞋給拉的皮條!  他頓時有些氣惱,身體一動想出去和小花鞋算賬,但他沒動了,因為他的身體被鄭紅梅雙臂抱的緊緊的,而且,她如蘭的氣息還在他耳邊輕輕吹著,意思是要忍耐,不要動。


    王小野真的忍住了,他還想聽聽村長和小花鞋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你為我辦件好事,那我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過兩天我就把王小野的那個門面房收回來,租給你開美發店!”村長說著,便不失時機,輕車熟路地解開小花鞋紅色的罩罩,雙手在她的高地上攀爬著。


    “大哥,你真夠意思啊,我夢想著著在那里開美發店,這回算是如愿以償了!”小花鞋竟然激動的親了村長一口,任由村長的大手在她身肆意游走。


    “乖乖,哥稀罕死你了!”一聲哥叫的村長神魂顛倒。


   老王心里大失所望,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讓 黃琴見識見識他雄偉的尺寸,這是老王全身上下最值得驕傲的一點,就拿 劉玲玲來說,一開始不也是看中了他的尺寸?老王氣的差點吐血,怎奈黃琴還笑的十分天真說:“我洗澡的時候都會放一顆泡泡球的,我看你這沒有,就只能將就一下用沐浴露啦?怎么樣?我很聰明吧?”老王被她氣笑了,皮笑肉不笑說:“是啊是啊。


  ”黃琴以為他是不好意思,也沒多想,她站起來對老王說:“那我先幫你脫衣服吧,待會水涼了就不好了。


  ”老王自然點頭同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還好有脫衣服這個環節,待會有些地方,黃琴不看也得看到。


  可老王最終還是低估了黃琴這個富家女的腦回路,只見她突然不知從哪掏出一把剪刀,刷刷刷就將老王的衣服給剪了,幾秒的功夫就搞定了。


  至于褲子,在老王還沒來得及阻止的情況下,也被她三兩下就剪掉了。


  不過有一點黃琴萬萬沒想到,原本她想著,剪掉老王的褲子也不怕,至少他里面還有一層內褲,怎料老王今天壓根就沒穿內褲!就在黃琴蹲在他身下剪掉褲頭的時候,有一根東西猛地從下滑的褲子里彈了出來,毫無防備就彈到了她的臉上,加上老王剛用手發泄過,那些液體有的糊到她紅潤的小臉上……黃琴頓時就懵了,拿著剪刀愣在原地。


  別說是黃琴,就連老王自己都懵逼了,這事情到底是怎么發展到這個地步的?他慪的差點吐血, 心想這次還真不能怪他,是這黃琴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老王反應過來之后,也顧不上其他了,趕緊抽了幾張紙巾把黃琴的嘴巴跟臉擦干凈,他深怕黃琴待會一個激動一把剪刀葬送了他的關鍵部位,趕緊找了條毛巾捂住,這才敢跟黃琴說話。


  “黃……黃琴,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今天會幫我洗澡,我一個人在家,想著單手上廁所不方便,就沒穿內褲……”黃琴呆呆得站起來,舉著剪刀喃喃自語說:“剛剛發生了什么?”老王被她嚇得忍不住捂緊他的身下,支支吾吾說:“剛……剛才你剪了我的褲子……”黃琴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抬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說下去,她的臉此時比猴屁股還紅,臉上寫滿了尷尬。


  “我……我覺得還是找個護工來幫你洗澡比較好,我還有事,先走了!”黃琴跑得比兔子還快,老王現在沒穿衣服,也不能追出去,只能眼睜睜看著心中的 女神羞燥得奪門而出。


  老王覺得老天爺簡直是在耍著他玩,每次煮熟的鴨子都能讓它飛了!沒辦法,他只能先拆了手上的紗布木板,穿好衣服,又等了半天,見黃琴也沒 給她打電話,這才忍不住了,給她發了條短信。


  他短信寫著:黃琴,對不起,今天這事真的是意外,我沒有任何侵犯你的意思,我可以發誓!但是黃琴沒有回復,他心里越發著急,忍不住又發了幾條,但依舊像石沉大海般了無回音。


