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前戲應該怎么做 濱崎 真緒 a 片

濱崎 真緒 a 片

濱崎 真緒 a 片


即將登臨巔峰的感覺,讓這 女人仿佛迷失了心智一般,或許因為我只不過是個瞎子, 許柔變得肆無忌憚起來,雙腿擺動的幅度也比之前打了很多,口中胡言亂語不自在說些什么。


  肆無忌憚的 嫂子在我給她按摩心口的時候,居然毫不掩飾的將手放在了美腿之間!看著她那妖嬈的模樣,已經香汗淋漓的嬌軀,我穿著一件比較緊身的褲衩,這種被禁錮的壓迫感, 讓我感覺要爆炸了!我很想直接撲上去,將她的衣服全部撕掉。


  就在我感覺自己已經無法忍受,甚至要對許柔做點什么的時候, 沙發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將客廳有些奇妙的氣氛徹底打破。


  “嫂……嫂子你電話響了。


  ”我咽了下口水提醒道。


  飄飄欲仙的許柔依舊沉寂在快感中,被我(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這么一提醒,這才將玉手從腿邊移開。


  她的手機屏幕上,標注著一個叫做 猛哥的名字,許柔接起電話便親昵說道:“親愛的,你想 我了嗎?”我當時就震驚了!這猛哥顯然不是 表哥,嫂子難不成在外面有 男人?接下來幾分鐘的通話,都是非常親密露骨的,我在一旁聽得面紅耳赤。


  掛斷電話后,許柔非常淡定的說道:“你表哥也真是的,才出差一天就想我們了。


  ”我心中不禁冷笑,嫂子知道我看不見,所以故意編造謊言蒙我,但我看到來電顯示了,我可以肯定,她和那個猛哥的關系肯定不一般!接完猛哥的電話后,嫂子好像很開心,表哥在那方面不行,根本滿足不了嫂子,因此她在外面有男人,多少還是讓我有些震驚。


  “想什么呢?小陽,沒想到你在按摩院干了沒多久,技術這么好,剛才捏的嫂子很舒服,明天繼續幫嫂子按摩好不好?”許柔微微笑道。


  她和我只有十公分的距離,我可以清晰聞到她口中的香風,她眨巴著大眼睛望著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答。


  “好……嫂子你喜歡就行。


  ”我有些緊張的回答道,在如此近的距離上,嫂子那張臉簡直美的毫無瑕疵!許柔嬌笑著反問道:“怎么?你不喜歡給嫂子按摩么?”“喜歡!喜歡!”我毫不猶豫的回答道,能在她這樣的性感美女按摩,對于我來說,是一種刺激,也是一種享受。


  不知不覺,剛才給嫂子按摩了一個多小時,在和嫂子閑聊幾句后我便回屋休息,畢竟明天還要工作。


  但嫂子卻一直在客廳玩手機,是不是看一眼時間,透過沒有關緊的門縫,我一直在觀察客廳里的嫂子,難道她在等什么人?那個和她通過電話的猛哥?我沉沉睡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被房門打開的聲音吵醒,透過門縫,我看 到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背影!凌晨兩點鐘,嫂子顯然一直在等這個男人的到來,期間還洗了澡,換了一身薄紗情趣睡裙。


  靠,準備的還挺充分!她簡直無視 了我的存在,居然在自己家里會野男人!此時那男人居然緊緊將嫂子摟在懷里,雙手更是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亂來。


  “你這小妖精,老子可想死你了!”那男人說話間,一把將許柔推到了沙發上……“壞死了你!居然兩點鐘才來,人家等了好半天了!”許柔小拳拳在那男人心口敲打著,這就開始打情罵俏起來。


  那男人顯然就是之前和她通話的猛哥,一米八的大個子,身上不少腱子肉,身材的確很猛。


  他將許柔壓在沙發上,一雙手便胡亂摩挲。


  我多么希望這個人是我。


  許柔薄薄的金色睡裙里,穿著一條黑色的丁字褲,那若隱若現的朦朧誘惑,讓我看的有些燥熱,一股邪火也升騰起來。


  那男人將許柔的薄紗睡裙一把扯開,許柔那雪白的一片呈現出來,這一幕讓我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即便不久前替嫂子按摩過,但終究只不過是隔著一層衣服,目睹了那光潔的白皙,想來手感一定非常不錯!在那男人上下其手的情況下,許柔很快目含秋波,像是一塊冰被融化了,癱軟在沙發上發出愉悅的聲音。


