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如何延長性生活 anastasiya scheglova porn

anastasiya scheglova porn

anastasiya scheglova porn


因為太過激動,高 雯馨激動著,就發現說錯了話,連忙停了下來,小臉一片微紅,都不太敢看我了。


  我 內心偷笑,但臉上卻浮現出一絲尷尬的表情……高雯馨臉紅了一陣子,不過很快就帶著這一絲嬌羞堅毅的看向我 說道:“ 陳叔,就讓我 幫你揉揉吧,沒事的。


  ”我內心興奮 到了極致,但我表面上,卻裝作一副很為難的樣子,猶豫了一下, 點頭說道:“好吧,那陳叔把褲子給拿掉。


  ”說著,我就要拿掉褲子,高雯馨啊的一聲,臉蛋微紅:“還要tuo褲子嗎?”我苦笑著點頭:“是啊,不這樣的話,就沒辦法揉了啊。


  ”“嗯,那你拿掉吧。


  ”高雯馨臉色發燙。


  我偷笑一聲,迅速就把褲子給拿掉了,只剩下一條四角褲,躺在高雯馨的面前,高雯馨 看了一眼,紅著臉問我:“陳叔,你大腿是哪里受傷了啊?”我老臉一紅,抓著她的手,然后就放在 了我大腿根部,距離那里很是接近,幾乎只要一個不慎,就可能會 碰到我那里。


  高雯馨也沒想到部位會這么隱秘,她偷瞄了我那里一眼,支支吾吾的問:“是這里嗎?”我假裝很疼,輕輕的點了點頭,但是卻十分享受她碰到我大腿的感覺。


  高雯馨沒說什么,只是紅著臉低下頭,把手伸過來,輕輕的開始給我揉了。


  因為距離那里實在是太近了,沒揉幾下,高雯馨的手就碰到了我的那里,她手上一顫,臉色更紅幾分,但卻強忍著沒收回手,繼續幫我按了起來。


  而她的手碰到我那里的一剎那,我舒服得都快要叫出來了,那種感覺使得我渾身火熱,簡直美妙到了極致啊。


  我忍不住眼神火熱的盯著高雯馨,高雯馨半坐在床沿,認真的給我揉著,我盯著她那前面被包裹的兩團,以及那妖嬈的小蠻腰,還有那嬌羞的小模樣,使得我呼吸漸漸急促起來,同時下面也有了強烈的反應。


  雖然有些怕被高雯馨看見,但 我還是心臟狂跳的期待起來,待會高雯馨看見我那里,會是什么反應啊?她那么久沒碰過這玩意了,說不定看一眼,就會勾起那種心思呢?此刻的我,又是激動,又是緊張。


  揉了幾下,高雯馨的手,再一次不小心的碰到了我的那里,我舒服得都快叫出來了,而這時候,高雯馨似乎也反應過來有些不對勁了,她疑惑的抬起頭來,看了我下面一眼。


  也就是這一眼,高雯馨的臉,如同被抹上了紅霞一般,整張小臉蛋紅的十分可怕,她趕忙把頭給低下了,不過在低下的那一剎,她似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那里,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的色彩。


  “陳叔,你大腿,腿應該好多了吧,揉得也差不多了吧?”(姐弟亂欲)高雯馨支支吾吾的說道。


  我也老臉一紅,說道:“雯馨,不好意思,陳叔沒別的想法,也沒那種意思,就是想上個廁所,所以憋得厲害。


  ”我故意這樣解釋著,是怕高雯馨不理我了。


  高雯馨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她抬起頭,忍不住又悄悄的看了我那里一眼,這才說道:“陳叔,你要不要先去上個廁所,然后我再給你揉?”我搖了搖頭,假裝可憐,苦笑著道:“這里越來越疼了,還是等你揉完了再說吧,這會兒下床太疼了!”說著,但是我心臟卻撲通撲通的跳動得很快,因為高雯馨眼神中的小動作,被我捕捉得一清二楚,她明顯偷偷的看了我那里幾眼,這就代表,她對我那里不排斥啊,并且似乎還有些喜歡,要不然的話,她怎么會偷偷看呢?想到這,我更是激動得要命,看來,這次又有機會啊!我果然猜對了,每個 女人都有很強烈的裕望,高雯馨也不例外,她自己的老公不行,身邊又沒有其他 男人,她自然也很渴望那種東西,要不然她怎么會偷看我那里呢?上次我碰她的時候,她反應那么大,甚至被裕望沖昏了頭腦,這就足以說明,這次我可以故技重用,而且我一直對自己的本錢都很是驕傲,即使現在年齡大了,但比起一般的小伙子可還要猛。


