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anarianime

futanari anime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方 大庆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 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方大庆从小路上来了!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方大庆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方大庆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何 香玉!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开他,“想个屁, 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我又没动陈晓岚,赔个屁啊!”方大庆哼了一声。


  “方大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何香玉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方大庆嘻皮笑脸的 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何香玉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你——”“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势要走。


  方大庆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方大庆,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放心,我方大庆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陈晓岚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行,行!”方大庆贱笑道。


  方大庆果然还想打我 嫂子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方大庆的一张嘴就在何香玉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嫂子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方大庆恶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带,直接露 出了两只又白又软的地方。


  方大庆嘴里啃着,两只手也不闲着。


   我看得火起!说实话,这些天跟着嫂子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嫂子身上,痛痛快快的来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嫂子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方大庆就掀开了何香玉的裙子,扛起她的双腿,轻车熟路的就怂了起来。


  何香玉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应。


  说实话,论模样,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嫂子来,差了一大截。


  嫂子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嫂子这样 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嫂子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纠缠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来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就要考虑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现在我手上有了方大庆和何香玉偷情的视频,但是,要把它公布出来是一个问题。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让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呢?我总不能把手机扔在村子里,让别人捡到吧?这是个盲人手机,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 小晴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


  原来小晴睡午觉起来,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帮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给嫂子吱唔了一声,就拄着盲杖出了门。


  没多久,我就来到周小晴院门前。


  她家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没办法,谁叫她家有钱呢?光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还是大铁门,可以开小汽车进出的。


  我上前敲了门。


  小门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方 小凤,方大庆的妹妹。


  她这几年在县城读书,只有假期才会回来。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酒,这么多年来她对我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根粗黑油亮的大辫子,带着甜甜的笑,像极了邻家小妹。


  作为村长的女儿,她从小也没怎么吃苦,所以,那皮肤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周小晴差不多白净。


  我装模作样站在那里,“小晴,是你吗?”小凤一下笑了,“是我啊, 金宝!”“是小凤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刚来找小晴玩,结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叫我来接你。


  ”“哦,哦,她家里没有人吗?”“没有,都出去了。


  ”小凤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楼上。


  我们走进其中一间房,应该是小晴的卧室,立马就感觉到很凉爽了,应该是开着空调。


  然后,我就看到了周小晴。


  她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边,正在看电视,不过她的脖子却是歪着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摆在膝盖上方,而领口又很低,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上方看见领口内的风光。


  她还没有穿罩罩!好白的两团!我的呼吸一下就紧张起来!虽然没有嫂子的大,但是比嫂子的更白,更坚挺!“金宝,快帮我按按,难受死了。


  ”周小晴一副痛楚的表情。


  “让我先摸摸!”我伸出手来,先摸到了她的脸,滑滑的。


  小晴并没有介意,毕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确有点严重。


  ”我说道。


  “能治好吗?”小晴急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找个椅子坐好,我从后面帮你按。


  ”于是,小凤搬了张椅子让小晴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这下,我看她的领口风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两个白白的馒头啊!“你轻一点啊,我怕疼!”小晴戚戚的说道。


  “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你要忍住才行!”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轻轻按着她的颈部,然后一边问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点,然后用拇指从该侧颈上方开始,直到肩背部为止,如此重复十分钟左右,她的脖子已经明显发热,已经渗出汗来。


  其实落枕是由颈肌痉挛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


  “现在感觉怎么样?”“咦,还真的不痛了!”说话间,我双手稍一用力,她的颈骨发出细微的脆响,随及脖子就复位了!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随及笑道:“哈,方金宝,你还真有两下子啊!”“金宝,你还真能干呢!”站在旁边的小凤也夸我。


  “金宝,来,剥瓜子。


  ”小晴把我拉到一边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剥了几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小晴对小凤说道:“小凤,我买了几套内衣,你要不要看看?”小凤一撇嘴,“内衣有什么好看的?”小晴笑了一下,“你肯定没有见过。


  ”“那就看看呗!”于是,小晴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当小晴拿起其中一件时,我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那叫内衣吗?那上面就一块布,什么时候,内衣这么省了?这几个晚上,我看嫂子换内衣时,也从没见过这样节约布料的内衣。


