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免费午餐 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免费午餐

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免费午餐



小巧玲珑不说,皮肤还光滑的很,之前只是试过一次,他就贪恋到不能忘怀。

   吴宝库大手抓过那白嫩脚丫,正说要开始享受,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吆喝。

  “闺女!快出来帮忙!”孙 大国这一嗓子吓的吴宝库一激灵,忙的起身,着急忙慌的提起裤子,还不忘了嘱咐孙妍一声,道:“刚才的事不许跟你爹说,知道吗?”“嗯,知道了师傅。

  ”孙妍点 点头,跟着吴宝库出了屋。

  院内。

  吴宝库一出门就看到孙大国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满头汗。

  “老吴,过来搭把手。

  ”孙大国道。

   闻言,吴宝库上前正说要帮忙。

  可当目光看到孙大国身后的那道倩影时,却愣住了。

  亲娘咧,这是个什么神仙颜值?孙大国旁边那女孩儿,一身COS风水手服,白色泡泡袜,黑丝小皮鞋,扎着两根马尾,手里还牵着一只大 黑背

  再看向长相,一张精致的娃娃脸,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那蒲扇般的睫毛,上下煽动,直接勾走了吴宝库半个魂儿。

   罗莉!这是实打实的罗莉!“老吴,你愣着干啥?”孙大国开口道。

  闻言,吴宝库回过神来,下意识擦擦口水,接过吴宝库手里的行李,眼神却一直瞟着那罗莉。

  后来吴宝库才知道,这罗莉叫 郭雪,是孙大国媳妇儿的侄女,一直在城里念书,现在放假,到他家呆一段时间。

  自进屋之后,吴宝库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郭雪。

  以前他充其量也就是在网上看到过一些玩Cosplay的罗莉,现在亲眼看到之后,又有点蠢蠢欲动。

  尤其是两根马尾辫,这要是能一手抓一个,骑着罗莉开车的话,不知道得多爽。

  他想着想着就出了神,什么孙妍,王瑶瑶,全被他抛在脑后。

  “对了 小雪,你那狗不是病了么,正好让你吴叔瞅瞅,他可是专业的兽医。

  ”孙大国突然说道。

  闻言,郭雪一脸狐疑的看了看吴宝库,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可碍于孙大国的话(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她还是把手里黑背牵了过来。

  吴宝库给黑背检查一番,当时就发现不对劲。

  黑背那地方的毛,竟然光秃秃的,还有不少伤口,显然是被认为剔过毛,但是伤了血管和那地方。

  “小雪阿,你告诉叔。

  是不是给狗那地方剃毛了,而且它这几天还食欲不振,精神也很萎靡?”见吴宝库一下就说中,郭雪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前的疑虑也尽数大小,点了点头。

  “叔叔,你能治嘛?”郭雪道。

  “那当然,这样吧,你先跟我回诊所,我给它看看。

  ”郭雪点头答应就要跟吴宝库回诊所,孙大国倒是说家里还有活儿要忙活,把孙妍也留下,没跟着一起去。

  两人到了诊所后,吴宝库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活了半辈子,女人他见了不少,也碰过不少,可像郭雪这种从城里来的罗莉,也是头一次见。

  可显然郭雪对他一直有种戒备,倒是让吴宝库有点无从下手的 感觉,只得乖乖给黑背看起了病。

  “小雪啊,你来按住它,我给它上点药。

  ”郭雪点头答应,蹲下 身子按住黑背,吴宝库开始给狗的那地方上药。

  兴许是因为药物的刺激下太大,黑背开始挣扎。

  郭雪这娇弱的身子,力气怎么抵的过黑背,突然娇呼一声, 小手被黑背爪子划出一道口子。

  见状,吴宝库忙的抓过郭雪的小手,一个劲吹气。

  “小雪,没事吧,疼不疼?”说着还轻轻揉了一下掌心小手,那柔若无骨的触感,让吴宝库爽的打个哆嗦。

  他这举动倒是让郭雪有点害怕,抽出小手连连后退,毕竟是在城里念过书的女孩儿,也知道男女有别。

  见郭雪对自己有这么强的戒备心,吴宝库可犯了难,可突然有了主意,故作严肃的说道:“小雪,叔问你,你这狗,是不是没打过疫苗?”“刚买回来的时候打过一针,后来就没有打过了。