  高雯馨顯然也發現我比別人大了,接下來她在幫我揉的時候,頻頻的偷瞄我那里,眼中閃著驚訝和好奇。


  而我,則假裝有意無意的,疼得扭動身子,而那里也時不時碰到她的手,開始她還有些躲著我,不過緊接著,當我那里再一次碰到她手的時候,她竟然像是沒有反應一般,繼續給我揉著,也沒閃躲。


  這一個發現,瞬間把我激動得不行,她居然不躲著我了?我看向她的時候,發現她的臉蛋已經紅的不像話了,把頭低得很低,但我還是能看到,她那咬著唇,嬌羞的模樣,真是美麗極了,我的征服裕,一下到達了極致。


  我現在真想直接抱著她,然后和她來一次完美的戰斗,可我還在盡量的壓制住自己,因為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萬一她又跑了,那下次再想要接近她,又很麻煩了。


  “雯馨,你怎么臉蛋那么紅啊?”我故作奇怪的問道。


  “啊?陳叔,有嗎?你現在感覺好多了嗎?”高雯馨被我問得一個激靈,她努力的把表面裝得很淡然,但越是這樣,我就越看得出她內心的不平靜。


  “你臉蛋那么紅,是不是又漲奶了啊?我現在倒是好多了,不過你這個樣子,我倒是挺擔心你的!”說著,我一臉很關心的表情。


  猶豫著,我試探著問道:“雯馨,我給你的藥,你都吃了嗎?你要不要陳叔再幫你按一下啊?”話語之中,我充滿了關切之意,其實我內心很清楚,她根本沒有漲奶,我只是想試探試探她,到底讓不讓我碰她。


  而高雯馨臉蛋紅潤,她看了我一眼,又低頭了,似乎在猶豫著,我瞬間內心一喜,看這個架勢,似乎有戲啊。


  我連忙變得更加關切道:“雯馨,你有事情可要說呀,不然到時候漲奶會變得更加嚴重的,陳叔這就來幫你檢查一下。


  ”說著,我裝作急得忘乎所以的樣子,從床上半躺起來,伸手就要去碰她那里,眼看著我的手距離她前面的那兩團只有一寸的距離了,而高雯馨恍惚之中,她趕緊抓住我的手,臉色都紅了一大半。


  她嬌羞的看著我,開口說道:“陳叔,不用檢查吧,我真的沒事……”“那你臉紅什么?只有漲奶漲得難受,才會憋紅臉啊。


  ”我皺著眉頭,一副很嚴肅的模樣。


  高雯馨說不出話來了,她支支吾吾的,想說什么,卻又不好說,而我內心偷笑,我當然知道她為什么臉紅了,但是她總不可能明說出來,說是因為看到我那里,她才臉紅的吧?“陳叔……”她開口又不知道說什么好。


  趁著她放松警惕,我直接把另外一只手伸了出去,然后迅速的放在了她的那里!“啊……”一聲輕哼傳出,高雯馨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忍不住叫出了聲,臉色也紅透了,她看向我,有些生氣,又很嬌羞的說:“陳叔,你干什么?”說著,她就趕緊去抓住我那只手,想要把我的手從她那里拿下來,我連忙在按了幾下,高雯馨頓時嬌羞欲滴,從喉口中再次發出一聲長吟。


  而她抓著我手的力度,也瞬間松了很多,有點欲拒還迎,想要拿開,又舍不得的感覺!我很清楚,她是被我弄舒服了,現在只要再加把勁,說不定就可以把她給拿下了,想到這,我頓時無比激動,興奮到了極致。