  我看到小凤的脸一下红了。


  “小晴,这怎么能穿啊?”她显得很吃惊。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晴狡黠的 一笑,“这叫‘丁字裤’,城里特别流行!”说话间,小晴瞟了我一眼,我连忙装作一本正经的坐着磕瓜子。


  我一个瞎子,她俩当我不存在。


  “小晴,这、这穿上去,不会勒着吗?”小凤羞羞的问道。


  “不会,很有感觉。


  我穿上给你看看!”小晴妩媚的一笑。


  我看出来了,小晴这一笑,和她刚才正儿八经的样子,那是判若两人!虽然,她也才十八岁,可我听说,城里的女孩子特别开放,初中都开始恋爱,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据说,高中想找个处女都难了!然后,小晴就旁若无人的脱了睡衣!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内内。


  我还没回过味来,她连小内内也脱了。


   “我操, 赵燕,你快放开。


  ”这赵燕是真使上劲了, 刘小贺疼的汗都冒出来了。


  刘小贺被赵燕咬出了真火,掰着赵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她身后的车厢板上。


  “你他娘的疯了,这么使劲咬我。


  ”刘小贺撩开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龈,血都渗出来了。


  “谁让你占我便宜了?”赵燕虽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怎么疼,气呼呼的看着刘小贺说道。


  “你……”刘小贺还想说啥但看到赵燕的胸口眼珠子顿时就直了,刚才他俩撕把那阵赵燕衬衫的扣子扯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赵燕那十分良好的发育,被撑的紧紧的,看上去特别的诱人。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顿时就感觉出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开了好大一块,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刘小贺呸了一口。


  “刘小贺你乱看啥,个臭流氓,你等着,等忙完我弟 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燕脸上绯红了一片,拿眼睛使劲的瞪刘小贺。


  估计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刘小贺给弄开,要不肯定还得给刘小贺来一口。


  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赵燕胸口移走,也感觉胸口不那么疼了,刘小贺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开?这事可赖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赵燕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时候赵燕把赵 傻子给叫了起来,赵傻子一百个不愿意,脸都耷拉的老长。


  “哟,这不是燕子吗?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漂亮了。


  ”刘小贺刚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人朝赵燕走来,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赵燕往旁边一闪躲过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对一块来的人说了句进屋就带着赵傻子朝屋里走去。


  见赵燕这样那小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阴着脸也跟着进了屋子。


  刘小贺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不舒服,心说这小子他妈谁呀,一上来就想对赵燕动手动脚。


  大伙都跟着进了屋子, 新娘穿着印着喜字的红衣服坐在床边。


  一见到赵傻子就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她不想见到赵傻子。


  而刚才那个小子就站在新娘身边,同来的人告诉刘小贺说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 郑凡,是个混子。


  他妹妹本来是不愿意嫁给赵傻子的,就是被他给逼的。


  新娘叫郑秀,长的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人,从刘小贺他们进屋以后她一句话的都没说。


  接新娘的时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饺子的,然后有人会问新郎饺子生不生,新郎说生,意思是早点生孩子。


  可赵傻子缺心眼,吃完饺子人家问他生不生他说不生,把赵燕和新娘家那边的人气的够呛,赵燕直掐他,差点把赵傻子给掐哭了。


  后来赵燕又哄了一会才把他给哄好,骗了半天傻子才说了个生字,大伙都长出口气。


  随后就是要新郎抱着新娘上车,但这次赵傻子怕赵燕掐他,十分听说,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机跟前连车厢板都没用打开,直接把新娘给扔进了车斗里,差点没把新娘给摔背气儿了。


  大伙也都纷纷往车斗里爬,刘小贺本来不想跟赵燕坐一个车的,但看到郑凡爬上了赵燕那辆车刘小贺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


  回去车上的人都挤满了,娘家客人跟过来不少,要不是娘家这边也准备了一个拖拉机人都坐不下了。


  赵燕跟赵傻子一块,郑凡就在她旁边,直往赵燕身上蹭,把刘小贺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还没蹭着呢这狗日的就开始蹭,不行,不能让他占了赵燕的便宜。


  ”刘小贺挤到赵燕跟前,往她和郑凡中间一坐,赵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郑凡就十分的不高兴了。