  它一直没有生病,我同学说不需要打。

  ”郭雪道。

  一听她这话,吴宝库乐了,寻思着机会来了。

  “胡闹,谁说没病就不用打狂犬疫苗了。

  只要是宠物就会携带狂犬病毒,你这狗虽然没发病,但肯定有病菌,你被它抓破了,必须得打疫苗,不然一旦发病的话,可就糟了。

  ”郭雪也知道被狗咬过或者抓伤之后要打疫苗的常识,原本还没怎么当回事,可眼下一听吴宝库说的话,也有点急了。

  “叔叔,那……那怎么办?你快带我去医院!”“去什么医院,叔就是兽医,我给你打就行。

  ”说完就转身到里屋拿出了针管和药瓶,见郭雪还站在原地,吴宝库说道:“还愣着干啥,到床上爬着。

  ”闻言,郭雪有些犹豫,道:“叔叔,你是兽医……打针这种事,能行嘛?”“兽医咋的了?村里人被狗咬或者被猫挠啥的,都是叔给打的疫苗。

  你不会是怕叔占你便宜吧?我这岁数都能当你爹了,你还怕这个?”似是觉得吴宝库的话有些道理,郭雪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走到病床上,弯腰趴在床边。

  见郭雪背对着自己,弯腰撅着屁股,水手裙下的白腿绷的笔直,吴宝库喉头一阵涌动。

  城里的丫头真是不一样,光是看个背影都要人老命。

  “裙子掀起来。

  ”吴宝库道。

  “还……还要掀裙子?”郭雪道,属实有些难为情。

  让她当着一个岁数跟自己父亲差不多的男人面前露屁股,着实让她羞涩。

  “谁家打针不露屁股的?”吴宝库的话也没毛病,郭雪犹豫了一会,小手解开腰带,缓缓把裙子掀了起来。

  冰蓝色水手裙下,浑圆翘臀展露。

  吴宝库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她本以为王瑶瑶的皮肤就够白了。

  可郭雪这萝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肤跟雪一样洁白, 看着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条包裹着翘臀的小猪佩奇小裤,更是让吴宝库看的难以自己。

  萝莉的外表,而且还有一颗萝莉的心!吴宝库舔了舔嘴唇,夹着酒精棉缓缓贴在那翘臀上,开始消毒,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那细腻的肌肤。

  饶是随意的触碰,可那无比顺滑的手感还是让吴宝库来了反应。

  而此时的郭雪,更是下意识绷紧了身子。

  酒精很凉,可吴宝库的手指却很热,以前她分明也打过屁股针,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小雪,放轻松,你的血管太细了,叔都看不到了,万一扎错了可就不好办了。

  ”吴宝库道。

  这话还真让吴宝库蒙对了,以前打针的时候医生就说过郭雪血管细,她还真没怀疑。

  按照吴宝库的话,她尝试放松,甚至还刻意抬高了屁股。

   “没…没有。

  ”李浩缩了缩脑袋,连忙收回目光。

   苏秀皱了皱眉头,羞红的脸颊显得更加诱人,望着李浩的眼睛挣扎了好一会, 轻咬了咬嘴唇道:“ 小浩,我…我想洗澡。

  ”李浩脑袋嗡的一声响,瞄了苏秀一眼,看着她身上就穿着一件薄纱睡衣,里面白嫩肌肤依稀可见,苏秀那脸上带着一片绯红更是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我哥呢?”李浩咕隆吞了吞口水道,看着苏秀一脸娇羞的模样,一股燥热瞬间从心口传遍全身,他甚至感觉到身体某地蠢蠢欲动,没想到 嫂子竟然要自己帮忙洗澡。

  “你哥他走了。

  ”苏秀听到李浩的话,委屈的又一次哭了起来。

  “什么?他走了,我去追他!”李浩生气道,嫂子都瘫在床上了,自己堂哥竟然扔下嫂子不管,想着李浩就气不打一处来。

  “小浩,别追了,他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苏秀摇了摇头心酸道。

  “可是……”李浩还想解释。

  苏秀打断他的话,摇了摇头:“别说了,是嫂子没用这么久了,嫂子却连动都不能动,不能怪你哥。

  ”看着眼前那楚楚动人的嫂子,李浩更恨自己堂哥。

  嫂子只不过是出了意外,她会好起来的,自己堂哥竟然丢下不管。

  “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 李浩咬了咬牙道。

  “嗯。

  ”苏秀看着李浩认真的样子,感动的点了点头,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那…那你帮嫂子洗下澡可以吗?嫂子感觉自己很脏。

  ”李浩听到苏秀说脏,想到昨晚旁边房间充满诱惑的声音,看着眼前露出一大片洁白的嫂子,刚压下去的邪火又猛地涌了上来……咕隆吞了吞口水,同时心里对自己那堂哥更加怨恨,这混蛋弄了嫂子一晚上就丢下她不管,真是个混蛋。