  最后老王忍不住了,直接給她打了個電話,但也無人接聽。


  老王這些確定了,黃琴在逃避他!這會老王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提什么洗澡的事了,他費盡心思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這下又全崩塌了!可這次老王是真的冤,雖然他做夢都想糊在黃琴那水潤動人的櫻桃小嘴里,但他萬萬沒想到這事這么快就能“實現”啊!!這下他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老王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可一連等了好幾天,都不見黃琴回他的短信,他也不敢再給黃琴打電話了,怕她覺得是在騷擾她……最后老王實在坐不住了,心想得找個人打聽一下黃琴的消息。


  老王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劉玲玲,但想從劉玲玲的口中知道黃琴的消息,就必須先解決好之前答應過她的事。


  想到這,老王毫不猶豫撥通了李成的電話……兩天后,老王約了李成跟劉玲玲在一家日式料理店見面。


  老王對李成的喜好基本上都摸了個七七八八,他知道李成最喜歡這種日本調調。


  所以,他特意提醒劉玲玲,要穿那種日式一點的衣服。


  可他沒想到劉玲玲這么上道,老王見她走進包廂的時候就驚呆了……這妞穿的居然是水手服!!看來平時島國片也沒少看啊!老王悄悄瞄了旁邊的李成一眼,見他兩只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那口水哈喇子都差點掉下來,恨不得馬上撲上去將劉玲玲弄個死去活來。


  成,不用問了,這事十有八九會順利的!老王暗暗朝劉玲玲睇了個贊許的眼神,同時忍不住像李成一樣打量她。


  這劉玲玲果然一點就通,他只跟她提過李成喜歡那種日式的風格,她就弄了這么一身水手服穿。


  而且這水手服還是特意改過的,上身衣服被她改小了腰圍,變成了露肚臍的緊身衣,領口也被她改過,上半身像是要把衣服撐爆一樣。


  下半身那就更離譜了,那裙子直接被她改成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半個屁股都露在外面,好像還沒穿內褲,不過也有可能是穿了丁字褲。


  也不知道她這一路是怎么走來的,就不怕遇到色狼直接將她拖進小巷子就地正法?老王心想,以后誰要是娶了劉玲玲當老婆,這頭上的草原估計能趕得上呼倫貝爾大草原!不過蘿卜青菜各有所愛,老王是看出來了,李成就挺愛她這款的。


  劉玲玲學著那些日本女人一樣在榻榻米上跪坐,見李成的眼睛都沒離開過她的身上,心下暗喜,表現得越賣力。


  她伸出芊芊玉手給李成跟老王倒了一杯茶,那手法,顯然是學過茶藝的,那優美的姿勢看的李成那西裝褲都快被撐破了。


  老王瞅著這形式,心想這兩人沒準待會就得忍不住在這包間來一發了,他暗暗羨慕李成,同時也再次明白有錢有權的重要性……就連李成一個小小的監考官都有這樣的美女自動送上門來獻身,要是他還能再往上走,得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繼要上他的床?可老王不知道,再過不久,他就能鯉魚躍龍門,趕在李成前面,一夜之間擠進權貴的世界,同時也離他的女神越來越進……包廂這頭,老王負責簡單地給兩人互相介紹一下身份,又有一搭沒一搭陪著聊了幾句,看著兩人越來越嫌棄他的眼神,就趕緊找了個尿遁的借口溜了。


  后來他悄悄折回去,在門口的時候就聽到里面傳來毫不壓抑的叫聲,他下腹一緊,忍不住趴在門縫向包廂里看去。


  就見李成將劉玲玲壓在飯桌上,兩人衣服都完好穿在身上,只有劉玲玲的上衣被撩了起來。


  李成動作激烈,劉玲玲被撞得七葷八素,胸前劇烈晃動著,兩人身下的桌子也被推得咯吱咯吱做響,但很快就被劉玲玲的叫聲淹沒了……老王看得眼睛冒火,忍不住靠在門外,將手伸進了褲襠里。


  好在他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他定的是這里最偏僻的包廂,這里還是監控的死角,他在這大大方方偷窺了好一會都沒人發現。