  她那風情萬種的姿態,讓我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不小心踢翻了腳邊的凳子!從我屋內傳來的動靜,加之房門吱呀一聲打開,讓那男人瞬間嚇得不敢動彈了!我連忙裝作若無其事,扶著墻壁往外慢慢得走,許柔多少有些緊張,但接著就鎮定了起來,她將修長的食指放在唇邊,對那男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原來是個瞎子。


  ”從那男人的口型我可以看出,他是在嘲笑我!當我若無其事的進入衛生間后,隱約聽到許柔的聲音。


  “家里一個親戚,瞎子一個,什么都看不見。


  ”我心中無比憤怒!居然當著我的面,在表哥家偷男人!真當老子看不見?“差點把我嚇軟了,我還以為是你老公呢,咱們繼續別管他!”精蟲上腦的男人再次在許柔的身上肆意放縱起來。


  當我從衛生間走出來的時候,這一對男女居然直接無視了我的存在。


  他們在不發出動靜的情況下,像是兩條蛇一樣糾纏在一起。


  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恨不得沖出去教訓這狗男女一頓,只是我擔心自己眼睛復明 的事情,會淪為嫂子誣陷我的把柄。


  經過深思熟慮,我決定還是走一步看一步。


  假若我現在偽裝的足夠好,興許可以收集一些許柔出軌的證據,就算是到時候我復明的事情敗露,許柔也不敢拿我怎么樣。


  因為我之前是個瞎子,用的手機是最辣雞的老人機,沒有攝像頭,甚至連錄音功能都沒有!這也意味著我沒有辦法收集證據。


  客廳里的動靜越來越大,心慌意亂的我本來就不可能睡著,于是乎我又偷偷趴在門縫觀察起來。


  只不過接下來我看到的情形著實有些勁爆,甚至有些可笑!那自稱猛哥的男人,身體很壯實,但是戰斗力卻是個渣渣,連個秒男都算不上。


  興許是因為許柔真 的是個極品尤物,幾番挑逗之下,戰斗還沒開始,猛哥這家伙就已經繳械投降,簡直讓人笑掉大牙!我不禁心想,這猛哥原來就是個假把式,如果換了我,一定會弄到許柔求饒。


  “你特么倒是開始啊!”嫂子迫切想要得到滿足,卻發現這猛哥徒有虛名,于是抱怨了起來。


  猛哥無比尷尬的回答道:“我已經那個……已經弄完了……”“虧你練了一身腱子肉,沒想到和那臭男人一個德行,也是個廢物!”欲求不滿的嫂子甚至爆了粗口,至少在我印象中,許柔是個還算賢惠的女人。


  果然,欲望有的時候可以讓一個人面目全非。


  許柔說話間,試圖讓猛哥重振雄風。


  但無論給她怎么樣,那猛哥都扶不起的阿斗。


  顯然此前許柔和這男人并沒有實戰過,因為表哥不在家才有了機會,猛哥的表現一點不猛,這讓嫂子覺得自己瞎了眼,找了個中看不中用的情人。


  “我……要不再試試?”猛哥全然沒有了剛才的氣勢。


  許柔將衣服三兩下穿好,一把推開了沙發上的男人。


  “時間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許柔不咸不淡的說道。


  “我……”猛哥心有余而力不足,力不從心的他很不甘心。


  “滾!”嫂子終于忍不住怒吼道,猛哥收拾好衣物,悻悻離開……透過門縫,我看到嫂子那幽怨的表情,心中不禁心想,這女人有毒吧,找了個老公那方面不行,偷個人居然比表哥還差勁。


  表哥好歹能堅持十秒鐘,這猛哥還沒開始就陣亡了。


  那男人走后,客廳里安靜了下來,也許因為剛才那無能的猛哥把嫂子的心火勾了出來,她軟趴趴的躺在沙發上,玉手在自身游走著。


  我不僅瞪大眼睛偷看這一幕,雖然嫂子偷男人這事兒讓我很惡心,但不可否認她是個可憐的女人,甚至連女人最基本的 生活都不能被滿足。


  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嫂子從沙發的縫隙中,摸出了那個小玩具。


  擺弄了一會后,顯然這小東西并不能滿足嫂子的空虛,透過門縫,我清楚看到,嫂子將目光移到了我的房門上。


  我連忙避開目光,深怕讓嫂子發現了,也正是她那含情脈脈的注視,讓我心里咯噔一聲!現在家里只有我這么一個男人,嫂子該不會是想要讓我幫她滅火吧?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身披薄紗睡裙的許柔,赤著玉足,緩步朝著我的房間走了過來……門輕輕地被嫂子給推開了,而我卻故作沒聽見一般靜靜的躺在床上,房間里面的燈沒開,嫂子趁著月光在漆黑的房間摸索著,終于,我的腿感覺到了一絲的冰涼。