  我內心嘿嘿偷笑,但臉上卻一本正經的,十分嚴肅的說道:“雯馨,我剛才已經檢查了一下,你那里都有點腫脹的跡象了,還騙陳叔說沒事呢,趕緊的,陳叔再幫你按一下,不然我可就要生氣了,陳叔真是白救你了,自己身子都不愛惜,癥狀又出來了,也不早和陳叔說!”高雯馨羞愧欲死,她看向我,也沒有想著要拿下我的手了,反而看向我下面的時候,眼神中透著一絲渴望,不過很快一閃即逝。


  “雯馨,你坐好了,陳叔現在幫你按,待會回去到我屋里再拿一些中藥回去熬。


  ”我嚴肅的說道。


  “嗯……”高雯馨點頭,顯然已經淪陷了。


  我激動到了極致,調整好心情,我就開始幫她按了。


  幫她按了沒多久,我就等不及了,而且見她也早就迷失了,我一把把她撲倒在了床上,嘴巴就向著她湊了過去。


  可就 在我撲倒她的時候,她猛地警惕起來,反應忽然變得很激烈,雙手猛地一把推開我,有些羞澀的說道:“陳叔,我們不能那樣,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高雯馨一把將我推開,不讓我有進一步的動作。


  我心中十分不甘心,眼看著就能將高雯馨搞到手了,而且錯過這次機會還不知道以后有沒有機會呢,畢竟高雯馨的老公也不是天天出差,這讓我極為糾結,可不能眼睜睜看著高雯馨離開。


  正當我下定決心要對高雯馨霸王硬上弓的時候,高雯馨羞紅了臉對我說道:“陳叔,你讓我再好好考慮考慮,畢竟咱倆的關系可不能讓別人知道,要不然的話我老公對打死我的。


  ”“而且以后咱們有 的是機會,你說是不是?”高雯馨看著我,我心想她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我心中的確不甘心就這樣放走到嘴邊的鴨子。


  我嘆了口氣。


  因為我看到高雯馨眼底除了羞澀之外還有絲絲的倔強,我知道要是我這次對她霸王硬上弓的話她肯定不會同意的,甚至還會對我心生厭惡,將來也別想有機會靠近高雯馨了。


  想到這里,我也不得不說道:“對不起雯馨,我剛才也是被豬油蒙蔽了內心,叔不是故意的,你也不要怪陳叔。


  陳叔以后再也不會對你做這種毛手毛腳的事情了,你先回去吧。


  ”高雯馨臉頰通紅,即使如此,也掩蓋不住她眼中的羞澀與渴望。


  我分明看到她看向我褲襠的時候吞了吞口水,說明她也是很想和我做那些事情的,只是沒有度過心中那關而已,我的確需要給她點時間來考慮,欲速則不達。


  我還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高雯馨連忙將衣服穿好,站在我面前梳了梳頭,對我說道:“陳叔,你就好好在家養傷吧。


  這幾天我會給你帶飯過來吃,你也不要拒絕我的好意,要不是因為我的話你也不會受傷。


  ”“好了,陳叔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見。


  ”看著高雯馨離開的背影,我戀戀不舍,不由得嘆了口氣。


  曾經有個這么好的機會擺在我面前我沒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我實在是難受得很,待到高雯馨走了之后上廁所給自己弄了一次才回到床上躺著,腦海中滿是高雯馨那具曼妙的身子,真是誘人!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弄了 雷哥的女人。


  “嗯……啊……哎喲,嗯,嗯嗯……”壓抑中透著興奮,低吟中有著激清,聲音是從雷哥家的臥室里發出的,剛打開房門我就聽出來了,這是雷哥的馬子 玲子的聲音。


  玲子不過二十六七歲,絕對是風情熟女一枚,包在裙子里的身體豐腴迷人,匈鼓屁古翹,皮膚白嫩,一雙桃花眼里秋波蕩漾,五官精致的不亞于范冰冰。


  雷哥當著我們的面說過玲子是人肉榨汁機,每天晚上都會纏著他要,而且很會玩花樣,對于我來說早就對她充滿YY。


  雷哥此時不在家她卻叫的這么浪蕩,難道,她背著雷哥有奸夫?在臥室里的聲音越來越急促,我越來越氣憤,畢竟雷哥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收留了我,鉆進廚房拿了把尖刀在手里,直接沖了過去。