  “我说你非坐这干啥,那边不能坐呀?”本来郑凡想趁着人挤占赵燕点便宜,没想到刘小贺中间插了一杠子。


  “哦,那边坐着太颠,这里好点。


  ”刘小贺随意说道,虽然说这郑凡是个混子,不过他刘小贺也不是熊包,上学的时候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他是不怕这个郑凡。


  “小崽子,有点眼力见,别哪天缺条胳膊少条腿了才知道后悔。


  ”郑凡也不傻,当然看出来刘小贺是故意想坏他的好事,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少他妈吹牛逼了,谁缺还不一定呢。


  ”刘小贺可不惯着他,他又不是吓大的。


  郑凡在这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没几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今天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给卷了面子,郑凡哪能不怒。


  “妈了个逼的小B崽子,敢他妈这么跟我说话,今天我弄死你。


  ”郑凡抬手就要打,不过被旁边的人也拦住了。


  “操你吗的小B崽子,今个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妈就放过你,过了今天你别让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残废你不可。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小贺听说不少,只轻轻的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郑凡被他们家人给拉到了另一辆车上,赵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刘小贺,小声说:“你还有点爷们样,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刘小贺一撇嘴,“我还有更爷们的地方呢,改天让你看看。


  ”婚礼十分热闹,菜肴也十分丰盛,刘小贺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补一觉。


   西瓜基本上都已经熟了,地里也没啥活可干,刘小贺一觉睡到太阳快落山才被刘根生叫起来让吃饭。


  “小贺,你看我抓着啥了?”刚进村里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拎着个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刘小贺就喊。


  桶里的水装的挺满,直往出漾水。


  “我说铁柱啊,你今个结婚不在家里陪着新娘子还去捞鱼呀?”刘小贺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个郑秀了,嫁谁不好,偏嫁个傻子,你说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赵傻子不接刘小贺的话茬,提着破桶往刘小贺跟前凑,“小贺,你看这是啥?”刘小贺往桶里一看就乐了,原来赵傻子抓了个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缩一缩的。


  “铁柱,你看着王八的脑袋像你裤裆里那玩意不?”刘小贺哈哈大笑,指着水桶里的王八问赵傻子。


  “嗯?你别说,还真像我裤裆里玩意,小贺你可真厉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长的像呢?”刘小贺笑的腰都弯了,拍了拍赵铁柱的肩膀。


  “行了铁柱,你赶紧回家让你娘把这王八给你炖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赵傻子不是很明白刘小贺的意思,追着刘小贺问到底有啥用。


  刘小贺也不跟他解释,只说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经黑了,刘小贺把油灯点上随手拿起羊皮册子又翻了两遍,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所获。


  躺在床上刘小贺倍感无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刘小贺不由得乐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


  “这赵燕的也不小,摸着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赵燕身上看到的风景刘小贺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反正这里也没人,刘小贺干脆把身上脱的精光透透气。


  “刘小贺。


  ”一个声音传到了刘小贺的耳朵里,随后一个影子就从门口钻了进来。


  刘小贺还没看清是谁就听“呀”的一声,随后进来的人就跑到了门口,尖声说道:“刘小贺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个流氓。


  ”刘小贺也听出来这声音是谁了,是赵燕,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能来。


  刘小贺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你走路也不出个声音,谁知道你来呀。


  再说是你看我,还说我是流氓,你讲理不讲?”穿完衣服刘小贺出了草棚子,见赵燕站在门边上捂着脸,还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别捂着了,你干啥来了?”听到刘小贺就在自己身边说话赵燕慢慢的把手拿开,看刘小贺已经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妇娘家人今天不走,我来买两个西瓜。


  ”随即赵燕好像又想到了刚才的情景,脸上顿时就红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刘小贺看不着肯定得把她给羞死。


  “你这人咋就不知道个羞耻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赵燕是生气还是害羞的厉害,说话都有些喘。


  “我说赵燕,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关你啥事?再说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这么大亏都没说啥你还有啥可说的?”现在刘小贺对赵燕已经没那么惧怕了,早上的事让他胆气大了不少。


  赵燕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拍了一下刘小贺,“去,到地里给我挑两个好点的西瓜,家里人还等着吃呢。