  “小陽?小陽?”嫂子輕輕呼喚著我的名字,而我卻因為剛才的那一幕不愿意回應嫂子。


  一方面我心里有一些生氣,畢竟出軌的是自己的嫂子,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期待著嫂子能對我做出一些什么事情。


  黑暗中,我聽到了嫂子的一聲嘆息,半晌,嫂子都沒有聲音再發出來,而我的心里卻也莫名的有些不甘。


  可是就在我準備翻身的時候,卻是感覺到一股溫熱出現在自己的某個地方,我試著悄悄將眼睛睜開,只見嫂子正輕輕地用她那白若脂膏的手玩弄著我某個關鍵部位。


  原來,她喊我是看我睡著沒有,她知道我睡覺一般是比較死的,晚上只要睡著了,一般是弄不醒的。


  一時間,我只感覺一股血液沖到了我的腦袋上去。


  縱使周圍一片漆黑,但是我依舊能看到月光下嫂子的美眸,透過她那雙眼睛,我看到了欲望,看到了嫂子的火熱。


  接下來,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也許是剛才猛哥的短淺,或者是因為嫂子長期得不到滿足,她竟然將手伸進了她的那里。


  “呼呼呼……”即使嫂子已經盡力在壓低自己的聲音,但我卻還是能聽到從其喉嚨中發出的一聲聲嬌喘,此時我的全身都在顫抖。


  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拒絕這個女人,但是眼下的情景讓我無法拒絕。


  雖然她的手被內內遮蓋著,但是我依然能看到這只靈活的手在其靈魂最深處的挖掘,而嫂子也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聲音了,一聲聲如野貓般的呻吟似有還無的充斥在我的耳邊。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了!”忽然,在嫂子的一聲啼吟之下,通過那只握在我某個關鍵地方的手,我感受到了嫂子的顫抖。


  如果眼前的這個女人不是我的嫂子,我發誓,我一定會站起來和她大戰三百回合,可是我不能。


  嫂子雖然滿足了,但是我某個地方,越發壯大。


  “居然還沒有去,好持久啊,這才是真正的猛男啊,如果你表哥能像你這樣就好了!哎……”又是一聲輕輕的嘆息。


  “今天謝謝你了!”黑暗中,嫂子呢喃的說道。


  她以為我睡得很死,其實,我一直沒睡著,我一直在享受和壓抑當中。


  次日早上,可能是我做賊心虛,早早的便從表哥家里出來去了按摩院。


  復明之后,我上班方便多了,但我依舊裝瞎子。


  一上午過去了,我的腦海中依舊環繞著昨天嫂子的模樣,我甚至依然能感覺到自己下面殘留著的嫂子的余溫。


  “喂!小陽,今天怎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談女朋友了?”店老板似乎也發現了我的不對勁兒,走在我面前關切的問道。


  “咳咳,老板太會開玩笑了,像我這樣 的人,怎么會有人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呢?” 我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急忙回應老板道。


  “你說的可不對,現在是金錢社會,不管你是不是瞎子,只要有錢,什么女人你泡不到,所以說你還得好好掙錢,快去吧,剛才來了一位客人,點名要年輕的技師,你可得招呼好,還是位美女呢!”老板說著將按摩的工具遞到了我的手上。