  臥室門是虛掩的,我一腳就給踹開了。


  “媽的,敢動雷哥的馬子,找死!”我的聲音還沒落下,眼前的一幕讓我瞬間熱血賁張。


  光著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頭上,她那雙修長的美腿分開,右手拿著一個電動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兩腿之間進出。


  第一次看見這么香滟的場面,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隨著那銷魂的叫聲,我不可遏制的豎立起來。


  借著酒勁,我渾身如同火燒,精蟲在腦子里亂爬成一團,滿腦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間的那點兒事。


  誰知玲子這時居然盤住了我的身體,誘人的芳香就好像毒/品,讓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想要……給我……”說話的同時,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著,麻利地已經把我的上衣給褪去了。


  我想,沒有一個男人能經得起這樣致命的誘惑。


  僅有的一絲理智被她嫵媚而風騷的表情弄得徹底崩潰,大腦里一片空白,我直接脫掉褲子,把她扔在床上,腳下步子邁開,向著大床上那誘人的酮體撲了過去。


  床上的玲子好像瘋了一樣,忽然把我反壓在床上,然后撅著身子就趴在了我的雙腿間,抓著我的同時熱乎乎的小嘴兒也貪婪的搶攻過去。


  很快,我完全陷入其中,快活的忘記了一切,當她坐在我身上抓著我的時候,我也隨著她的叫聲哼唧起來。


  ……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勢完成了這次合作。


  “ 張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敢弄我?”完 事兒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她坐在我身邊瞪著我,一張臉艷若紅布。


  我懵了:“不是,嫂子你聽我解釋,我……我們幾個喝酒呢,雷哥說筆記本忘拿了,今晚要用,給了我鑰匙讓我跑腿來拿……然后……你說你想要……”兩目相對,我覺得我的心跳的厲害。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臉色更紅:“你聽著,今天這事兒千萬不能讓雷哥知道……”話還沒說完,就聽客廳里傳來雷哥的聲音:“真是一場好戲呀!張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看我今天怎么廢了你!”雷哥帶著 狐貍和大嘴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我下意識解釋。


  玲子一臉驚恐早已縮成一團,一句話也不敢說。


  “狗曰的張浩,一個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你特么現在不知道蹲哪兒搶屎吃呢!還特么自稱考大學差三分的高中畢業生,我看你特么就是個見色忘義的白眼狼!”狐貍和雷哥的另一個心腹大嘴拉著我到客廳就是一頓暴打。


  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竅,是我的錯,讓他們打一頓也好,可我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玲子居然為我求情。


  雷哥做的是雞頭營生,手下十幾個姑娘在鳳求凰會所做生意。


  平時,雷哥寵著玲子,因為玲子是媽咪,手下那些公關小姐在場子里得玲子帶著。


  玲子話還沒說完“啪”的一下,雷哥揮手抽在玲子臉上。


  狐貍那小子鉆進臥室,然后又跑了出來,手里搖晃著一張金色的銀行卡:“雷哥雷哥,你剛才不是說公司今天剛給你轉賬的那張銀行卡不見了嘛?這不,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還有兩張車票。


  ”車票是從深市到南市的,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


   雷剛由此斷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錢 私奔!但玲子說那張銀行卡一直都是雷剛保管,她根本不知(姐弟亂欲)道它怎么會在她的包里。


  至于車票,她發誓從來都沒見過。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會和我私奔?雷哥丟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問我該怎么解決這件事。


  “雷哥,我聽你的”我吐著血沫說出幾個字兒。


  “好!你小子還有點兒尿性!”雷哥拍著我的臉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氣的人,你帶她滾蛋得了,不過,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這事兒一定有誤會,我沒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說完,我頭一暈,眼前一片金星閃爍,整個臉腫了。


  恍惚間,我聽見玲子沖著雷哥吼:“雷剛,你剛才說什么?讓浩子帶我走?好呀,我總算明白了,你個王八蛋玩膩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歡,這是要借機踢了我……”雷哥冷笑盯著玲子:“你給老子戴了綠帽子,老子難道還要養著你?”他突然一轉臉沖著我身后的狐貍和大嘴喊道:“你倆愣著做什么?快去把他給閹了!”我瞬間明白了,鬧了半天我被雷剛這個王八蛋耍了。