  ”见赵燕饶开了话题刘小贺嘿嘿一笑,也就不说了。


  从赵燕手里拿过手电筒就进了地里,没多大会就捧着两个又圆又大的西瓜走了回来。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钱,啥时候你想吃了就啥时候来拿,全都免费。


  ”刘小贺把西瓜放在赵燕脚下,豪爽的说。


  “没发现,你这人还挺敞亮呢。


  ”两个西瓜太大,赵燕一次拿不起来。


  刘小贺从地上一下捧到怀里,说:“要不我给你送家去吧,这两个西瓜太大,你拿不动。


  ”赵燕轻轻点了点头,刘小贺屁颠屁颠的把西瓜给送到赵燕他家。


  刘秀的家人和赵大发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唠嗑呢,郑凡见赵燕和刘小贺一块回来的脸上就有点不高兴。


  “哟,小贺呀,还把西瓜给送来了,快坐会歇歇,先抽根烟。


  ”赵大发笑着给刘小贺递了根烟,刘小贺伸手接过来自己点着,随后说道:“不坐了叔,你们唠吧,我还得回去看地呢。


  ”说完朝赵燕家人点了点头,看到郑凡的时候刘小贺眉头皱了一下,不过没说什么,转身就出了赵燕家。


  “娘的,那个姓郑的他妈老是跟我拧着,改天逮到机会非抽他龟儿子不可。


  ”刘小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刘小贺不知道的是,他没抽成郑凡,反倒让郑凡把他给抽的够呛。


  ……“小王八羔子,都几点了还睡,赶紧回家吃饭去。


  ”第二天一早,刘小贺听着刘根生的骂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几点呀爹,你咋来这么早?”“早个屁,太阳都晒屁股蛋子了,快起来吧,今天乡里有人来拉西瓜,我在地里看着就中,你今个可以玩一天。


  ”一听这话刘小贺骨碌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整天在这草棚里待着身上都要长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刘小贺高兴的不行。


  “今天要去乡里耍耍。


  ”刘小贺心里想着,走路都有劲,没一会就走到了村里。


  一进村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被几个围着,笑嘻嘻的问他昨晚咋样。


  赵傻子手里拎着个破桶,想走但被那几个人拉着走不了,一脸的不耐烦。


  “啥咋样,反正我搂着我媳妇睡了,过一阵子她就给俺生娃。


  ”“那你弄没弄你媳妇?”问这话的是金龙,三十七八岁了还打着光棍,其他的几个人只是在一边笑,就他一脸猥琐的追着赵傻子问。


  “弄我媳妇?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赵傻子闷声闷气的说道,金龙一听这话更乐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妇,到时候你可别不让。


  ” 许静明显不愿意和自己再联系了,他如果敲门进去,肯定会被轰出来的,到时候整栋楼都知道自己是个老不正经了。


   老王重新回到了 门卫室,一会儿工夫,许静 老公抽头丧气的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小区出入口需要 门禁卡才能打开,许静老公常年在外,门禁卡不会带在身上,在推门后发现自己无法将门打开。


  他扫去脸上的不快,看向门卫室的老王从兜里面掏出香烟,在掏烟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许静老公根本就没有挺进耳中。


  他敲了敲门卫室的 窗户,老王将窗户打开,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老王,指着小区铁门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我没带门禁卡。


  ”老王接过香烟,他虽然很想询问许静老公刚才和许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也只能忍住。


  拿着门禁卡从门卫室出来,老王将铁门打开后,在许静老公感谢之下目送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家中有娇妻却不知道好好守着,要是我一定会让她夜夜高潮迭起,夜夜似新娘。


  ”老王啧啧嘟囔一声,转身准备回到门卫室,脚却不偏不斜踢在了许静老公掉落在钥匙上。


  他弯腰将其捡起,抬头看向许静还亮着灯的窗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淫荡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许静家里,装扮成许静的老公,狠狠的将许静压在身后,猛烈的撞击着她娇嫩的身躯。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王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许静亮着灯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许静却还没有关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王继续等了半个钟头,灯光关闭之后,他隐约看到许静从窗户前经过。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许静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王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撞击许静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衣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王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许静和她老公刚刚吵完架,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王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六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许静老公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 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王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月光昏暗,客厅内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厅的布局。