  如果放在平常的話,老板能將美女的活交給我我一定對其感恩戴德,但是現在我已經有了嫂子,覺得這世上再不會有比嫂子更性感的女人了。


  不過我還是按照老板的吩咐來到了包房當中。


  “我去!”當我進門的那一瞬間,這兩個字差點從我的嘴巴中說出來,不過還是被我忍住了,雖說這是盲人按摩店,但此刻我已經不是盲人,所以自然是有些受不了眼前的景象。


  只見一個什么都沒穿的年輕美女,光著身子趴在床上,雖然我還沒看到她前面,但是從她的后面來看,她的身材是絕佳的。


  我恢復了視力,對于女人的抵抗能力,尤其是對性感女人的抵抗能力,就下降了許多,我有種撲過去,壓在這女人身上的沖動。


  “來了?能找到座位嗎?要不要我幫你!”這女人聽到了我的腳步聲之后也是急忙回頭,不過她卻沒有因為什么都沒穿感到慌張,畢竟在她的眼里,我只是一個盲人,什么都看不到。


  “可……可以!”我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但是我的聲音依舊是出賣了自己,不過我卻用自己嫻熟的演技騙過了這個女人。


  “可以開始了嗎?”坐好之后,我輕輕的向女人問道。


     趁同事喝醉酒上她老婆日了同事的老婆的經歷紫黑粗碩用力挺入  今(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年是我和老婆婚后的第十個年頭,自從兒子出生后,她就在家做起了家庭主婦,到現在已經7年了。


  7年的時間完全改變了 妻子本來的模樣,現在的她每天跟我聊的不是李家長就是張家短,要不就是誰家老公升職,誰家孩子又報了個什么班。


    辦公室里重拾浪漫激情,婚外纏綿讓我意亂情迷  雖然我們有很深的感情基礎,但是過了這么些年,再加上每天的這些計較,再深的感情也平淡了,兩個人之間的談話時不時會流露出不耐煩,夫妻之間的默契不再是心有靈犀,而是多年的習慣使然,常年互相克制和忍讓。


  而且“如狼似虎”的年紀,她卻對夫妻兩個人的事也不再感冒,這件事也苦了我。


    平時和我們公司的男同事聊天的時候,也經常聽他們抱怨過婚姻的無聊,男人嘛話題總是離不開女人。


  哎,本來我覺得他們一個個有家有室的,但是壞心思也不少。


  經常說起噻客,說網站上人很多,還如何如何開放之類的,還說現在男人多的是在外面彩旗飄飄,只要擦干凈就行,聽多了 也就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了。


  于是蠢蠢欲動的我,終于還是按耐不住的也去跟著買了套四星級別墅,后來果真很快就收到了系統的自動推薦。


    開始先和我聊起來的是個畢業沒多久的女孩子,長得很可愛,我也就認她做了干妹妹。


  或許因為年輕, 她說起話來,一點也不含蓄。


  我跟她說我結了婚,她還開玩笑的說:“偷吃的人就該受到懲罰”,我半天沒有回她,她見我反應奇怪,才收斂點。


  不過不可否認,因為她的調皮搞怪,那幾天,我無趣的生活熱鬧了一些。


    本來想說約出來見個面,但是后來另一個女人的出現改變了我的想法。


  她是個女強人類型的,和我年紀差不多,也已經結了婚,但是一直忙事業也沒有要孩子。


  她丈夫也是個大忙人,兩個人的婚姻現在更多的像是協議,各自忙感情也淡了不少。


  對于她心里的孤單,我自然是懂的,本來像她這樣拼事業的,心里就苦,身邊每個說話的人,那份寂寞可想而知。


    其實有時候我也希望妻子會像她一樣,說話落落大方,身上帶著股知性、獨立的氣質,而不是整天像個大媽一樣。


  或許也是因為這吧,我對她格外熱情,也就慢慢忽略了之前的干妹妹。


  我知道女人即使個性再強,還是需要男人的呵護的,所以我多說點好話,多做點討她歡心的事總沒錯。


  果不其然,女人還真是聽覺動物,在我的甜言蜜語下,她很快落入我的“掌心”。


    和她見面很突然,那天晚上十點多,妻子早早就睡下了,我百無聊賴的待在書房,想說找她聊聊天,卻突然接到了她的電話。


  她說她在公司加班,下雨沒帶傘,問我可不可以去接她。


  對于她的“理由”我沒有質疑,我想她也是對我有了另外的意思,才這么說。


  我當然也是樂意之極,拿了車鑰匙,給妻子留言說去公司有事就去了她說的地址。


    到了之后發現,公司里果然只有她一個人了,偌大的辦公區里,只有她房間里的燈亮著,忽然就對她有了絲心疼。


  再見她,一身職業套裝,化著精致的妝容,大紅色的口紅格外的魅惑。


  她說她還有一點沒忙完,讓我等她一會。


  坐在旁邊沙發上,沒一會,她伸了個懶腰,對我歪著頭說:“好累哦,老公來幫我按一下肩膀。


  ”  雖說我們是網絡夫妻的關系,但是這句話還是讓我一陣悸動,站在她身后幫她按著,呼吸間都是她的味道,那一刻我再難自制,手慢慢往前移,見她沒有制止,一把抱起它放在了辦公桌上……  后來,兩個人一直待到凌晨,我連忙把她送回了家,戀戀不舍的自己也回了家。


