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主抱的时候男生想法|男友说去公园给我口 公主抱的时候男生想法|男友说去公园给我口

公主抱的时候男生想法|男友说去公园给我口



   妻子出轨走极端 跳河丈夫和两个儿子下水相救  一家四口不幸同日溺亡,谁之过  本报记者 王晨辉  家庭矛盾,不要过激对待,否则,你永远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后果。

    前天晚上,在桐乡,发生了一起令人痛心的事情:丈夫怀疑妻子出轨,夫妻吵架,之后,妻子一激动,跳入河中。

  丈夫和两个儿子分别跳入河 施救,四人均不会游泳,结果全部遇难。

    吵着吵着  妻子一冲动跳河  这对夫妻,男的姓彭,女的姓刘,都40多岁了,是云南大关县人,在桐乡高桥镇已生活10多年,有两男三女五个孩子。

   老彭身体不太好,这两年帮大儿子带孙子,偶尔打打零工。

   刘某在一家皮革厂上班。

    镇上的人说,前天晚上11点多,因妻子刘某和其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老是不回家,老彭就和妻子发生争吵。

  妻子一激动,就跳入了高桥镇沙渚塘河中(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

    眼看妻子跳河,老彭25岁的大儿子和22岁的小儿子都跳进了河里,但都没能上来。

  老彭自己也跳进河里施救,最后也没能上来。

   女子出轨跳河丈夫和两儿子施救 一家四口均溺亡  当时,老彭的大女婿也跳了下去,但找了一圈找不到,之后,就上了岸。

    接警后, 民警赶到现场。

  后来又有不少人前来支援,还叫来专业水上施救队。

    昨天凌晨两点多,小儿子被打捞上来。

  3点50分和4点20分,老彭和大儿子也被打捞上来。

  但是,他们都没有了生命体征,直接被送到了殡仪馆。

    老彭的大儿子本已结婚,有一个儿子。

  大女儿已出嫁,二女儿十六七岁,小女儿十二三岁,目前,三个女儿都在派出所。

    附近的人说,老彭夫妇待人很好,很和气。

    又是出轨惹的祸  好好一个家完了  记者从当地警方了解到,由于刘某告诉老彭,说她和同在高桥镇一家皮革厂上班的 徐某有了亲密接触,这种接触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而从今年开始,刘某就很少回家。

    老彭想挽回妻子,给儿女们一个完整的家,就在前天晚上11点多,带着两个儿子、三个女儿,以及儿媳、女婿和刘某的妹妹,一起去了徐某家,刘某果然在徐某家。

  女子出轨跳河丈夫和两儿子施救 一家四口均溺亡  我们离婚吧!想想反正事情早已败露,刘某的心也全在徐某身上,就提出了离婚。

    我不同意!看到妻子出轨还这么心安理得,老彭一下子来了气。

    于是,老彭和刘某、徐某发生争吵,争吵声越来越大,引起正在巡逻的高桥派出所民警的注意,民警也来到了徐某家里。

    在民警劝说下,刘某答应先回家,再慢慢讨论要不要离婚。

    等他们一家离开后,民警又继续教育男小三徐某,劝他不要做拆散他人家庭的事情。

    几分钟后,民警又接着巡逻。

  这时,他们听到了呼救声,说有人跳河了。

    民警们忙赶到离徐某家一两百米路的少渚河边,但河里只见水花不见人影。

  老彭、刘某夫妻的女儿等家人在焦急地呼救。

    两个协勤马上跳下去,但是找不到人,民警马上和桐乡市公安联系,要求增派人手,总共五六十人赶到了现场,包括消防员、水警、巡特警,无奈为时已晚。

  女子出轨跳河丈夫和两儿子施救 一家四口均溺亡  民警了解到,无论是老彭还是他的儿子、女婿,都不会游泳。

    相互了解和忠诚  是夫妻和睦的根本  最近几天,因家庭矛盾引发的恶性事故,已发生好几起了。

    为什么,充满温情的家庭,会接连出现这些令人痛心的事情呢?遇到家庭矛盾,应该怎么对待呢?  对此,记者采访了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