  李浩越想越气,要是这会他堂哥在这,他绝对会给他一拳。

  “小浩,可以吗?”苏秀再次问道。

  李浩一颤,这才反应过来,看着苏秀那性感的娇躯,吞了吞口水道:“嫂子,我这就给你去放水。

  ”“嗯。

  ”苏秀轻点了点头,看着李浩走进浴室,心里头百般不是滋味,自己出意外了,陪伴自己身边的不是自己老公,竟然是自己的小叔子,想到这一切苏秀心里头就觉的委屈。

  很快李浩放好水出来了,看了看坐在床边的苏秀:“嫂子,水好了,我…我抱你进去吧!”苏秀俏脸一红,想到等下要在别的男人眼前褪去衣物,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小叔子,就想挣扎着起来。

  但 浑身使不上劲,哪怕是手都抬不起,即便觉得不合适,但也没办法,只得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先…先帮我把衣服脱了吧!”“嗯。

  ”李浩轻点了点头,他进放水时候就想通了。

  嫂子是病人,自己本身就是医生,就跟对待平常病人一样就成了,但看着苏秀那妖娆的娇躯,特别是那一双修长的大白腿,李浩突然这发现真的很难。

  嫂子实在太美了,太漂亮了。

  苏秀其实也只不过比李浩大两岁,今年二十五正是大好青春时刻,而且苏秀无论身材还是容貌,即便跟现在当红明显相比也不失逊色。

  看着那因为害羞,快将脸蛋都埋到胸前的苏秀,李浩伸手过去都不禁打颤起来。

  苏秀身躯也因为害羞而微微颤抖着, 这可是除了老公之外第一个看到自己的身子,而且…而且还是自己小叔子。

  苏秀越想越羞,当李浩抓住她衣服慢慢往上拉,那炙热的大手偶尔触碰到她的肌肤,一张俏脸也变得越来越红……李浩也好过不到哪里去,看着那风景,猛地吞了吞口水。

  突然苏秀下身传来一股异样的感觉,身体竟然有了反应,苏秀一下愣住了。

  我这是怎么了,老公碰自己的时候,自己一点反应都没,为什么现在李浩就碰了一下,自己就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苏秀又羞又难受,她不敢去看李浩,眯上了眼睛,但随着裙子慢慢被褪下,她哪怕没有睁开眼睛依旧能感觉到李浩那炙热的目光。

  嫂子是病人,我是医生,我不能乱想,不能。

  李浩看着苏秀通红的脸蛋,努力压着体内邪火,伸手去帮苏秀脱内衣,李浩早就不是啥初哥了,可环手去解苏秀背上的内衣扣,因为紧张弄了好一会也没解下。

  那手不断蹭着苏秀光滑的后背,体内的火越烧越旺,也越来越紧张。

  苏秀也好过不到哪里去,那后背被李浩抓的痒痒的,这种滋味让她又羞又急,轻咬着嘴唇,呼吸越来越急促。

  那热气正好吹在李浩的胸口处,李浩低头一看,看着轻咬着嘴唇一脸妩媚的苏秀,瞬间有了反应,二人本来靠的近,加上李浩就穿着一条沙滩裤,直接碰上了苏秀的小腹。

  那感觉让李浩不禁哼了一声。

  苏秀也感觉到了李浩的反应,体内那异样的感觉变的更加明显了起来,轻咬着嘴唇不禁发出一道声音。

  嗯……李浩吓了一跳,偷看了看苏秀脸色,看着她双眼迷离嘴唇微微的张开,那反应更加剧烈了,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双手一颤,蹦的一下就弹开了。

  他身为一名老中医,平常也看过一些妇科疾病,甚至好多时候有些女人因为病的特殊,也瞧过她们的身子,可那所有的身子都没嫂子的如此好看。

  李浩看着甚至有着低下头去亲上一口的冲动。

  苏秀也是娇羞不已,特别是那种体内异样的感觉,让她又羞又难受。

  她更是想不通,昨晚自己老公和自己玩的时候还没任何反应,为什么现在被李浩这么一弄,就莫名的有反应呢?这…这不可能的,自己瘫痪了,没感觉的。

  然而那滋味却是真真实实的,现在她浑身就跟万千只蚂蚁撕咬着一样难受。

  苏秀睁开眼睛偷瞄了李浩一眼,在他那炙热的目光,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看着苏秀展现在眼前的一切,那一双修长的美腿,李浩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几乎要站不住脚了,感觉整个人都要炸开了。

  “嗯。

  ”苏秀不禁哼了一声,浑身微微一颤。

  李浩感受苏秀动静也吓了一跳,但又有些不明白,嫂子不是瘫痪了吗?没知觉吗?那她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嫂子身子在恢复,她有知觉了,她也有反应了。