  雖然那夜很瘋狂,但是也沒逃過分手的結果。


  天亮之后我發現她已經解除了我們的關系,反正我也知道了噻客上的關系就是這么脆弱,玩玩就散了,我也就不以為奇。


    我開始用自己的這一套秘訣撒網,來挽救自己平淡如水的婚姻,可是就這樣的方法,我又能持續多久了,面對沒有激情的生活,你們都有什么對策呢。


   “啪!”臉上一陣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臉!“你們過份了!”我企圖擋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軟軟的一團,手條件反射地立馬給彈了回來。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圓瞪,“他竟然敢摸我 的胸,清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釋道,剛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惡!”楚雪湘哇哇大叫,“清清,幫我抓住他的手!” 林清清趕忙上前來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沒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林清清呀地一聲,忙朝后閃。


  “這 渾蛋反天了,盡吃豆腐!”楚雪湘憤怒之極,馬上一巴掌朝我的臉上甩了過來。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 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馬上又朝我臉上扇過來,我又把她的左手給抓住了。


  “混蛋,快放開我的手!”楚雪湘雙手動彈不得,更是憤怒不已。


  “我不放!”我當時不會傻到放開她的雙手,讓她來扇我。


  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的楚雪湘開始憤怒地用 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彈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雖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內面什么都沒有穿,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熱沸騰了起來。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拍了我一下。


  這一次,我不聽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已經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勁,渾然不覺她屁股下的我已經劍指蒼穹了。


  “混蛋,竟敢襲我們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將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啪——”隨著楚雪湘的屁股狠狠地拍下,我頓時淪陷在一片溫柔之中,全軍覆沒,被她徹底吞沒了……那種被緊緊地包裹住的滋味 實在太爽了,讓我渾身一顫。


  楚雪湘也是渾身一顫,瞬間就懵逼了。


  ……一旁的林清清見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動不動了,她有些驚訝地問道:“你們倆怎么不打了?”“呀——”楚雪湘回過神來,尖叫一聲,如坐針氈般從在我身上彈了起來。


  “啵!”一聲猶如拔紅酒塞子的聲響響了起來。


  “痛死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性插故事)著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動。


  “雪湘,你怎么了?”林清清驚訝地問道。


  “那混蛋居然捅進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說。


  “……”林清清頓時也是懵逼了。


  我沒想到,剛才殺將進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楚雪湘憤怒之極,又朝我撲下來,不停地用拳頭打我的臉,一邊打,一邊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剛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擊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個翻滾,將她壓在了身體之下。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軟,壓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開!”楚雪湘漲紅了臉,想推開我。


  但是,被我壓在身下,豈能說走開就走開的?我緊緊抓住她兩只手讓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頂著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動彈。


  “清清,快把他拉開!”楚雪湘氣急敗壞地大叫。


  林清清趕忙來拉我,但拉了好幾下,我紋絲不動,反而將楚雪湘壓得更緊了。


  “打他的頭啊!”楚雪湘叫道。


  林清清果然拿起枕頭朝我的頭打來。


  為了不讓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將嘴對著她的嘴唇貼了上去。


  “嗚——”楚雪湘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真他媽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沒想到,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楚雪湘掙扎得越來越厲害,兩只腳也不斷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動,下面頂在了在她的雙腿間。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騰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雙腿間不斷施壓。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聲,兩頰緋紅,猶若桃花。


  “砰砰砰!”突然傳來一陣沉悶的敲門聲。


  我一愣,敲門聲是從林清清與楚雪湘房間外傳來的。


  林清清與楚雪湘顯然也跳了一跳,兩人都停了下來,我們相互盯著對方看了兩秒,時間仿佛停止了。


  林清清面紅耳赤,顫聲問:“誰啊?”“你倆夠了,繼文剛走,你倆就在里面瘋狂,是想氣死我嗎?”門外傳來 陳滿光極為不滿的聲音。


  林清清與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頭,林清清說:“我們知道了。


  不吵了,睡覺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聲道:“還不放開我?”我依依不舍地放開楚雪湘。