    对于这些为家庭矛盾而引发的恶性事故,杨建华也表示扼腕。

  他说,家庭应该是一个幸福港湾,如何让一个家庭保持和睦,是值得每一个人思考的。

    杨建华说,夫妻之间保持良好的关系,是保障家庭和睦的根本。

  从桐乡等地发生的事情来看,他们都没有做到夫妻之间好好沟通,也没有做到彼此忠诚,而相互了解和忠诚,是夫妻和睦的根本。

    虽然他们都已人到中年,但是,夫妻的相处之道,还是需要不断的学习,家庭是需要用心经营的。

  杨建华说,心中对对方有了怨言,要及时地倾诉、沟通,不能一直压在心里。

  如果夫妻真的出现了难以弥补的裂缝,也千万不能采取极端的方式。

  实在过不下去了,通过法律途径离婚,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

  同时,亲朋好友以及社区,在了解到这个家庭出现问题的时候,也要及时介入,帮助化解矛盾。

  女子出轨跳河丈夫和两儿子施救 一家四口均溺亡 老陈自然是故意这么说的,不过他这样说也是为了让王秀莲不再尴尬。

  果然,老陈这话一说出来,王秀莲 面色一喜,连忙邀请老陈上去。

  刚进入 天龙集团的大门,周边的几个保安和服务员连忙行礼,道了一声‘王董好’。

  王董自然是称呼王秀莲的,老陈见到这种架势,悻然笑了笑,看来王秀莲在天龙集团还是很有地位的。

  不过想想倒也应该,这家公司说起来还是老李和王秀莲一起白手起家创办的,王秀莲也是创始人之一。

  在长厅内没走多远,突然一个身材高挑的 年轻女子走了过来,她的目光先是在王秀莲身上看了看,又在老陈身上瞅了一眼,然后再度将目光聚焦在王秀莲身上。

  老陈明显能感受到高挑年轻女子目光中的诧异,不过他是老光棍一条,皮倒也厚的很。

  “ 董事长,董事和高管们都已经在顶层 会议室聚集了,他们请你过去开展会议!”青年高挑女子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担忧,看得出来这个会议没那么简单。

  同时,老陈也听出了一个细节,这个高挑年轻女子称呼王秀莲为副董事长……至于董事长自然就是王秀莲那个已经去世了一个多月的丈夫了,但是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了,这个董事长的位子还没确定。

  “嗯,我知道了,赵总监,你也去准备会议吧!”王秀莲皱了皱秀眉,在家中,在老陈面前,王秀莲就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但是来到这偌大的天龙集团,王秀莲也开始逐渐将那份柔弱给收了起来。

  跟这帮千年老狐狸斗法,一不小心可就真的玩脱了。

  “陈哥,我们进去吧!”王秀莲深呼了一口气,表面上虽然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但是老陈感受地出来,她有些紧张。

  唉……老陈叹息一声,这个女人,承受的东西太多了!老陈没有半句废话,跟在王秀莲身旁,俨然一副保镖姿态。

  来到顶层会议室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待了,一个个西装革履的,面色严谨,都显得十分郑重。

  “副董事长来了,那我们的会议可以开始了。

  ”“副董事长,我们可等你很长时间了。

  ”“副董事长,你身边站的那个人是谁?我们天龙集团的高层会议什么时候允许一个陌生人进来了?”王秀莲刚一进入,一帮人就在那里开始追问,同时将目光聚焦在老陈身上,老陈一直跟在王秀莲身边,所以显得格外突出。

  再加上老王身上穿的就是一套便服,和这些西装革履的公司高管和董事们在装束上的差别很大。

  “这位是陈磊陈哥,我老公在世时的好朋友好兄弟!今天就让他也参加会议吧!”王秀莲这样介绍老陈,瞬间将老陈的身份暴涨了不少,既然是前董事长的好朋友好兄弟,那就是尊敬的客人,总不好直接赶人吧!“副董事长,我们天龙集团的规章制度您也不是不知道,他虽然是 李建董事长的好朋友好兄弟,但是他不是我天龙集团的人,所以他没有资格待在会议室内。