  老王紓解完之后,見包廂里還沒完事,他怕再看下去那股邪火又要壓不住了,趕緊提上褲門撤了。


  第二天,老王又單獨約了劉玲玲見面,他心想這么多天過去了,總算是能問到黃琴的消息了。


  老王約了劉玲玲在一個很普通的飯館見面,劉玲玲昨晚估計是被李成折騰狠了,這會走路的姿勢都十分怪異。


  她坐下來無精打采看著老王說道:“王教練,又約我出來有什么事?我剛從李成那回來,趕著回去睡覺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說吧!”老王也不跟她廢話了,單刀直入問:“我就是想問問你,黃琴最近都在干嘛?”劉玲玲撐著太陽穴看他,打了個哈欠才懶懶道:“怎么,你最近惹黃琴生氣了?”老王很誠懇得點點頭,但也不說為什么生氣。


  劉玲玲咯咯直笑,笑了半天才說:“王教練,我覺得你還是趁早死心吧,我們家琴琴真的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窮屌絲。


  老王臉色一沉,瞪了劉玲玲一眼,只強調說:“你只需要告訴我她最近在做什么就可以了,別的不用你多說!”劉玲玲聳聳肩,也不急著說,她從包里拿出一包煙,她抽了一根遞給老王,老王沒接,她就自己叼進嘴里。


  狠狠吸了兩口煙之后,她才說:“王教練啊,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惹琴琴生氣,她原不原諒你,這都不重要了,因為……她要出國了。


  ”老王愣了一下,像是被雷劈住了,過了半響他才說:“你剛才說什么?”劉玲玲單手拖著下巴,另一只手夾著一根煙,如斯性感。


  她朝老王吐了一口煙,就著朦朧的煙霧,緩緩說道:“她學的是服裝設計,她的父母要送她去美國進修,這個月月底就要走啦!王教練啊王教練,如果以前你還能自欺欺人,這一次,你也該認清你們兩之間的差距了吧?”老王好像受了極大的打擊,兩眼無神道:“什么差距?”劉玲玲勾唇一笑,手上的煙在煙灰缸的邊緣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一字一句道:“當然是——錢的差距啊!”老王渾身一震,半響無語。


  是啊,黃琴是住在大別墅里的白富美,她家里有錢、有權。


  她可以去美國甚至任何國家讀書或者玩樂。


  可他只是一個大山里走出來的窮屌絲,奮斗了二十多年,如今還只是一個教人開車的小教練,他買不起大別墅,更買不起豪車,他這樣的人,怎么可能追得到黃琴呢?老王整個人都萎靡了,他從來沒有一刻覺得自己這么不堪過,他覺得劉玲玲說得很對,他跟黃琴之間最大的差距,歸結起來就只有一個字——錢!劉玲玲見他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用熟稔的語氣像老朋友一樣拍拍他的肩膀道:“老王啊,其實我挺感謝你這次幫我的,雖然我知道你打心里瞧不起我,但我也瞧不起你啊!我們都一樣,都瞧不起沒錢人,卻沒想過,我們自己本身就是沒錢的人。


  ”見老王被她說得臉色更難看了,她想了想,只能轉移話題說:“你知道我跟黃琴是怎么認識的嗎?我們兩是在酒吧認識的,黃琴是為了去找她哥,后來被人在酒里下了藥,要不是我提醒她啊,你那清純的小女神早就被人破身啦!”老王驚訝地抬起頭看她,沒想到劉玲玲跟黃琴居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認識的,只聽劉玲玲又道:“你別以為我跟黃琴要好是看中她的錢,她知道我家里的情況之后就想給我錢,可我一分沒要啊,我這人只拿男人的(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錢,特別是渣男的錢,有多少我榨干多少!”老王實在想不到劉玲玲原來是這樣的“女中豪杰”,心里對她還是有所改觀的,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該怎么接這話茬,最后憋了半天又忍不住問:“那你知道黃琴具體幾號走嗎?”劉玲玲愣了一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將手里的煙掐滅在煙灰缸里,咬牙切齒說:“老王啊,我說了這么大半天,你還不死心是不是?”老王苦笑,心想那可是他做夢都在想著的女神,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心呢?至少也要見她一面表了白才能死心……
https://twlhkjiymhk.weebly.com/9001302.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5431092.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6888888.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7357481.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2084660.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4479311.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7968329.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9956298.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1471983.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163435.html

本文鏈接:http://www.drtwhxc.com/qxygzmz/808.html

上一篇:

啪啪啪研究室

下一篇:

ichikahoshimiyajav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