  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来过,更加可以确定许静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穿过客厅,老王很快来到了卧室门口,卧室房门并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


  老王兴奋异常,慢慢将房门推开,接着昏暗的小夜灯,他看到许静正躺在床上 熟睡,在床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许静的孩子正在婴儿床里面熟睡。


  老王知道今晚这个机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他蹑手蹑脚来到了房间里面,站在床位看着只穿着一件薄纱睡衣的许静贪婪的舔着嘴唇。


  许静睡衣下面穿着一条黑色内裤,因为晚上睡觉,所以她的身上并没有佩戴胸罩,而是光着膀子,两只硕大的豪乳垂在床上。


  虽然昨天不但摸过而且还吃过,可是此刻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老王格外兴奋,他的毛虫早就已经苏醒变得坚硬如铁,正挤压在裤子里面让老王非常难受。


  他扭动了一下 身体,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这才把裤子连同内裤一并脱下。


  老王胯部武器高高翘起,都快要触碰到了肚皮,随着他的走路一晃一晃。


  慢慢来到熟睡的许静身边,老王贪婪的盯着这具美酮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将粗糙的大手探向了许静的脚踝 部位


  许静已经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顾小孩,早就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王一边轻抚一边瞄着许静的内裤,他将熊腰朝许静的后臀慢慢顶了过去,当顶端触碰到薄纱睡衣的时候,老王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声。


  粗糙的手掌顺着许静的小腿慢慢向上滑过,触摸着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内裤包裹的神秘部位试探了过去。


  许静没有察觉,不知是不是做梦,她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幕吓得老王稳住了自己的动作,他屏息盯着许静,生怕她会突然苏醒过来。


  好在许静没有醒过来,而是将双腿分开,这样可以让老王的手掌全部覆盖在神秘部位上。


  老王心跳加速,当指尖触碰到内裤的时候,许静敏感的身体突然剧烈一颤,从鼻孔发出了一缕舒爽的呻吟声。


  许静长时间一个人照顾孩子,体力早就已经被抽离干净。


  本以为老公回来会好好将她那具饥渴难耐的身体好好滋润一番,可是丈夫却在房间内发现了老王存在的迹象,和许静争吵了一番。


  许静心里面极其崩溃,她因为身体的关系,虽然被老王推油按摩,但是在关键的时刻,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却被丈夫如此误解,更加让她无法承受。


  在老公离开之后,许静也陷入了身心疲惫之中。


  老王此刻并不知道许静的悲伤,(儿童智力故事)他早就已经想要得到许静的身体。


  刚才在按摩推油的时候,他就想立刻进入女神的身体之中。


  可是因为想要将女神的欲望全都激发出来,老王前戏做的非常充足,但就在要准备进入身体的时候,却遭到了许静的阻拦。


  现在许静依旧睡着,老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着许静那条毛茸茸的花蕊,一滴滴晶莹剔透的粘液在老王的触碰下纷纷从桃花源深处分泌了出来。


  虽然许静已经睡着,但是却依旧感觉到了这种长久未曾得到的快感正侵占着自己的身体。


  伴随着老王的轻轻抚摸,睡熟中的许静娇喘连连。


     阅读提示:不久前才在 微博上“英勇” 斗小三的作家六六,本以为她与老公的恩爱幸福就此可尘埃落定,但昨日她又在微博上和粉丝进行互动,话题涉及 婚姻爱情,言语中多次提及“分手”、“曾经的爱情”等词语,似乎流露出已经跟老公 离婚的讯息。


  知名作家及编剧六六 六六微博截图  本报讯( 记者卢圆媛)不久前才在微博上“英勇”斗小三的作家六六(微博),本以为她与老公的恩爱幸福就此可尘埃落定,但昨日她又在微博上和粉丝进行互动,话题涉及婚姻和爱情,言语中多次提及“分手”、“曾经的爱情”等词语,似乎流露出已经跟老公离婚的讯息。


    坦言为挽救婚姻努力  和以往在微博上以风趣的文字晒幸福、谈孩子不同,昨日六六微博上的文字有些感伤,俨然化身成了个情感大师。


  她写到:“偶得爹(六六老公)在我这整理过往资料。


  他把曾经为我打印的论坛文章拿出来放在我眼前。


  我信手翻看一下当年小少妇的爱情笔记,日子里除了风花雪月就是恩爱缠绵。


  才十年,我再看他已然几近陌路。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那头猪,就是我曾经的爱情;时间也是向上攀登的阶梯,我从文字里,已然看到葡萄藤架下的幼苗结果。