  不過玲子的確是個好女人,現在了居然還在為我求情。


  雷剛獰笑:“還說不是女做夫銀婦,這就護上了!沒事兒,等閹完他,你們就可以滾蛋了!”我親眼看見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絕望。


  狐貍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過來,眼看就要沖著我的命根子來的時候,那個傻女人居然護住了我。


  眼睛一紅,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貍的腳面上,狐貍痛地倒在地上嚎叫著,不敢繼續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體,手里的尖刀還滴著血,指著雷剛說道:“放我們走,不然我們就同歸于盡!”我聽人說過,雷剛和玲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夫妻,但其實兩人各取所需,場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紅。


  他們這種人肯定貪生怕死,雷剛黑著臉吼了一聲“滾”,大嘴讓開路,我扶著玲子趕緊逃離了這里。


  走出大門,在街口有家診所,我扶著玲子在診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傷口。


  一路上我倆誰也沒有說話,到了街口,玲子從手包里拿出一沓錢塞在我手里。


  “這錢你拿著,現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剛這人比較狡詐,我怕他找著你會對你不利!”我意識到玲子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脫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兒?”  我有種保護玲子的浴望,畢竟她是因為和我弄那事兒才被雷剛趕出來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竅,也就沒有后來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這事兒太糾纏,說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發生的事兒其實你我心里清楚,我們沒有……算了,不說這些了,唉……”她幽幽嘆了一口氣,繼續道:“我會查清楚整個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訴你,你也有權利知道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種沖動,想以后我來照顧她,但我終于沒有說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燈下被越拉越長,消失在遠處一片黑暗之中。


  沒過幾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實上,我覺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樣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確實上了玲子,給雷剛戴了綠帽子,那他發點兒火也很正常。


  平靜下來,我甚至都覺得我有些對不住雷剛。


  只是我時常也會想玲子是不是對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會一直護著我呢?那段時間我滿腦子一片混亂,根本沒有去仔細梳理整個事件,更不會想到這里面會暗藏著一個驚天大秘密。


  當然,這個秘密我是在幾天后才知道。


  ……沒有了固定的職業,我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天,玲子給我的那三千塊錢,我已經花的只剩下三百塊了。


  我不想回家讓我爹看不起,為了心中衣錦還鄉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寶馬會的夜總會里新找了一份服務生的工作。


  這幾天工作平靜得就像什么也沒發生一樣,不過在一天晚上,我因為多說了幾句話,救了一個人,那個人請我喝了差不多兩瓶白酒,還讓一個小弟開了一輛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來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確實夠牛逼,也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個狹窄弄堂里,車子開不進去,我在弄堂口下車趔趄著向里走,走到樓下突然發現三樓房間的燈居然是亮著的!我記得很清楚,傍晚離開的時候我滅了所有的燈。


  我突然緊張起來,酒也醒了一半,難道是雷剛的人找上門來了?我屏聲靜氣慢慢上樓趴在門板上聽了半天,沒有任何動靜。


  于是我松出一口氣,以為自己出現了記憶錯誤,說不定燈是臨走的時候忘了關。


  房門打開的一瞬間我驚呆了!躺在床上露著兩條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著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絲的內褲,正嫵媚的看著我……玲子胸前鼓脹脹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豐滿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絲內褲緊繃繃的呈現出一片誘惑的三角……我以為是酒精刺激了出現了幻覺,連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來我這兒是……”這是我腦海中最大的疑問。


  “我是來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動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從今往后我就住在這兒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這是怎么說的?再說了,我今天剛惹了一點事兒,明天的飯都還沒有著落呢!”玲子的臉色突然暗了下來,大眼睛一眨兩滴淚水從她光滑的臉頰上滾落:“張浩,我說過,咱倆被冤的有些蹊蹺,這件事我搞清楚了,這根本就是雷剛的一個陰謀!”“陰謀?”玲子早幾年也是做公關的,小混混雷剛泡上了玲子,于是兩人開始做雞頭這一行,玲子幫著他成就了現在的事業。


  雷剛手頭花錢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賬,實際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錢,她是攢著想實心實意以后和雷剛過日子用的。


  但雷剛一直沒有真心喜歡過玲子,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免費的“炮友”,一個免費的媽咪。