  林清清與楚雪湘從床上走了下來,各自弄著自己散亂的頭發。


  “還不回去?”楚雪湘繼續拿眼瞪我。


  我感覺胯下粘粘地,剛才,一時興奮,受不了楚雪湘的玉體誘惑,盡然謝了!男人一謝靜如佛,我也覺得不好意思再在這房間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間里。


  去洗了個澡,換了一條內褲,感覺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輾轉反側,剛才實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盡是那旖旎香艷的畫面。


  “那個張小北,太可惡了!”聽到楚雪湘說道,“竟然當著你的面想搞我!”“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嗎?如愿以償了吧。


  ”林清清幸災樂禍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給我破處,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氣道,“現在以來,我一點心情都沒有了。


  ”“是不是你說他是廢物,他才搞你的?”林清清問。


  “誰知道他呢。


  搞得我都濕了。


  ”楚雪湘話中滿是抱怨。


  “濕了?不會吧?”林清清十分驚訝,“那你那兒有沒有什么反應?痛不痛?”“他沒進來,怎么會痛啊?就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楚雪湘憤憤地道,“那渾蛋,竟然捅我屁股,實在變態!”我不想再聽下去,要是聽著聽著身體又來了反應,那團火恐怕不好滅。


  第二天,才剛朦朦亮,我們就被陳滿光叫醒了,催促我們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沒起來,我和林清清各挑著幾個蛇皮袋子極不情愿地朝陳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這么早來收玉米!”林清清邊走邊抱怨,還不時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穩。


  “你怎么了?”我問。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嗎?現在還疼。


  ”林清清秀眉緊蹙。


  我朝她渾圓的后臀看了看,很驚訝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瘋鬧時怎么一點也不喊疼。


  “對了,昨晚為什么要偷看我們?”林清清生氣地問。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兇了嗎?我想來看看是怎么回事,誰知道你倆竟然……”“哼!”林清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將我甩在了后頭。


  到了玉米地后,我們便提著蛇皮袋去瓣玉米。


  林清清才瓣了一點點,將蛇緊袋一扔說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陣后,發現林清清一直沒有回來,好奇過去一看,好渾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著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閑褲,上身是一件白色襯衫,側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豐滿的胸部現出兩處雪白來,像是兩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


  襯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還能看見粉比色內內褲頭。


  最是這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風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體竟然有了反應。


  這時候還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沒有起來,如果我跟林清清在這兒來一發,不會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林清清走去。


  誰知剛到她面前,她就睜開了眼睛。


  “怎么偷懶了?”我怔了怔,問。


  “什么偷懶?人家沒睡醒好不?”她撒嬌般地說道,然后閉上眼睛繼續睡。


  見她那說話的模樣,倒顯得挺可愛。


  我打消了剛才那齷齪的念頭,繼續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點鐘,太陽出來老高,陳滿光才給我們送飯來。


  吃完飯,叫我們頂著太陽繼續瓣玉米。


  “真是個周扒皮!沒良心!”林清清瞪著陳滿光遠去的背影叫罵。


  陽光火辣,實在受不了,我和林清清雙雙坐在路邊一棵大松樹下休息。


  林清清的俏臉紅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開,摘了一片樹葉邊扇風邊埋怨。


  “這個時候本小姐本來可以在家享受空調的,就因為你,害得我現在要在這兒曬太陽!”“也不能怪我。


  要是你讓我來二次,就不會出現那種情況。


  ”聽多了林清清的抱怨,我這時心里也很惱火。


  “還二次,你就是個廢物,讓你來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試一試?”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為熱氣有些緋紅。


  “想得美!”就在這時,一輛小車開了過來,灰塵斗亂,我和林清清趕緊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車罵道。


  小車立馬停下。


  車門打開,從車上左右走出來一男一女。


  
https://twassad.weebly.com/4965757.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8872460.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1021642.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1654518.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5169549.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6750166.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8456452.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490069.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858237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9065425.html

本文鏈接:http://www.schmucktrend4you.com/qxygzmz/811.html

上一篇:

李宗瑞joanne

下一篇:

彩華ゆかり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