  ”编剧六六微博 忆往昔爱情疑离婚  这番话引来不少网友关切的询问,有网友认为是“小三事件”最终才导致婚姻破裂,六六回复说,婚姻中不存在对错问题,而是合适不合适:“不是他的问题,是我走太快。


  人在相爱之初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但人如流水,或奔腾或舒缓,跑着跑着,就两岔了。


  就像长江与黄河一样,发源地相隔几许,入海口已然各奔北南。


  ”  六六很坦然地说:“过去五年我一直在反省自己,总觉得自己是婚姻终结的原因。


  我数度放弃到手的机遇和诱惑就是为了等待一起前进的脚步。


  我能做的全部努力,都做完了。


  ”对自己的努力,她表示:“无憾!”六六也表示,并不是自己主动将其清扫出门,还有网友祝福她能遇到个懂她、心灵共通的人,六六果断地回答道:“已经找到了,多谢!”  身边好友集体封口  虽然六六在与网友的对话中依然有些调侃和玩笑话,然而满篇看起来,还是觉得情绪低落。


  记者发现,其实在6月3日她的微博上就在谈论与其丈夫离婚的话题,并称“喝了一碗失意的粥”,貌似在那个时候两人就已经离婚了。


  编剧六六微博忆往昔爱情疑离婚  带着这样的疑虑,记者致电六六本人,但截至记者发稿为止,她的电话一直没有接听,短信也没有回复。


  其助手颜小姐也表示:“这是私事,不便回答。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者称,其实在当时六六微博斗小三的时候,她就猜到可能会走到离婚这一步了。


  而六六的好友、编剧娟子昨日则对记者表示:“六六前两天就叮嘱过了,不方便回答。


  ”《心术》的制片吕超也表示:“这是私事,不方便讲。


  ”  延伸阅读  六六微博部分文字节选  “某高女逢相亲必穿平底鞋屈膝含胸与人对话,怕对方嫌自己高并为身高纠结,曾发出“上天把我的腿锯掉一截吧”感慨。


  直到某日想明白,你若嫌我高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太矮。


  你若能接受我们就在一起,你不能接受我去寻找不介意的。


  后找一矮子幸福生活,曰:“心灵高度合适。


  ”高不是过错是天意,不必反省。


  ”  “我很长一段时间在家里卑躬屈膝,希望他能够原谅我走得太快。


  直到有一天我才恍悟,我走得太快不是错误,我为什么从不抱怨他走得太慢没跟上我的脚步呢?”编剧六六微博忆往昔爱情疑离婚  “谢谢媒体朋友们的关注,太频繁上报纸有碍于我谈恋爱!回头街上吻一个被认出。


  ”  相关新闻  六六情感史堪比狗血剧  六六在微博上大战“第三者”之后,不少媒体也挖出六六与老公的情感故事,发现精彩程度丝毫不输六六笔下的任何一部电视剧。


  六六15岁就认识了自己的丈夫,双方父母是大学里的同事,24岁两人结婚。


  然而,两人的婚姻其实一早就有过危机,六六与老公认识时,老公身边就有一位长达十数年的 红颜知己,因为知道六六的存在,红颜知己与六六老公约定5年一见。


  1999年,老(性插故事)公获得到新加坡发展的机会,仍然不忘赴第二个五年之约,后来那位红颜知己已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六六与她之间的“斗争”才算告一个段落。


    六六在而立之年生下儿子,由于孩子来得突然且生育过程惊险万分,所以两人为孩子取名“陈偶得”。


  据六六今年3月29日在微博上发布的“‘第三者’已经存在了5年”这一细节推算,六六的婚姻不仅遭遇过“红颜知己”,还在2007年就遭遇“危机”,对此,六六在2008年也对婚姻有过一次放弃。


  记者卢圆媛编剧六六微博忆往昔爱情疑离婚 分享到: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rhycxsh/746.html

上一篇:

sextoygay

下一篇:

hentaienglishsub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