  他一直想獨占整個團隊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開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個女人預備接替玲子的媽咪地位,更急著尋找機會踢開玲子。


  雷剛知道她晚上去場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習慣,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藥。


  然后故意讓我去他家取筆記本,于是就有了后來的一切!“至于那張銀行卡和車票,那是他早就計劃好了的,只是讓狐貍去屋子里轉悠了一圈兒,出來就說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將手里的煙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臉的落寞,眼淚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這段時間,玲子聯系了一個以前一起做公關的姐妹,讓她設法接近狐貍,并且和狐貍上了床,終于套出了這些隱情。


  “現在倒好,整個圈子里都傳遍了說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剛趕走的,竟然沒有人肯收留我……嗚嗚!” 我的 女友 顧清,是公認的大學校花。


  她雖然長得很漂亮,性格卻清寧淡雅,嘴上總習慣掛著一抹溫柔的微笑,為人保守,很有賢妻良母的味兒。


  當初,我花了足足兩年水磨的功夫,才把她追求到手,內心對她的愛意可想而知。


  但后來,我卻發現了女友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這事,要從我跟她約好的境外游說起。


  大三那年,泰國游在大學莫名地火爆了起來,我便跟女友顧清約好了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報了個五天四夜的團。


  剛下飛機,出了泰國機場,女友很興奮,她立刻換上了及臀的超短褲,上半身穿了個露臍的衛衣,打扮很是性感。


  一般國內的團,到了泰國會有一個專門的領隊,帶隊的是一個叫 阿亮的泰國人,但他的國語很標準,介紹自己說祖上是云南人。


  一路上,或許是顧清穿得很暴露,所以他老喜歡盯著我的女友,這讓我很憤怒,特地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但這家伙是個老油條,依然故我的在我女友身上掃來掃去。


  行程最后一晚,我心想總算要擺脫阿亮這色鬼了,可他卻敲開了我們酒店的大門,神秘兮兮的問我們,想不想去看一場特殊的表演。


  在泰國,最特殊的無非就是人妖表演,難道還有比這個更特殊的?我有點猶豫,但女友卻躍躍欲試。


  心想著反正最后一天了,難得出國一趟,怎么也得見識一下世面。


  不過見識的費用真高,女的要1000泰銖,男的要2000泰銖。


  阿亮告訴我們,想見識的,就在酒店樓下集合。


  我帶著顧清到樓下,看到團里有十幾個人報名了,基本上都是成雙入對的,其中還有幾個女人長得挺漂亮的。


  阿亮叫了三輛日式的皮卡車,在泰國這種車幾乎遍地都是,很快就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港灣,接著坐船來到了一個海島上。


  這島上燈火通明的,很熱鬧。


  阿亮對這很熟悉,領著我們穿過了幾條橫巷,來帶了一個黑不溜秋的屋子門口,買了票后,有專門人領著我們走了進去。


  阿亮本來是領隊不想進,后來不知道為什么看看我女友,也跟著買票進場。


  屋子里裝修的跟個鬼屋似的,再加上冷風嗖嗖的,顧清嚇得急忙鉆進我的懷里,四周到處都有墨鏡黑衣大汗把守著,這讓我心里也直打鼓。


  進場后,我們被安排到了一個很大的圓臺下。


  屋里早就坐了形形色色的人,不光有泰國人,還有一些歐洲人的面孔,等我們圍著圓臺坐好。


  有個泰國人嘰嘰咕咕地,站在桌子中間說了一大堆,反正我也聽不懂,但這時燈光卻亮了起來。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不,準確的說,是一個人妖,來到了圓臺中間的位置。


  那人妖生了一張女人都會嫉妒的漂亮面孔,讓人不禁暗叫可惜。


  很快,音樂響了起來。


  人妖跟那男人搞到了起來,各種姿勢,我們坐在臺下看的清清楚楚,那些個歐洲人早就起哄了,興奮的不得了,而顧清卻一臉嬌羞的躲在我的懷里,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滿是好奇地盯著臺上的一舉一動。


  等到人妖表演完了以后,先前那主持人叫我們都上了圓臺,嘰里咕嚕地說著,領隊這時給我們翻譯說,主持人讓我們玩游戲,待會擠在一起,要搶異性的內衣,搶到的可以回到座位,搶不到的,要在臺上像剛才那對人妖一樣表演。