  ”“再说了,李建董事长都已经去世了,我们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王秀莲将话说完,一个头发花白,长相威严的 老头突然站起身,直接开始怼人模式。

  哪怕是对王秀莲说话也丝毫不客气,最后那句话隐隐还有一种逼迫的意思在里面。

  “孙叔……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王秀莲还会拿亡夫的名义说这个谎么?你不觉得有些太咄咄逼人了么?”王秀莲直接寒着一张脸站起身,这涉及到颜面问题。

  “呵呵……副董事长何必这么激动?难不成这家伙和你还有什么亲密的关系?李建董事长去世才刚刚一个月啊……”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非但不知道收敛,反倒越说越不像话,王秀莲的面色上露出羞怒神色,胸口剧烈地开始起伏,显然是被气到了。

  “你这个老头嘴里能不能积点德?一张扒灰脸,还在这里张口闭口地教训人?”老陈实在是忍不住了,帮着王秀莲顶了一句,这老头说话着实有些太难听了。

  “你…你说什么!放肆!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头发花白的老头突然浑身震颤起来,面色也变得潮红起来,手指着老陈,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原先老陈还真只是瞎说的,也没有丝毫依据,但是看到这老头这幅激动的模样,倒是瞬间诧异了许多。

  难不成他随意的猜测还有可能是真的?这老家伙不会真的有这方面的癖好吧?“恼羞成怒了?我也没说什么,有必要这么激动么?莫不是被我说中了心事?啧啧啧……”老陈满脸地不敢置信,经过老陈这么一烘托,会议室中的众人顿时都一副看热闹的神态盯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孙乐山气得浑身发抖,他恨不得上去捶老陈几下,但是看了看自己这老胳膊老腿还是放弃了。

  “王秀莲!你就让这么个货色在会议室中犯浑?董事长啊!你在天之灵不得安息啊!”孙乐山将已经去世的李建搬出来,这下子老陈还真不好说什么了,而且老陈也发现王秀莲此刻显得颇为为难。

  “那我出去,我就在门外,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叫我!”老陈狠狠地瞪了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一眼,然后大踏步走出,就站在门外,依靠在墙壁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你…你是跟着副董事长来的那位先生?您是副董事长的朋友,您怎么站在这里啊!”老陈站了没多久,就走过来一个高挑长腿女孩,正是之前他和王秀莲刚进公司时看到的那个女孩,听王秀莲好像称呼她是什么赵总监。

  (大炕上性经历)“我在这里等人,姑娘你先进去吧,会议要开始了!”老陈龇牙笑了笑,示意高挑长腿女孩赶紧进去,女孩点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进去了。

  老陈在门外等了大概有二三十分钟,显得有些无聊,这道会议室大门的隔音效果还是很好的,至少老陈听不到里面言谈的具体内容。

  ‘砰!’正当老陈无所事事,有些困意的时候,会议室内突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同时一阵喧闹声传来。

  “这是我丈夫的公司!我拥有继承权!我是公司的副董事长!”这是王秀莲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呵呵,我们只认李董事长,您是李董事长的遗孀不假,但是李董事长早就答应过我们,在他死后,天龙集团要交给我们来打理……”“再说了,公司早就没钱了……”“你们欺人太甚……”‘砰!’玻璃碎裂的声音频频传来,在门外等候的老陈眉头深深锁起,他有些担心王秀莲的现状。

  她毕竟就是个妇孺,而那会议室里面,那帮老狐狸可一个个都狡诈得很,老陈唯恐王秀莲会吃亏,到时候会对不住兄弟老李。

  咬咬牙,老陈直接推门而入。

  “你们这帮老泼皮还要不要点脸了?这公司本来就是人家丈夫的,现在人家丈夫死了,这公司理所当然应当由王秀莲俩接管!”“你们这些人别看穿得人五人六的,但说到底,也就是个打工的。

  ”“怎么,还要上演一个恶奴欺主的戏码啊!”老陈一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老陈身上,老陈也豁出去了直接站在王秀莲身边,为王秀莲辩护道。