  李浩瞄了瞄苏秀的双腿,看着她腿窝子出还有着一道痕迹,双眸一下瞪了起来,嫂子是…是有反应了。

  苏秀瞧见李浩炙热的目光,害羞的哼了一声:“小浩,别看了,快抱嫂子去洗澡。

  ”“哦,哦。

  ”李浩吞了吞口水,反应过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着邪火让自己冷静下来,伸手刚抱起苏秀,苏秀那娇躯就整个贴在了李浩的身上,李浩浑身都不禁发颤起来。

  苏秀贴在李浩身上一张俏脸羞的也几乎要滴出血了,身体那股异样的感觉更加明显,羞得苏秀不禁轻咬了咬嘴唇,闷哼了一声。

  李浩脑袋嗡的一声响,这一声差点让自己忍不住交了,定了定神连忙快步走向浴室,把嫂子放入浴桶内。

  水没过嫂子的肩膀,挡住了香艳,李浩才松了一口气,但看着苏秀那一张红扑扑的俏脸,李浩体内的邪火依旧不断的躁动着。

  特别是刚刚苏秀身子的动静,李浩更是觉得兴奋,同时心里更疑惑嫂子的反应,是嫂子受刺激好了吗?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的。

  李浩想了想,壮起胆子道:“嫂子,要不……我帮你擦擦身子吧!”啊……苏秀惊呼一声:“这…这不好吧!”“没事的,我就帮你擦擦背,要不然这也洗不干净是不。

  ”李浩故作轻松说道,看着苏秀那羞红的脸蛋,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上。

  苏秀黛眉微微一皱,想想李浩说的也有道理,而且刚都被他又看又抱的,那现在就让他帮忙擦擦背也好,洗掉那个男人的一切。

  “小浩,那就麻烦你了。

  ”苏秀轻咬了咬嘴唇道。

  “嗯。

  ”李浩轻点了点头,心里默念着就是帮嫂子验证一下她的身子是不是反应了,自己不是故意揩油的,不是的。

  哪怕这么想着,可当真的伸手摸上苏秀那光滑的后背,浑身还是不禁一颤。

  苏秀感受到李浩双手的温度,黛眉也不禁一皱,一直以来都觉得李浩还小,所以才敢让李浩帮自己洗澡,但她现在发现自己错了,李浩早就是大男人了。

  自从出意外瘫痪后,哪怕老公跟自己弄的时候,自己都没感觉的,现在为什么会有这样感觉呢?苏秀不由发出一道娇哼。

  这种感觉舒服又难受。

  苏秀哼了一声,看着李浩炙热目光,羞得连忙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声,呼吸却越变越急促。

  李浩看着苏秀的表现,更加肯定苏秀有感觉了,咕隆吞了吞口水,慢慢的游转过去,一步一步的靠近,李浩感觉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一样。

  那是嫂子的私密地方,我就要碰到了吗?这只是帮嫂子看一下反应,对,是看她反应的。

  李浩安慰着自己,深呼吸一口气,直接摸了上去, 刚接触上,那一股触感传来,还是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

  苏秀也是禁不住发出一道娇喘声,浑身打了个哆嗦。

  听着这一道娇喘声,李浩浑身一颤,双手的动作越来越大,同时更加确定对嫂子的病有好处的,李浩胆子就(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变的更大起来,手上的动作更大了一些,看着水下苏秀那一双美腿,深呼吸了一口气,颤抖双手朝下探去。

  苏秀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这种感觉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了。

  感受着李浩的手越来越接近那,苏秀似乎浑身都要冒火了一样,眼瞧着那就要被攻陷了,苏秀吓了一跳连忙阻止道:“小浩,那里…那里不用擦。

  ”李浩一怔,慌忙收回手,看着苏秀那通红的脸蛋,低声道:“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看你的反应。

  ”啊……苏秀听到这话,俏脸一下变得阴沉下来,小声抽泣道:“小浩,你怎么能这样。

  ”李浩看着苏秀的哭泣,知道她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嫂子,你知道我是一名中医,我刚才就是想要刺激刺激一下你的身子,如果你有反应,说明你的病可以用中医推拿治疗。

  ”“嗯,真的吗?”苏秀狐疑的看了看李浩。

  “当然是真的。

  ”李浩坚定的道。

  苏秀想着刚才异样的感觉,好像李浩说的有道理,毕竟自己跟丈夫弄的时候都没那感觉,就是被李浩那么一摸就有了,或许还真的有效果,只是看了看李浩,苏秀又不免觉得害羞起来。

  同时想到刚才的感觉又不禁有些期待,更何况还能对自己的病有所帮助。

  苏秀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那你……你再帮嫂子看一下。

  ”“嗯。

  ”李浩见苏秀答应,颤抖着双手再次朝着桶里头伸去,刚碰触上苏秀那娇躯,李浩感觉浑身都要冒火起来了。

  苏秀感受着李浩的大手,也是有了感觉。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vDg0/v753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wrightracing11.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