  音樂這時又響了起來。


  圓桌上的人開始擁擠到了一起,我想要護住顧清,但人多,很快顧清就跟我被推擠的分開了。


  或許大家都不認識,男人逮著陌生的女人就開始上下其手,說不出的興奮。


  我到處尋找女友的身影,一下就鎖定了她。


  她今天穿了一件露腰短T桖,和短裙子,有好幾個男人圍住了她,說不出的狼狽,好幾次我看到她那碩大的柔軟部位被陌生男人壓住了。


  我的天,那雙平時我都要小心呵護的柔軟,現在卻被幾個陌生的男人擠壓的變形了!我極度懷疑顧清這么保守的女人,會被氣得哭出聲來,但讓我沒想到的是,她不僅沒哭,反而樂在其中,表情似乎還帶了一絲期待和興奮。


  我心里隱隱生出了醋意。


  正好我身邊也有個女人,喲呵,一看還是個歐洲娘們。


  這 歐洲女人長得也很漂亮,很符合東方男人的審美觀,那碧藍色的眼眸,金黃色的頭發,不斷地在我面前晃悠。


  或許是其他人擠了過來,她一個趔趄,直接倒到了我懷中,把我壓在了她的身下。


  這時,歐洲女也注意到了我,她咯咯地笑著,用她那圓圓的翹臀在我褲襠上狠狠地磨啊蹭的。


  我那要命的玩意一下立了起來,頂住了她那圓鼓鼓的翹臀。


  這種滋味,賊爽賊刺激。


  我陶醉其中,一時忘了女友被其他男人占便宜的事,專心埋頭在歐洲女身上,我開始主動地用腰一頂。


  她低頭望著我,似乎并沒有惱我,反而岔開了雙腿,我看到了她那淡紫色的內褲。


  想起剛才阿亮的話,我準備去脫她的內褲,要拿不到這個,待會眾目睽睽來一段表演,我還沒那嗜好和膽量。


  剛把內褲脫下,嗅了嗅,那上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這讓我小腹的邪火蹭地直竄心窩。


  順眼一看,以前聽說歐洲女身上的體毛少,我還不信,直到見了眼前的,我才相信所言不虛。


  我原本以為,我要跟歐洲女真槍實彈的演練一場,出國一趟,能玩個歐洲妞也算是為國爭光了,可不知什么時候,顧清卻來到了我面前。


  我以為女友不能接受,老臉一紅,剛想解釋。


  可看她的臉,倒是笑嘻嘻的沒有慍怒,他向我這擠來,胸部貼在了我的手臂上,悄悄地跟我說:“反正是國外,誰也不認識誰,你就好好玩玩,就當犒賞你這幾天的辛苦了。


  ”我不由有些感激,可她俏臉突然浮現出一抹潮紅,嘴里發出嗯嗯哼哼的吟叫聲。


  我側臉往她身后一看,心里又急又氣。


  不知道什么時候,阿亮跑了過來,他不僅用手摸著顧清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細腰上,還用手掌磨蹭著女友的豐臀,我甚至能看到她的手掌在兩股之間壓下。


  女友的短裙早就被撩起,想來那里早就被摸得泛濫成災。


  我醋意上涌(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開始用手掌摸那歐洲女的大腿。


  好滑!真是爽死了,這種感官上又刺激又興奮,我到現在還沒有忘記,難怪很多男人喜歡毛手毛腳。


  這時,大廳的燈熄了,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見,身前身后很多人擠來擠去的,是不是聽到不少女人的叫聲。


  耳邊這時也傳來了女友的叫聲,“啊,不要!”接下來,隱隱還聽到了她嬌喘的聲音,我立刻一驚,難道阿亮那家伙,堂而皇之的進入了女友的身體?我醋意更大,趁機抓向了女友,她立刻高叫了起來,不過氣歸氣,心里還是挺爽的。


  突然,大廳的燈又亮了。


  我以為自己的手搭在女友的身上,回頭一看,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地縮回了手,原來女友不知道什么時候跑開了,被我襲胸的,也是旅游團的,是個叫阿嬌的少婦。