  他就是看不惯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女人。

  “陈哥……谢谢你!”王秀莲站在老陈身后,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有一个站在你面前,那种感动,无法用言语来表述。

  “没事!要是老李还在,保准将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个一个全都给开除了!”老陈就喜欢说一些大实话,他的这些大实话一经说出来,全场都炸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管我们天龙集团的事情!”“看他这穿着,别是个拾荒者吧!”“他还说自己是李董事长的兄弟……咱们李董事长怎么可能有这样兄弟,别扯犊子了!”“我看他和王秀莲关系挺好的,莫不是……”“还真不一定,若真是姘头……”底下人说话越来越难听,老陈面色一扳,想要再教训一顿,却被王秀莲拉住了。

  “副董事长,这个人涉嫌偷听我们天龙集团的高层会议,我建议将他扭送到公安局!”“是啊,再不济,也要将他给赶出天龙集团啊!他一个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的,确实不应该啊!”这些人话口一转,开始讨伐老陈,老陈顿时面色一怒,你们什么意思?我刺探你们的商业机密?我若不是害怕王秀莲吃亏,我才来这里吃瓜落呢!“我为陈哥担保,陈哥要是将会议机密泄密出去了,我承担一切责任!”王秀莲冷冷地瞥了在场所有人一眼,然后对着老陈投去感激的目光,让老陈颇为受用。

  “现在公司的账务不明,你们也都在说公司没有钱,既然这样那我觉得可以对公司的财务进行一次全方位的审计!我倒要看看,这些钱都被折腾到哪里去了!”“这家公司是老李的心血,老李现在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我会继承他的遗志,将公司发展起来!”“赵总监,你是财务总监,这件事还需要你多多帮忙!”王秀莲冷声说道,对着坐在左手边的那个高挑年轻女子说道,这个女子正是刚刚在会议室门口和老陈搭讪的那个。

  高挑年轻女子点点头,却也没有明确答复。

  “不行!我不同意集团在这个时候进行财务审计!集团现在的人力全部发动出去了,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全方面扭转集团的不利局面,而并非将那些精力集中在内乱上!”“李董事长还在的时候,对待我们就像兄弟一样,也从来没说过怀疑我们!”“再说了,副董事长,您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对全公司的财务进行审计吧!我不同意!”孙乐山直接拒绝道,他自家根子都不怎么干净,真要进行审计了,那点小秘密恐怕就要暴露出来了。

  到时候真让王秀莲找到了可趁之机,那赶她下台的计划可就落败了。

  “我也不同意审计!”“我也是!”“我支持孙总!”孙乐山非但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而且还是总经理,再加上是公司创建时候的元老,所以他在公司中的地位很崇高。

  再加上这些年在天龙集团内刻意经营,使得其成为仅次于董事长李建之下的第二权柄人物。

  现在李建突然死了,他这个总经理瞬间就起来了,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麻烦就是王秀莲,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将王秀莲也赶出公司,那天龙公司今后可真的就是他的天下了!老陈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他虽然没有细数,但是起码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都表示了反对。

  再排除一些中立的,不愿意闹事的,这个小老头在天龙集团中的根基就太深厚了。

  王秀莲紧咬银牙,恨不得将这帮老狐狸的伪装面目都撕开,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看到有这么多人支持自己,孙乐山顿时嘴角上翘,同时目视着王秀莲,眼眸中流露一抹得意。

  目光肆无忌惮地在王秀莲姣好的身材上扫视了一遍又一遍,又瞥了一眼站在王秀莲身边的老陈,顿时心中暗自可惜。

  “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他今年虽然也五六十岁了,但是人老心不老,对于王秀莲这个美艳少妇多多少少有些别样的心思。

  “你们这么害怕进行财务审计,是不是你们自己心里有鬼啊!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还有你这个扒灰老头,你能不能把你那猥琐的目光收一收,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龌龊的心思一样!”老陈就是看不惯这些人的小人嘴脸,直接开始了怼人模式,见一个怼一个!尤其是对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老陈更是看他不爽。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vqqS2N/Q2sIKU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代码}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xcelinstitute.com - 39两性健康网
返回顶部