  我不由慶幸,幸虧沒給她老公看見,正想縮手,阿嬌悄聲說:反正交錢來這里玩了,何必那么拘束。


  這時,音樂又想起來了。


  歐洲女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卻主動的拿起我的手,摸她的翹臀,很有彈性,她的身體不像青澀般的少女,處處透著一股成熟的味道,真的是爽爆了!“你看那邊!”阿嬌示意我看她的老公。


  原來阿嬌老公離我們不遠,他正樂不思蜀地在玩弄我們一個女團友,手掌按在了那女團友的大胸脯上,眼里冒著光。


  看到這一幕,我膽子也大了起來,把手也伸進了阿嬌的衣里,又大有軟,滋味真是爽爆了。


  這一刻,我在想,如果現實中每一天都有這樣的艷遇,簡直賽過了活神仙啊!大廳的男男女女都在相互擠弄,互相伸手到對方的褲里、裙里、衣里摸自己平時不敢摸的各種器官。


  氣氛說不出的淫靡。


  女友這時離我有點遠,她全身都趴在了阿亮的身上。


  果然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淺藍花邊的胸衣落在了阿亮的手上。


  阿亮這貨真特么的賤,拿了我女友的罩杯,還揚手一臉得意的導出宣傳。


  說實話,我有點擔心女友,但阿嬌明顯不打算放過我,她主動的把自己的罩杯遞給了我。


  見她的上衣突出兩粒小豆,沒有罩杯性感得多,我偷偷地摸了一把,她的胸脯比女友的D杯還大,再加上她渾身的成熟味,讓我心神一蕩。


  “小楊,我早就注意你了,借這個機會,跟姐好好玩玩吧。


  ”阿嬌在我耳邊輕聲細語,雙手卻沒有停過,開始在我的身上胡亂摸了起來。


  我被她摸的有點不好意思,恰好這時候有個泰國女人擠了過來,也不管阿嬌那幽怨的眼神,借機跟她分開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女友的身影,但卻發現有些不對勁了。


  這時,有個歐洲人的短褲也不知道被誰扒了下來,露出了他那很粗壯的本錢,竟然圍在了女友身后。


  我的本錢雖然也不小,但跟這歐洲人相比,還真不是一個級別的,心里不禁擔心起來。


  那歐洲人一把抓住了我女友纖細的瘦腰,竟然用力地頂向了女友。


  我都懷疑女友被這么一折騰,那腰肢都要斷裂。


  不行,我得去救她。


  我悄然擠到了女友旁邊,這才發現那歐洲人似乎也很有分寸,并沒有突破女友的防線,他見了我,嘿嘿一笑,不斷地說著GOOD,然后尋找下一個目標去了。


  我松了口氣,低聲問女友:好玩嗎?女友倒沒有不好意思,反而眼里放著光,說這里尺度很大,不過挺好玩的。


  這讓我充滿了驚訝。


  這還是平時那個保守的女友嗎?跟女友在一起一年多時間,房事方面她保守的要命,平時稍微碰一下,她都會俏臉通紅,這讓我充滿了羞恥,總感覺對她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惡。


  還想跟女友說一會悄悄話,可人群又把我們擠開了。


  我面前的是個穿著學生裝的韓國女人,她一個勁地思密達的叫著,可我的心思并沒有放在她身上,目光不斷地搜尋著女友。


  讓我沒想到的是,她背對著我,又跟阿亮搞到了一起,我看不到女友面上的表情,但阿亮把她的上衣越扯越高,而且還緊緊地握著她的胸部。


  我看到阿亮的另一只手已經把她的短裙掀起到腰部,露出了我送給她的那件薄紗性感的小內內。


  阿亮的手放在她的雙腿間,不斷地弄著她,女友的身子開始不安地扭動,但沒有避開他。


  這次阿亮開始發了狠,突然把我女友推在了角落的墻上,女友上身伏下,翹臀高高地聳立著,從我的角度看,真的太性感了。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1516241.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4993768.html
https://twopqrsjmmk.weebly.com/6197997.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3999642.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4839647.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1230533.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1609394.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245684.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6308262.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859980.html

本文鏈接:http://www.schmucktrend4you.com/rhycxsh/787.html

上一篇:

唯美女

下一篇:

pregnantsexmovie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drtwhxc.com - 39兩性健康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